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蒋晟:以虔诚心塑造佛像,是现代造像的最低标准 | 知中Talk 16

原标题:蒋晟:以虔诚心塑造佛像,是现代造像的最低标准 | 知中Talk 16

蒋晟|雕塑家

出生于1990年,福建厦门人。2009年皈依济群法师后,发愿以在家居士身份雕刻佛像。2013年毕业于上海视觉艺术学院雕塑系,之后回到家乡厦门工作生活,同年建立「蒋家班佛教造像」工作室。以遵循汉式多元化的塑造方式「为佛造像」,力图延续汉传佛像艺术的可能性。在当今艺术界,佛像是蒋晟用来标定自我的符号,也是他与外在世界进行链接的最重要媒介。

本文由“壹伴编辑

蒋晟在大众眼中总是与这几个词分不开:90后,佛像,皈依,蒋家班。

关注时尚新闻的人或许还知道他上过时装周为爱马仕走秀,俊朗的外形或许让人没法在第一时间与为佛造像的雕塑师联系在一起。

父亲是雕塑家,母亲是佛教徒,蒋晟所选择的这条路似乎是意料之中,而他「为佛造像」的独到理念更是为这冥冥之中的选择添加了几分笃定。

本期知中Talk,我们和蒋晟聊了聊他的造像事业。

在正式进入访谈之前,先来看一件蒋晟在互联网上最出名的作品吧。

▼这是一尊释迦牟尼坐像,从材质上,它突破性地采用了福建德化白窑。佛身细长,佛像清瘦俊逸,安然静谧,僧衣像瀑布一般,倾泻在底座上。这件作品也被叫做《安静的瀑布》。佛龛是与汤建松合作的作品。

知中: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雕塑?

蒋:读高中的时候,我准备考艺术院校,当时我父亲(雕塑家,现任教于厦门大学美术系)在教我画素描和水粉画,但是我怎么画都画不好,父亲见我这样,考虑了一阵子,有一天跟我说:你能做好雕塑,画画应该就不在话下了。

于是我就开始学做雕塑。最初是临摹我父亲的肖像作品,边临摹边找人体骨骼,后来自己做,做好了父亲会点评或修改,实在不满意时他会很严厉地全部破坏掉,从头来过。现在想起来,我真正接触雕塑是从怎么学会「放弃」 开始。

▲蒋晟雕塑过程中的佛像

知中:为什么对佛像有那么大的兴趣?

蒋:大学毕业后,我认识了我现在的太太万一方,当时她还在伦敦读硕士,差一年毕业,我就跟她到伦敦生活。她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在学校图书馆看各种艺术类书籍,空暇时间我们会在欧洲各国游历。去欧洲之前,我本打算在北京或上海找一个艺术家工作室实习,但去欧洲之后,这段经历对我的想法有很大的转变。我觉得做佛像真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它不仅是中国文化在世界的一个标志,而且是中国雕塑的根源之一,它不但是古典的艺术,还是当代的艺术(因为我们仍在寺庙供奉佛像,就好像教堂里仍在供奉神像一样)。

有一次我们途径冰岛的雷克雅未克,那里有一座十分现代的教堂,装潢、乐器、神像、 洗礼台等等,这些在我们看来都是艺术家的作品。回头在网上一查,「雷克雅未克大教堂 (Hallgrimskija)于1940年奠基,于20世纪60年代末完工。」我们想,中国的宗教艺术真是太保守了,从这一刻起,我们拍板,决定回厦门后开始做佛像。

▲汉白玉佛陀坐像。悉达多·桥达摩,古印度着名思想家,佛教创始人。被后世尊称为佛陀,意即觉悟者。

知中:你的作品吸收中国传统的佛造像技法,你是如何理解它的?

蒋:以前我的一位大学老师告诉我,有时候工艺、技法这类东西很难评判优劣。举个例子,从前有个故事:一位厨师长在做菜,这位厨师长做菜时有个习惯,就是做菜的时候,若有一只手闲着,就会甩来甩去,旁边的徒弟看到了,觉得这是大师风范,便也开始在做菜的时候加入这一个动作,就这样,「甩手厨艺」便流传下来了。

中国佛像的形象很多是通过技法得来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如果看的佛像多了,往往那些让你忘神的作品都是不会让你关注在技法上的。他们的作品在传达一种精神,这种精神贯穿着作品,是一种创作者由始至终想传达给观者的精神。这可能就是创作者自己想要成就的精神品质,这是我们更应该关注的。

知中:据说造佛像是有标准的,不能随意雕塑,能否跟我们解释下建造佛像的基本流程法则?

蒋:这是一个比较常问到的问题,我想会问这个问题的人,心里都有不同的答案。

佛曾经存在于世,传说中佛还留下了第一尊塑像。随着时间流逝,不同时代的佛像有其相似性,也有其延续性。可能由于人们对佛在世的记忆变得越来越模糊,佛本身的面貌也越来越多样化,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开始讨论做佛像时的基本法则,而基本法则再打破基本法则,成为新的基本法则。

回过头来想想,佛在世时,佛像即「法器」,均由怀着虔诚心的佛教徒塑造而成,令人高山仰止。我个人认为,在这个信仰缺失的时代,以虔诚心塑造佛像,就是现代造像的最低标准。

▲青玉禅定释迦牟尼坐像。释迦牟尼佛。原名悉达多•乔达摩,佛教始祖,被后世尊称为佛陀,意即觉悟者。

知中:你的作品是在传统雕刻之上有所创新,你是如何在雕刻的时候把握这个传统和创新之间的平衡?

蒋:我在雕刻的时候不会去想这个问题。不过我对传统佛像传达的观点是很重视的,比如,当我们接到一个佛像的案子,我和同事会从资料库里找这尊佛像的原始资料,所谓原始资料, 就像佛陀的《本身经》。我们希望找到人们最初发现这尊佛菩萨的时候,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传递了什么想法等。

同事会把整理的资料交给我,我们内部会先进行讨论,找出疑点,再整合资料,来来回回,最后把汇总的资料交给我,我再找核心观点,再开始塑造佛像。一个完美的总结,意味着一个全新的开始。

知中:你的佛像作品给人感觉平和宁静,你的想象、情绪通常是如何借助作品表达?

蒋:我在做这些作品的过程中,其实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出现,有时候平和,有时候伤感,有时候想起某件事又觉得愤愤不平,还有很多错综复杂的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留在作品上的平和的力量更强大,从而得到积累,作品就呈现平和与宁静,但我的作品还远远不够。

知中:建造佛像都会用到哪些材料?不同材料会呈现怎样的效果和寓意?

蒋:材料各异,我平时喜欢用一些具有历史感的材料,比如砂岩、石灰华、檀木、琉璃、和田玉等。佛是从历史走出来的人物,我希望材料带有这份厚重感。

▲永福庵智者大师像,由桧木、石粉铸造。智顗,世称智者大师,是南朝陈、隋时代的壹代高僧,也是中国天台宗的开宗祖师。

知中:迄今为止最喜欢的作品是哪一个,和我们介绍一下创作灵感吧。

蒋:很多作品在做的时候都是以完美的心态去做的,但是过了两三年后回头看,却发现总有些缺憾。每次遇到做展览,要选哪尊作品作为核心展品,心里总有很多矛盾,到底哪件作品是满意的?哪件作品对于观者来说是「真正」的佛像?这些都会考虑非常长的时间。这可能是我对「最喜欢」的犹豫,也可能我下意识的会对自己的作品留有余地。

这几年做的佛像,有的是有感而发,有的是因为「对象」(客人委托)而创作,我都会很用心来完成。很多时候会有四五尊佛像在共同进行,我想每天在工作室完成这些佛像是出于本能,从心态上更多是习惯。但是,当作品完成,送到摄影师许晓东那里拍照,我们一同回顾作品的始末,然后看着作品被悉心拍摄,这个时候我是特别喜欢的,我经常跟晓东说,我的作品直到被你拍完照才算完成。

知中:佛像本是宗教产物,而你更倾向于将其往艺术的方向发展,你是如何让你的佛像既拥有宗教的功能性又具有艺术性?

蒋:我个人认为,宗教的功能性和艺术的功能性是一体的,它都代表内心层面上的交互功能,把彼此的内心打开、相互影响。宗教在这个方面很方便,艺术也是。当然,最终佛像艺术是为宗教服务的。

2013年,蒋晟与父亲一同创立「蒋家班」佛教造像工作室,集合调研、学术探讨、设计创作,以及与寺庙直接沟通等工作,蒋晟希望「蒋家班」能串联起完整的行业体系。图为蒋家班工作室。

知中:蒋家班主要做些什么?蒋家班的内部成员构成是怎样的?平时如何分工运作?

蒋:为佛造像。我们目前由8人组成,基本上每个人都是多面手。我们分工比较严密,总的分为造像部门和事务部门。造像部负责佛像的塑造,事务部负责线上、线下的种种事务还有资料工作,我个人主要负责开发和合作。

知中:佛学佛像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件离年轻人很远的事情,但现在有很多年轻的艺术家会做有关佛像的3D改造,或是在寺庙里做一些艺术装置,同为年轻人的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蒋:其实很早以前艺术家就在运用佛学思想来做作品,佛学思想是帮助人类认识真实世界的一种思想,只要一个人存有疑惑和痛苦,他就必然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疑惑、缓解痛苦,只是时间早晚罢了。

知中:现在很流行一个词叫做「佛系青年」,在一些人看来你是真正的「佛系青年」,你怎么看待这个称呼?

蒋: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个词和我的关联性,但被这样评价后好像做一些事情都变得刻意起来,这很奇怪,好像一部分的行为习惯被这个流行抵消了,但挺好。

知中:你怎么看待「相由心生」这几个字?

蒋:这里的「相」不仅是面相,还是世界的种种现象,世界的种种现象都是心的显现。

知中:3D打印已经足够完善,你会不会觉得建造佛像未来会最终失业?

蒋:有可能,未来人们未必会崇尚佛像,崇拜老鼠都是有可能的。

知中:除了给佛造像,平时都喜欢做些什么?

蒋:看漫画,陪孩子玩。

感谢蒋晟接受知中的专访。

采访/整理 | 鹿一百@知中ZHICHINA

image © 蒋家班工作室

本文未经允许请勿转载,留言获取内容授权

C O N T A C T

他花10年收集别人不要的破烂儿,开了家专门贩售时光的旧物商店 | 知中Talk 15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