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绿色气质: 跳动的广州“绿心”

原标题:绿色气质: 跳动的广州“绿心”

石榴岗河把海珠湖、海珠湿地的一、二期串联起来。南方日报记者 符超军 摄

2016年,海珠湿地获得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南方日报记者 符超军 摄

春看宫粉紫荆盛放枝头,夏赏莲叶田田、莲花袅娜……从“奄奄一息”的万亩果园变成水网交织、绿树婆娑、百果飘香、鸢飞鱼跃的湿地,广东广州海珠国家湿地公园(下称“海珠湿地”)是广州跳动的城市“绿心”。

海珠湿地由海珠湖及39条河涌组成,是典型的江心洲与河流、涌沟、果林镶嵌而成的复合湿地系统,区域内河网纵横交错,湿地资源丰富,是全国超大城市中心区面积最大的湿地,能调节广州城市气候、净化城区空气、调控城市水体、改善城市生态环境等。

而在海珠湿地周边,万亿级琶洲互联网创新集聚区正在崛起,“湿地+”效应引来创新经济和高端人才集聚。作为与珠江新城、广州金融城并列的“黄金三角”产业平台之一,这里将是广州未来的经济增长极。

以海珠湿地为核心,海珠正在构建形态多元、功能复合的中央生态区,把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的新优势,以一流的生态环境吸引一流的人才、一流的产业,实现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互促共进。

南方日报记者 昌道励 宾红霞 傅鹏

1 绿色新动力 再现岭南水乡景象

每天为果园除草、抓虫、修剪枝条,这是北山村村民莫昭佳几十年来的日常工作。所不同的是,过去他种果树养家糊口,如今则成为海珠湿地生态保护的一员,让闹市重现山清水秀。“种树种了几十年,但现在才成为真正的农业技术人员。”

转变始于2012年。在那之前,海珠湿地还是广州的万亩果园,莫昭佳的祖辈都在这里务农为生,数万亩果林曾为广州提供源源不断的新鲜空气。然而,随着城市扩张特别是穿境道路的建设,农民种植的积极性已不高,再加上这里虫害严重,不少果园因此逐渐荒废。而由于城中村截污管网建设滞后等原因,湿地内河涌污染严重。

为了拯救万亩果园,破解果农“保胃”与城市“保肺”之间的矛盾,协调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2012年,广州市探索性提出全国首例“只征不转”政策,宣告万亩果园华丽蝶变、升级为国家湿地公园的新开始。

所谓“只征不转”,即由政府将湿地内的万亩果园集体土地征收为国有土地,通过立法确保其土地用途和土地现状不变,继续保留其农用地性质,并作为永久性生态用地保护起来,禁止在保护区内开展任何商业开发建设活动;湿地所在的村社可得到10%的留用地,用于发展集体经济,满足群众的长远利益需求。

“这在国家湿地公园中是非常少见的,不少湿地公园都是以租地或共有产权的方式保护。”在海珠湿地高级工程师范存祥看来,“只征不转”能更好地发挥行政管理部门的管理职能,让海珠湿地得到全面保护。

这一全国首创,让广州在保护环境与开发利用之间寻找到了平衡点,保护并修复了这块国家重要中心城市中央宝贵的生态资源。

“没有统一征地之前,大家施肥的塑料袋、残留物随处丢弃,对果园的生态造成很大影响。”莫昭佳说,过去奄奄一息的果树,现在重新开花结果了。“河里的水变清了,小鱼小虾都回来了。”

“我们通过推进征地清表、围蔽工程,把1.6万多亩果林湿地有效纳入政府管控范围。”海珠湿地公园工作人员说,果基农业示范基地也启动建设,让果园重现生机,上百年老树重新挂果。

海珠湿地还开展了水网联通、水系清淤、管网截污、“食藻虫”水生态修复等工程,在湿地水域恢复了珠江自然潮汐动力,区域水环境质量持续改善。数据显示,同2011年的数据相比,V类水质的比例下降了45.5%,并出现了优良水质断面(Ⅰ—Ⅲ类),再现岭南水乡景象。

更为可贵的是,海珠湿地还给动物、植物营造了舒适的栖息之地。经过5年多的保护建设,海珠湿地空气水质逐渐变好,生物多样性日益丰富。2011年海珠湿地录有70余种鸟类,截至今年5月底,已上升至169种;鱼类共46种,较2015年增长12种。

2 绿色竞争力 湿地让城市更宜居

上午八点半,90后姑娘叶桀瀛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每一位游客进入游客中心后,她都会耐心地为他们讲解游览攻略,根据游客的需求,推荐不一样的游玩路线。“虽然工作琐碎又平凡,但看到游客开心的样子,我也会有满满的成就感。”作为海珠湿地公园营运组的工作人员,叶桀瀛用心地给游客提供最佳的游园体验和温馨回忆。

“五年多来,海珠湿地最大的变化,便是受益的人群越来越多。”6年前便担任海珠湿地高级工程师的范存祥,见证了海珠湿地的蝶变。在他看来,这里原本是生产性的果园,只有部分人群能享受水果资源的产出。如今则转变为生态服务功能,“即便没有来湿地,也能享受到这里的生态产品。”

范存祥所说的“生态产品”,正是城市绿色发展带给市民的馈赠:净化水质、减少城市热岛效应、调节城市内涝、降低噪声等。不少居民也发现,自从海珠湿地建成以来,海珠区暴雨后水浸街等现象明显减少,海绵城市的作用日渐凸显。

“海珠湿地最大的优势,是紧靠珠江。珠江一天有两次潮汐,湿地以11个水闸与珠江联通,相当于整个海珠湿地每天可以"呼吸"两次。”范存祥解释道,“而当暴雨来临,海珠湿地会提前打开水闸,将水量释放到珠江,汇入大海,以便接收暴雨带来的大量雨水,防止城市洪涝灾害。”

绿色生态已成为广州建设国家重要中心城市的新动力之一,并成为广州新一轮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广州市海绵城市专项规划(2016—2030)》提出,打造高密度建设地区海绵城市建设典范,建设山水共生的岭南生态城市和宜居都市。2030年海绵城市的建设范围要占建成区总面积的八成。

而海珠湿地正是广州建设海绵城市的样本。2016年,海珠湿地获得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成为广州市第一个城市园林绿化及城市生态修复获奖项目。

在国际湿地公约秘书长玛莎·罗杰斯·乌瑞格看来,城市湿地不仅有助于防洪,还能过滤生活和工业污水从而提高水质,同时也是城市绿地,有助于提升人们的幸福感。“城市湿地让城市更加宜居”。

广州还成为湿地保护的先行者,《广州市湿地保护规定》出台,将对海珠湿地实施永久性的保护。可以预见的是,受益于国家和地方层面的立法保护,海珠湿地将如一颗跳动的绿色“心脏”,为广州发展提供长久稳定的动力。

3 绿色辐射力 “湿地+”带来集聚效应

棕背伯劳神气十足地站在枝头放声高歌,带着“小白帽”的白头鹎成群结队地在树冠停留,红耳鹎、白喉红臀鹎、乌鸫、长尾缝叶莺、大山雀、寿带鸟、棕鹊鸲……“哇,又一只。”在海珠湿地第三届观鸟比赛上,500多名学生体验了一堂自然教育课。他们细心捕捉空中掠过的飞影,每发现一只鸟,孩子们都兴奋不已。

作为全国超大城市中心区面积最大的国家湿地公园,海珠湿地公园已成为广州重要的科普教育基地。从“万亩果园”华丽升级为“海珠湿地自然学校”,它正为城市的下一代种上环保绿色的种子。

实际上,成立于2015年2月的海珠湿地自然学校,已成为海珠湿地探索“湿地+教育”的重要载体。依托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海珠湿地瞄准学校、企业和社区,有针对性地开发和推广课程,推出了“湿地王国、湿地野草的奥妙、鸟类探索之旅、湿地农耕体验”等公众课程。

“自然教育作为传统教育的补充,对于社会公众特别是青少年儿童,在了解自然、探究自然、关注保护方面具有非常重要的引领作用。”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公众参与部门环境教育高级项目经理雍怡说,早在2016年,海珠湿地便发布了全国首个湿地公园环境教育发展规划,并发挥平台优势,引领社会多元参与,引领“湿地+教育”的创新发展模式。

“湿地+教育”只是海珠湿地的创新发展模式之一,海珠湿地还通过实施“湿地+文化”,打造文化主题功能馆,开展龙船、粤剧、广绣、岭南书画等丰富多彩的岭南民俗文化活动,传承岭南文化。

“湿地+生态旅游”的发展模式也在探索中。海珠湿地去年举办了“海珠湿地户外运动节暨荒野求生小勇士挑战赛”、海珠湿地户外运动节暨“走读自然”跨年徒步大会等系列活动,展现城市生态和谐之美。

一个个“湿地+”发展模式显示出“湿地效应”的辐射力。去年5月底,由广州海珠国家湿地公园、杭州西溪国家湿地公园等9家国家级湿地公园联合发起的中国国家湿地公园创先联盟在广州正式成立。通过该平台,海珠湿地的“湿地+”发展模式,也将推广到类似条件的湿地公园中,向世界输出先进经验,促进其更好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海珠湿地的生态效应还逐渐转化为创新经济和高端人才的集聚效应。短短两年多时间里,紧邻海珠湿地,占地面积37万平方米的琶洲互联网创新集聚区核心区引入了腾讯、阿里、复星、国美、唯品会等17家领军企业,总投资达630亿元,形成广州新落户企业的“湿地效应”现象。

“来看过海珠湿地之后,企业落户广州的信心更强了。”海珠湿地是广州仲量联行物业服务有限公司高级董事马炜图带领投资者游览广州的首选地。在他看来,海珠湿地优良的生态环境是不少龙头企业、央企和跨国公司分支机构最终决定落户广州的关键因素。

专家观点

海珠湿地高级工程师范存祥:

海珠湿地要成为广州的“中央公园”

全国有近900个国家湿地公园,海珠湿地从面积上看不是最大的,生态系统的完整性也并非最好的,但是海珠湿地有位于城市中心的区位优势。这决定了它的受益人群,会比其他湿地公园的受益人群更多。

从全球来看,位于城市中央的湿地有美国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英国伦敦海德公园,以及我们的海珠湿地。海珠湿地面积1100公顷,面积是伦敦海德公园的7倍、曼哈顿中央公园的3倍多,是世界最大的城央复合湿地生态系统。以美国纽约中央公园为例,它有近百年的历史,持续辐射纽约最核心的商务区——曼哈顿地区。这里的生态资源,是可持续发展的落脚点,能吸引更多高附加值的企业落户周边。

事实上,海珠湿地的“湿地效应”还没有真正发挥出来。在广州城市中央有一块永久保护的生态宝藏,必定会产生溢出效应,周边的产业肯定是高附加值的产业,琶洲互联网创新集聚区便是一个先期趋势。但海珠湿地影响的不止琶洲,它是广州的也是广东省的湿地,辐射引领作用要更大些。

值得注意的是,海珠湿地在为城市提供生态服务和发挥湿地效应的同时,开放的范围并非越大越好。除了让市民进入湿地体验自然风光外,目前湿地还有70%的面积还没有开放,这种保护是必须的,发挥湿地效应要以保护为主,才能取得长足发展。

亲历者说

北山村村民莫昭佳:

从果农转型为农业技术人员“刚开始听说要征地,大家都不同意,担心没田耕,怕不能养家糊口。”今年53岁的莫昭佳是北山村村民,祖辈世代都在万亩果园种植为生。2012年,当广州探索性提出全国首例“只征不转”政策时,不少村民都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担忧。

是保住果农的“胃”,还是保住城市的“肺”?但事实证明,两者并不冲突。

征地之前,村民的田地都很分散,“一个人的亩数不多,这里一块地那里一块地,我一个月下来只有三五百块钱。”莫昭佳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家里主要种植稻谷,但经济收益甚微。后来家里改种杨桃、荔枝、龙眼等水果,每个月人均收入只有三五百块钱。

但征地之后,村民的生活都有了很大转变。莫昭佳说,村里反复给大家做工作,让大家对以后的生活有信心。征地补偿款下来后,他购置了两栋物业并出租。在海珠湿地优美的环境带动下,租金年年有小涨,且需求旺盛。

此后,他又成为海珠湿地的一名农业技术人员。“以前自己种就要考虑控制成本,现在则是学习科学种植,管理比以前更胜一筹。”莫昭佳说,现在规模化种植,也有专家过来上课,教我们如何除虫、如何管理,什么时候修剪枝条。

在果园工作,莫昭佳的固定工资就有2000元,还有五险一金,工资比以前多了好几倍。“感受到自己是正式的农业从业人员。”莫昭佳说,种出的水果会送到敬老院,也会给游客免费分发,“能帮助到更多人,很有成就感,很开心。”

见证了万亩果园华丽变身为海珠湿地,莫昭佳感叹,现在的工作更注重生态保护,河涌品质越来越好了。“以前果园的河涌浑浊发臭,鱼虾都绝迹了,化肥袋也随便扔,树下、河涌上都有。如今河道清澈了很多,可以看到鱼虾,整体环境越来越好。”

作者:南方日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