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高管头条】顺风车女掌门的奋斗史:一个杀手级的产品经理

原标题:【高管头条】顺风车女掌门的奋斗史:一个杀手级的产品经理

来源:8字路口

2018年3月15日,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去广州参加了一场婚礼。

这场婚礼的主角,是一对在广州生活的年轻人。他们是因为滴滴顺风车认识的。

男的开顺风车,女的坐顺风车。在路口停车时往回倒车,撞到了另一辆车。他们就此开始聊天,最后结婚了。

在婚礼现场,黄洁莉先是飙了一句粤语向来宾们问好,然后说:

我特别骄傲我们能服务这样的用户……因为我们是一个能和陌生人相遇相识和交流的一个平台。

如果我们是互相信任的,我们内心带着很多的温暖,也许我们会发展出很多不可思议的缘分。

在滴滴为此拍摄的一段视频里,新郎新娘说:想找滴滴,告诉他们这件事情,请他们来参加婚礼。

为此,新郎先是发邮件,在滴滴整个官网找各种邮箱,能找到的邮箱他全发了。

但是,两个月过去了,也没有等来一条回应。问题出在哪里,滴滴的客服?滴滴的系统内部?他不知道。

离婚礼只剩最后几天了,他去黄洁莉的个人微博下留言,发给她长长的信息,她看到了,回加了他,这才知道有这回事。

一个多月后的2018年5月5日,另一位女性也想去参加一场婚礼。

她是21岁的空姐李明珠。在半路上,她被乘坐的顺风车车主强奸杀死了。

现在,黄洁莉已经清空了自己的微博,删除了所有信息。

只留下一行字的简介:

相信未来,活在当下。彪悍勇敢,简单温暖。

01

这不是黄洁莉第一次改行。

处女座的她,家乡是广西南宁,所以会讲粤语。她1999年考上山东大学,专业是应用化学。那时候化学不受待见,化学家还没当上北大校长。

化学不是你也不是我。毕业后,她没有从事跟化学有关的行业,而是投入火热的互联网界。她眼光很准,一直做的都是产品经理。

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里的话说,这个职位是CEO的摇篮。

她的优秀是无可置疑的,运气也好。2004年,她就进了当时风光无两的雅虎中国,给周鸿祎打工,做产品经理。做的第一个产品是一搜。

当时,红衣教主周鸿祎刚刚成为雅虎中国的总经理不到一年,自然也是志得意满,带着全体员工去三亚团建,发誓要改变这个世界。

他喝高了,从游泳池边摆了个POSE,用高台跳水的姿势一头扎进水里。醒来一看门牙掉了两颗。

一搜的主打业务是搜索MP3。放到现在,这种情况就是帮助盗版网站推广,是不允许的。但当时中国互联网还在野蛮生长,哪有这么多规矩。很快,一搜就搜出了150万首歌。换句话说,150万首盗版。

靠盗版音乐,一搜的流量蹭蹭地就涨上去了。但是,周鸿祎跟雅虎很快就离婚了。

有个真事:他想跟当时中国最火的娱乐节目《开心辞典》合作,让主持人王小丫说出“一搜”两个字。结果美国总部愣是不批,理由是,不知道《开心辞典》和王小丫是谁。

焉有完卵。黄洁莉到一搜工作一年多以后的2005年11月9日,一搜宣告谢幕,网站被合并到雅虎搜索。

后来,雅虎自己也不行了,退出了中国市场。

02

在脉脉上,黄洁莉被身边好友贴最多的一个标签是“摇滚女青年”。

她已经清空的微博上,也有一个“摇滚”的标签。

听摇滚的人,一般都会比较有冲劲儿,比较热血。也许这能解释她的职场之路为啥一路顺风顺水。

虽然她待过的一个个地方都倒闭了、解散了、被合并了,但没有影响她的升迁。

2007年起,黄洁莉去了百度,在垂直搜索部门工作。如今这个项目组已被合并到百度搜索事业部。

那时的百度还没有爆出魏则西事件,还是个光鲜亮丽的巨无霸。全国人民也不是只有它一家搜索能用。

它甚至提出这样的呼吁:“百度呼吁谷歌一起,共同打一场和垃圾信息作斗争的技术战争”。

不过,随后支付宝就对媒体声明:

日前确实很多支付宝用户反映,由于在搜索引擎上搜索支付宝热线电话时,均被搜索结果均为0898开头的虚假客服热线所欺骗。

但这些案例均来自百度,支付宝尚未接到因为谷歌搜索结果而导致被骗的案例。

百度四年,2011年黄洁莉又跳去了腾讯,做当时炙手可热的微博。

三年后的2014年7月,腾讯微博事业部被撤销,运营团队解散,大部分员工去了腾讯新闻和微视。腾讯微博从此只停留在有出气没有进气的状态,新浪微博一家独大。

早在这之前,西格玛大厦楼顶上的“腾讯微博”四个大字,就悄悄改成了“腾讯视频”。

社交起家的腾讯,为什么还会败给新浪呢?有观察家分析:恰恰是因为腾讯太重视社交了。

微博的本质其实是全民媒体,而不是社交。新浪微博上的那么多明星、大V,都是在把微博当做发布的麦克风。而想要社交的话,完全可以通过私聊、QQ群和QQ空间,没有必要用微博。

定位错误,过度重视社交,导致了一场万众瞩目的失败。

这次失败看来并没有让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她又去了腾讯另外一款社交产品微视,一手搭建了微视的产品经理团队。无奈,这款产品还是没有成功。

忽然想起,从小到大,我所有待过的学校都已经变了模样,纷纷荒废、合并,或是被迁走。甚至有一所高中被拆掉,在原址上盖了一座庙。

写到这里,我对黄洁莉产生了一丝同情。

03

2014年9月,黄洁莉离开腾讯,去了滴滴。三个月以后,滴滴内部开始探讨顺风车业务。

12月12日,她在脉脉上发了一条招聘启事:“滴滴各种职位开放招聘,rd(工程师)、pm(产品经理)、运营、市场、行政……风太大了,猪都不够了,欢迎联系。”

有句话说得好,互联网让人进一步看到这个真实的社会和赤裸的人性。

在上线前,滴滴顺风车搞了一次活动,去北京各个地铁站征集乘客,只要在调查表上填写自己坐地铁的首发站和终点站,就能得到滴滴的优惠券。

优惠券是多少钱呢?0.01元。等滴滴顺风车上线,可以用0.01元坐两次顺风车。当然,这是象征性的费用,大头还是滴滴补贴的。

别笑,这个活动最后竟然有200万人参加。

我不知道,看着这200万份调查表,黄洁莉心里是什么感受,脸上是怎样一种表情。总之滴滴顺风车6月1日正式上线,背靠滴滴巨大的资源,3个月就拥有了550万车主和840万乘客。

当时,嘀嗒拼车、51用车和天天用车这三家占据了中国互联网拼车市场的95%。而滴滴顺风车上线以后,很快把它们都打垮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没怎么听说过它们了。

怎么做到的?

滴滴拍过一部宣传片,叫《小桔人成长记》。黄洁莉是这部片子第二季的主角。

在这部片子里,她说:滴滴顺风车一开始是以营销导向,也就是靠补贴拉来了很多单子。后来,随着补贴下降,单量大幅度下降。

那段时间,她觉得挺难熬的,每天都在寻找解决办法。“以小时为单位想,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后来,她就想明白了一条路,也是自己最擅长的:社交。

当时,嘀嗒拼车也搞社交,但还停留在类似微信朋友圈的思路,比如司机和乘客互相打分,也没有脱出一个小圈子。而滴滴顺风车不同。

它能做到让乘客上车前,司机已经知道自己要拉的是什么人。

它的力量,连滴滴的老板程维都能感受到。

他跟老婆同时在家里发单,老婆的接单率总比他高,还总能打到奔驰和宝马。他能打到的车,很多都是QQ、五菱和金杯。他去跟Jelly说,Jelly建议他换个花样美男的头像。

对了,程维在滴滴APP上被顺风车主贴的标签是:

好大一坨小鲜肉。

04

顺风车上线两个月后的2015年8月4日,黄洁莉大概是觉得有向外发声的必要了。她答应了一次演讲邀约,说:

未来不会存在多家并存的局面……只有一家活下来。

我们的目标是100%的市场份额。

黄洁莉呀黄洁莉,这你就图样图森破了。哪有一家公司公开说自己的目标是100%市场份额的,就算在中国也不行啊。道德的血液被你丢到哪里去了。

在这次演讲里,她说:数据显示,女乘客较男乘客的被接单率高出10个百分点。(顺风车主)绝大多数是男性,平均年龄32岁。“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课题,我们很希望尽可能的满足他们的需求。”

她还透露,滴滴顺风车团队已经吸纳了众多腾讯的社交产品人才。

过了一个月,她又接受网易科技的一次访问,说出了如今已被刷屏的那番名言:

这是从来没有存在过的一个场景,就像咖啡馆、酒吧一样,私家车也能成为一个半公开、半私密的社交空间。

这是一个非常有未来感、非常sexy的场景,我们从一开始就想得非常清楚,一定要往这个方向打。

我相信她没说谎。但是,对女乘客们的需求,她想得是不是清楚,就不知道了。

至于有些车主已经在标签上面给女乘客贴上“安静的美少女”“美女下车时丝袜容易走光看的想入非非”,她可能也不清楚。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一直能看到这样的滴滴顺风车海报。有些简直都没法看。不过,你要是真想看,可以点开大图看。

一个年轻的小帅哥,一个一直单身的高富帅,一辆上海牌照的紫色奔驰……拜托,郭敬明老师现在都不这么玩儿了好吧?

空姐李明珠遇害后的2018年5月14日,北京海淀区法院的法官姜楠在法院网站上撰文透露,最近几年滴滴平台所衍生的刑事案件数量,远高于公众所知悉的程度。

……因滴滴出行而引发的强奸、猥亵案件基数较大,手法多为通过搭载乘客(女)并在后续交往中实施侵害;但将犯罪行为限定为行驶途中后案件数量大幅减少,且多集中为顺风车车主。

……部分顺风车司机亦存在将借用他人豪车注册作为后续诈骗、强奸的犯罪手法情况。

05

这几天,黄洁莉的名字刷屏了。不仅是她被免职的消息,还有她那番Sexy的名言。

一个从企业提高效率出发的思路,被一家巨型企业上亿人次地放大,产生的后果是难以预料的。

一家从事公路运输行业的公司,干的却是组织陌生人社交的事儿,用的还是色情业的话术。问你:“硬了吗”?“紧了吗”?“湿了吗”?

这么搞笑的事,我却笑不出来。

有人评价:

本来是一款想让大家通奸的产品,没想到弄成了强奸。

在主打“社交”的思路下,历年来的这些海报、这些宣传力度,将会培养出多少条狼,会把多少人变成潜在的狼,谁也不知道。

在两起被媒体广泛报道的强奸杀人案背后,有多少次未遂、多少次性骚扰、多少次让女乘客心生不满的撩拨,更没人知道。

在这两起强奸杀人案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凶手之前曾有被投诉性骚扰的经历。但,投诉丝毫未能阻止悲剧的发生。空姐李明珠和幼师小赵,成了人性之恶的牺牲品。

然而,两个女孩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南方周末在网上随便一搜,就有50起关于滴滴的刑事案件,其中两起故意杀人,19起强奸,9起强制猥亵,5起行政处罚和15起没有立案的性骚扰事件。

早在2017年5月14日,就发生了一起顺风车主强奸杀害女乘客的案件。在重庆。

一般人不知道的是:5天后的2017年5月19日,滴滴顺风车的公号发了一篇文章,叫《我们认真想了想“中国式安全”这点事儿》。

这篇文章说:

得益于出行大数据的优势,我们推出了“行程分享、号码保护、紧急求助、人像认证、三证验真”五大安全科技,想为大都市里打拼的你增加一些安全感。

好想有个暖心大白时刻陪伴,带来稳稳的安全感。而出行时,小滴就会化身你的大白,用五大安全科技默默守护着你。

看完小滴为大家提供的这些科技保障,是不是松了一口气?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8字路口,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延伸阅读:滴滴命案:每个“假如”都是滴血的漏洞!

滴滴出行26日公布了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事件自查进展情况,宣布自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免去黄洁莉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职务,免去黄金红客服副总裁职务。

滴滴出行称,顺风车业务下线后,公司将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继续对客服体系进行整改升级,加大客服团队的人力和资源投入,加速梳理优化投诉分级、工单流转等机制。

滴滴出行称,此次案件中,公司客服处置流程仍存在很多问题,特别是没有及时处理之前的用户投诉,在安全事件上调取信息流程繁琐僵化。

25日下午,浙江省运管局紧急约谈滴滴平台浙江区负责人,鉴于滴滴平台顺风车业务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要求滴滴平台立即整改,整改期间暂停其在浙江区域的顺风车业务。

以下为滴滴公告全文:

关于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

对于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一事,我们谨向公众公布以下内部自查进展。

公司经讨论做出如下决定:

1、自8月27日零时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及产品逻辑;

2、客服体系继续整改升级,加大客服团队的人力和资源投入,加速梳理优化投诉分级、工单流转等机制;

3、免去黄洁莉的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职务,免去黄金红的客服副总裁职务。

顺风车上线的三年多时间里,有幸服务了十多亿次出行。很抱歉顺风车不得不暂时下线,因为我们的问题,让大家失望了。

随着服务体量的增大,我们的安全管理和处置能力也面对巨大的挑战,特别在潜在风险识别、流程制度设计、快速响应等方面有许多亟待改善的地方,我们诚恳接受公众和监管部门的批评。

在此次案件中,涉案车主提供注册的证件信息齐全,且经过审查无犯罪记录并在当天接单前进行了人脸识别,但我们的客服处置流程仍存在很多问题,特别是没有及时处理之前的用户投诉,在安全事件上调取信息流程繁琐僵化。就这次沉痛教训,我们恳请与警方以及社会各界探讨更高效可行的合作方案,共同打击犯罪,更好地保护用户的人身财产安全。我们也希望能听到社会各界的建议和经验,如何在保护用户隐私的同时,避免延误破案的时机。

我们计划邀请公众及相关专家参与到平台监督中来,并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持续公布内部自查、整改及社会共建的进展。感谢警方快速侦破案件,使凶手得以伏法。再次向受害者表达最沉痛的悼念,并向受害者家属表示最沉痛的歉意。

新华时评:滴滴命案每个“假如”都是滴血的漏洞

日前,浙江温州乐清市一名20岁女乘客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此时,距今年5月发生的河南郑州空姐搭乘滴滴顺风车遇害案不过百日。

愤怒之余,人们不禁要问:顺风车为何屡屡发生恶性刑事案件,滴滴的安全底线在哪里?

从滴滴自身的道歉声明、警方的最新通报回看此案,这个年轻的生命原本是有那么多的机会被挽留在这美好世界的……

假如前一天,滴滴能高度重视侥幸逃脱类似命运的女士的投诉,第一时间调查处置,第一时间报警,那么,第二天的惨案就不会发生。

假如案发时,亲友接到被害人发出的求救信号,第一次向滴滴寻求帮助时,滴滴能够第一时间报警,而不是以“将有相关安全专家介入处理此事,会在1小时内回复”搪塞,那么,悲剧可能不会上演。

假如,在亲友们一次次向滴滴平台确认进展,滴滴不是一遍遍机械地回复“一线客服没有权限”“在这里请您耐心等待,您的反馈我们会为您加急标红”,甚至在一小时还差十分钟的电话里表示“一小时未满,请继续等待”,而是及时报警,那么,还在实施的犯罪仍有可能被中止。

对逝去的花季生命而言,每个“假如”都是一个滴血的安全漏洞。在逝去的花季生命面前,滴滴事后给出的每个理由都是苍白和荒唐的。

近年来,除了乘客遇害这样的恶性事件,滴滴因平台车辆、司机相关证件不全而被处罚的事例不胜枚举。去年11月至今,仅温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就已对滴滴公司做出行政处罚244次,处罚金额达100余万元。然而,对滴滴司机投诉难的问题,至今仍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屡罚不改甚至屡罚屡犯,折射出企业对安全底线和社会责任的漠视。

没有安全,何谈“顺风”?

逝去的生命,岂是道歉和赔偿能够挽回的?对乘客生命安全的冷漠搪塞,不仅要受道义上的谴责,也应受到法律上的严惩。

26日,滴滴出行公布了关于乐清顺风车事件的自查进展。然而,当悲剧重复上演,监管部门不能仅寄希望于企业自身整改,而应该引起高度重视,采取切实有效监管措施堵住漏洞。

网约车行业的发展为乘客提供了出行便利,但接连发生的恶性案件一再给这个行业敲响警钟——网约车企业必须把乘客安全置于首位,从一个个“假如”入手,坚决堵住滴血的漏洞,决不能让悲剧重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