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为了赚钱去救人,有什么错 |【经纬低调分享】

原标题:为了赚钱去救人,有什么错 |【经纬低调分享】

一直以来,传销都是搅动人心的组织。一旦卷入,少则破财,大则身心皆伤。

为了改变这种局面,刘李冰做起了“传销解救师”。简而言之,就是解救那些身陷传销的人。

熟悉他的亲戚朋友至少有一半骂他。人们说,你怎么能靠救人赚钱?你应该是志愿者,无偿帮助,你靠这个赚钱就跟传销没有区别。

无论是干传销还是反传销,一跟传销沾边大家就觉得有错。但刘李冰已经坚持了9年。他说,救出人的那一刻会有荣誉感,但这感觉现在消逝得越来越快。以下:

来源 / Aha视频(ID:ahavideos

作者 / Pi、漂亮

有个女孩在徐州街头突然从两名女子身边跑开,抱住正在执勤的交警大喊:“警察叔叔,他们是传销,你救救我!”

女孩来自山东,找工作时不慎陷入传销组织遭到监控,一直在找机会报警。

“我救的就是这些人。”刘李冰说。

刘李冰是山西霍州人,86年生,做“传销解救师”已经9年。

最近,他解救了一位身陷传销的年轻人,年轻人大学刚毕业。为了救他,刘李冰用了72小时,我们对此做了全程记录。

但谁也没想到,刘李冰之前是干传销的。

你怎么能靠救人赚钱?

上个月,刘李冰接了一单生意,是去河北帮人找身陷传销的孩子。

他们一行三人开了两辆车,找了七八天,基础开销一万一。

找到后委托人该给他结一万五,没想到却连夜带着找到的孩子跑了。

这不是刘李冰第一次被"放鸽子",他没去追钱,"一怕被打,二是经济案件,即便报了案,受理也慢,至少耽误一个星期半个月,为那点钱……"

“如果追到他们村,你说你是解救传销的,他们咬死不认的话,旁人信谁?”

刘李冰没话语权。他估计,社会上反对他的人有五成甚至更多。熟悉他的亲戚朋友也至少有一半骂他。

人们的理由是,你怎么能靠救人赚钱?你应该是志愿者,无偿帮助,你靠这个赚钱就跟传销没有区别。

刘李冰解释说,"不收钱别人觉得你是骗子,收钱显得正规。"

劝个人五千,救出个人两万

9年前,刘李冰开始帮别人从传销组织里救人。

他的反传销救人组织明码标价:口头劝说一人5000元,找人、救人两万。

去年,他救了3、400人。"近几年生意好,每年净赚8、9万。"

他试图跟被解救者做朋友,但被他救出的人和家属,第一时间先把他从手机上拉黑。

"有时候在饭局上碰到了,他们会先给你打招呼,'一会儿别提过去的事',没人愿意承认这段历史。"

他第一次救人时不是这样。

"09年的时候,我去山东劝一个水利局的书记,她年龄大,去劝的时候很费劲,在家人的配合下才清醒了,全家送我走的时候,给我跪下了。"

那一跪让刘李冰觉得自己对,"在这之前,我不确定这件事对不对,只是好奇。"

完事后他和同事买了无座火车票回山西,"一晚上也不瞌睡。"

现在他们团队十几人,出去救人会坐飞机。

最可怜的是大学生

救了这么多年人,他需要被反复提醒才能表现出同情。

"这些人可怜,更可悲。"提起有的人被救完回去就得了抑郁症,甚至妻离子散,他说"最多也就是这样"。

在他的经历里,更严重的是死人,北派传销(拉到文末有解释)里限制人身自由,一屋子关16个人,全是亲戚朋友,死一个另外15个都得被抓,16个家庭一起破裂。

"真可怜的是大学生。"这两年他救的人里,七八成是他们。

去年7月,大学毕业生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并惨死的新闻震惊各界。

人们发现,传销早已把触手伸向了看似文化层次高、但社会经验少的大学生。有媒体称,传销是一把专砍弱者的刀

刘李冰现在最大的想法就是让“反传”讲座进校园,但他被高校言辞拒绝,因为“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教出的年轻人能被传销骗。”

"现在我们手里没有权力。"政府如果支持就会不一样。

他试图让政府接纳自己。"没谈下来。"因为政府里有工商局,“工商局就是负责我干的这事儿的。"

他想注册公司,工商局的人告诉他,没有他干的这个业务。

而“这个业务”早就有人在做,刘李冰不是第一个。

曾有个被称为“中国反传销第一人”的李旭,2007年,他在葫芦岛某传销组织救出了人,从此声名鹊起。但成名前,李旭是干传销的。

“中国反传销第一人”李旭

“你们会用钱来证明你们的清白”

刘李冰之前也是干传销的。

就是李旭开始救人那年,刘李冰经人介绍,到广西南宁做起了传销。

不管山西还是广西,2007年的大街小巷已经贴满打击传销的宣传。

到了2009年,刘李冰每次去给下级上课,为了不被抓楼下得有放哨的。

"劝我的人说,‘投3800能赚5000块钱,现在有这么一个生意,你干不干?干到老总每月能拿6到8万’,我缺钱,这是赌博,百分之七十能行,我们都是想赌一把的。"

他交了3800元入伙。上级对他说,"你们会用钱来证明你们的清白。"后来,他也用这句话给下级洗脑。

“整个世界都在搞传销”

2009年底,刘李冰因为传销被拘留,因为没法证明他是头目,24小时后他被放了出来。

他待的传销组织从高到低有五个层级:业务员、组长、主任、经理、高级业务员。高级业务员也叫老总,从最低级别到老总,刘李冰用了不到两年。

"谁也没法证明我就是'老总'。"

从局子出来,刘李冰把那两年传销赚的十几万给底下的十几人分了,他从南宁回了山西。

他开始找工作。

弟弟叫他去廊坊试试,他一去发现咋又是传销,"我就劝他也出来,是用哥哥的身份成功让他跟我走的。"

救出弟弟后,朋友又叫他去咸宁的医院上班,去了之后发现,不是医院,又是传销。

接着他上天津找工作,发现有个女同学也在那儿做传销。知道这事时他在网吧,他旁边正有人在咨询传销的事。

"出来打工什么都不顺,整个世界都在搞传销。"

那会儿李旭已经出名,反传销流行卧底,刘李冰出于好奇就去卧底。

因为有经验,刘李冰发现他想什么,对方就说什么,"还不如我说的好。"

2010年,他和另外5个人的反传销工作室开了起来,但那年只救助了十几人,工作室赔钱,还没做到年底他们就散伙了。

"大家(对传销)不重视,总觉得没钱了人自然就会回来。"

实际情况是,真正的成功解救不容易。很多人思想工作根本做不了,老要自杀。

刘李冰自己从南宁的传销组织脱离的那次,还有一些传销难民留困在那里。"当时他们肯定知道这事不对了,但很多人一下不知道要走去哪里。"

"那几年广西传销非常多,防城港、北海,百分之50都是搞传销的。盖了房子全是人在买,带动了当地经济。"

他记得郭明义靠献血成了名,刘李冰也想靠解救传销成名。几个月后,他的工作室又开了起来。

砍向弱者的刀仍在挥舞

传销真正在我国兴起已经20多年,至今,这把刀仍砍向弱者。

据媒体统计,截至2017年,全国涉传案件共计1626件,分布在全国各个地区,跨地域性强成为涉传案件的一大特点。

传统上,传销分为南北两派:北派的人习惯用强制手段控制参传者;南派则更擅长通过洗脑使受害者“自发”地对组织产生信赖。

传统传销没消亡,新型传销已经起来。

今年7月,福建泉州市公安局发出一则通报,涉案平台“沃克理财”以区块链、虚拟货币等为噱头,依靠“拉人头”的方式在一年内吸引了35万人注册参与,会员分布于全国31个省份以及菲律宾、新加坡等国。“沃克理财”的涉案总金额高达50亿元。

刘李冰说,“如果我的公司不拓展,不与时俱进,我可能反不了新型传销。”

但获取信任是他的当务之急。干传销时,他骗过亲人朋友,这张牌似乎很难洗干净。

很多人也难以接受他靠救人赚钱。

于是,一提到钱他就特别警惕。他甚至自辨,现在还住在农村里,只是盖了新房子,生活不算小康。

即便认识他的人都说,刘李冰在霍州买了新房子,正在装修。

救人是否出于正义?我问刘李冰。他说救出人的那一刻会有荣誉感,但这感觉现在消逝得越来越快。

"风险这么高,不赚钱谁做。"他被仇家打过十多次,最严重的时候脑震荡,在医院躺了一个月。“大家都要生活,如果没有收入,没有人会去干这个职业。”

"人们觉得我们可怕。"他说。

无论是反传销还是干传销,一跟传销沾边大家就觉得有错。

你看,刘李冰正站在漩涡里。

题图来自pexels.com,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也许你还想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