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顺风车嫌犯女友 :赌博害得他越陷越深

原标题:顺风车嫌犯女友 :赌博害得他越陷越深

赌上了就越玩越大,然后就陷入很深了,反正就是这个赌博害了他,然后他就想着翻本,然后就害得他越陷越深。然后就贷款,就边贷边还,贷出来又还进去。

犯罪嫌疑人钟某。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文|新京报记者 王双兴

编辑 | 胡杰 校对 | 王心

本文约3053字,阅读全文约需6分

8月24日,浙江省乐清市虹桥镇一位21岁女孩在乘坐顺风车途中遇害。25日凌晨4时许,乐清警方在柳市镇抓获犯罪嫌疑人钟某,男,27岁,四川人。

警方通报:经初步侦查,钟某交代了对女孩实施强奸,并将其杀害的犯罪事实。

钟某被抓获时,正和女友李晴(化名)住在柳市镇一家不需要登记身份证的宾馆内,李晴以为他“出车祸或者撞人了”,直到25日晚上从邻居口中听说,男朋友杀了人。

从2017年9月确立恋爱关系至今,李晴和钟某一起找工作、还贷,并计划着“过几年结婚”。

专访滴滴顺风车嫌犯女友。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我看过他在网上搜强奸杀人会怎么样”

剥洋葱:事发前几天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

李晴:那几天他会对我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就说如果哪天我消失了,就别去找我;如果我不在了,我爸妈也会照顾你。当时我也没在意,以为他随便开玩笑的。

24号那天,我七点钟上班嘛,早晨六点五十,我说我走了,他还没起床,说过来抱一下,然后就抱了一下,我看了一下时间要走了,他又说再过来抱一下,我觉得不对劲,就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他说没有,我就走了。

剥洋葱:案发时间就是那天的下午,他什么时候又联系你的?

李晴:那天晚上七点半的时候他还没回来,我给他打电话,他说这个单子有点大,要过几天。让我在家里好好听话。我当时有点生气了,去那么远都不提前和我说。后来他在支付宝给我转了1000块钱,那天我们聊天他又说,是不是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我说嗯,我以为他要带我和他一起跑车。

等到八点半的时候他还没回来,再打电话就关机了,我第二天要上班,就先睡了。然后我刚躺下没多久他就来敲门,我突然看见他怎么戴了顶帽子,而且换了衣服,他平时都穿牛仔裤,但是那天换成了一条松紧裤。

剥洋葱:后来发生了什么?你有没有问他发生了什么?

李晴:他让我拿了手机和他一起走,走到外面农家乐那里,他一般把车停在那里,但当时没有车。我问他车呢,他说丢那边了,我问哪边,他就说那边,神情很那个。我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说没有。我当时想,可能是出车祸或者撞人了什么之类的,他就让我别问那么多。后来我们去给我手机冲了话费,买了一个充电宝,然后去旁边的奶茶店喝了一杯奶茶,他去取了钱,我们打车去柳市镇。一路上我问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要不你去自首吧。他说自首就直接枪毙。我一直以为是车祸,心里想不会这么严重吧。他说别问那么多了,告诉你你就是包庇罪,我就不敢问了。

剥洋葱:后来呢?

李晴:找了一家不用身份证的宾馆,洗完澡就上床了。他睡不着,在那里拿着我手机翻来翻去,我觉得他肯定有什么事情,我也睡不着,眯一下醒一下的。到了4点多有人敲门,我就去开了,冲进来的人就把他抓住,戴上手铐,把我们带去派出所了。我当时一脸懵。

剥洋葱:你什么时候得知男朋友的案件实情?

李晴:25号晚上。那天早上5点左右到警察局,我说出什么事了,他们说他犯罪了,还在调查。一直到晚上才把我放回来。

邻居看到我就问,你男朋友他怎么杀人呢?说网上有照片还有视频什么的。当时我的心情瞬间那种特别难受的感觉,就说不出的那种感觉,当时我就觉得,他怎么可能会杀人,当时我就特别不相信。

钟某和女友在虹桥镇的住所。新京报记者徐天鹤摄

剥洋葱: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让他做这件事?

李晴:他可能是不太想活了吧。一个星期前,我看到过他在百度上搜强奸杀人会怎么样,我以为他看新闻看到的随便搜搜而已,当时我也没问那么多。

“他不喜欢有限制的工作”

剥洋葱: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李晴:我们老家是一起的,去年2月认识,9月8号在一起的,再过十几天就是我们在一起的一周年。

剥洋葱:你们认识的时候,他在做什么工作?

李晴:当时在他一个表弟的工地上上班,做牵线什么的,特别累,做两个月也没拿到工资,他表弟的公司现在都还发不下工资。

剥洋葱:他和你讲过原来的经历吗?他之前做什么?

李晴:他几岁的时候,父母去广州打工,在那边十几年,他就跟他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在他十几岁的时候,父母来了温州。

2008年汶川地震时,他初三,说地震有点害怕,不上学了。听他妈妈说,他不上学之后就在成都上班,这里上几天那里上几天。

三四年前他来温州卖过水果,他说有时候一天能赚一千,赚了几万块,拿赚的钱回去(老家)考驾照。然后开了一个奶茶店,他爸爸出的钱。

他爸妈都在虹桥镇的工厂打工,他爸爸一个月就是固定的四千五;他妈每天加班,每个月五千多块钱。

剥洋葱:从他表弟那里离开后,你们到哪里工作?

李晴:我们两个一起去了成都,去年还是前年他父母给他买了一辆车,他跑滴滴。我后来怀孕了,去年12月的时候因为喝了酒流产了,他就用跑滴滴的钱给我买吃的,一直陪着我。

今年大年初二来的温州,因为在成都那边花销很大,他说来虹桥和他父母一起,房租和吃饭都不用我们花钱了。

正月初八到这里我们就开始找工作,我去他妈妈工作的电子厂上班,每天早上7点上班,下午4点半下班,晚上八九点就睡觉了,没有周末,只有1号和16号不上班,能拿两三千。他去了一家工厂看机器,每个月3500。

6月份的时候,他没有请假,旷了一天工,老板要扣工资,他不开心,和老板吵了一架,就不干了。后面他开始卖水果,从网上买了秤和葡萄什么的,去虹桥批发部那里卖,卖了一星期左右,他说不好卖,一天根本卖不了多少钱,还是跑车好,如果从这里跑到温州,来回每天就是七八十块钱,而且比较自由,他不喜欢有限制的工作。

钟某和女友与钟某的父母、姨、姨夫生活在一起。新京报记者徐天鹤摄

“赌博害得他越陷越深”

剥洋葱:有媒体报道,他欠了很多贷款,你知情吗?

李晴:他玩什么红包,就是那种在QQ群里发红包,你发几个数字,就比如发3和5,然后谁抽到最后几位数是3和5的就翻两倍还给你。当时我也不知道那是赌博,我平时看到他发一般都是20的或者50的,他后来和我说发过最大的1000。听说那个群主后来被抓起来了。

剥洋葱: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赌博?

李晴:说是和前女友失恋了,心情不好,然后心情全都在赌红包那里去了,没心情开(奶茶)店。

赌博上了,越玩越大,然后就陷入很深了,反正就是这个赌博害了他,然后他就想着翻本,然后就害得他越陷越深。然后就贷款,就边贷边还,贷出来又还进去。

剥洋葱:他欠了多少钱?

李晴:差不多应该20多万。去年11月12月份吧,他吞吞吐吐地说,欠了几万块钱。我以为就三四万也没多少,就一起还嘛。后来他说有十几万。

(在虹桥生活)房租和吃饭都是他父母付,我的工资都转给他去还贷,他每个月给我两百块钱,在网上买些衣服啊化妆品。我们就这样慢慢还,每个月还五六千,然后他后面说,他快还不起了。

去年10月他爸给过他2万块钱,后来他爸妈又帮他还了8万,那之后他就不赌博了。但是他说还差3万多,不想让他爸妈知道,后来又还不起了,他爸妈又给了他三万六还是三万四。他爸妈也说了他,也教训了他,然后我们大家都认为他还完了,过了几天还是半个月,他跟我说还有三万块钱。我比较相信他,说什么就信了,后来他才说一共欠了二十多万,他说他当时心太大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搞成这样子。

剥洋葱:在你眼里他是个什么性格的人?

李晴:觉得他很开朗,也不是网上说的很内向,他说他小时候很内向,后来慢慢开朗了。我们两个吵架都是他哄我,就算有时候是我的错,他也不会发火。

剥洋葱: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李晴:工厂的工作已经不做了,他妈妈让我和房东的儿子学电脑,以后可以靠这个赚钱。如果他真的是判无期徒刑或者是死刑的话,他爸妈肯定对他是没指望的,我就想,既然他就这样了,那就把他们当做我爸妈那样看待吧,我当他们的女儿那样。

剥洋葱:你有没有想对被害者说点什么?

李晴:我只能说对不起他们,别的我也说不上来,我心里乱得很。

你认为钟某为何杀人?

21岁温州女孩致命顺风车之旅温州女孩乘顺风车遇害事件复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