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田婴的“五官议政”和孟尝君的居心

原标题:田婴的“五官议政”和孟尝君的居心

五官议政

田氏齐国从齐太公田和到齐王田建,前后不过百余年时间,经历8代君主,跟经历30多代的姜氏齐国相比,要短暂的多。这跟姜氏与田氏所处的时代不同,姜氏所处的时代更多是在西周到春秋,更多的还是推崇礼乐制度,诸侯列国们也相对友好和睦得多,在周天子的集中管理下,诸侯列国们大多成为周天子的屏藩。

姜齐国的国君们与朝臣们虽有等级之分,但终归还是群策群力的关系,就是姜齐国君依托于朝臣们来稳固国家和开疆拓土,以维护周天子的统治;朝臣们则依靠国君来发挥自己的才华,以赢得身前身后名。齐桓公的“尊王攘夷”就是这样的背景下提出来的。

而田氏的崛起是依靠家族力量的无限膨胀,而且田氏所处的时期正是战国纷争之世,田氏历经数代耕耘成功篡夺姜齐之国的阴影,不仅笼罩在惴惴不安的诸侯列国的国君们的头顶,更是笼罩在田氏宗族的头顶。田氏对大臣们的防范和不可信任,导致田氏国君只对自己的权威拥有自信。

五官议政

于是对于贤能之才的任用,终究不是田氏的初心所在,当遭遇刚愎自用的君主时,所谓贤能之才,就往往成为工具而已。即便是贤能之人,在混迹朝堂而后也多沾染世俗之习气,沦为崇尚莺歌燕舞的庸懒之臣。人才的凋敝极大的损害了齐国的利益,这是田氏齐国衰亡的根本所在。

齐威王时期的田婴就为齐人贵族圈层起到了很坏的诱导作用,作为王族的田婴本身是田氏宗族的重要人物,而且很受齐威王的器重。当时的齐国朝政有“五官议政”之说,就是国君每天早朝就要听取司马、司空、司士、司寇、司徒的奏事,以此达到管理国政的目的。而齐威王对这种风俗非常厌倦,但又不能在明面上直接取消,便让田婴代替自己听取“五官议政”。那么,受如此重任的田婴管理齐国国政的效果如何呢?

田婴的儿子孟尝君曾经评价田婴说:“君用事相齐,至今三王矣。然齐不加广,而君私家富累万金,门下不见一贤者。”这就是孟尝君对父亲的极大否定,其认为田婴在任的时候齐国的发展是严重滞后的,更为危险的是田婴中饱私囊,掠夺国家的财富,直至富可敌国的地步。这样的评价在后世来看绝对可说是贪官奸臣。

五官议政

孟尝君说这个话的时候,显然没有意识到财富的力量,到后来孟尝君奉养三千食客,更是把掠夺财富的黑手伸向了封地的群众,这就比其父亲更为可恶。只是孟尝君唯独与田婴不同的是,田婴门下没有一个贤人,而孟尝君的门下,三千门客,总挑得出几个顺手的。

那么,在当时的齐国朝堂之上,能够与田婴这样的人物对抗的又有谁呢?他们又是什么样的人呢?当田婴壮年之时,齐国正与魏国酣战,齐国朝堂之上分相国邹忌派系和武将田忌派系,所谓将相不合,在齐国亦难幸免。田婴这样贪财之人能常伴君王左右,可想而知在君王身边的重臣们,若没有点儿阴谋诡计,怎么可能在朝中安然无恙。

邹忌与田忌之间常常发动暗战,邹忌派系有公孙阅,田忌派系则是田婴、孙膑等。邹忌妒忌田忌多次战胜魏国,便命公孙阅带人诬陷田忌谋反,导致齐威王担心田忌功高盖主,派人抓捕田忌并最终导致其流亡楚国。 而作为田忌派系的田婴多半也意识到危机所在,《史记》载:“齐威王封田婴于薛。十月,齐城薛。”田婴此后也便到薛地受封。

五官议政

即便是邹忌这样在历史中口碑良好的贤臣,也难逃权力集团的争斗,甚至机关算尽的谋取最大利益,这就很难说田氏齐国的发展没有什么问题。显而易见的是田氏齐国的内部,除了田氏家族内部的权力之争,更有来自诸如邹忌这样的文臣集团的对抗。

内部的矛盾极大的消耗了齐国的国力,而内部权臣们的私自积累财富和修筑城池又极大的损耗了国君的权威,即便田齐的国君们想要有这种绝对的权威,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中也是很难形成的。朝臣们对国君只有利用之心,却没有恭敬之意,这也是后来孟尝君离开齐国后要频繁帮助列国攻打齐国的缘故,在齐人朝臣们的心中,齐人的国君已经是威严扫地了,齐国根本就不是田氏的齐国,齐国就是大家的私家财产,谁要有能力谁都可以来夺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