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正文

【漫谈时间】谈游戏的霍比特人:比尔博·巴金斯、咕鲁

原标题:【漫谈时间】谈游戏的霍比特人:比尔博·巴金斯、咕鲁

引言

谈游戏的人们,是有关游戏讨论的日志一集的记号,旨在追求简单的方式进行游戏相关的话语讨论,讨论目的不是作为此账号个人栏目性质的主题文章记作,而是使用了这个“谈游戏的人们”这一主题,引发更多游戏相关的思考,并以谈话的有趣方式记录下来,目的仅是进行游戏相关现象的思考。

旁白

托尔金,奇幻文学作家,代表作有《指环王》和《精灵宝钻》等,接下来的谈游戏的霍比特人比尔博·巴金斯以及咕鲁,是《指环王》前传《霍比特人》一书中的虚构人物。

我相信,若谈话的霍比特人比尔博·巴金斯以及咕鲁出生自21世纪的我们身边的真实世界,而不是在中土世界里面,那么,他们是会怀疑游戏的“形式”的。

形式一直被误会作一种用来定义的词,认为游戏就该具有怎样的形式,如同求要着怎样的面貌,恰如交互和文本之于游戏的面貌,游戏是一种没有结构的东西吗?肯定不是,既然有了结构,为什么我们就懒得看结构的东西?找形式若太表面,不里面,马上就有点舍本逐末。

《霍比特人》

托尔金就在《霍比特人》一书其中一章记下了这么一段游戏的结构——

“你是谁?”他将匕首往前平举。

“他嘶嘶谁,我的宝贝?”咕鲁低语道。(由于没有其他人可以对话,他总是喜欢自言自语)。这时,他才真正确定,其实肚子并不是很饿,只是感到很好奇;否则,照平常的惯例,他会先出手再说。

“我是比尔博·巴金斯先生,我和矮人以及巫师都走散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要我可以离开这里,我根本不想知道这是哪里。”

“他的手上是什么?”咕鲁看着那柄让他觉得不太舒服的短剑。

“一柄剑,是贡多林的宝剑!”

“嘶嘶,”咕鲁变得相当有礼貌:“或许你可以嘶嘶坐在这里,和他聊聊天,我的宝贝。他喜欢猜谜吧,嘶不嘶?”他急着想要表达自己的善意,换取时间来知道更多有关这哈比人和宝剑的事情:他是不是真的只有孤身一人?吃起来好不好吃?咕鲁自己肚子究竟饿不饿等。猜谜是他当时唯一想得出来的花样,在他很久很久以前居住在自己洞穴里的时候,和其他有趣的生物猜谜,是他唯一感兴趣的娱乐;只是,后来他被人赶走,只能孤单地往下钻,往下走,一直来到山脉的最深处。

“好吧,”比尔博急着同意对方的提议,好换取时间来了解这个生物:看看他是否孤单无援、是否凶猛或饥饿,以及究竟是不是半兽人的盟友。

“你先问,”他说,因为他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谜题来。

咕鲁就嘶嘶地说了:

“什么有脚却无人知晓,

高大胜过树木,

耸立直入云霄,

却永远不会长高?”

“简单!”比尔博说。“我想是山脉。”

托尔金告诉我们,一个游戏是从一些小插曲开始的,比如一场猜谜。但这不过是一场对话而已,对到底究竟是两者间谁能准确表达出意思。当比尔博说“我想是山脉”的时候,却是咕鲁“...却永远不会长高(这是山脉)”的另一种表达方式,要求精确表达的不应该出自猜谜,它的前身还是古代人的手脚交流方式呢。

“它觉得这很简单?我的宝贝,它一定要和我们比一比!如果宝贝问了问题,它不知道答案,我们就吃掉它,我的宝贝!如果它问我们问题,我们答不出来,那它就可以取走任意想要的东西,好吧?我们可以带它出去,对!”

“好吧!”比尔博不敢不同意,为了不让自己被吃掉,他开始绞尽脑汁思考难倒对方的谜题。

三十匹白马站在红色山丘上,

它们先大嚼特嚼,

然后用力跺脚,

最后就伫立不摇。

这是他当时想出来的谜题,因为他脑海中还是老想着吃东西这档子事。这其实是个相当古老的谜语,咕鲁就和你一样熟知答案。

“简单,简单,”他嘶嘶地说道:“牙齿!牙齿!我的宝贝,但我们只有六颗!”然后他又问了第二个谜语:

无嘴却会哭,

无翼却会飞,

无牙却会刺,

无嗓却会呢喃。

托尔金写了更多迷题......接着是,让更多插曲添加进来——咕鲁交代了一个小条件、小赌注,比尔博·巴金斯也接受了它,双方达成协议,这让猜谜进展得更加“有趣”。

它会吞食一切,

虫鱼鸟兽花草树木,

咬破生铁,蚀穿金钢;

将岩石化成飞灰,

杀死国王,屠灭城镇,

沧海化桑田,高山成平原。

可怜的比尔博坐在黑暗中,思索着他所听过的故事中所有巨人和食人魔的名字,但这些家伙不管再怎么恐怖,都没有这种通天的本事。他有种预感,答案一定和他想的不太一样,但他就是想不出来。他开始紧张害怕,这对于冷静思考更是一点帮助也没有......比尔博的舌头似乎黏在嘴里了,他想要开口大喊:“再给我一点时间,再给我一点时间!”不过,他笨拙的舌头却只能发出:

“时间!时间!”这纯粹是比尔博的好狗运,因为,这刚好就是答案......

托尔金就是在设计一个又一个环节的过程中,试图完整一场猜谜。游戏到现在为止,具有一个猜谜的基础,又拓展了一个赌注,更是一会儿让比尔博置身于困难的表达的陷阱,又突然找到开口,变得容易了——究竟是迷题设计得如此精彩,使玩家匪夷所思,又顿时开悟,还是单纯因为的“笨拙的舌头”这一项“技能”呢?未免这么说过于作词取巧,但若反观现在的游戏,十分是这样的利用着“笨拙的舌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