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两位军阀的晚年生活:虽然北洋无义战,但有旧部义务效劳

原标题:两位军阀的晚年生活:虽然北洋无义战,但有旧部义务效劳

在北洋军阀中,最有实力、有希望一统天下的三位军阀分别是“老头子”的衣钵传人段祺瑞,“保定王”的心腹爱将吴佩孚,以及在东三省养精蓄锐的“胡帅”张作霖。善于扮猪吃虎的张大帅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两个把兄弟拍着胸脯保证京奉铁路沿线的安全,“盛情难却”的张作霖,舍弃偷乘汽车取道古北口出关之策,选择乘坐专列返回奉天,也就步入了日军为其布下的必死之阵,重伤不治一命呜呼,南北方的逐鹿中原,北洋军阀再无翻盘的希望,不过张作霖两位老伙计的晚年生活,也是曾经翻云覆雨,结果同样是凄凄惨惨戚戚。

这两位老伙计段祺瑞和吴佩孚,虽然都曾做过北洋军阀名义上的话事人,但难掩北洋时期无义战的现实。无论是湖湘地区的混战,亦或是直皖之间的同室操戈,以及直奉之间的兵戎相见,或多或少夹杂着利益分配不均的色彩。段祺瑞借助一战的契机,为了编练“参战军”这支嫡系人马,不惜向狼子野心的日军举债。吴佩孚为了在洛阳练兵扩充实力,直系军阀内部“保洛分家”也并非空穴来风。底气有了就在挣脸面的道路上一骑绝尘而去,至于春秋大义和家国天下,则暂时性选择冷藏,等到需要召唤草头王们之时,再拿出来当招牌,所以说北洋军阀混战当无义战。

但是,段祺瑞和吴佩孚两人晚年的生活态度却可圈可点。民国十五年,“段芝老”在冯张夹缝中不得不告别自己曾经摸滚打爬数十年的庙堂与江湖,寓居北洋军最初萌芽之地天津。一生清明的段祺瑞,段家的经济也彻底窘迫起来,举家住不起“公馆”而只能选择住“私宅”。曾经治大国若烹小鲜的“芝老”,开始亲自过问家庭的柴米油盐,尽量勤俭持家节约开支。段家一日三餐多以素食为主,家人多着布衣。曾经的老部下魏宗瀚实在看不下去了,就邀请一些当年的皖系军阀老兵,义务为其效劳,在段家轮流站岗放哨,帮助料理一些杂务,本该显赫的“段公府”,才不至于落到黄叶满阶无人扫的地步。

最终,段祺瑞选择南下投奔曾经的敌手,肩上的担子是避免沦为日军的工具,即使自己年轻时是那样的桀骜不驯,但是在国难当头之际,却选择妥协与隐忍。吴佩孚则是另一副“虎死不倒威”的执拗,不忍离弃的卫队,帽徽上全是通一体的“孚威”二字,尽管这位巅峰时期曾经号令十四省的孚威上将军,已经是一位告别庙堂中枢多年,在奉军、日军以及南军夹缝中寓居京畿的过气“玉帅”。在吴佩孚死后,帐下师长乔林自发为其守墓而孤独终老,这位曾追随吴佩孚戎马沙场的武夫,自然也知晓吴佩孚即使对吴家自己人,都苛刻地留有“天、孚、道、云、龙五世永不叙用”的手谕,将自家亲戚攀附之路全然堵死,乔林之所以义务为其效劳,不过是感念吴佩孚晚年“无泪落时人落泪,歌声高处哭声高”的悲凉与愧悼。

参考资料:《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文武北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