>教育>>正文

中国留学生百年变迁:从每年30人到全球第一!

原标题:中国留学生百年变迁:从每年30人到全球第一!

146年前的今天,1872年8月11日,“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组织第一批留美幼童30人赴美留学,此后至1875年,清政府每年继续遴选30名少年渡洋深造,4年共派出120名,是为中国最早的官派留学生。

中国人的留学史就像近代中国的历史,随着国家的兴衰跌宕起伏。1847年中国第一次有学生到美国留学至今,留学学子对近代中国的改变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新中国的建设发展过程中,到处都有归国留学人员的身影....

中国第一批留学生

最早的留美幼童

“我们一定要赢(Win)!因为我们有闳(Wing)!”19世纪50年代,美国耶鲁大学的校园里流传着这样一句加油口号。

1872年8月11日,经清朝政府批准,在“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率领下,中国第一批留美幼童30人从上海启程,赴美求学,开启了中国学生大规模赴美留学的先河。此后至1875年,清政府每年继续遴选30名少年渡洋深造,4年共派出120名,是为中国最早的官派留学生。

容闳

当时正值洋务运动如火如荼,上至老佛爷,下至工匠卒,都渴望着中国人能习得洋人先进技术,重振雄风。1868年初,容闳向清朝提出他的教育计划:选派少年出洋留学,先以120名作实验,每年派30人,4年完成。限12-15岁的男少年,学习期限15年。这个“计划”得到曾国藩和李鸿章的支持,1870年获清政府批准。

当时,美国还是国人眼中的“蛮夷之地”,富贵人家不愿意让子嗣受罪。因此,这些留美幼童,包括带队的容闳在内,大多出身贫苦。临行前,幼童赴美需要家长签字画押。其中幼童詹天佑的父亲就在保证书上写道:“兹有子天佑,情愿送赴宪局带往花旗国肄业学习技艺,回来之日听从差遣,不得在国外逗留生理。倘有疾病,生死各安天命。”

这句“生死各安天命”并非徒来的悲情。据记载,留美幼童个个学习用功,成绩优良。但他们因为用功过度,加之身体单薄,常常病倒。其中就有3人积劳成疾,客死美国。

早期的留美选拔遵循“少而精”的原则,用李中堂的话说,需选拔“志趣远大、品质朴实、不牵于家累、不役于纷纭者”。这些幼童被选出后,还要再经考试选入预备学校学习中西文学至少一年才能赴美。到了美国后,他们每周都需要用文言文写一篇作文,如果写不出来,就会被先生打屁股。

但即便学业紧张,留美幼童中亦有能文能武者。一位耶鲁大学教授曾在自传中记述了他的中国同学:“这些男孩子穿着打扮和我们一样,只是头上留着长长的辫子。他们玩橄榄球的时候,会把辫子藏在衬衣里,或盘在头上……我们玩的所有游戏对他们来说都是陌生的;但他们很快就成了棒球、橄榄球、冰球的好手,在花式滑冰场上技术更是超群……”

可惜的是,清政府担心这些学生全盘西化,成为政府的对立面,1881年夏,在幼童留美计划进行到第十年的时候,清政府执意将留学生们遣送回国,最终只有詹天佑和欧阳庚在耶鲁大学完成了学业,其余留学生均被迫返国。

纵观这批留美幼童的成绩放在当今也是首屈一指,据不完全统计,在一百二十名留学生中,1人考入哈佛,22人考入耶鲁大学,8 人考入麻省理工学院,10 人考入哥伦比亚大学,其余不少也考入康奈尔以及宾夕法尼亚大学。

留美幼童回国后,逐渐在各个领域显现出非凡的才能。中国铁路业、电报业、矿业的开山鼻祖都出自这群"留美幼童"。中国著名工程师詹天佑,清华大学第一任校长唐国安、北洋大学校长蔡绍基、山东大学第一任校长以及复旦大学创办人、民初国务总理唐绍仪,清末交通总长梁敦彦都是当年的留美幼童。

詹天佑

庚子赔款与帝国清华学堂

直到20世纪初,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采纳了国内传教士和学者有关“造就亲美人才,控制中国发展”的建议,将部分庚子赔款“退还”中国,用于遣派学生赴美留学。中美双方约定:从1909年起,头四年中国每年选派留学生赴美,人数不少于100名,第五年起每年选派50名,直至1940年“退款”用完为止。

庚款生都必须进行严格的考试。以1909年8月的选拔为例,本有630人准备前往美国留学,但经过初试和复试之后,只选拔了包括梅贻琦(后来的清华大学校长)在内的47人。

两年后,作为留美预备学校的帝国清华学堂正式建立。从此,庚款留美人员的选派和培养便进入了正规阶段。但不变的是,对官费留学生的资格要求依然严格,甚至越来越严格。

在当时“学习科技,实业救国”思想的推动下,庚款留美学生大多选择了学习理工农医,以及工程技术,他们归国后对中国的教育和科学事业影响十分深远。例如,他们中涌现了经济学家马寅初、气象学家竺可桢、桥梁专家茅以升等杰出人才。

民国时期,随着官费留学生的竞争日益激烈,自费留美人数大大增加,因此留美学生家庭出身较好尤其是来自中上层文化富裕家庭的比例逐渐上升。

除了美国,日本也逐渐成为一处留学胜地。胡适、鲁迅、钱学森等在当时中国文坛、科学界名震一时的学者也是通过这次机会走出国门的。

1926年,清华赴美留学生70多人在太平洋中的邮轮上合影

抗战胜利后短暂的求学高潮

中国赴美求学的第三次高潮十分短暂,始于八年抗战结束后。数据显示,1948年在美国大学的中国学生总计2710人,分布于全美45个州。翌年,留美学生又增加了40%,学生多达3797人。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这批战后留美学生较之以前留美学生,有一些明显的特点:受教育程度大为提高,研究生人数占全体留美学生的半数以上;年龄从17岁到41岁不等,来自社会各行各业;选择文科类的留美学生增加等。

短暂的高潮过后,两大阵营冷战、抗美援朝和文革几乎切断了中国与美国的任何联系,大陆赴美求学坠入深谷。

新中国成立前后,我国在海外的留学生共有5541人,他们大部分是在1946~1948年期间出国的。欧美国家的中国留学生最多,其中留美学生为3500人,约占留学生总数的63.17%,其次是留日学生,约占留学生总数之21.66%,其中2/3是由台湾赴日,另1/3是日本侵华期间由伪政府派出,其他留学生多集中在英国和法国。

改革开放后的留学生们

建国之后,由于中美关系恶化,留学大门基本被关闭。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我国向前苏联派出了1万多名留学生,向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派出了1000多名留学生。1956年起,我国又决定向与我国建交的西方国家和周边国家派遣留学生。

1978年6月23日,邓小平同志在听取教育部关于清华大学的工作汇报时,对派遣留学生问题指出:“我赞成留学生的数量增大……要成千成万地派,不是只派十个八个。”这拉开了中国大规模派遣留学人员的序幕,中国留学史从此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同年12月26日,改革开放后的首批52名访问学者起程赴美,这是中国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

在此后的10年间,以公派生为主流的留学生被派向了当时世界上先进的美、英、日、德、法,还有加拿大、比利时等国家,每年派出的数量为3000人。于是,在后来的年代里我们看到了一批批以“精英”为标记的“海归”们。

80年代的出国潮

1985年,中国取消了“自费出国留学资格审核”,中国向外派留学生的大门才完全打开,“出国热”在全国迅速升温。

上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个人通过托福考试申请国外大学奖学金的出国留学方式开始在一些学习精英中涌现。

而此时,中国大陆在美国留学的学生尚不足四万人。

一位曾经的老留学生回忆道:“我1985年到美国时,政府资助的公费生,都是挑选出来的优秀人才。自费生则必须有美国公民的经济担保,必有海外关系,就像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中所描绘的,都需要自己打工谋求生活和支付学费,相当艰辛。”

从文化交流的角度观之,留学具有双赢效应,即无论对留学派遣国,还是对留学接受国,均有益无弊。对留学接受国而言,接收某国的留学生是对该国进行文化渗透的一条重要媒介。

从精英化转向平民化

在1872年到1978年这漫长的一个世纪中,中国出国留学总人数约为14万人。而从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至今,中国留学生已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群体,每四名留学生中就有一名来自中国。

从2010年起,中国留美学生超过15万人,占到了美国全部留学生的18.5%,从此成为美国接收海外留学生的最大来源地。自美国2010年开放中国的中学生到本国读9-11年级(相当于中国的初三、高一、高二)的签证后,次年便有6000多名小留学生涌入美国。

2016/17学年,就读于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中国学生人数增至35万,较上一学年增长6.8%。尽管增速放缓,但绝对人数仍持续高位。中国赴美留学人数在所有留美生源国中连续第八年位居榜首,占在美国际学生总数的32.5%。

2017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首次突破60万大关,达60.84万人,同比增长11.74%,持续保持世界最大留学生生源国地位。改革开放40年来,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已达519.49万人,目前有145.41万人正在国外进行相关阶段的学习和研究。

2017年,中国国家公派出国留学全年派出3.12万人,分赴94个国家。2017年出国留学人员中,自费留学共54.13万人,占出国留学总人数的88.97%。

留学生回国人数稳步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高层次人才回流趋势明显,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选择回国。

2017年,留学人员回国人数较上一年增长11.19%,达到48.09万人,其中获得硕博研究生学历及博士后出站人员达到22.74万,同比增长14.90%。

梳理从1978年到2017年底中国出国留学相关数据,不难发现,留学回国人数稳步提升,高层次人才回流趋势明显。其间各类出国留学人员中,有共计313.20万名留学生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回国发展,占已完成学业留学生人数的83.73%。

十八大以来,随着留学回国人数的不断攀升,已有231.36万人学成归国,占改革开放以来回国总人数的73.87%。

留学的隐忧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留学逐渐从精英教育演变成大众化教育,最典型的体现是自费留学的规模日益扩大和工薪阶层留学人数的增加。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末,中国一年只有几千人出国留学,而且大部分是公费留学生。

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留学费用再不是天文数字。更多寻常百姓的子女开始自费出国读书。从2002年开始,我国留学人数每年以10万人的数量递增,留学目的国越来越多,留学群体年龄跨度加大,低龄留学生人数开始增加。

进入21世纪后,国家公派留学人数只是小幅攀升,而自费出国留学的人数则大幅增长。自2001年开始,自费留学比例不曾低于89%,2009年自费留学生比例达到91.63%,2010年达到91.32%,2011年则达到92.67%。

一位曾经的“老”留学生认为,年轻学子赴外求学具有天然的优势,比如语言学习能力整体更强,生活条件更好使得学习压力小,性格较之上一代人更活泼开朗。

但是,也有人担忧,如今的留学没有了政治的色彩与经济上的重压,一些中国留学生势必不会如之前的留学生勤奋刻苦,学术成绩表现也就自然良莠不齐了。野鸡大学、买文凭、论文抄袭……

由于留学门槛的降低,留学生水平的参差不齐,归国待遇也出现了天渊之别。有的学生花上几十万出国,留学归来也只能谋的一份月薪几千元的工作……

出国需要面对强烈的文化冲突、面对远离父母朋友的孤独、面对可能遭遇到的歧视,而国内的教育水平一步步在提高,大环境在变好……

有人说出国留学只是上世纪的明智之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