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江南皮革厂真的倒闭了!

原标题:江南皮革厂真的倒闭了!

如今,江南皮革厂的破产清算终于迎来尾声,下落不明的黄鹤也将成为这段互联网故事供人遐想的留白。

钛媒体注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还记得这段火遍大街小巷的神曲吗?事实上江南皮革厂是存在的,据澎湃新闻报道,8月8日,《温州晚报》12版刊登的一则署名为“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管理人”的公告称,面向公司债权人,对其破产财产实施二次分配,本次分配为最后分配。不过真实的江南皮革厂又是否真的曾制售“原价三百多、两百多、一百多”的钱包,被员工二十块卖了抵工资?下文作者赵云,来源每日经济新闻。钛媒体已获授权,略经钛媒体编辑。

2013年,一段低成本制作的“江南皮革厂老板黄鹤携巨款带人跑路”音频,因其朗朗上口、情节刺激的文案,意外地被全国多地卖皮包的地摊商贩循环播放,用以招揽生意。

2015年-2016年,改编自上述文案的神曲《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让这个梗二度翻红,却招致众多温州商人的不满,他们向多地主管部门举报这一诋毁行为。后来,歌曲制作人公开道歉,相关商贩也受到行政处罚。

但“艺术”总有源于现实的成分。据澎湃新闻报道,8月8日,《温州晚报》12版刊登的一则署名为“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管理人”的公告称,面向公司债权人,对其破产财产实施二次分配,本次分配为最后分配。最后分配的破产财产分配额为人民币6338292.36元,参与分配均为普通债权,债权总额为234033691.5元。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有趣的是,每经小编查阅发现,传说中的江南皮革厂老板黄鹤,不仅确有其人,而且恰好就是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的前法定代表人。

图片截自天眼查

不过,真实的黄鹤究竟有没有“吃喝嫖赌、欠下3.5个亿、带着小姨子跑了”?真实的江南皮革厂又是否真的曾制售“原价三百多、两百多、一百多”的钱包,被员工二十块卖了抵工资?

真实的“江南皮革厂”:

只制革,不卖包

工商资料显示,上述音频中的“江南皮革厂”其实叫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2002年在温州设立,位于温州市龙湾区机场大道,目前其大股东“温州江南控股集团”持有皮革厂50%的股份。

江南控股创始人、前任董事长名叫黄作兴,1978年,他带着从部队学到的一技之长,退伍回乡,做阀门起家,后创办江南阀门有限公司。2004年,江南控股正式成立。

皮革厂投产后,黄作兴将工厂交给其侄子黄鹤管理经营。黄鹤持有10%股份,担任法定代表人。另一方面,黄作兴的亲儿子黄子龙也长期持有皮革厂9.5%的股份。

图片截自天眼查

媒体报道显示,投产之初,江南皮革厂一直经营良好,一度成为当地知名皮革企业。2008年还在台州临海开了新厂,两家工厂的产值合计达5亿。2010年实现销售额3.41亿元,利润342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在生意最为红火的时候,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也从未生产过成品皮包,其主营项目为PU合成革制造,合成革原料销售。因此,地摊商贩们叫卖的“原价三百多、二百多、一百多的钱包”,几乎不可能直接来自黄鹤的皮革厂。

图片截自天眼查

后来,黄子龙从父亲手中接过董事长的职务,持有江南控股70%的股份。形成强烈反差的则是黄鹤2011年的意外跑路,以及随之终结的皮革厂良好的经营状况。

当然,那一年也正是温州商人资金链最为紧张的时刻,在汹涌的倒闭潮中,温州制造业民营企业内大大小小的老板跑路失踪乃至于轻生的悲剧不时见诸报端。

据媒体报道,黄作兴替侄子黄鹤还掉了部分债务。当时,黄作兴一共拿出了近1.3亿元,偿还了工厂的担保款和工人工资。

截自中新网相关报道

澎湃新闻则从温州有关部门获悉,在债务偿还期间,当地相关部门主动参与了对接协调,确保员工工资妥善发放。因处置得当,温州从未出现黄鹤跑路后员工拿产品抵工资的情况。

2012年9月,在黄鹤跑路一年有余之时,黄作兴对中新网记者表示,皮革厂已经进入最后的清算阶段,不打算继续经营下去。对于侄子黄鹤,黄作兴说,还是下落不明。

那么,黄鹤是为什么跑路的?又是怎么跑路的?

真实的厂长黄鹤:涉赌欠下巨债

温州老板、吃喝嫖赌、带小姨子跑了……过于直白刺激的广告词,令很多人在经过地摊时,往往会驻足看一眼售卖的皮包,再打听两句黄鹤的事。但实际上,黄鹤本人的经历并没有那么奇幻。

2011年6月,浙江省银监局和温州银监分局曾出具一份温州民企经营状况调查,其中就有对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的描述:

2011年初,由于该公司法人代表黄鹤受国际赌博集团引诱,参与大额赌博,欠下巨额赌资后外逃,造成公司经营整体瘫痪。

而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从浙江法院公开网获得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在一起涉及深圳发展银行温州分行、温州国信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邵录绒)和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黄鹤)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中,一位名叫叶超群的被告,曾在辩述时称:

黄鹤于2011年初因赌博欠下巨额债务不能归还,与其妻子邵录绒合谋通过以国贸公司的名义与深圳发展银行温州分行签订《综合授信额度合同》、《贷款合同》等形式骗取银行贷款,所骗款项全部由黄鹤非法占有,黄鹤在骗取借款后随即携巨款与邵录绒一起于当年4月5日外逃。

截自浙江法院公开网

不过,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和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都没有采纳“贷款诈骗”的说法。

总的来看,黄鹤涉赌欠债可以坐实,但带着小姨子外逃这一点就毫无依据——最多是带着妻子出逃,但即便这一点也从未获得证实。至于为什么他直到今天仍然可以下落不明无人追问,2016年钱江晚报曾援引公安部门的说法称,黄鹤跑路后,叔叔黄作兴偿还了公司的债务,没有债务纠纷,也就没必要追查黄鹤。

真实的温州皮革:知耻而后勇

虽然“江南皮革厂倒闭”、“黄鹤跑了”在地摊商贩和网友们的“运作”下成了互联网经久不衰的梗,但中国的皮革生意确实和浙江,和温州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皮革制品制造和销售处于皮革产业链的下游,比上游的动物毛皮养殖、成品革制造等利润更高。从产品用途来看,中国皮革产品又以皮鞋和服饰为主。

浙江便是中国皮革生产的大省。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规模以上皮革行业企业共有8114家,浙江省以1728家的数量位居第一,第二第三分别是广东省(1698家)和福建省(1280家)。

另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2017年全国皮革鞋靴产量排行榜上,浙江以81466万双的产量,排名第二。而温州,则是享有“鞋都”称号的城市之一。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温州的靴鞋自古就有盛名,在明朝成化(1465-1487)年间,曾作为贡品送入皇室。民国时期,温州人伊光如创办了温州有史以来第一家现代化制革厂——正华制革厂。1957年,温州市区皮鞋产量16.3万双。1978年,市区有国营、集体皮鞋厂10余家,年产皮鞋49.68万双。

八十年代初,在改革开放政策指引下,温州皮鞋生产迅速得到发展,当时的情况是企业多、规模小、工艺装备落后。全市皮鞋企业数在八十年代末达到6千多家,形成温州制鞋业的辉煌时期。

但正当温州鞋业处在大发展时,一个重大挫折出现了。

1987年8月8日,5000多双产自温州的劣质皮鞋在杭州市中心的武林广场被集中销毁,这被认为是温州的“耻辱之火”。80年代的温州鞋常被称为“晨昏鞋”,意思是只能穿一天就会坏,皮鞋脱胶、断底、裂面现象非常普遍。

“武林门事件”导致温州鞋业的信誉崩塌,也深深刺痛了温州人的心。1994年,温州提出实施“质量立市”战略,从打假治劣、名牌兴业、信用温州、品牌强市分阶段推进。

1999年8月8日,奥康集团董事长王振滔回到武林广场,把仿冒该公司的2万只鞋盒与2000多双鞋点燃,号称点燃“雪耻之火”。

2002年,温州市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将当年8月8日杭州武林门火烧温州劣质皮鞋的日子定为“温州诚信日”。

2007年,为纪念“温州诚信日”实施五周年,温州人又在武林广场的“诚信之鼎”中点燃“诚信之火”,宣示温商诚信经商的决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也正因为烧过这几把火,后来的温州商人群体才会对“江南皮革厂倒闭”音频的爆红感到愤怒,认为这诋毁了其他温州皮革厂的名誉,并决定为自己“正名”。公开报道显示,

2013年10月中旬开始,数百名四川温商在四川温州商会的支持下集体维权,收集证据并向当地工商、城管、公安等部门举报,要求打击以“黄鹤录音”诋毁温商方式叫卖商品的行为。

对此,相关地区政府部门进行了多次联合执法,并查获多名用“黄鹤录音”叫卖的商贩。经工商部门摸排查证,这些摊贩与“黄鹤”毫无关系,录音只是推销手段,所售皮具也非温州产品,均为从当地进货商批发的“三无”产品。因销售“三无”产品、虚假宣传,相关商贩先后被执法机关给予了行政处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6年,《江南皮革厂倒闭了》MV的作者也在新浪微博上发表个人声明:“经查证,本人去年5月制作的《江南皮革厂X gentleman》的恶搞视频内容不实,对温州的其他皮革厂造成了不好的影响,现已删除视频,也请大家不要继续传播,在这里向被影响的温州一系列皮革厂致歉。”

如今,江南皮革厂的破产清算终于迎来尾声,下落不明的黄鹤也将成为这段互联网故事供人遐想的留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