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正文

秋日来一场别开生面的“火锅体验” ——云南过桥米线

原标题:秋日来一场别开生面的“火锅体验” ——云南过桥米线

在我看来,一个地方的饮食文化与天气是密不可分的,在这一点上重庆江湖菜的厚重,火锅的麻辣很好的印证了这个问题。但是,个例始终缺乏说服力。于是,我决定启程了,从重庆出发,一路向南再向西一千八百余里,天气由热转凉,我们到了云南。

很多人认为,昆明菜是很接近川菜的,其实不然。多数川菜的特点都是以麻辣为主,你随便的走上川渝的一条街,必然会看到“麻”“辣”“烫”三个字,爱吃辣已经成为了生活中不可剥夺的一部分。反观昆明菜就不一样,相比于川菜的浓厚重口,昆明菜就和昆明的天气一样显得清淡纯和许多,就比如菌儿火锅与重庆火锅,稍微比较一下,便知区别所在。

本以为探索就此结束,直到我在朋友的带领下去体验了一下云南的特色——过桥米线。

点了一份番茄肥牛,当小哥把米线端上来的时候,我是懵逼的,这真的烫得熟?只一碗汤,一份米线,和诸多配菜,一人一份。直到朋友给我做了示范,我才明白了这玩意儿的真正打开方式。

不过,在我眼里,这过桥米线,不就是一个人的火锅吗?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需要持续加热,一个就这样一次性的。在那一刻我似乎是明白了旁人说的昆明菜与川菜接近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这过桥米线吧。

拂去表面的一层明油,露出浓白的汤汁,泛着微微热气,一一下入配菜,轻轻搅动一会儿,菜便熟了,再倒入韭菜葱花,放入米线,便可开吃了。尝试性的吃了一口,便再也停不下来,只一会儿工夫,连碗带汤,空空如也。

虽然说是在昆明吃的过桥米线,但是它的起源却是在滇南蒙自城。

相传在滇南蒙自城,有一书生在南湖筑一书斋,独居苦读,妻子也与生分忧,逐日三餐均送到书斋晌生。书生学业大进,但也日渐瘦弱。妻子看在眼里,很心疼,思进补之。宰鸡煨汤,切肉片,备米线,准备给书生送早餐。儿子年幼,戏将肉片置汤中,生妻怒斥儿子的恶作剧,速将肉片捞起,视之,已熟,尝之,味香,大喜。即携罐提篮,送往书斋。因操劳过度,晕倒在南湖桥上,生闻讯赶来,见妻已醒,汤和米线均完好,汤面为浮油所罩,无一丝热气,疑汤已凉,以手掌捂汤罐,灼热烫手,大感奇怪,详问妻制作始末,妻一一详道。良久,书生说道,此膳可称为过桥米线。书生在妻子的精心照料下,考取了举人,这事被当地群众传为佳话从此,过桥米线名声不胫而走。

一份过桥米线在于三点,一是米线,二是汤,三是配菜。

米线以富有光泽,韧性十足的云南武定米线为佳。而过桥米线的关键与奥妙,就在于一碗汤,汤做好了,那烫什么都好吃,若是汤没熬好,就算是山珍,也会少了几分颜色。

过桥米线的汤十分讲究,猪大骨斩断,与鸡鸭火腿一起下锅,大火烧开,慢火煨煮四五个小时之后,捞出所有东西,再将之前的新鲜鸡血挤成碎块倒进汤里搅动,待鸡血与汤里的杂质凝在一起之后,捞出杂质,再放入猪骨小火慢炖两个小时,此番下来,汤汁尤其鲜美。

配菜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讲究,凭自己的喜好挑选食材烫食即可。

在品尝过桥米线的时候,尤其要注意一点,虽然看起来表面是一层油,一点热气没有。但是切记切记,千万不要先喝汤,一口汤下去,怕是得难受好几天,由此闹出的笑话可是不少。

——end——

内容出品:重庆火锅美食文化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