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中如何大小便? 宇航员在太空上上厕所已经有57年了

原标题:太空中如何大小便? 宇航员在太空上上厕所已经有57年了

航员可能非常勇敢,聪明,有成就,但他们不是超人:当他们离开地球的时候,他们仍然需要大便和小便。

但是,当美国宇航局在60年代早期努力让第一批人类进入太空时,该机构并没有过多关注宇航员在太空中如何排空膀胱和排便。

1961年,宇航员艾伦·谢泼德——第一个进入太空的人——被迫在发射台上尿裤子。NASA很快意识到缺乏计划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

该机构需要一个更严肃的厕所休息计划,但解决方案并不容易。1975年阿波罗任务结束后,工程师们将排便和排尿描述为“太空旅行中令人烦恼的方面”。

各种各样的临时解决方案已经被送入太空,包括尿袋、卷“袖口”、尿布、系带马桶座圈和价值1900万美元的马桶。在失重状态下“行走”的奇妙装置已经变得更舒服了,宇航员现在一般都能很好地防止垃圾四处飘浮。

不过,退役宇航员佩吉·惠特森最近表示,在零重力环境下工作时,上太空厕所是她最不喜欢的事情。

以下是从1961年到现在宇航员如何在太空中自我解闷的完整故事:

1961年5月5日,艾伦·谢泼德(Alan Shepard)为美国进行了首次载人太空飞行,当时并没有小便计划。

这次飞行预计只会持续15分钟左右。但是工程师们没有考虑谢泼德要在发射台上坐多久。

宇航员艾伦·谢泼德在水星太空舱被发现后。谢泼德在鼻锥里坐了一段时间,然后意识到他的膀胱已经塞得很满了。船员们坚持让他呆在原地,所以谢泼德让他们知道他要坐到他的座位上。

“当然,我们穿上了一件棉质内衣,它立刻就湿透了,”他后来说。“当我们发射时,我已经完全干了。”

此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开始向宇航员提供一些排尿设备。

一些最早的捕尿器看起来像尿安全套,有三种尺寸。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称其为“滚动式袖口”,这种袖口不是为女性设计的。

卷边袖口。

乳胶袖套与塑料管、阀门、夹具和收集袋相连。这不是一个伟大的系统,有时会泄露。

这是约翰·格伦在水星计划6号任务中使用的,第一次人类进入太空总署。这次飞行持续了4小时55分钟。

上世纪60年代的双子星座任务是美国宇航局首次尝试处理太空粪便。第一批设备只是贴在宇航员屁股上的袋子。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表示:“在排便后,工作人员被要求密封袋子并揉制袋子,以便将液体杀菌剂与里面的东西混合,以提供所需程度的粪便稳定。”

“因为这项任务令人反感,需要过多的时间,低残留食品和泻药通常是在发射前使用的。”

在阿波罗任务中使用的这个装置也好不到哪儿去。它仍然是一个塑料袋系统。

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甚至有一份阿波罗计划收集的所有poos的记录。但并不是所有的标本都按计划被采集。1969年阿波罗10号任务期间,宇航员汤姆·斯塔福德突然说:“快给我拿张餐巾纸。空气中漂浮着一坨粪。

是宇航员约翰·杨的吗?

“我没有这样做。这不是我的,”杨说。

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还为阿波罗号宇航员开发了一套“粪便控制系统”,因为在宇宙飞船外不可能使用袋子。该系统由“一条带有多层吸收性材料的内裤”组成。

根据美国宇航局的说法,这种短裤“可以容纳任何排泄物”。

最后,航天飞机时代到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女性(还有厕所!)

为了让女宇航员在发射和太空行走时小便,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发明了一次性吸收箱,这有点像自行车短裤设计来吸收尿。

这件衣服能装3.75杯尿。

航天飞机配备了这个价值5万美元的厕所,叫做废物收集系统。

这不是那么容易使用——开口不到4英寸(10厘米)宽,大约是普通厕所洞大小的四分之一。

宇航员必须先在地球上接受厕所训练,一些测试甚至包括在座椅下安装一个特殊的摄像头,这样他们就可以完美地瞄准目标。

航天飞机厕所模拟器。“对齐很重要,”NASA的斯科特·温斯坦(Scott Weinstein)在一段视频中说。

厕所里不准放纸;这必须分开处理。

宇航员迈克·马西米诺说,当他需要坐上太空厕所时,大腿就会受到束缚,因为坐在马桶上感觉就像骑直升机一样。“我想起了《逍遥骑士》里的彼得·方达,”他说。“这对我来说是合适的位置。”

今天,国际空间站的宇航员进入一个小的盘子大小的厕所,用风扇吸走他们的排泄物。

另一个装有风扇的漏斗会把他们的尿吸走。

宇航员们完成任务后,他们的粪便被储存在一个塑料袋里,最后被送到一艘货船上,这艘货船在撞击地球时燃烧起来。

宇航员萨曼莎·克里斯托弗雷蒂演示国际空间站厕所。退休的空间站指挥官佩吉·惠特森(Peggy Whitson)是美国宇航局在太空停留时间最长的宇航员,她对《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栏目说,漂浮很好,但在太空上上厕所就不行了。

“等它开始满了,”她在谈到厕所时说,“你必须戴上橡胶手套,然后把它收起来。”

国际空间站上的厕所在收集尿液方面非常高效:大约80%到85%被回收,并成为宇航员的饮用水。

但是惠特森希望NASA做得更好:

“我们想要一个闭环系统,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回收我们所有的水,”她说。

今天,男宇航员和女宇航员在太空行走时使用这些最大的吸收能力服装。

最大吸收服装。

这种齿轮的品牌名称是吸收器,但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生产这种齿轮的公司已经不复存在了。NASA有自己的储备。

国际空间站的厕所并没有一个完美的记录:部分厕所在2008年5月坏了。

幸运的是,固体废物功能仍然有效,当时与空间站相连的联盟号宇宙飞船也有厕所(但容量有限)。对于尿液,宇航员必须使用袋子。

据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报道,厕所故障是个问题,因为它是当时唯一的故障。

六个月后,这个价值1900万美元的俄制厕所抵达国际空间站,成为空间站的第二个厕所。

在STS-126任务中,“奋进”号航天飞机将这个废物和卫生舱运送到国际空间站。俄罗斯建造的厕所系统分别输送液体和固体废物。

去年,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发起了一项“太空便便挑战”(Space便便Challenge),以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这款设备获得了最高奖项:1.5万美元。

该系统是基于一个小通道的胯部,不同的袋子或管可以连接到那里收集废物。它甚至可以帮助宇航员在不脱掉宇航服的情况下更换内裤。

撒切尔•卡登(Thatcher Cardon)和妻子以及两个十几岁的孩子晚上和周末都在原型机上工作。

“我在脑子里做了所有的设计。我会躺下来,思考和想象不同的概念。“

“我想,‘废物需要从衣服里出来。’”

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还没有准备好在其宇航服中使用该系统,但表示,它可能会利用“某些方面”来开发出更好的方式,让宇航员在未来穿着宇航服出行。

卡登同时也是一名空军军官、家庭医生和飞行外科医生,他说同样的设计理念可以应用于身体的其他部位进行紧急手术。

他说:“在肚脐上放一个这样的端口,你就可以做腹部手术。”“如果宇航员在太空中遇到创伤的情况,比如小行星采矿,你可能会希望有这些港口。”

但太空卫生间似乎不会很快变得华丽起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