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经观头条 | 重庆力帆的艰难时刻:80岁尹明善欲搬迁工厂解决资金问题

原标题:经观头条 | 重庆力帆的艰难时刻:80岁尹明善欲搬迁工厂解决资金问题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晓晖 力帆和它的供应商正在度过一个难熬的夏天。

2018年8月初,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1777.SH,下称“力帆股份”)的2级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下称“力帆乘用车”)采购部的一位负责采购方向盘、汽车升降玻璃、汽车电子控制单元ECU的员工处了解到,目前力帆乘用车的部分供货商出现异常:一些供应商要求力帆结清货款之后,才同意重新供货;另一些供应商则直接找上门来要求力帆付清货款。

“比较极端的供应商甚至跑到集团门口堵住大门,同事还发回来现场照片。我们对供应商的货款结算周期发生了变化,一些原本应该月结货款的供应商,其货款结算周期被拖延至两个月以上甚至更长。”该员工说。

经济观察报记者试图了解更为详细的情况,比如供货商与力帆乘用车之间的结算金额、结算周期等等,该员工表示:“力帆乘用车跟供货商之间的金额不能对外透露,供应商有大有小,部分出现了问题。”

对此,力帆股份董事会秘书郭剑峰解释称,所谓的供应商货款的问题,是因为个别供应商的产品质量不达标而产生了纠纷,但是他没有详细说明是哪些供应商的产品出现了问题,同时他亦承认,目前公司遇到了资金流动性紧张的问题。

供应商货款纠纷的背后,折显出力帆这家重庆老牌制造企业,从仿制摩托车创业至今,涉足汽车、摩托车、房地产、新能源的多元化标志性企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

尹明善创业起伏三十年

两个月前,力帆集团总部大楼11层会议室,尹明善对经济观察报记者摆摆手,示意记者不要问一位80岁的老人家这么多艰难的问题。

其实记者的问题并没有十分刁钻,比如:您创业至今,是否会觉得这个时代的不确定因素大大增加?为什么您的盼达共享汽车至今没有盈利?力帆是否还在坚持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方向?

90年代初期,尹明善从经营图书开始转型做摩托车,十年之后,力帆摩托成为重庆地区标志性的制造企业,尹明善和他创建的力帆也成为重庆市民营企业的代表。

2006年,68岁的尹明善下定决心,要进入汽车行业,并立志成为民营汽车行业的领军企业,四年后的2010年,力帆股份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为601777。

无尽的荣耀与光环都落在尹明善身上,这位喜欢穿中山装高个子的老一代企业家声如洪钟,喜欢音乐、电影和诗歌。

然而,8年时间过去了,在中国民营汽车竞争白热化的当下,尹明善和他的力帆牌汽车被认为已与时代格格不入,继而导致力帆汽车在市场上销量不佳。像比亚迪、长城这些汽车企业,一款车型一个月可以卖出上万台的销量,而力帆的新能源和传统汽车加起来,平均月销量也很少能够突破一万台,单款车型的月销量更低,一些车型甚至只有一两千台。

在这样严峻的背景下,尹明善尝试做出改变,并从2015年开始着力将力帆转型引入新能源方向。力帆主导的新能源是换电池模式,初期用户希望是出租车、物流车等等。

但是2017年1月曝出的新能源骗补事件,极大的打击了力帆的新能源转型,不仅力帆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被收回,还因为骗补被处以超过亿元的罚款。

危机正在一点点的逼近力帆。作为企业精神领袖,尹明善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想出了一个新的模式——共享汽车,出资1000万元人民币于2015年创建了重庆盼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盼达用车),此时,在重庆同时经营共享汽车模式的还有另外一家巨头——德国戴姆勒奔驰公司,在重庆投放了上千辆的SMART车型用于共享,共享汽车品牌叫做CAR2GO。

尹明善的盼达用车很快就把戴姆勒的CAR2GO给干下去了,因为盼达用车一小时只要19元随便开,而且是电动的,成本更低,租满一天也就99元人民币。

然而,比较严峻的事实是,盼达用车这样的共享汽车模式,并没有给尹明善带来足够多的现金流,反而它是一场重资产投入竞赛,就像共享单车一样,谁在一个城市投放的汽车数量多,谁就可以更多地占有市场份额。

力帆经不起这样的烧钱大战。“盼达用车估计达到五万辆车的时候可以实现盈利,现在是一万八千多辆,到年底的时候会达到三万辆。后来我们发现其实不需要三万辆或者五万辆的规模要求,盼达用车能否实现盈利取决于金融机构的支持,金融机构目前给我们的时间是两年的租赁期——24个月要把汽车的本息都归还,每个月还的钱就多了,于是它就很难赚钱。金融机构如果是给我们五年期的话,5000辆也可以实现盈利。很多像我们这样的汽车租赁机构,拿到的是五年期的金融租赁,像深圳有一家机构拿到的是五年期的资金支持,他们当年就赚钱。”尹明善说。

是的,现在可能是力帆历史上最为艰难的时候,定增又迟迟批不下来。从2018年1月份至今,力帆控股已经进行了16次股权解押和质押操作。

流动性压力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于2018年7月26日作出的《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跟踪评级报告》(下称《力帆控股评级报告》)显示:

截至2018年3月底,作为力帆股份控股股东——力帆控股的全部对外债务为278.63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227.18亿元,长期债务51.45亿元。财务上的短期债务一般是指一年期内的债务,这个数据意味着力帆控股的短期债务占其全部债务的81.53%。并且,力帆控股2015年、2016年、2017年的短期债务呈现逐年上升之势,分别是211.12亿元、229.23亿元、237.66亿元。

另外一个数据,力帆控股的企业经营性净现金流为-2.22亿元,长期处于负值。从财务角度看,企业经营性净现金流为负,要重点检查企业是否有积压库存,要注意预防过度扩张导致的资金链断裂风险。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在《力帆控股评级报告》中给出的结论是:力帆乘用车产品在国内市场接受度低,乘用车出口市场仍存在汇率波动风险,新能源汽车板块补贴逐步退坡,整体外部经营环境仍较为复杂。跟踪期内,公司主业持续亏损,公司利润规模对非经营性损益依赖仍很高,其他应收款占款规模大、货币资金受限及资产抵质押规模高,整体债务负担重,短期偿债压力大。力帆控股已启动多项资产处置计划同时推动房地产项目的经营回款以缓解短期偿债压力,根据公司提供的《2018年力帆控股盘活处置资产回款明细》,预计2018年底前可累计回笼资金44.34亿元。

二级市场上,力帆的股价也不容乐观。

从6月20日以来的30多个交易日里,力帆的股价一直在5元附近徘徊,这是力帆股份上市以来最低的价格区间,目前力帆股份的总市值约为66亿元人民币。

因为股价跌至历史低谷,而力帆控股的股权质押率峰值达到90%,因此在7月份和8月份,力帆控股进行了三次股权质押提前解除回购操作,尽管力帆股份在公告中表示质押的股权不存在强制平仓风险,然而股价的持续下挫,是力帆控股提前解除质押、回购股权的一个重要参考指标。

有投资者通过上证e互动平台向力帆股份提出疑问:“股权质押高达90%,能否解决资金紧张的实质性问题?”此问题尚未得到上市公司的答复。

经济观察报记者还是向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的力帆股份实际控制人尹明善先生抛出了那个问题:“如今是否为力帆公司发展历史上比较艰难的时刻?”

尹明善说:“我们跟国家一样,在浩浩荡荡的长河中,国家艰难,企业就艰难;国家顺畅,企业就顺畅。”

实际上,作为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第一代企业家,尹明善创建的力帆股份和它的母公司力帆控股在2018年的现金流已经非常不容乐观,并且呈现愈加严峻的趋势。

多种渠道自救

对于力帆股份而言,资金紧张仍然是最大的危机。

尹明善在力帆股份年度股东大会上坦诚相告:“我们到现在,(力帆股份)大概还有33亿元的债券到期需要归还,我们随时都想到这些事情,增发部分资金可以拿来还债,但是更多的,我们还是要从经营上想办法,我们工厂的搬迁,可能带来15亿元到20亿元的收益。确实我们还有很多的闲置资产,闲置了很多年都没有动它,比如上新街的土地,已经搬走了好多年,土地闲置差不多已经10年了,厂房一直空着,我们想办法处理,跟南岸区政府商量。目前经济形势严峻,我们要密切观察。”

力帆股份2018年1-6月的产销数据显示,力帆上半年累计生产了54562辆汽车,其中传统乘用车为51067辆,新能源汽车为3495辆。月平均生产汽车大约为9094辆,对一家产能为18万辆整车制造商而言,这样的数字无法令其主业,也就是汽车制造业达到盈利的规模水平。

然而,随着债务偿还的压力与日俱增,公司只能采取借新债、定向增发融资和出售资产等渠道来回笼资金。

力帆正在用尽上述所有的方式,希望把自己从这场流动性危机中拯救出来。

力帆股份董事会秘书郭剑峰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现金流紧张的原因来自外部融资环境的影响,其次是我们企业现在在发债上面遇到一些困难,一些私募债发起来比较困难,前几年企业投入比较大,现在产出还有一个过程。从这个角度看,企业的现金流是有点紧张,但是公司正常经营的现金流没有问题。

2018年7月14日,力帆股份公告与俄罗斯贸易商ABC-Motors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金额1亿美元,采购1万辆力帆汽车的2018-2020意向性采购协议。但是这个“重大利好”的消息并没有刺激力帆股价的上涨,公告当日,力帆股价继续保持颓势,并在随后的几个交易日内跌破5元。

尹明善一直在给公司高管打气,以80岁的高龄亲力亲为,试图拯救力帆于水深火热之中。力帆股份采取了很多自救的措施,比如启动定向增发融资24.8亿元(目前仍在等待证监会审核批复);预计2018年底前,力帆控股在资产处置、房地产项目经营性资金回笼和政府应收拆迁款及土地征收款可累计回笼资金44.34亿元。

力帆控股甚至向征信评级部门出具了《2018年力帆控股盘活处置资产回款明细》,但经济观察报记者未能获得此份文件。

力帆缓解危机的另外一个寄托是搬迁工厂,未来三年,通过把力帆集团在重庆市的蔡家工厂搬迁至较远的郊区,力帆大约能够获得超过15亿元人民币的土地溢价收入,这部分收入,亦为尹明善所看重,他不止一次的提及蔡家工厂所能够带来的收益。

在汽车新品上,尹明善不遗余力的向外界推销其新款X80的SUV车型,试图在不断下滑的国产汽车销售中获得一线希望。然而现实总是很残酷,现在很多国内汽车制造商推出一个新品车型,就亏损一个车型。

主业汽车持续亏损,新能源汽车发展乏力,盼达模式前景不明,债务压力如此种种,令力帆股份这家重庆老牌工业制造企业正在面对异常严峻的局面。

2018年7月初的公告显示,力帆股份打算用前次募集剩余的闲置资金3.79亿元暂时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时间是12个月,这个决议得到了董事会的通过。

总而言之,只要能够想到用来自救的方法和策略,力帆就穷尽这些办法,以化解公司当下的困难,用尹明善自己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共克时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