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见证者丨退役军人单大鹏:自主创业干养老

原标题:改革开放见证者丨退役军人单大鹏:自主创业干养老

北京西二环枣林前街,坐落着不少稍显年代感的居民楼。在其中一幢居民楼的拐角处,挂着一块不怎么起眼的牌子——北京祥瑞聚民养老服务有限公司。进入公司内部沿着楼梯往下走,竟然别有洞天。这个占地1500余平方米的半地下空间被公司总经理单大鹏戏称为二环里的“窑洞”。

在这座“窑洞”里,四十岁的单大鹏和他的几十名员工一起,为周边小区的几百名选择社区居家养老的老人提供各种养老服务。社区居家养老介于家庭养老和机构养老之间,指的是老年人住在自己家中,由社区的养老机构或相关组织提供服务的一种养老方式。

北京祥瑞聚民养老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单大鹏

(尉红琛摄)

两年前,单大鹏还是海军部队的一名军官,现在却干起了养老,他称“这是一个顺势而为的选择。”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的家庭结构不断变化,作为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一代,单大鹏深受影响。

缘起

1978年,单大鹏出生在山东高密一个普通的工人农民家庭。父亲是工人,母亲在家务农,同时从事一些缝纫工作。由于父母结婚比较晚,到他出生的时候,按照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他们家只能有一个孩子,单大鹏因此成为了家中的独子。

之后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生育观念的转变,人口生育率降低,加之人均寿命的延长,人口老龄化问题逐渐凸显,养老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与此同时,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也在悄然发生变化,2013年底,“单独二孩”政策正式实施,允许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生育两个孩子。隔年,单大鹏迎来了自己的大女儿。2016年,国家又开放了全面二孩政策,所有夫妇都可以生育两个孩子。一年后,单大鹏的二女儿也出生了。“因为我和妻子都是独生子女,感觉孩子一个人太孤单了,另外也是考虑到自己将来的养老问题。”

如今单大鹏和他的同龄人已经进入中年期,一对夫妇需要承担照料4名甚至是8名老人的责任。在这种家庭结构下,老年群体的照料工作需要更多地由家庭转向社会,需要其他力量来帮助老人享受退休养老生活,这为整个养老产业提供了发展的空间。单大鹏也看到了这一产业的前景。

此外,单大鹏也想要弥补自己对家庭的亏欠。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了海军,之后在部队一呆就是十几年。他说,作为军属,妻子这些年很不容易,过去在部队时,两人聚少离多,自己出差是家常便饭的事,常常顾不上家。“尤其妻子怀大女儿时,自己全程没有陪在她身边,执行任务回来十天后大女儿便出生了。”一提起这件事,单大鹏便愧疚不已,加之国家支持军人自主择业,因此他便有了创业的念头。

然而,生活无忧、事业有成的单大鹏在马上面临“不惑之年”做出的这一尝试还是遭到了家人的反对,尤其是经商的岳父认为他完全没必要“自讨苦吃”。凭借自己的本事到大公司找一份好工作,对单大鹏来说并不是难事,但他却觉得,“我主要是想干点自己的事业,为别人打工与给自己干还是有区别的。”好在妻子这次还是一如既往地在背后支持他。

终于,在说服了全家人之后,2017年4月,单大鹏与两位好友共同出资在西城合伙创立了北京祥瑞聚民养老服务有限公司。作为大股东,他本人更是将自己离开部队时获得的安置费和部分积蓄都投了进去。

发展

只是,公司的发展没有单大鹏想象中那么顺利。他首先面对的就是自己的心态问题,从军人身份到从事服务行业这样的角色转换,对于他这个山东大汉来说是很不适应的,“我一开始觉得挺丢人的,这不相当于伺候人吗?”因此,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单大鹏对自己的工作始终缺乏荣誉感。然而,在跟老人不断地接触过程中,他的内心渐渐起了变化,对自己的工作有了新的认识,“做服务不代表低人一等,我们通过劳动赚取合理的收入,跟客户在各方面都是平等的。”除了心态问题,更大的压力则来自于创业的艰辛。如同其他初创企业一样,刚开始他们也面临业务板块模糊、找不到客户、招不来员工的窘境。

单大鹏说,他和他的合伙人都没有养老行业的从业经验,而且起步又晚,对于公司一开始并没有具体的发展方向。在多方咨询并进行市场调研后,三人决定从各自过去的工作经历着手。单大鹏学医出生,两位合伙人中一位曾在海军医院护理中心工作过,另一位过去开公司做医疗器械销售,于是家政、医疗和老年用品销售及配送便被定为公司的三大主要业务。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他们的方向是正确的。

据单大鹏介绍,在家政服务方面他们主要提供传统意义上的各种上门服务,比如保洁、维修等,也包括医疗陪护。工作人员需持岗上证,只有通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组织的医疗辅助护理员培训的人才可以提供此服务。

在与老人打交道的过程中,单大鹏发现,周围的老人年龄在70岁以上的占多数,他们既不熟悉互联网,消费观念又比较传统、喜欢现金购物,因此针对这个群体,他特意开辟了免费送货上门的服务。“我们从供货企业那里以相对低廉的价格购入老人所需物品,然后再略加少许提成卖给老人,这样仍然比超市和电商的便宜。”

三大主要业务中,最让单大鹏得意的是医疗服务,这也是其他同类型公司所不具有的。“老人对医疗方面的需求最大,而一般的养老机构无法提供医疗资源。”单大鹏学医出身,有在部队多年的从事军医经验,在医疗领域也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关系,而公司附近的宣武医院有些医学课题则需要走进社区,于是双方一拍即合,签订协议建立了伙伴关系。一方面,当祥瑞聚民到社区举行各种推介活动时,宣武医院可以为老人提供义诊、健康知识宣讲等服务;另一方面,祥瑞聚民借助双方的关系可以为患非急性疾病的老人联系医生,提供助医服务,向老人收取基本的助医服务费用。“这个收费是国家允许的。”单大鹏特别强调说。此外,针对不少老年人患有慢性疾病的状况,他会请医院专家为老人制定涉及营养、运动和药物等方面的健康方案。

发展方向明晰后,接下去就是如何把牌子打出去。单大鹏说:“做养老服务就是做口碑,一定得让老百姓觉得我们的产品便宜、服务到位,而且态度要好。只有产品和服务到位了,大家才能接受你。”

当然,并不是每次服务都那么一帆风顺,单大鹏坦言,在跟老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不少问题,比如有的老人爱发脾气、有的老人喜欢挑刺儿。对于这种情况,他认为沟通交流最重要,“养老也好,便民也罢,一定得打动人心,一定得是一个沟通交流的过程。”因此,他常常教育员工要会沟通,要有爱心、耐心和责任心。用心的服务渐渐地为他们赢得了周围老人的信任,有时也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比如,公司现在负责财务的阿姨就曾经是他们的服务对象,在听说公司财务方面缺人时,这位曾在中国钢铁设计研究院任副总会计的阿姨便义务来公司工作帮助他们,对此单大鹏很是感动。

收获

正是凭借着口口相传的好口碑,如今的祥瑞聚民有了五六百个客户,而且还在不断扩大中。公司渐入正轨,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他们的工作。“目前大概有四五十名员工,大部分都是外省的务工人员,也包括一些本地刚刚退休的老年志愿者。”单大鹏透露,他的心愿是未来能够为更多的转业军人和老年志愿者提供岗位。

此外,单大鹏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还建立了5个工作点,公司更是成为了北京市社区服务96156平台入驻企业,西城区社区服务明星单位和西城区社区便民服务联盟牵头单位。

对于公司的成功,单大鹏认为还离不开政府和社会的支持。养老产业是经济效益和社会责任并重,直接关系到人民福祉的行业,十九大报告中提到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构建养老、孝老、敬老政策体系和社会环境,推进医养结合,加快老龄事业和产业发展。为了解决养老问题,从街道、区到民政各个部门都给予像单大鹏这样的养老企业不少支持。对此,单大鹏心怀感激,他说:“我们现在不是暴利企业,以后我们也不去做暴利企业。”这是单大鹏这个曾经的中国军人,如今的创业者对社会作出的承诺。

单大鹏说,他始终还记得自己母校高密一中的校训——“人生为四十岁做准备”。如今他也40了,站在人生新起点上,他希望“有一天自己在养老这条路上能有所作为”。

责任编辑:吕 翎

设计排版:胡 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