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一线 | 巨头的新战场,AESC进入远景时代

原标题:一线 | 巨头的新战场,AESC进入远景时代

中国对日本史上最大并购事件之一,AESC如何重返舞台中央?

迁延两年、与多国买家传出绯闻的日产汽车电池业务出售大计,终告尘埃落定。

8月3日,远景集团与日产汽车达成协议,将由远景控股日产旗下电动电池业务和生产基地——Automotive Energy Supply Corporation(“AESC”),同时远景还将收购NEC旗下的电池电极生产业务公司NEC Energy Devices。这些并购的资产会组建成一家新公司,日产还将持有20%的股份。

根据协议,AESC所有员工将继续得到雇用,总部和发展中心的业务将留在日本,但会在中国无锡建设生产基地。在早前一段时间,金沙江资本还在为筹集并购AESC所需的资金,同时引起了国内多家资本与企业的跟投兴趣,在经过将近一年的漫长拉锯之后,最终却还是由于资金筹集未果而遗憾出局。

此番远景和日产双方暂未披露交易的金额。如果参照金沙江资本此前与日产达成的协议,这是一个价值10亿美元的标的。放到整个中国对日并购史上来看,包括白电和不动产在内,它都算得上最大的几起并购事件之一。在中国对外投资逐渐放缓、全球保护主义抬头的当下,这是一个巨大的声音。

而且,和战略性放弃白色家电不同,围绕汽车和高端制造的核心设备,还属于日本产经界眼中的绝对命脉产业,轻易难以割舍予外人。曾经锂电池出货量雄踞全球第二的AESC,更一度是其中的工业明珠。

但这两年来,日产出售AESC之心可谓路人皆知。双方绑定的都太过痛苦,日产需要高于市价去采购AESC的电池;而AESC受困于日产的整体战略,也错失了其它地区或不同行业更为广阔的市场机会。

正因如此,近年来,博世、比亚迪等多家国际知名电动汽车商已经或者准备分拆相关资产。在电动汽车这个新兴行业里,技术的演进一日千里,专业的电池制造商更容易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更重要的是,在中国市场占据电动汽车全球六成份额的当下,只有决胜中国,才有把握赢得未来。

对于AESC的新东家远景集团来说,补全电池板块,也就朝着他们打算构建的那个能源物联网蓝图更近一步。风能、太阳能、智能物联平台、充电桩、电动汽车、储能和楼宇智能终端,这个雄心勃勃的物联网生态链,正是经济学家杰里米▪里夫金在《零边际成本社会》中所形容的未来世界:在能源互联网、通讯互联网与交通互联网三大支柱支撑之下,物物相连,没有孤岛。

闯进新大陆挣脱日产的束缚,借道远景进入中国,对曾经的锂电巨头AESC来说,就像闯进了陌生的大陆。

过去两年间,国内锂电池并购大潮风起云涌。打算进军电动汽车和储能行业的公司,都想在电池业务上有所作为:比克、银隆、沃特玛,都曾经或现在遭受追捧,市场标的良莠不齐,价格往往也不菲。

客观来说,中国近年来突然冒出头角的好标的并不多,众多上下游乃至光伏等新能源公司把寻觅的视角都投向海外,有着多年技术积累与全球市场网络的AESC在日产出售的过程中,被中国企业反复竞逐,也就并不意外。

但业界还有很多人对AESC有着深刻怀疑,他们认为:AESC早年技术是能量密度较低的锰酸锂,且由于只供应日产,销量被为各大OEM供货的中韩企业甩落。而在中国市场这个全新大陆上,眼下也已满地狼烟,产能过剩洗牌潮起,比亚迪与宁德时代两强并立,此刻闯入,前景更是难言乐观。

这确实是AESC包括远景都必须直面的难题——离开日产的臂膀后,如何重新定义AESC的未来?或者说,AESC的家底究竟有多少,能否支撑起在中国的使命?

本号编辑查阅了过往几年AESC的资料,以及日产汽车8月3日发布的最新公告,独家统计了最近几年AESC的基本财务数据。在2014财年时,得益于日产Leaf的畅销,AESC各项指标都非常好看,在国内外的主流锂电排名中,一度排到第二的位置。但随着日产Leaf部分转向采购LG和CATL的电池,2015与2016财年AECS营收与利润相比2014财年均有大幅下降。

这也是从去年金沙江资本要收购AESC起,国内业界质疑的主要数据支撑。但在日产汽车8月3日首次公布的新数据里,在2017年4月1日—2018年3月底的新财年中,AESC不仅销售收入同比暴涨65%,还大幅扭亏为盈,已经完全从过去两个财年的亏损泥沼中拔了出来。

究其原因,主要得益于日产全新Leaf从去年下半年以来的良好表现。但同时,AESC在新业务上的拓展,如在日本家庭储能上的布局,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和外界对AESC还停留在锰酸锂上的印象不同的是,AESC虽然在2015年前的主流技术是锰酸锂,但自2016年后开始广泛采用高镍三元NCM正极材料,目前以NCM532改进版(类NMC622)软包电池为主,并且在NCM811技术上也有相关技术储备和验证数据。他们在高镍三元技术上的应用与储备,并不比主要竞争对手滞后,这在市场主要方向转为三元,以及三元软包当下节节居上的形势下,尤为重要。

一旦落地中国,这家已经改换中资身份的锂电老玩家,很可能会成为市场上一家不可小觑的对手。据日产披露的数据,自2010年推出以来,AESC的锂离子电池已为34万辆日产Leaf(聆风)电动车提供动力,共计行驶超过70亿公里,且未出现一起严重事故。这种安全性能与电池管理能力,将是它们逐鹿中国市场的最大底气。

此外,与金沙江资本当时要全资收购AESC的协议不同,远景控股之后,日产还会持有新公司20%的股权,这意味着,AESC将继续锁定日产的电池采购,为未来业务开拓奠定基础。日产之所以改变之前的自给自足主义,与电池的投资竞争保持距离,按社长西川广人的话来说,是“能专注于纯电动汽车的开发和生产”。而AESC需要做的,是通过在其它市场充分的竞争过程,把成本降下来。

物联网使命杰里米▪里夫金不仅写过《零边际成本社会》和《第三次工业革命》,还是《同理心文明》的作者。这位年轻时候就是反越战、反化石能源的先锋老头,在2016年来中国参加活动时,说了一段感性的话:

对地球上的所有生物来说,生活都是非常艰难的。但无论是一只蚂蚁还是一只蜘蛛,它们都渴望活着,渴望繁荣。

杰里米▪里夫金是全球知名的未来经济学家,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国决策层关系甚笃。他所著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定义了当下所处的时代,引发全球巨大回响。

杰里米▪里夫金期待的未来世界,是拥有同理心和物物相连的世界,因为这是“繁荣”的基础。物联网变革所带来的改变,会让世界经济趋向于“零边际成本社会”。远景集团CEO张雷在活动中对里夫金说出了他的理解:“在零边际成本的时候,你真正做的是指挥者和管理者,而这个时候,什么时候被调度、被指挥,或者优化,才是未来能源世界最重要的元素。”

很难说里夫金的书籍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张雷,但张雷的远景,却正如里夫金在《零边际成本社会》中所描绘的新型能源巨头那样,正在做一场全新的实践。

从远景官方微信的名字变更和介绍来看,远景已经从一家智能风机公司,通过生态边界的拓展,成长为一家能源物联网集团,集团下有专注智能风电的远景能源,提供智能软件解决方案与服务的远景智能,还有远景创投板块。

他们构建了全球最大的能源物联操作系统EnOS™ ,连接协同全球5千万个风电、光伏、储能、充电桩、电动汽车和楼宇智能终端。

最新数据显示:远景集团下属的远景能源2017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增幅均超过50%。2018年远景能源的目标吊装容量是比2017年增长50%以上,预计4.5-5GW。

搜索远景过去几年的布局,可以看到,本次AESC的收购并不是远景进入储能与电动交通领域的第一个动作。远景此前已经战略控股了全球最大的家用储能技术服务公司Sonnen,投资了北美最大的充电网络科技公司Chargepoint,国内的电动汽车生产商威马汽车以及电动方程式赛车维珍车队等。

远景的策略显而易见:他们收购AESC,是想通过掌有电池资产扩大碎片化的智能应用终端。同时让电动汽车同能源系统有机融合,尤其是让电动汽车为将来碎片化的可再生能源系统提供智能动态平衡,进而推动电动汽车融入他们正在构建的全球智慧能源体系。

而在这个智慧能源体系中,储能的角色日益吃重。

今年7月初,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其中提出要完善峰谷电价形成机制,利用现代信息、车联网等技术,鼓励电动汽车提供储能服务,并通过峰谷价差获得收益。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也是电池多重赋能正在开始的趋势。

除了匹配电动汽车之外,AESC与家用储能公司sonnen、充电桩企业Chargepoint的业务衔接性十分明显。而随着可再生能源并网,以及工商业、电网侧储能业务的进一步活跃,远景已经掌握的众多风场、楼宇等终端,也将把自身的储能需求提升起来。

这也意味着,AESC的品类会日趋多样化。作为远景物联网生态的必要一环,AESC需要提供与各个场景相匹配的电池。

相应地,这对AESC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除了纷繁多样的产品开发之外,还需建立起深刻理解行业、理解区域差异的全新团队,这些留给远景和AESC的挑战,才刚刚开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