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医”生“医”事】病理科——疾病的“审判官”

原标题:【“医”生“医”事】病理科——疾病的“审判官”

医护工作者是平凡的,也是伟大的。他们承担着救死扶伤的重任,怀着悬壶济世的仁心,为我们的生命保驾护航,让我们远离疾病困扰!

8月2日起,省卫生计生委推出“医生医事”栏目,给大家讲述不同岗位医护工作者的故事。

今天,我们走进病理科。

争分夺秒“战斗”的医院“法官”

如果患者身上长了一个肿块,究竟是不是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之后该怎么治疗?这些问题,都将由病理科医生来回答。

相较于外科、内科、儿科等科室,医院的病理科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显得有些神秘。在那里,有一群以取材刀、切片机、显微镜为“武器”的病理医生,在疾病这场“战役”里,争分夺秒地为患者默默战斗着。

早上7点半,浙江省肿瘤医院病理科主任医师孙文勇准时出现在病理诊断室里,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冰冻切片阅片——病理科难度最大的一项工作。目前浙江省肿瘤医院可以胜任该工作的医师屈指可数,孙文勇就是其中之一。

9点,一位五十多岁的患者正躺在手术室的病床上,由于左乳外侧有一个结节,该病患被初步诊断为疑似乳腺癌。在切取了病灶部位的组织块后,主刀医师嘱托将标记好的标本送到病理科做冰冻切片。大概半个小时,就会出病理结果。冰冻切片的优势就是速度。

经过标本信息核对、取材、冰冻制片、染色,当病患的病灶部位组织被制成玻片送到病理诊断室时,还不到半个小时。孙文勇熟练地把玻片放到显微镜下观察,35年的工作经验,让他在一分钟内就报出了一连串诊断结果。紧接着,身旁的助手将信息输入电脑,下一秒,手术室内的主刀医生收到了上传的病理报告,开始着手下一步治疗方案。

“临床医生的诊断和治疗都要遵循病理医生的诊断结果。所以,病理医生的角色更像医院里的‘法官’。病理诊断的结果决定了病人的病情以及后续治疗。”

从早上7点半开始到晚上最后一台手术结束,一天时间里孙文勇就在这间不大的诊断室里看了近百张冰冻切片。去年一年,病理科的全体诊断医生看了近31万张常规病理玻片。

在孙文勇眼里,病理医生就相当于全科医生,要具备各种复杂的学科知识和丰富的临床经验。“病理学领域的知识在不断发展进步着,我们也要活到老,学到老。”孙文勇说。

为了不发生“冤假错案”,

仔细寻找每份标本的秘密

温州市人民医院病理科巨检室的门,时时敞开着。因为每隔几分钟,就会有人体组织从手术室送来。巨检室负责病理中心的第一道工序:取材。患者在手术后的组织标本就送到这里,由取材医生对其进行切块,进而制作成标本切片,用于后续对肿瘤细胞或病变组织的“断案”工作。

接触刚离开人体不久的器官组织,看着从脏器内清理出的污物,“不适应”是难免的。在取材岗位工作了3年的取材医生胡袺袺就有这样的经历,刚工作时,碰到一名患者术后的截肢组织,令她“不适应”了好长一段时间。

浸泡之后的人体组织散发着刺鼻气味,更有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外表”,有海绵状的肺,有夹杂恶臭的肠道……胡袺袺说,刚看到这些场面时,确实令人反胃,现在这些人体器官组织对她来说都已习以为常。因为每一样组织对患者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里面藏着的是他们真实的病情。

“或许手术后的人体组织都是废弃的,但在取材医生看来这是诊断病情最有用的宝贝。”每到下午,取块的人体组织经脱水、切片、烤片、染色后,制作成标本进行检验。胡袺袺的工作就是用显微镜观察一份份标本,仔细寻找、比对细胞组织,寻找里面是否藏有肿瘤或病变组织。如果患者病情复杂,还要由多名专家医生予以会诊,最后作出一份详细的病理诊断报告。倘若一个细节失误,就有可能导致“冤假错案”的发生。

有人说,病理科医生是“医生的医生”,因为临床诊断有可能会出现偏差,但巨检室里的病理诊断不容有一丝的失误。

一丝不苟地对待每一份发出去的病理报告

病理科是做什么的?许多病人的临床诊断须通过病理检查才能最后确认,尤其是各种肿瘤性疾病的判定,几乎必须依靠病理检查才能得出最后结论。说得直观一些,出现一个肿瘤,早期还是晚期,良性还是恶性,切还是不切,不是手术医生说了算,作出“终极诊断”的是病理科医生。

病理诊断报告被称为疾病诊断的“金标准”,这是医学界对病理学的高度评价,对病理医生来说则是一种责任,他们必须一丝不苟地对待每一份发出去的病理报告,因为每一份报告都关系到一个家庭的希望,1%的错误,对患者来说就是100%的伤害。

几年前,一位新永康人带着眼睑恶性肿瘤诊断报告找到永康市第一人民医院病理科主任徐元成。病人在原籍地被诊断为眼睑恶性肿瘤,徐元成仔细阅片后认为是良性肿瘤,为了确诊,他又联系了省城的病理专家会诊,最后确诊为良性肿瘤,避免了根治性的大手术。

今年初,刘女士妇科体检时宫颈液基细胞学病理检查考虑腺上皮或鳞状上皮高度病变。虽然随后的颈管搔刮及宫颈活检中未发现明确的肿瘤或癌前病变,但徐元成仔细复查液基涂片,仍认同原来的细胞学诊断。为防止漏诊延误病情,徐元成对病人详细告知检查结果,嘱咐其3个月内复查宫颈细胞学。还帮助病人联系了省内权威专家,细胞学会诊一致,最终手术后确诊为非常早期的宫颈管腺癌。

“说实话我自己根本没上心,如果不是徐医生千叮咛万嘱咐,我肯定懒得复查,错过最佳治疗时期。”遇上了徐元成这样“较真”的好医生,刘女士说自己非常幸运。

术中冰冻病理诊断要求在30分钟内完成,这是病理医生最具风险的一项工作。肿瘤细胞形态千奇百怪,冰冻状态下制片还会产生冰晶及各种细胞形态假象。要做好这项工作,不仅要求病理医生具备过硬的技术本领及丰富的诊断经验,还要具备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在高压之下迅速作出决断的能力。

精准治疗 诊断先行

这里没有银光闪烁的听诊器,没有闪耀锋利的手术刀,也没有鲜花和掌声,他们默默地用显微镜与病魔抢夺治疗时间,为临床诊治保驾护航。他们就是病理科医生。

湖州市中心医院病理科,随着急促的脚步声,第一台冰冻标本如约而至,取材、速冻、切片,一切是那么的娴熟。李女士,42岁,一周前洗澡时无意摸到乳房肿块,门诊B超和X钼靶检查,肿块边界有毛刺改变,高度考虑乳腺癌,马上住院手术。

刚制完的切片送到小宋医生手上,肿块边界不清,细胞杂乱,但分化尚好,难道是良性的?赶紧把切片交给平金良主任会诊,平主任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又跑去冰冻室重新检查大体标本。“乳腺良性病变,放射性瘢痕/复杂性硬化性腺病”,鼠标轻轻点击,不到30分钟病理报告送到手术室。随着一阵欢呼声,手术很快结束了。手术室门口家属眼含热泪,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此病极为少见,稍有不慎就会被误诊为恶性。

在湖州市中心医院病理科,每天要完成冰冻病理诊断40~50例,每当碰到疑难病理难以决断的时候,空气会一下子凝固起来。人们常常把外科医生比作“刀刃上的舞者”,而病理医生则是“钢丝上的舞者”,每天如履薄冰。因为任何一个误判都会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截肢、脏器摘除,就在一念之间。

编辑:吕红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