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岩的粘土动画之旅

原标题:路岩的粘土动画之旅

“其实我们的生活并不是看似这么轻松,我们选择了这条路,是因为它能给我们带来快乐,也许很坎坷,也许很艰难,也许最后啥都没成,但是我觉得这个过程是非常美妙的,我在这个过程里头我把它把握得非常辉煌,我觉得人生也挺有意思的,这是我选择的生活”。

文 | 路岩

小的时候,喜欢捏泥,喜欢画画。

我父亲在中国木偶剧团工作,所以我从小就和手工、文艺结下不解之缘。当时,最爱去的地方就是美工组和木偶表演的后台。

我第一次看到粘土动画片时,完全被惊呆了,根本不知道那些偶是怎么动起来的,认为它们内部有机器。这些困惑,更加激发了我对木偶的热爱。我就试着自己捏各种泥人,尤其偏爱中国古代的战将。喜欢什么都是自己捏,捏完了也不愿意摆着当陈设,而是设计剧情,让这些泥人打仗。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这些泥人能自己动就好了。

美术师范中专毕业后,我成了一名小学美术教师,当时我19岁。这个年龄是躁动的,并且对未来是充满希望的。不折腾怎么对得起这岁数,先是辞职,陆续干过广告、装修、销售、餐饮等行业,但最后总是无疾而终,折腾一圈还是一无所有,根本找不到自己的价值,但岁月不饶人转眼我30多了,还是一事无成。前妻也失望的离开了我。

2003年,迎来了我人生的一个转机,处在非典时期的北京,哪也去不了,反而让我安静下来。正好赶上软陶降价,我买了一些天天在家里捏,我又重拾起我童年的热情。

那时,我完全对这种材料不了解,也没地方交流,只能自己瞎琢磨。瞎琢磨是我的特点,因为从小我也没老师指点,看书也很少。就是不断的实验,经过了无数次的失败,我的第一个软陶作品诞生了,当时很激动,接连做了好几个。

于是,我再去买更多的软陶,去买的时候我带上了我的作品。当时,我从红中美术用品商店买材料,红中的老板正是美术教育家薄贯休老爷子,他非常欣赏我的作品,专门在红中的二楼给我一块场地,搞了一个小工作室。

我在那里一年时间认识了很多朋友,也接触了很多工艺。粘土动画就是那时开始真正接触的,当时我和朋友用软陶做gif动画,还开发了一款小动作游戏。但那时很初级也就是些最基本的动画,动作磕磕绊绊。不过我很高兴,我捏的小人能动了。

这仅仅是个开始,在一段时间里我做了很多立体造型,而且我做的都是原创造型,并在网上发表,从而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2006年,我又迎来了一个机会,和北京电影学院的黄勇老师合作一个粘土动画短片《挤》,我负责人偶的设计和制作。从这时开始,我知道了解粘土动画系统制作的大概流程。这这之后由于各种原因,我没有继续做下去,一直做当代艺术的雕塑作品,在798、宋庄多次展出,自己疲惫不堪,似乎还是没有体现自身的真正价值。其实有了电影学院的那段经历后,粘土动画的梦一直萦绕在我的心中,但苦于一直没有契机。

2010年,通过朋友介绍和央视数码开始合作,为电视节目制作粘土动画包装。这是我人生一次重大的机会,这一干就是6年,我们团队逐渐壮大,先后为央视十套特别节目《手艺》系列,连续5年制作了粘土动画片头,今年的《手艺6》的片头包装还是由我们团队和央视数码联合打造。

我们还为央视五套制作了《一技之王》和《围棋》节目的粘土动画包装。还有央视一套的春节宣传片,马年、羊年、猴年连续3年都是由我们团队打造。

很多人问我支持我走下去的原因是什么,我倒没想那么多,其实我找一工作也没问题,挣钱、糊口,这些都没问题,但是你想找一个自己特别喜欢的,它恰好又滋养了你的灵魂,这在目前的国内是无法想像的,因为大多数人干的事都不是自己喜欢的事。因为要糊口,所以不得以要干这事,然后再利用业余时间再干点自己喜欢的事。而这个让我感觉很充实,包括我的团队,有的人有时候十几个小时都不动在那儿做东西,这就是工作的快乐。

在和很多年轻人交谈的过程中,也有人直白地问我:“现在传统手工艺似乎前景并不好,你为何还一直坚持?”

我都是这么回答的:“什么都会失去,只有梦不会离开”。

fi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