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六星跑者王春元讲述跑马心路历程 把跑步变成家庭文化

原标题:六星跑者王春元讲述跑马心路历程 把跑步变成家庭文化

编者按:热爱运动,热心公益,关心健康,花甲之年仍保持年轻的心态,这就是被跑友们亲切的称为奥森王叔的六星跑者王春元。王叔曾是一名军人,退休后的开始练习跑步,不仅把跑步变成家庭文化,还坚持参加助盲跑,坚信跑步是一件简单而纯粹的事情。

搜狐跑步:王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接受我的采访,能不能先跟大家简单介绍下您的跑步旅程。

王春元:大家好,我叫王春元,在跑圈儿大家都叫我奥森王叔。我是一个退休军人,今年61岁,退休了整整的十二年。退休之前是解放军某局的干部。之所以这么早退休,就是想脱离开体制内的生活,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就结束了军旅生涯,成了一名退休老干部。

我觉得人生就这么长,应该多做一点事情,特别是过去,从没有尝试过喜欢做的事情。所以退休后我在北京上庄水库那儿种了两年地。后来又开始做驴友,徒步、越野,背上包和驴友们去山里待几天。那之后又开始去健身房训练力量。但是一直伴随我的运动是兵乓球,我在退休之前曾经代表总部参加过比赛,成绩在业余选手里还算是不错的。

搜狐跑步:您是怎样开始跑步这件事的呢?当初挑战六大满贯的初衷是什么?

王春元:由于有运动基础,身体一直还算不错,进了健身房以后就开始接触跑步了。因为我家和健身房都离奥森很近,我也不愿意在跑步机上跑,就到奥森跑,那个时候跑道还没修,我开始就在这里五公里、八公里的训练了。

后来和几个跑友开始试着报一些国内非著名的马拉松赛事,从半马、十公里竞赛等等开始跑,那时候我57岁,算起来到现在我跑了四年。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一个六星跑者,他了解到我的情况以后就鼓励我去报名,说你有钱有闲有身体,应该去这些殿堂级赛事体验一下,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六大满贯之行。

搜狐跑步:您完成世界六大满贯马拉松总共用了多久?最好成绩是哪一场?

王春元:从时间顺序上看,我是第172个完成了六大满贯赛事的中国人。从成绩上看,我在一百八十多个完赛选手中排第85名。当然这并不是按年龄划分,我相信从年龄段看还应该更不错一些,这也是我得以骄傲的。

搜狐跑步:您跑过的马拉松赛事中您印象最深的是在哪个城市?

王春元:我以前是做外事工作的,去过60多个国家,但现在回想起来并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反而是后来跑过马拉松的这几个城市印象最深,尤其是波士顿。人家说了解一座城市,不在于你去参观过多少景点,而在于你用脚步去跑过它的街角,丈量它的每一条道路。波士顿这座城市的文化底蕴深厚,观众对跑者也很热情,私补也相当给力。

搜狐跑步:您觉得国内外的马拉松赛事有什么差别,比如在服务、氛围等方面,您最喜欢哪一场的氛围?

王春元:说到区别我也很有感触。国外特别是像六大满贯这样顶级的赛事,与国内赛事最大的差别是办赛理念,包括像波士顿马拉松在内的这些传统马拉松赛事,它都具有一些全民参与、全民娱乐的性质,整个赛事对这个城市和跑友们而言,就像一个盛大的PARTY。

搜狐跑步:您认为马拉松是一个强调参与性的体育项目,中国的马拉松几乎没有例外的都把它当成竞赛项目,为什么这样说?那您觉得国内马拉松赛事该如何改进呢?

这要从多个方面去解读,国内的赛事我已经参加了四十多场,国外我也跑完了六大马拉松,心里自然有一些对比。我们跑友之间也经常探讨这些问题。马拉松是个舶来品,近些年引进后出现了井喷式发展,据说今年北马报名突破十万人,这么大的量,迅速的发展,我们一定要看到它的问题,让它拥有长久的生命力。像是波士顿马拉松已经122届了,它为什么发真的这么好,而国内很多赛事办几届就没了,这需要我们去深思和借鉴。

这其中与国外赛事最大的差别在于国内赛事更偏重竞技性,而国外更偏重娱乐和体验。在国内无论组织者还是赛事组委会、志愿者、裁判,包括选手,目的都是去参加比赛,而不是去体验和参与。这样也就导致了很多的问题,包括城市、管理、志愿者、观众、市民,对马拉松的看法都不太一样。

搜狐跑步:跑步之后您觉得自己和以前在心态和生活方式上有什么转变吗?

王春元:这个转变应该说是巨大的,尤其是我跑步的这四年。我们每年老干部体检都有一个详细的档案登记,我把跑步后这几年的体检报告摆在一起看,除了思维的活跃度,体型体态的变化,各种体检数据也证明我的身体在变得越来越好。这是一种革命性的改变,因此我也会把跑步这件事坚持下去。

搜狐跑步:您常说自己是一个和年龄不太相符的人,对身体健康,对社会公益,对新生事物都比较感兴趣,能具体讲讲吗?

王春元:在中国传统观念里60岁是花甲之年,很多人觉得自己60岁就老了,但我觉得老不老应该看心态,我的心还不老,做事情就还年轻。生命的长度一定,但我们可以拓宽它的宽度,尽量让自己不留遗憾。所以我愿意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做一些之前没做过的事情,比如说这些年报名了跑步教练的培训班,专门去学习了普拉提、动感单车的教练培训,并且取得了职业资格证。

为了能够在赛道上救治伤者,甚至心脏骤停的跑者,我还特意参加了北京999和美国心脏协会的一些急救培训,并且取得了资格证书,以医师跑者的身份多次参加国内马拉松赛事。我个人认为,在遇到危险情况时能主动放弃也是一种理性行为。

搜狐跑步:据我所知,您每周都去奥森参加助盲跑的活动,在与这些盲人跑者接触中有什么感悟吗?

王春元:奥森有个上千人的盲人跑团,常参加活动的就有80多人,我每周只要有时间都会去帮助他们跑步,每次尽可能地去带领不同的盲人跑者,除了呵护他们安全跑步,也听他们讲自己的故事,积极地去影响他们的心态,去关心和尊重他们。这个过程不仅仅是帮助他们,他们也给我自己很深的触动,有时甚至会因为他们的一个感谢的鞠躬而热泪盈眶。

搜狐跑步:现在已经有很多赛事专门开辟了盲人跑者通道,如果有机会,您是否愿意以引导员的身份陪他们跑一场马拉松?

王春元:我已经带过两个盲人跑者参加半马了,但还没带过大赛的全马,我也打算尝试一下。盲人跑者水平差距也很大,最近我带的两个全盲跑者已经破4了,像这种高手参赛需要格外注意自身和其他跑友的安全。一般一个盲人跑者需要5个陪跑员,主陪、副陪、开道、收尾、补给,中间需要补给,还要考虑超越时如何安排,避让时保证安全等,这个都特别专业。

搜狐跑步:您觉得马拉松是偏向孤独的运动,还是像跑团这种群体社交性目的更强的运动?

王春元:这要从每个人的属性去看,人有的时候需要社会性,比如交往,需要有朋友、跑友等等。但有的时候人需要独处。其实长距离跑步,特别是马拉松,有时候需要自己和自己相处的一段时间。我更喜欢纯粹一点,简单一点的去跑,跑步的时候独处正好可以放空一下自己,了解自我的内心和身体的感受。跑步本身是一件简单而纯粹的事情,独自奔跑虽然孤独,但不寂寞。

搜狐跑步:您的家人以前也不理解您跑马拉松这件事,那么您是通过什么方式来影响甚至改变了他们的看法,还把跑步变成了家庭文化的呢?

王春元:想要把一件事情做到长久,靠投机取巧是不行的,要去把它变成一种家庭文化,带她上跑道是最好的方式,一旦开始就会停不下来,一切也就都顺理成章了。包括我儿子,身高比较高体重也大,他现在也跑步,已经参加了十几个马拉松了。

王春元夫妇纽约马拉松合影

搜狐跑步:您现在已经完成世界六大满贯马拉松了,接下来有什么新的目标和计划吗?

王春元:完成六大满贯后我想再去挑战一下自己,完成一个100公里的越野赛事。前几天报名了港百,很遗憾没有中签。我此前也跑了几个越野,但是还没跑过100公里,像是三峡、重庆、崇礼,都五六十公里的赛事。生命的意义就在于不断超越自我,作为一个61岁的老人,我也想再挑战下自己,在有生之年争取完成100公里的越野赛事。

搜狐跑步:感谢王老接受搜狐跑步的采访,希望您永远保持年轻的心态,健康的身体,也祝您跑马之旅越来越精彩,早日完成100公里的越野赛事。(文/Filory)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体育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搜索公众号 paobusaonian 了解更多跑步资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