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齐宣王的称霸战, 庞涓的悲剧马陵役

原标题:齐宣王的称霸战, 庞涓的悲剧马陵役

齐宣王的称霸之战

关于齐宣王的称霸之战,马陵之役不得不说。在马陵之前齐国已经在桂陵之战中击败过魏国,齐国的实力跟魏国本身就是旗鼓相当的,重要的是看领军人。在桂陵之战中齐国是孙膑为将,魏国是庞涓为将。最为后世所称道的则是这两位名将都是鬼谷门传人,数年之前两位名将出山之时,鬼谷掌门曾经预言:“遇马而卒”,就是说庞涓会在跟马有关的地方丧命,而马陵正是此地。

实际上当时的三晋国力相当,魏国稍强,但因频繁对外开战,国力耗损严重。即便是当时的韩国,跟中原国家比较起来也厉害的多,韩国当时攻灭郑国,而将郑国的都城作为韩国的新都城,韩国国力达至巅峰。而韩国更是与赵国私下为盟,想要乘势攻打魏国。哪里知道这场阴谋提前为魏国所知,而恰当齐国邹忌与孙膑有权力之争,庞涓便欲寻得先机,上谏魏惠王,“闻韩谋助赵攻魏,今乘其未合,宜先伐韩,以阻其谋”,魏惠王为树立权威,便倾全国之兵,以太子申为上将军,庞涓为大将,攻打韩国。

太子申是魏国公族,而庞涓是军中武将,所谓将相不合,即在朝中存在,在军中也有。在魏国大军开拔之时,太子申就不知道从哪里听信了谣言,说是太子申此行攻韩是无功之事,太子申便欲退军,而庞涓本欲雪桂陵之役的耻,极度需要大量的胜仗来证明自己的实力,所谓“未见胜败,而行班师,与败北何异?”可见此战自开始,魏国大军的内部就不甚和谐。

齐宣王的称霸之战

韩哀侯本欲与赵国联盟攻打魏国,两国之间盟约未订,联军未组,主将未定,不料魏国竟率先带领大军而来,韩国众将皆有手足无措之感,便派遣使臣求援于齐国。而在此时的齐国,邹忌是反对出战援韩的,而田忌和孙膑等则主战,只是田忌等人观点是“魏胜韩,则祸必及于齐,救之为是。”孙膑则相对要成熟的多,有说“若不救,是弃韩而肥魏”,也有“代韩受兵,韩享其安,而我受危”,明显是处于两难之间。这似乎是在迎合齐国朝堂之上的邹忌派系和田忌派系,两方都不得罪。但孙膑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孙膑作为一代战神级人物,当然不会想的如此简单,跟邹忌等擅长玩弄朝堂政治的名臣不同,孙膑更懂得如何权衡各方势力,在抛出两难观点而后,邹忌固然是暗自窃喜,认为此事即便孙膑也无可奈何,最终可能就是不了了之,田忌等人则是冷眼旁观,认为孙膑已非主战派系。聪明如孙膑,事实上是把决定权抛回给了齐宣王,朝臣不知不觉,但国君不能如此。

齐宣王当然不允许任何有利别国而有损齐国的事情发生,齐宣王便向孙膑再次发问寻求策略,这个时候孙膑才说出心中真实想法,就是答应韩国派兵救援,而“韩知有齐救,必悉力而拒魏,魏亦必悉力而攻韩。吾待魏之敝,徐引兵而至,攻敝魏而救危韩”,这是用最少的力气得到最大的功劳,齐宣王没有道理不允诺。于是孙膑再次被启用,成为齐军主将,率领齐国大军向三晋地区进发。

齐宣王的称霸之战

世事如孙膑所料,魏韩两国皆是倾倒全国之力对抗,韩国毕竟国力稍逊色于魏国,数日之间即遭受重创,频频派遣使臣催促齐国出兵。但齐国的孙膑却有着更为精明的打算,即是不派兵直接前往韩国救援,反而是乘魏国国内空虚,率领大军直奔魏国都城,庞涓等虽遗憾于没有攻破韩国都城,也只能率领疲惫之军往都城方向急赶。这场战局的结果已经注定,所有的程序都按照孙膑的设计在进行。

孙膑又设减灶之计,令得庞涓产生娇纵之意,认为齐国远途跋涉,自齐国来到三晋地区,兵将自会产生不适应之感,彻底的蒙骗过庞涓之心,引得庞涓大军被封锁在马陵后,四周的齐军万箭齐发,将这魏国名将庞涓射杀于马下,庞涓所率领的魏国王牌军队魏武卒们,在这场战役中死伤殆尽,再也不能肩负起魏国的称霸大业,自此魏国衰败,齐国强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