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婴>>正文

能不能碰孩子身体,美、日老师截然相反,你怎么看?

原标题:能不能碰孩子身体,美、日老师截然相反,你怎么看?

昨天我们聊了聊幼儿园的厕所为什么外国幼儿园厕所都是马桶,中国都是蹲坑?,由此开始探讨起了育儿中的身体文化。

我们发现, 在中国,老师摸孩子的头、给孩子擦汗、帮孩子擦屁屁……都是很正常的事,而在美国,这些和孩子身体的接触却是不可思议的!

文/薛烨

日本:身体是个开放话题

在日本,我们常能见到幼儿园老师和幼儿有很多的身体接触。例如,孩子们把头枕在一位胡子拉碴的男老师的腿上,让他在自己的脸颊上画国旗。再如,孩子们从游泳池中出来冲过淋浴,由穿着大裤衩、肌肉发达的校车男司机给他们擦干身体。

日本的幼儿教育工作者并没有人把保育人员和孩子们之间身体接触上的亲密无间当作一个问题提出,这本身就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因为它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日本幼儿教育中的性别观念、人际亲密关系和身体文化,更有助于我们看到自己文化中对身体文化的认识,对我们审视自己的育儿观念可能会有启发作用。

日本老师和保育员对孩子们体贴照顾的场景,还有园长、老师任凭孩子们玩得一身脏,对孩子们互相扭打不干涉,不制止孩子对身体各部位的兴趣,都显示了他们对身体观念的随和态度。

日本文化并不注重拥抱和亲吻,但是与美国幼儿园老师相比,日本幼儿园老师与幼儿间有更多身体上的接触,通过身体接触、表达、示意等对孩子进行教育,传承文化传统和教育理念。而且,孩子们之间的身体接触比师生之间的还要更多,这很符合幼儿语言发展认知缓于感官认知及肢体运动能力的发展。与中国幼儿园里常听到的“相互坐开点”“不要把小手放在别人身上”等话相比,也更能显出日本老师对孩子身体碰撞和接触这种现象处之泰然的态度。不能不说这是日本幼儿园中常见的特点。甚至,在保育教育过程中,教师和幼儿都有一种对身体接触和身体本身所表现出的自然而然的愉悦感。比如,我们能看到,日本幼儿园老师领着孩子一起欢唱小鸟边飞边放屁的儿歌。

日本的幼儿绘本中常常可以见到和身体有关的内容。五味太郎的儿童畅销书《人人都拉臭臭》这个儿童绘本,就把日本文化中人们对“大家身上都有洞洞”所持的欣然态度表现得淋漓尽致。这种一本正经地把孩子们对大、小便的兴趣描述出来,把他们那种幼稚的快感态度当成生活中的一部分的例子,在日本可谓比比皆是:在日本动物园中,例行有动物粪便的展览;日本儿童卡通节目及漫画中有很多关于粪便和放屁的笑话;在成人和小孩的交流中,身体一直是个开放的话题,谈起来丝毫都不觉得尴尬。

除了对身体的自然态度,日本幼儿教育工作者强调身体的表达,包括各种运动形式甚至打闹。因此在日本的幼儿园里,经常看到孩子们奔跑、摔跤、碰撞、成群结伙地打闹,并且在所有的东西上爬来爬去。例如,我们看到一个东京幼儿园的设计,从室内到室外都适合孩子奔跑、攀爬,美国和中国幼儿园常见的不许孩子逆着滑梯向上爬的规定似乎闻所未闻。孩子玩土和泥,也是其非规定性课程的一部分。该园长说,幼儿园的建筑设施就是孩子的玩具,孩子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去探索幼儿园。

但是,人们有理由认为对身体接触持开放态度的这一传统,在当今的日本有逐渐消失的危险。日本传统的男女共浴的公共澡堂已远没有昔日众人习以为常的景象。在日本这样一个后现代社会中,很多日本特有的传统的东西都有消失的可能,而许多幼儿园和保育园的园长和老师越来越注意到,他们的日常教育和保育工作是日本传统文化得以传承延续的基础,使幼儿将来能否成长为日本人的依托。所以日本幼儿园常常被当作是修复传统文化价值和还原文化实践活动的地方。

美国:保护幼儿身体和避嫌儿童性侵害

在一段美国幼儿园的录像中,人们能看到幼儿园老师对幼儿的活动高度注视,小心翼翼,确保幼儿身体安全。这是一所当地教会办的幼儿园,又经过全美幼教协会认证,有较高声誉。美国各地看过这个录像的幼儿教师都认可该园的许多做法。比如,当配班老师注意到滑梯上几个正爬到滑梯和攀登架高处去玩的男孩时,立刻上前几步,叫住他们:“你们要先问老师能不能过来看着你们攀爬。要是老师不在这里,你能往高处爬吗?不行!你弄不好会受伤的。”中国和日本的老师对这种高度紧张和监管感到迷惑不解。有日本老师问,“老师时刻守在边上,孩子就不会有危险了吗?孩子能否有自己玩的机会?”中国的老师也不禁要问为什么美国老师会这么紧张。

恪守幼儿园管理规定的美国幼儿教师对幼儿间推推搡搡、游戏时没有轻重、相互碰撞,都会毫不犹豫地上前制止。例如录像中几个男孩在收拾玩具的时候,一个凑热闹假装打另一个男孩的屁股,珍妮老师立刻上前干预:“你们这样打他一点都不好玩,他也觉得不好玩。这会伤害他的身体。”这种防患于未然的干预,虽然消去许多隐患,但也使幼儿失去了许多机会去经历生活中应该经历的事情。日本老师对此的疑问是:“为什么孩子不能自己解决问题?”

美国老师对日本幼儿园录像中幼儿自由地爬高,就像没人看着一样感到不安;看到老师让孩子去打架而不去干预惊讶不已。一位美国幼儿园的园长说:“即使我们想给孩子更多的自由去攀爬和滚打,我们也做不到,因为规章制度不允许。不然我们会被起诉。”孩子间在身体相互接触碰撞时,美国老师看到的多是危险、伤害和可能的不良后果带来对教师和幼儿园的法律诉讼。而在日本许多老师看到的是孩子间相互学习,社会情感的发展,和孩子成长中自己必须有的空间。

幼儿的身体固然需要保护,安全意识需要增强,孩子打架必要时应该制止,但是美国幼儿教师在干预时不应有身体接触的,哪怕是出于对孩子的关心,或是出于作为看护者责任感,这是一条红线,教师越线的后果有时可能很严重。例如,有一家美国隶属公立学区的幼儿园园长讲述了这样一件事:一个3岁的男幼儿对他的老师说自己的“小鸡鸡”有点疼,这位老师就叫上另一位教师,作为人证,带孩子到幼儿园的卫生间查看,让孩子脱下裤子。两个老师看到孩子的阴茎确实有点红肿,就打电话叫来了孩子的妈妈,让她带孩子去看医生。后来得知孩子得了尿道炎。但是当这件事被学区学监知道之后,马上做出处分园长和教师的决定,并通知园长正式处分信送出的原因是她在处理这一健康问题时,对教师没有严格管理。而教师则不应该让幼儿脱裤子去查看病情。园长不忍责怪自己的教师,因此自己一人承当下责任。

虽然这件事不一定会发生在所有的美国幼儿园,但是事情的始末和缘由对美国的幼儿教育工作者和家长来说绝不陌生。对幼儿园中性侵害的恐慌在当代美国幼儿园中是常见的心态,好像每个人脑子中都要绷紧这根弦。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有几桩轰动一时的托幼机构中工作人员对幼儿性虐待的诉讼案,受到美国媒体的广泛报道。尽管这些法律案件的控告都最终不成立,但是媒体对这些案件的渲染,在国民头脑里注入了对托幼机构双重特点的敏感意识:幼儿园中既有恋童癖的幼儿教师,又有受到性侵犯的幼儿。

几十年来,惧怕性侵害的道德恐慌横扫美国的学前教育领域,引出了诸多“不许摸不许碰”的幼教管理规定。与很多美国电影、电视中看到的亲吻拥抱镜头形成对照的是,幼儿教师的手碰触孩子之前,一定要三思而后行,更不要提亲吻拥抱了。教师必须参加确保幼儿性安全的教师职业培训,新规定明文禁止幼儿教师为尿湿裤子的幼儿擦拭清洗。平时,如有必要只能让孩子双腿并拢侧坐老师腿上。

与中国和日本不同,美国幼儿园保育园教育从根本上不是社会或政府承担的责任,至今美国也没有中国那种大家习以为常的公立幼儿园。联邦政府对幼儿教育没有很多作为。在其历史上,甚至为孩子入学做准备的学前班在早期形成的过程中,也遭到很多人反对。在美国,幼儿园这种社会服务机构,是社会的下层。有研究指出,给别人看孩子还不如给别人看车挣得多。幼儿教师教育水平低,少有专业培养,幼儿群体又是容易受伤害的群体。诸多复杂的因素使幼儿身体安全,防止教师性侵等,都成为牵动幼儿教师职业神经的敏感词汇,动辄就会引发社会舆论、挑起法律诉讼、让家长担惊受怕。

文章来源:《父母必读》杂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