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忧外患 重庆力帆的艰难时刻

原标题:内忧外患 重庆力帆的艰难时刻

主业汽车持续亏损,新能源汽车发展乏力,盼达模式前景不明,债务压力如此种种,令力帆股份这家重庆老牌工业制造企业正在面对异常严峻的局面。而力帆正穷尽能够想到用来自救的方法和策略,以化解公司当下的困难,用尹明善自己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共克时艰”。

力帆正在度过一个难熬的夏天。据《经济观察报》报道,目前力帆乘用车的部分供货商出现异常:一些供应商要求力帆结清货款之后,才同意重新供货;另一些供应商则直接找上门来要求力帆付清货款。

对此,力帆股份董事会秘书郭剑峰解释称,所谓的供应商货款的问题,是因为个别供应商的产品质量不达标而产生了纠纷,但是他没有详细说明是哪些供应商的产品出现了问题,同时他亦承认,目前公司遇到了资金流动性紧张的问题。

供应商货款纠纷的背后,折显出力帆这家重庆老牌制造企业,从仿制摩托车创业至今,涉足汽车、摩托车、房地产、新能源的多元化标志性企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

1

尹明善创业起伏三十年

1992年,尹明善拿出20万元成立了力帆。当年他55岁,大多数人这时考虑的是退休生活,而对尹明善这样有志创业的人而言,好戏才刚开幕。

力帆创立后,呈现出的是一股昂扬的冲劲。1994年,力帆率先在国内开发出四冲程100型发动机,该机成为中国摩托车行业的里程碑,随后力帆又相继开发出90、100型电启动发动机。

短短八九年时间,力帆的摩托车销售额达到18亿元,进入全国私营企业前8强,摩托车发动机年产销量达150万台,位居全球第一。尹明善和他创建的力帆也成为重庆市民营企业的代表。

在参与、造就出重庆“摩帮”的辉煌后,尹明善也经历了行业下行的阵痛。2002年,力帆集团摩托车销售额急剧下降,净利润也只增长了几百万元。2003年,尹明善开始计划进军汽车业。

但是,力帆真正的第一款汽车产品——力帆520面市,已经是2006年。3年间,力帆遭遇到各种困难与挫折,就像一个磕磕绊绊的孩子,在转型之路上摸索前行。

2010年,力帆股份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为601777。无尽的荣耀与光环都落在尹明善身上,这位喜欢穿中山装高个子的老一代企业家声如洪钟,喜欢音乐、电影和诗歌。

然而,8年时间过去了,在中国民营汽车竞争白热化的当下,尹明善和他的力帆牌汽车被认为已与时代格格不入,继而导致力帆汽车在市场上销量不佳。

像比亚迪、长城这些汽车企业,一款车型一个月可以卖出上万台的销量,而力帆的新能源和传统汽车加起来,平均月销量也很少能够突破一万台,单款车型的月销量更低,一些车型甚至只有一两千台。

在这样严峻的背景下,尹明善尝试做出改变。2015年作为力帆集团转型的关键一年,公司将以前所未有的大投资修建“能源站+换电”方式,向新能源汽车转型。

但是2017年1月曝出的新能源骗补事件,极大的打击了力帆的新能源转型,不仅力帆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被收回,还因为骗补被处以超过亿元的罚款。

危机正在一点点的逼近力帆。作为企业精神领袖,尹明善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想出了一个新的模式——共享汽车,出资1000万元人民币于2015年创建了重庆盼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盼达用车),此时,在重庆同时经营共享汽车模式的还有另外一家巨头——德国戴姆勒奔驰公司,在重庆投放了上千辆的SMART车型用于共享,共享汽车品牌叫做CAR2GO。

尹明善的盼达用车很快就把戴姆勒的CAR2GO给干下去了,因为盼达用车一小时只要19元随便开,而且是电动的,成本更低,租满一天也就99元人民币。

然而,比较严峻的事实是,盼达用车这样的共享汽车模式,并没有给尹明善带来足够多的现金流,反而它是一场重资产投入竞赛,就像共享单车一样,谁在一个城市投放的汽车数量多,谁就可以更多地占有市场份额。

力帆经不起这样的烧钱大战。“盼达用车估计达到五万辆车的时候可以实现盈利,现在是一万八千多辆,到年底的时候会达到三万辆。后来我们发现其实不需要三万辆或者五万辆的规模要求,盼达用车能否实现盈利取决于金融机构的支持,金融机构目前给我们的时间是两年的租赁期——24个月要把汽车的本息都归还,每个月还的钱就多了,于是它就很难赚钱。金融机构如果是给我们五年期的话,5000辆也可以实现盈利。很多像我们这样的汽车租赁机构,拿到的是五年期的金融租赁,像深圳有一家机构拿到的是五年期的资金支持,他们当年就赚钱。”尹明善说。

是的,现在可能是力帆历史上最为艰难的时候,定增又迟迟批不下来。从2018年1月份至今,力帆控股已经进行了16次股权解押和质押操作。

有业内人士指出,之所以屡次进行股权质押,急需资金输血,是由于力帆汽车“死磕”新能源,试图借新能源汽车这一“神药”实现弯道超车。

力帆汽车为什么卖不好?

力帆汽车为什么卖不好,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在核心技术上没有投入。尹明善与李书福、尹同跃们执着于造好车不同的是,尹明善热衷的领域非常多,譬如足球,力帆虽然借助足球提升了品牌知名度,但17年也亏损十多亿。再譬如当官,2002年,尹明善出任重庆市工商联主席,尹明善曾向有关领导表态:“为了把工商联工作做好,我可以把企业卖了!”(据《中国企业家》报道)。

力帆本身赢利能力有限,前期主要依赖于摩托车、发动机业务,但后期摩托车销量锐减,盈利能力大幅下滑,汽车业务盈利能力却一直没有起色。

没有资金支持,力帆的自主创新也就只能是说说而已,造型山寨、动力总成老旧,配置老旧、质量问题频发.......

在汽车之家联合益普索汽车发布的2016《中国乘用车市场整车质量表现研究报告》中,力帆汽车以658.2的故障系数排名榜单倒数第四,大幅高于行业平均的486.9。

在2017年第三期C-NCAP碰撞测试中,力帆轩朗的得分为39.7分,当期最低,只获得三星评价。完全正面碰撞试验、40%侧置碰撞试验得分都倒数,而且侧面安全气囊、ESC这些安全配置都缺失。

在海外市场,力帆看起来很风光,但实际上完全是靠低价竞争,俄罗斯、阿塞拜疆、缅甸、伊朗、埃塞俄比亚、乌拉圭、伊拉克都是汽车工业不发达地区,力帆唯一的竞争手段是打价格战。

没有核心技术、品质管控不严格、品牌力低.......力帆的结局只能是跌跌不休。

2

流动性压力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于2018年7月26日作出的《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跟踪评级报告》(下称《力帆控股评级报告》)显示:

截至2018年3月底,作为力帆股份控股股东——力帆控股的全部对外债务为278.63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227.18亿元,长期债务51.45亿元。

财务上的短期债务一般是指一年期内的债务,这个数据意味着力帆控股的短期债务占其全部债务的81.53%。并且,力帆控股2015年、2016年、2017年的短期债务呈现逐年上升之势,分别是211.12亿元、229.23亿元、237.66亿元。

另外一个数据,力帆控股的企业经营性净现金流为-2.22亿元,长期处于负值。从财务角度看,企业经营性净现金流为负,要重点检查企业是否有积压库存,要注意预防过度扩张导致的资金链断裂风险。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在《力帆控股评级报告》中给出的结论是:力帆乘用车产品在国内市场接受度低,乘用车出口市场仍存在汇率波动风险,新能源汽车板块补贴逐步退坡,整体外部经营环境仍较为复杂。跟踪期内,公司主业持续亏损,公司利润规模对非经营性损益依赖仍很高,其他应收款占款规模大、货币资金受限及资产抵质押规模高,整体债务负担重,短期偿债压力大

力帆控股已启动多项资产处置计划同时推动房地产项目的经营回款以缓解短期偿债压力,根据公司提供的《2018年力帆控股盘活处置资产回款明细》,预计2018年底前可累计回笼资金44.34亿元。

二级市场上,力帆的股价也不容乐观。

从6月20日以来的30多个交易日里,力帆的股价一直在5元附近徘徊,这是力帆股份上市以来最低的价格区间,目前力帆股份的总市值约为66亿元人民币。

因为股价跌至历史低谷,而力帆控股的股权质押率峰值达到90%,因此在7月份和8月份,力帆控股进行了三次股权质押提前解除回购操作,尽管力帆股份在公告中表示质押的股权不存在强制平仓风险,然而股价的持续下挫,是力帆控股提前解除质押、回购股权的一个重要参考指标。

有投资者通过上证e互动平台向力帆股份提出疑问:“股权质押高达90%,能否解决资金紧张的实质性问题?”此问题尚未得到上市公司的答复。

经济观察报记者还是向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的力帆股份实际控制人尹明善先生抛出了那个问题:“如今是否为力帆公司发展历史上比较艰难的时刻?”

尹明善说:“我们跟国家一样,在浩浩荡荡的长河中,国家艰难,企业就艰难;国家顺畅,企业就顺畅。

实际上,作为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第一代企业家,尹明善创建的力帆股份和它的母公司力帆控股在2018年的现金流已经非常不容乐观,并且呈现愈加严峻的趋势。

3

多种渠道自救

对于力帆股份而言,资金紧张仍然是最大的危机。

尹明善在力帆股份年度股东大会上坦诚相告:“我们到现在,(力帆股份)大概还有33亿元的债券到期需要归还,我们随时都想到这些事情,增发部分资金可以拿来还债,但是更多的,我们还是要从经营上想办法,我们工厂的搬迁,可能带来15亿元到20亿元的收益。确实我们还有很多的闲置资产,闲置了很多年都没有动它,比如上新街的土地,已经搬走了好多年,土地闲置差不多已经10年了,厂房一直空着,我们想办法处理,跟南岸区政府商量。目前经济形势严峻,我们要密切观察。”

力帆股份2018年1-6月的产销数据显示,力帆上半年累计生产了54562辆汽车,其中传统乘用车为51067辆,新能源汽车为3495辆。月平均生产汽车大约为9094辆,对一家产能为18万辆整车制造商而言,这样的数字无法令其主业,也就是汽车制造业达到盈利的规模水平。

然而,随着债务偿还的压力与日俱增,公司只能采取借新债、定向增发融资和出售资产等渠道来回笼资金。

力帆正在用尽上述所有的方式,希望把自己从这场流动性危机中拯救出来。

力帆股份董事会秘书郭剑峰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现金流紧张的原因来自外部融资环境的影响,其次是我们企业现在在发债上面遇到一些困难,一些私募债发起来比较困难,前几年企业投入比较大,现在产出还有一个过程。从这个角度看,企业的现金流是有点紧张,但是公司正常经营的现金流没有问题。

2018年7月14日,力帆股份公告与俄罗斯贸易商ABC-Motors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金额1亿美元,采购1万辆力帆汽车的2018-2020意向性采购协议。但是这个“重大利好”的消息并没有刺激力帆股价的上涨,公告当日,力帆股价继续保持颓势,并在随后的几个交易日内跌破5元。

尹明善一直在给公司高管打气,以80岁的高龄亲力亲为,试图拯救力帆于水深火热之中。力帆股份采取了很多自救的措施,比如启动定向增发融资24.8亿元(目前仍在等待证监会审核批复);预计2018年底前,力帆控股在资产处置、房地产项目经营性资金回笼和政府应收拆迁款及土地征收款可累计回笼资金44.34亿元。

力帆控股甚至向征信评级部门出具了《2018年力帆控股盘活处置资产回款明细》,但经济观察报记者未能获得此份文件。

力帆缓解危机的另外一个寄托是搬迁工厂,未来三年,通过把力帆集团在重庆市的鸳鸯工厂搬迁至较远的郊区,力帆大约能够获得超过15亿元人民币的土地溢价收入,这部分收入,亦为尹明善所看重,他不止一次的提及鸳鸯工厂所能够带来的收益。

在汽车新品上,尹明善不遗余力的向外界推销其新款X80的SUV车型,试图在不断下滑的国产汽车销售中获得一线希望。然而现实总是很残酷,现在很多国内汽车制造商推出一个新品车型,就亏损一个车型。

主业汽车持续亏损,新能源汽车发展乏力,盼达模式前景不明,债务压力如此种种,令力帆股份这家重庆老牌工业制造企业正在面对异常严峻的局面。

2018年7月初的公告显示,力帆股份打算用前次募集剩余的闲置资金3.79亿元暂时补充公司流动资金,时间是12个月,这个决议得到了董事会的通过。

总而言之,只要能够想到用来自救的方法和策略,力帆就穷尽这些办法,以化解公司当下的困难,用尹明善自己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共克时艰”。

4

新能源能否成力帆“神药”?

另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有业内人士分析,在传统燃油车市场增长放缓的形势下,新能源汽车将成为力帆股份业绩增长的重要利润源。而其在传统燃油车的落寞,不免让外界猜测是否会渐渐形成“一边倒”的形势,被迫转向新能源方向。

对此,力帆相关负责人并不认可。他认为,目前新能源汽车是未来的趋势,融合了人工智能、互联网、清洁能源供给等多种新科技,是汽车行业未来的趋势。尽管在国内燃油车市场表现平平,但力帆在俄罗斯、巴西、伊朗等地仍十分畅销。同时,公司在燃油车上依然投入了很多的人力物力以及财力,将会结合力帆燃油车国内外市场环境、销售情况等制定燃油车战略。

不过,力帆正在进行新一轮定增,本次发行完成后,公司将由传统燃油汽车业务转型升级为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综合服务商,将对汽车领域进行全面规划,实现战略转型。而这或许意味着集团会逐渐缩减燃油汽车业务,重磅押宝新能源领域。

据悉,力帆集团创始人尹明善曾评价力帆的新能源战略是“起了大早,但赶了晚集”。目前,力帆正伴随着自主品牌“弯道超车”的口号,试图绕过燃油车死磕新能源汽车,赶超合资品牌甚至是国外品牌。其负责人明确表示,预计2018年力帆新能源汽车的销售收入将首次超过燃油车的销售收入。

力帆相关负责人称,力帆新能源经过几年沉淀,在车型质量、续航里程、充电效率上都有显著提升。目前已上线A级、B级电动轿车多款车型。MPV电动车型、物流电动车等已上车型公告目录。除发力多款车型外,力帆新能源还可根据客户需求定制充、换电能源补给方式满足不同运用环境。此外,全新的智能新能源车型在开发中。

时下,新能源汽车各个势力争相布局,抢占补贴政策退坡的市场,原本在燃油车市场很落寞的二三线自主品牌汽车能有机会弯道超车?在业内人士看来,不少车企选择押宝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这是因为新能源汽车相比传统汽车进入门槛低,又获得国家政策支持,但能否实现弯道超车,关键还要看技术积累。毕竟电池管理和电控系统等新能源汽车核心系统并非可以简单拼凑。

另一方面,虽然力帆汽车在国内销量不佳,但在力帆的努力下,目前企业已于海外市场的发展中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进出口在力帆股份的主营业务中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在2017年《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分析报告中,力帆以151.63亿元的品牌价值上榜中国品牌500强,分析基于财务数据、品牌强度和消费者行为。数据统计,在2004年力帆品牌价值仅为24.82亿元,到2017年增长了6倍,这期间,海外市场的发展是打造力帆品牌价值的重要因素之一

工人们在力帆汽车整车生产线上工作

据欧洲商业协会报载,力帆三款车型分别夺下2017年度俄罗斯最受欢迎中国汽车前三甲,力帆已斩获俄罗斯年度中国汽车销量七连冠,2017年公司乘用车产品在阿根廷市场同比增长360%。

而根据力帆股份近日发布的2017年报显示,去年力帆股份主营业务分地区来看,内销营业收入57亿元,进出口营业收入63.3亿元,进出口业务收入占比超过一半。在2016年,内销营业收入为63亿元,进出口营业收入为46亿元,这也说明进出口在力帆股份主营业务上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比重。

力帆2017年报显示,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力帆股份乘用车产品远销60多个国家和地区,摩托车产品远销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在海外市场布局了完整成熟的销售和服务渠道,在俄罗斯等国组建销售子公司,直接负责汽车在当地的营销拓展,在乌拉圭、埃塞俄比亚投资组建整车组装厂。在许多海外国家,作为进口品牌已经建立起一定品牌知名度,在当地具备较强的竞争力。

2017年,力帆汽车与俄罗斯共享汽车公司Lifcar携手,在莫斯科投放250辆X50作为运营车辆,并在数月内追加近千辆。截至今年4月,俄罗斯力帆旗下分时租赁用户已达到27870名,用户数量还在继续快速增长;今年5月,共享汽车公司URA与力帆汽车在车里雅宾斯科和叶卡捷琳堡两座城市投放了200台力帆X50,作为按分钟计费的分时租赁共享汽车。

力帆创始人尹明善曾感叹,“做自主品牌汽车是一场马拉松,不能强求在某一阶段规模迅速扩大,但求健康地可持续发展,不要轻易倒下,咬紧牙坚持走,就有达到目标的希望。”正是这些坚持,成就了百亿的力帆品牌。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除了力帆因为资金流动性紧张,多次进行股权质押,重庆还有另外一家车企——银翔汽车上月也曝出因遭遇资金问题,经营困难,以致停工待产,并不得不向债权委员会发函求救。

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之际,有关部门、金融机构有必要给予一些企业“输血”支持,助其渡过难关毕竟,在稳固推进去杠杆的背景下,保持流动性稳定,为实体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条件,也很有积极意义

复杂的人事关系

尹明善的接班人问题一波三折。据媒体报道,2015年6月,尹明善曾在公开活动上表示:时任力帆股份总裁的尚游和时任力帆集团首席科学家、总工程师的陈卫就是他心目中力帆未来的接班人。但两个月后,尚游就因身体原因提出辞去公司总裁职务,仍继续担任董事职务。

2017年3月,关于尹明善的接班人,还曾闹过一出乌龙。因为在力帆轩朗和力帆X80上市发布会现场,尹明善表达完要“退位”的意愿后就把话筒交到了副董事长陈卫手里,以致于媒体都以为尹明善是要把董事长一职交给陈卫。

但力帆第二天就发布公告,否认尹明善退休和陈卫接任董事长,但表示陈卫确实是未来的董事长接班人。

6个月之后,事实却与公告发生了出入,原总裁牟刚接任董事长,陈卫仍然是副董事长。

尹明善对媒体解释称:“陈卫的年龄偏大,直接担任董事长不大合适,所以选择了更年轻的牟刚。”但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解释背后有多少看不见的人事斗争,外人无从得知。

尹明善曾公开表示,自己是任人唯亲而不是任人唯贤,其妻陈巧凤掌控力帆的财务大权,另一名副董事长王延辉则是尹明善的侄女婿,董事陈雪松则是陈巧凤的弟弟,掌管力帆体系多家企业,尹明善的儿子尹喜地和女儿尹索薇也分别掌管了力帆体系的部分业务。

很显然,一个外来的经理人想要带领力帆做大做强,先要过的关是力帆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而这无疑比如何治理好一个企业更难。

总 结

多年前,尹明善曾经慷慨激昂地发问“到处是丰田,遍地桑塔纳,问问力帆人,我们该干啥”,也曾经雄心壮志地表示“谁砸力帆品牌,我砸谁饭碗”。但现在的力帆,无疑是与尹明善的汽车梦越来越远了。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如何才能让力帆走出困境,恐怕才是尹明善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愿力帆早日走出困局!

来源综合:经济观察报、汽车天涯 中国经营报、重庆日报等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