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一出好戏》抄袭了吗?不管侵权还是碰瓷,都会让编剧绝望到怀疑人生!

原标题:《一出好戏》抄袭了吗?不管侵权还是碰瓷,都会让编剧绝望到怀疑人生!

目前,《一出好戏》总票房已经达到了6.32亿。但就在此时,《一出好戏》却陷入了“抄袭风波”。

7月12日晚间,编剧于梦媛在微博实名举报黄渤执导电影《一出好戏》剧本抄袭自己的作品《男人危机》,在长文中,于梦媛列举了不少《男人危机》和《一出好戏》的剧本相似之处。对此,《一出好戏》片方和黄渤均未回应,但编剧周海丰在社交网络表示于梦媛只是碰瓷。

暑期档,先是《西虹市首富》被编剧王晗羽指认抄袭自己的剧本《继承者》,后《一出好戏》也被指抄袭,如此频繁的编剧维权背后,网友对于是否侵权看法不一。事实上,文学作品是否抄袭、侵权,在国内外都很难鉴别和维权。

从《白夜追凶》到《人民的名义》,从《西虹市首富》到《一出好戏》,国内影视行业似乎走进了一个怪圈,那就是热门影视剧总是陷入抄袭和维权“罗生门”,在此情况下,影视公司也是有苦难言,因为一旦被泼上“舆论脏水”,想证明自己并未抄袭也并不容易。

于梦媛爆料缺乏实锤

《一出好戏》编剧称其“穿越型碰瓷”

于梦媛称自己曾在2013年写了一个剧本《逃离囧境》(后改名《男人危机》),并以一家影视公司的名义邀请黄渤出演影片男一号,被黄渤以故事框架与人物类型都不太合适为由拒绝。

但在观看完《一出好戏》之后,于梦媛认为该片不仅借鉴、抄袭了《男人危机》剧本中的故事创意和框架,且连主演“钱进”、“马进”、“老史”等人物姓名都与自己的剧本非常相像。在爆料中,于梦媛还陈列了《一出好戏》与《男人危机》两个剧本在故事类型、核心创意、主要人物、故事大框架等方面的大致对比。

虽然看上去相似度颇高,但值得注意的是,于梦媛并未晒出正式剧本,以及自己与黄渤方接触过的有效证据,整个爆料缺乏干货。日前,于梦媛在回应中新网时称,她还有其他证据,没有放出来的证据更“实锤”,但是在正式立案之前不太方便放出来,因为她正在走法律程序。

目前,《一出好戏》官博和黄渤均未出面回应,但参与剧本初创的编剧周海丰却在微博和知乎相继发言。在知乎上,周海丰的认证为丰宜影业董事长,他称自己在2010年便参与了《一出好戏》的初创,并晒出了剧本截图和剧本会议时间。

周海丰将于梦媛称为“无成本穿越型碰瓷”,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于梦媛在爆料中提到,自己的电影项目是2012年敲定,剧本是2013中旬完成初稿的,较周海丰所提到《一出好戏》的创作时间晚了近3年。

8月5日,在《一出好戏》的北京首映礼上,徐峥发言时提到:“我第一次听到要拍一个寓言,是和你(黄渤)在《蓝色港湾》,差不多09年到10年的时候,今天看到了这部电影,真的要祝贺。”而梁静也提到是在2010年的时候听到《一出好戏》这个项目,二人说法均与于梦媛所言时间线相左。

从广电总局的电影拍摄制作备案公示来看,《一出好戏》最初的编剧栏显示的是邢爱娜,即知名导演宁浩的妻子。不过从豆瓣的编剧栏可以看出,《一出好戏》的编剧共有黄渤 / 张冀 / 郭俊立 / 查慕春 / 崔斯韦 / 邢爱娜 / 黄湛中7人。在人数较多的作品中,署名权先后顺序虽然是由作者协商决定,不过一旦剧本出现问题,多名编剧都将受到波及。

《一出好戏》是黄渤导演的处女座,目前票房有望卖到10亿之上。从当下于梦媛的爆料来看,尚不足以证明《一出好戏》剧本存在抄袭,故而多数网友还是在声援黄渤。不过如果此事走上法律程序,是否抄袭还是要看后面的法院裁决结果。

无独有偶,近日,编剧王晗羽也出面指认开心麻花的电影《西虹市首富》抄袭自己网络剧《继承者》的创意构思,目前,双方已经进入到了互相明怼阶段。暑期档,《西虹市首富》和《一出好戏》接连被指认涉嫌抄袭,也使得“文学作品维权难”问题再一次引发讨论。

文学作品维权成本高、收益低

证明抄袭成难题

目前,于梦媛并未晒出剧本和更多证据,但是即便剧本爆料出来,鉴定难度也是相当高。关于文学作品的抄袭,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是非常难鉴别的,这也是国内作家、编剧等维权难的首要原因。

国家版权局曾提出:“从抄袭的形式看,有原封不动或者基本原封不动地复制他人作品的行为,也有经改头换面后将他人受著作权保护的独创成份窃为己有的行为,前者在著作权执法领域被称为低级抄袭,后者被称为高级抄袭。”但是正如编剧蒋胜男所言,国内的抄袭目前都是“你的故事、我的人物、他的桥段”这种打乱重组模式,要鉴定谈何容易。

仅是于梦媛给出的故事梗概,就有知乎网友@天然维生素反质疑她的《男人危机》有抄袭《鲁滨逊漂流记》《天堂隔壁》《心花怒放》《泰囧》《预产期》等故事的嫌疑,因为于梦媛的剧本与这些故事也有相似之处。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明涛曾称:“在法律上我们使用的是思想表达二分法。所谓思想表达二分法,就是著作权法中,思想层面的东西是不受保护的,受保护的是表达的内容。具体到一部小说来讲,小说的主题不受保护,这是思想层面的,比如说故事的一些主线,一些关于场景设置必要的表达,但是具体的文字表达受保护。其实仔细研究会发现,越接近抽象的层面越不受保护,越接近具体的层面越受保护。”

也就说,鉴定是否抄袭,还是要从细节入手,但这对维权者来说则意味着极大的工作量,比如做出调色盘来对比两部作品的相似之处就是比较常用的办法。但是在法庭上,调色盘也只能作为参考证据使用。

去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剧版和电影版的接连诞生,将网络作家唐七公子抄袭一事的舆论声推上了高峰。编剧余飞在微博表示,去年鉴别《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与《桃花债》时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冲击的力度足以让我再也提不起热情做这种累死人还被骂死的事情,”余飞称。

有时,即便维权者耗尽心力整理出证据,但因相关法律的不完善,知识产权侵权案件能获得的法律援助同样很少。人民日报曾发文表示:“在不少具体案例中,由于具体法律细则和制度的缺位,‘借鉴’与‘抄袭’往往只是‘一步之遥’,连律师们也是‘雾里看花’不明一二。”

故而,在整个市场上,大多律师通常不愿意接关于知识产权的相关案件,因为极难打赢,而对维权者来说,即便赢了官司,有时候也是成本高,收益低,颇有得不偿失之意。《锦绣未央》涉嫌抄袭事件中,一些原著作者想维权却交不起高额诉讼费,汪海林、余飞、刘毅等45位编剧两次筹集了共18.8万元用来打官司,才使得这些作者走上维权之路。

但《锦绣未央》涉嫌抄袭小说高达200余本,最终联名上诉的仅有11位作者。其实,大多数维权案件的战线都拉得极长,庄羽上诉郭敬明案花费了长达三年时间,琼瑶起诉于正也熬了8个月之久,去年1月被法院受理的《锦绣未央》侵权案,第二部《锦绣长歌》都开始制作了,案子仍未有结果出来。如此耗费心力,也是很多人选择仅在网上出口恶气的原因。

正是因为国内文学作品维权之路艰难,所以编剧维权屡屡会引起较大的网络舆论,并成为被舆论同情的一方,但在互联网时代,有些反抄袭和维权行为似乎已经变质了。从《白夜追凶》到《人民的名义》,从《西虹市首富》到《一出好戏》,热门影视作品屡陷侵权“罗生门”,或许并非只有“涉嫌侵权”如此简单。

部分维权难逃碰瓷之嫌

被泼脏水的片方饱受折磨

在以往编剧维权的案例之中,是存在较为戏剧性的情况,在《西虹市首富》的维权中,片方回应王晗羽时明确表示,《西虹市首富》购买了环球公司《布鲁特的百万横财》的版权,经交叉对比,侵权文章指称的相似内容均来自《百万横财》。如此说来,王晗羽的《继承者》或许涉嫌抄袭《百万横财》,被开心麻花和环球公司反诉也并非没有可能。

和开心麻花对王晗羽维权的表态一样,不少编剧的维权,在作者和影视公司看来碰瓷的嫌疑都是较为大的。《人民的名义》热播之后,刘三田起诉周梅森《人民的名义》涉嫌抄袭她的作品《暗箱》,并且索赔1800万。今年,《生死捍卫》作者李霞也以《人民的名义》涉嫌抄袭她的作品将周梅森告至法院,索赔110万。

对于刘三田在网上晒出诉讼服务公告书的行为,周梅森便称其是在恶意左右舆论:“大众会认为法院受理了,就有侵权事实存在。”目前,该案件的审理结果尚未公布,但是周梅森方保留了反诉的权利。

虽说给维权贴上蹭热度的嫌疑有失公允,但是热门作品屡屡传出侵权“罗生门”,也难免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在互联网时代,舆论先行的最大弊端便是“涉嫌”在大多数网友眼中已经成为了“真相”,“杀人不过头点地,舆论才是最诛心”,一旦网友先入为主,被起诉的一方在新闻爆出的时候就已经被网友判定“构成侵权”了。

范冰冰被调查事件结果尚未公布,但是在微博上高呼要严惩范冰冰的不在少数,今日#杨幂片酬1亿降到2700万#登上热搜,不少网友齐声吐槽,但杨幂今年的《谈判官》片酬尚在3000万左右,且1亿片酬根本没有准确信源。

在《一出好戏》被爆出涉嫌抄袭之后,微博话题#编剧举报一出好戏抄袭#话题阅读量已经达到了8000多万,虽有部分群众理性吃瓜提议编剧若是真心维权,就爆出更多干货,并以法律手段维权,但在社交网络上,仍有不少人站出来要求黄渤道歉,据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了解,编剧圈也有不少人在声援于梦媛。

大众习惯站弱者,但弱者并不一定代表正义。在反抄袭与维权的运动中,部分人的目的或许并不是维权,目前的影视市场竞争激烈,营销手段更是层出不穷,被竞争对手泼脏水也不是没有可能。DISS《一出好戏》抄袭的于梦媛就被网友扒出来买水军买职业黑子刷转发量,如果这是一场有规模有组织的行为,那背后的利益关系势必更加复杂。

在接连掀起的维权风暴中,不仅维权方维权困难,只要被贴上“抄袭”的标签,被维权方也是饱受折磨。以《一出好戏》为例,如果后续舆论声势渐大,对正在上映期间的电影票房绝对是不利影响,对黄渤本人的声誉也是一次打击。

随着国内版权意识的崛起,国民对抄袭侵权作品的容忍度已经越来越低了。曾买了唐七《华胥引》版权的寰亚影视出品的《鲛珠传》上映时,被认为是由《华胥引》改编的,反抄袭大队在豆瓣大量刷一星抵制抄袭,寰亚不得已出来澄清《鲛珠传》为原创,撇清关系。

目前,国内知识产权维护现状依然不太乐观。对作家、编剧而言,作品被侵权的话,维权成本高,维权方很绝望,但如果恶意碰瓷,被碰瓷的编剧和制作方也是“有理说不清”,同样绝望。

所以,对制作方来说,虽然“谣言止于智者”,但是如若不构成抄袭事实,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并释出有说服力的证据方为上策。而对维权的编剧来说,即便国内维权道路艰难,但还是通过法律手段解决才能被认可,毕竟利用舆论施压还是难逃“蹭热度”、“碰瓷”之嫌。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ID2:CourserLe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