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ETH(机械专业)申请经验分享

原标题:ETH(机械专业)申请经验分享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又名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德语名 Eidgenössische Technische Hochschule Zürich,简称ETH Zürich,英文名 Swiss Federal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Zurich ),坐落于瑞士苏黎世,是享誉全球的世界顶尖研究型大学,连续多年位居欧洲大陆高校翘首,享有“欧陆第一名校”的美誉,在2019年QS世界大学综合排名中列世界第7。

想申请ETH成功其实不太容易,下面我给大家分享一下申请ETH的过程经验,

一、申请背景

院校:Top985

专业:物理(本科)&光通信专业(硕士)

GPA:3.80/4(M.S.) 3.69/4(B.S.) 均是top10%

TOEFL: 98/120;

GRE:318/340+4.0/6.0 V 150, Q168, Writing 4.0

科研项目

Computationof periodic photonic nano-structuresInvestigated bound states in the continuum (BIC) withinhigh-index contrast grating (HCG)

and photonic crystal (PhC) based on coupled wave theory(CWT) model Proposed a self-consistent algorithm to improve the accuracy ofCWT
Worked on CWT analysis for TM polarization
Predicted mode splitting withinfinite-size HCG

Experimentalobservation of mode splitting within finite-size HCGConstructed reflectivity spectrum measurementsetup
Observed high-Q (∼ 3000) resonance within finite-size HCGs

科研产出:paper4篇一作,2篇二作;2个国家专利

学术会议活动:

• Asia Communications and PhotonicsConference (ACP) 2016, Wuhan, China. OSA

• 13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Group IV Photonics (GFP), Shanghai, China. IEEE Photonics Society

• Research internship at Prof.Connie Chang-Hasnain’s group at UC Berkeley, Berkeley

获奖情况:NationalScholarship (Top 1 %); QualcommScholarship (Top 1 %);MeritStudent (Top 5 %);Awardfor Scientific Research,;Graduate with Honors (Top 10 %)等

二、申请过程经验分享

在信科研究生这个群体中,鲜少有人选择毕业后出国留学,做申请出国的这个决定,也花费了我很长的时间。整个研一我都在纠结。暑假跟女朋友去了趟美加,回来以后才彻底下定决心。

我的导师经常对我们说,“毕业打工有什么意思,要么出国去名校读个博士,要么自己创业干一票。”再加上女朋友和她的家人一直特别希望我们能出国发展,所以这个看似随意的决定,也可以说早就埋好了伏笔。

因为一开始曾经想过申请美国的硕士,现在还记得当时填表时的尴尬,学术论文:无,托福成绩:无,GRE:无。那天晚上还跟女朋友一起在五道口吃了寿司——我现在非常不解,跟接下来的一年经历相比起来,除了脑子短路,似乎无法解释当时在寿司店里的淡定。

九月,因为导师的项目,我又来到美国,在Berkeley待了三周,从那时才开始断断续续地背单词。回来后,在毕业师兄“遗产”的基础上把工作做完,开始写人生第一篇学术论文。从10月开始,整个学期都花在写论文上,跟导师前前后后改了不下20个回合。一直到次年1月,才终于把paper投出去。

一月初,老师去日本做了一批sample回来,紧接着我又开始疯狂地做实验。从过完年回来,到三月底,无数次加班之后终于调通了测试系统。幸运的是,几周后和学弟一起看到了有趣的实验现象,于是打算开始写第二篇文章。四月份就把文章写完,到五月改好就投出去了。

四月初,老师之前的一个同事来组里访问。通过跟这位师兄相谈,我才知道欧洲有一个名校叫苏黎世联邦理工,ETH Zurich,排名欧陆第一、世界前十的高校,也是爱因斯坦的母校。当时就心动了,因为在那里读博不用像美国一样重新从硕士开始,也不需要GRE成绩。师兄的boss非常牛,谷歌学术的h-指数88,个人引用超过3万,是QCL领域的开山鼻祖。再加上师兄描述的苏黎世的美好环境和优厚的博士待遇,跟家人短暂商量之后,我决定把申请的目标定在了ETH。

大概就是四月底的时候,跟一个回国工作的哥大master老友吃饭。在她的戳醒和强烈要求下,终于意识到该考虑语言成绩的问题了。于是回家报了六月初的托福——考试就在一个月之后。五月前两周又在繁忙的实验室生活中度过了,等到回过神来全身心准备托福时,发现只剩一周的时间了。在五月里我做了4套TPO,背了3篇李笑来托福满分作文,练了一周的口语,单词还没背完,就上了考场。

五月初收到了第一篇文章接收的消息,没有修改意见,直接中了。导师说,这是第一次经历“空心得分”。

考托福的前几天,还收到了一篇会议文章和第二篇期刊文章的拒信——会议是清明节跟女朋友一家人去湖北老家时用手机流量开热点写的。考托福的那天状态不好。最后成绩出来98分,而口语只有20。但是了解到这个成绩足够申请ETH了,后来就没有再考——其实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误。

考完托福就忙着去改第二篇文章,审稿人的意见非常尖锐,我和导师还有另一个师兄,一起折腾了一个月又投出去。七月底回家时顺便去了趟五台山,在文殊菩萨那里祈福完出来,收到了文章初步接收的消息。八月中就正式接收了。

完成了实验室的科研任务,八月起我开始给ETH的师兄帮忙,做一些理论的辅助工作。这时我攒了两篇一作文章,给简历添上了最重要的一块砝码,给瑞士的教授发邮件联系。第一封教授没有看到,后来经过师兄当面提醒,他们两个人才从收件箱里翻了出来。时隔三周之后收到了教授的回复,“I will getback on you very soon.”然后又过了三周,教授发邮件约远程Skype面试。

第一次面试很紧张,当时有一些问题没有听清楚,也有一些没有解释得很明白,好在没有大碍。同时组里一位现在在MIT读博士的师兄也给我推荐了欧洲一些大牛教授,于是就此开始了几个月的套磁——那时候还是比较抗拒GRE,所以在仍然集中准备欧洲申请。

套磁信陆陆续续发了20多封,大概有一半得到了回复。9月得到瑞士教授的消息,可以提供生活费让我去ETH做几个月的实习。因为不算PhD的offer,所以在导师的建议下,还是报了10月30号的GRE,打算申一些美国学校保底。9月、10月在各种面试和GRE的复习中度过了,期间还凭运气拿到了国家奖学金。考G很痛苦,非常痛苦,因为跟托福一样准备不足,所以只考了150+168+4,而且还错过了sub。拿到GRE成绩的同时开始准备美国的申请材料。因为ETH一直是dream school,所以美国始终当作保底,没有认真准备。11月稀里糊涂地申请了5个美国的学校,包括三个Ivy。

在我的同学们全部找到理想的工作和确定的未来时,我一个人来到了苏黎世,开始了实习生涯。前两个月的生活可以说很艰苦,生理上还不太习惯瑞士的饭菜(食堂真的很难吃),心理上一直处在被未知的命运支配的焦虑之中。二三月份收到了UCF中弗罗里达大学的offer和剩下所有学校的拒信,包括Yale一位非常积极的AP。他跟我说,他去跟委员会argue过我的情况,可是无奈托福、尤其口语,实在是硬伤。过年的时候妻子来苏黎世陪我,我记得当时经常在晚上问她,“你说,如果最后我什么offer都没拿到,空着手回去,该怎么跟家人交代呢?”

2月初,师兄花费一年多心血的第一批激光器sample做好了,我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测量。去年春天初次见面时,师兄说ETH的工作节奏比较轻松,晚上一般五六点就下班了。在ETH的前两个月里,我几乎没有一天7点前离开过学校。有一段时间,经常是晚上7点半下班,倒一次公交车,8点多回到家里,饿着肚子开始做饭。等到做好,吃完,洗过碗,就九点多了。因为已经很疲惫,加上没有offer心理比较烦躁,就在youtute上找一些搞笑、脑残的剧给自己放松(在苏黎世看完了4部《屌丝男士》,两部《爱情公寓》,还有许多小品和相声),让自己振作起来。幸运的是,这批sample做得很好,测试也比较顺利。

煎熬了两个多月,在实验有一些进展的时候,我终于按捺不住,去找教授谈了博士的事情。两周之后,教授和组里负责基金的副教授,让我在组会上做一个硕士期间科研工作的总结报告。那个礼拜我认认真真把那份已经讲过近10次的ppt从头到尾重新改了一遍,还向组里完全不了解我之前科研领域的一位中国博后咨询了意见。3月24号我做了报告,讲完的时候教授说,“Very nice”。

3月28号,我如愿拿到了offer。那天副教授告诉我,我可以在这里读博士了。我问教授,我是您第一个中国PhD吗?他说,是的。

这个月,我收到了教授送的礼物,是一本他的著作,也是我的第一本正版外文书——《Quantum Cascade Laser》。

回想起来,整个申请过程我都处于手忙脚乱的状态,尤其是语言。如果认真准备,多刷几次成绩,美国学校的申请结果也许不会那么惨。虽然即使拿到更多的offer,最终可能还是会选择ETH,但无疑会免于很多煎熬和压力。至于流程,欧洲和美国的申请很不一样,欧洲的博士是教授自己拍板决定,没有招生委员会的介入,更简单直接,套磁非常重要。

三、总结

最后,要郑重地感谢在这条路上真诚地帮助过我的人。也希望大家不要放弃,努力就会有回报,

愿所有奋斗的人都有回报。愿你我都可以坦然面对我们逝去的时光。

看了这么详细的申请过程,大家一定都有了自己的收获,

更多的干货信息可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申请方留学(applysquareliuxue)。 当然,如果你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或者没有足够的信心,亦或者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完成这一切,那同样欢迎选择我们的留学咨询服务。我们始终认为,留学咨询真正的卖点从来不该是信息不对称带来的优势以及一些简单的申请经验的积累,真正能产生价值的其实在于对于不同领域申请绝对的专业度。我们保证每一个服务的学生都有一个相应申请方向的海外专业监管,他们或者是海外的高年级Ph.D.,或者已经在海外相关领域工作多年,在专业上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意义上从专业的角度指导申请。

预约咨询请加微信:a2-xiaoyu

原文链接:https://www.applysquare.com/topic-cn/pIMAzJraZ/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