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鲶鱼效应:谷歌回归倒逼互联网有序竞争

原标题:鲶鱼效应:谷歌回归倒逼互联网有序竞争

枯木

了解经济学的都听说过“鲶鱼效应”,源自挪威人喜欢吃活的沙丁鱼,然而长途运输,沙丁鱼经常窒息死亡,有一船长想了一个办法,就是在装满沙丁鱼的鱼槽里放进了一条以鱼为食的鲶鱼,沙丁鱼见了鲶鱼就十分紧张,左冲右突,四处躲避,加速游动,从而保证了沙丁鱼缺氧问题,这就是著名的“鲶鱼效应”。

关于鲶鱼效应,有的学者钻牛角尖,指出鲶鱼属于淡水鱼类,沙丁鱼属于海洋咸水鱼类,不可能出现两种共存的情形,这点我们不讨论,我们只想鲶鱼效应给人们什么启示,而不是追求表面的瑕疵。

鲶鱼效应就是针对死水一潭的生存环境,引入参与者和竞争者,刺激和激活市场,让原有的企业产生忧患意识,从而让行业或市场充满活力。所谓死水一潭的环境,现实中很多,尤其是一些垄断行业,这些行业的垄断者,依靠行政资源、资金或者其他优势,把持或独占市场,攫取暴利。垄断者往往缺乏危机意识和服务意识,这也是俗话讲的“店大欺客,客大欺店”的现象。

针对垄断,很多国家出台了反垄断法进行遏制,其中以美国反垄断最为严厉,早在1890年,美联邦国会就通过《谢尔曼反托拉斯法》,并且不断完善,为美国经济正常运转起到了强有力的保证作用。美国反垄断毫不手软,历史上著名的两次最著名、最惨烈的肢解大企业的行为,对那些垄断企业起到了很好的震慑作用,一次是1911年,洛克菲勒标准石油公司被肢解为34个独立石油公司;一次是1984年,AT&T被肢解成8个公司。前几年微软就在美国和欧盟频繁遭到反垄断调查,差点被拆分,最后接受巨额罚款了事。

我们国家也在2008年8月1日颁布了《反垄断法》,十年来,官方公布,共查处垄断协议案件163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件54件,累计罚款金额超过110亿元,成果显著。著名例子有:2008年禁止可口可乐179亿港元收购汇源;2012年,三星等六大国际面板制造商操纵液晶面板价格被罚以3.53亿元人民币经济制裁;2013年对茅台和五粮液公司因实施价格垄断行为,分别依法处以2.47亿元、2.02亿元的罚款;2014年对日本12家零部件生产商因实施汽车零部件和轴承价格垄断,被罚款合计12.354亿元,也是中国反垄断调查以来开出的最高金额罚单。

可是我们也看到,反垄断调查大多针对国际跨国企业调查为多,而国内一些垄断行业却进展缓慢。比如对与大多数人息息相关的公共事业,诸如电信、邮政、自来水、电力、煤气、铁路、航空等等,要么是调查迟迟无结果,要么是就没有列入调查。比如2011年针对宽带接入问题,对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反垄断调查,最后是整改了事;2016年9月就对滴滴和优步合并发垄断调查,迄今为止仍未向公众公布结论;而电力、煤气、水务、铁路、航空等并没有展开调查的消息报道。

反垄断调查,予以垄断认定,然后出台应对措施,要么进行惩罚,这是针对竞争者较多的市场,要么予以拆分,这是对完全垄断的处理,或者引入竞争者,利用“鲶鱼效应”激活市场,让市场进入有序竞争,这几种方法,第一种罚款只能起到一时作用,垄断者难免后面还会继续再犯;第二种,拆分后效果并不明显,比如一些行政性垄断行业,经常会合谋涨价;第三种就比较好,从长远来看,对市场有序竞争最为有效。

鲶鱼效应对市场有着很好的激活作用,比如以前的计划经济,不少行业僵化官僚,市场经济引进后,各行各业焕发出了从未有过的活力,我们国家也因此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就拿以前的商业部门来说,各种商业形式的导入,使得以前庞大的的供销社商店不再是一家垄断,成为之一;银行业在引入民间资本以及近些年互联网支付的冲击下,不再是那么高高在上,改变了服务态度,反而转过来投诉别人垄断;快递的迅速繁荣,把以前的邮政打的节节败退;虽然还有很多垄断行业比如水电煤运等没有引入竞争者,但是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人们意识的觉醒,应该不远。

说了那么多,我们再看看互联网搜索领域,近些年关于谷歌回归是互联网的一直是热门话题,前不久,人民日报海外版发文欢迎谷歌重返内地市场,似乎印证了谷歌应该很快就会回归,为此百度李彦宏发表评论“有信心再赢一次”。

在搜索领域,当前是百度一家独大,截止2018年7月,百度国内市场份额为73.84%,处于垄断地位(依据《反垄断法》“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而就在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前,百度市场份额也达到63%,谷歌33.2%,应当说,李彦宏说话还是有一定的底气,可是,市场在变,人们的喜好也在变,用李彦宏的话来说“中国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中国的搜索领域,2000年谷歌推出独立搜索引擎,百度后来者居上,以了解国人习惯和偏好,推出一系列的产品,从而很快占据市场前列。然而,在谷歌退出以后,百度一家独大,在没有强有力的对手下,逐渐迷失了方向,尤其是竞价排名颇受非议,遭人诟病,虽然还有其他搜索企业,可是同百度一样,也是同样的模式,这也是那些搜索引擎一直无法扩大市场份额的真实原因,大家都按照一个规则去玩,那么制定规则者必定永远是领头羊。

从2010年至今,国内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数量翻了一倍多,从3.03亿增长到现在的7.53亿,人们对搜索领域的各种弊端深恶痛绝,冀希望有新的气象出现,从而来个大整顿。当前的搜索领域,可以用“拼夕夕”来评价,那就是只求金钱,不求质量,因此出现搜索和预期的结果差距太大,并且漠视用户的搜索体验,大多属于被动推送性的,而不是真实结果展示。反观谷歌,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为“专业”、“学术”、“真实”等字眼,因此,人们对谷歌回归充满了期望。

虽然有的专业人士评价,谷歌回归不会专注在搜索领域和百度直接死磕,然而,谷歌的回归却可以对国内搜索市场带来一场变革,还坚持竞价排名或者推送广告一类的模式,在有选择和替代品的情况下,肯定会被用户唾弃,如果还是僵化不改,市场份额的下滑是必然的,说不定,还有可能被市场无情淘汰,因此,包括百度在内,那些搜索引擎都不能小觑。

孟子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如果企业没有忧患意识,一味的骄傲自大,那么,最终会尝到失败的恶果。当然,我们希望国内企业能够痛定思痛,在谷歌这条“鲶鱼”的进入下,能够再次焕发活力,从而展开有序竞争,给广大用户一个崭新的面貌,这正是我们大家希望看到的。

2018/8/11榆木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