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投降“照片”竟是画出来的

原标题:日本投降“照片”竟是画出来的

REC

8月15日,是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73周年纪念日。当天,一幅日本投降的“照片”被无数网友转发。

鲜为人知的是,这张几可乱真的“照片”其实是一幅油画,出自原南京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一级美术师陈坚之手。这幅油画是陈坚历时16年完成的呕心之作,也是他的巅峰之作。因为逼真,屡次被误认为是历史照片。

刷屏“照片”来自一幅油画

很多网友在朋友圈里转发的“照片”里,是这样的情景:中西合璧的大礼堂外,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低头弯腰,向挺直了腰杆的中方代表何应钦双手递上投降书,庄严的历史时刻被定格在一瞬间。但有细心的读者提出疑问,当时呈递降书者为参谋长小林浅三郎,为何“照片”中却是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

殊不知,这张几可乱真的“照片”,是原南京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一级美术师陈坚在史实的基础上经过艺术加工创作的油画——《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五年九月九日九时·南京》。油画以艺术的手法,再现了1945年9月9日9时在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举行的侵华日军中国战区投降仪式。

8月16日,记者在南京一处画室见到了陈坚。今年67岁的陈坚十分精神,他笑着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因为过于逼真,所以这幅画屡次被误认为是历史照片。”他从画室旁的格子里取了一幅缩小版的油画。“原版已经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了,所以只能看看复制品。”尽管是复制品,也可见构思之巧妙,手法之精致,拍摄局部特写,说是照片还真像。“上面有近200个人物,各不相同,为了完成这幅画,我用了整整16年的时间,说是呕心沥血,一点也不为过。”陈坚说。

室曾紧挨“受降旧址”

距离陈坚画室百步之遥,有一幢灰白色外墙的大礼堂,礼堂入口处有高大宽敞的门廊,四对八根大柱撑起了屋顶,门廊上方还有一座哥特式的四层钟楼。整个建筑很新,显出翻新修复的痕迹。“我以前就在这幢大礼堂东侧画室,后来进行整体大修,画室才搬到了现在的地方。”这气势逼人的大礼堂,就是抗战胜利后日本人签字投降的地方。冥冥中的缘分,油画由此而生。

1975年,从士兵成长起来的陈坚由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走进南京军区机关大院。每天在大礼堂进进出出,开始他并不知道这里就是抗战胜利后日本人签字投降的地方。“我对历史很感兴趣,出差的时候喜欢看一些历史资料,1987年我在北京王府井新华书店淘书时,‘巧遇’一本名叫《中外记者笔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书。”陈坚说,书里集中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欧洲和亚洲战场上所有的新闻稿汇编,他发现里面有一篇题目是“日军签降一幕”,写的是日军在南京的大礼堂签投降书。看了这篇新闻后,陈坚突然想到平时画画的地方就在大礼堂旁,后来经过多次查找资料及取证,终于确定大礼堂就是抗战胜利后日本人签字投降的地方。

之前还有幅作品叫《日落》

陈坚思绪万千,萌发了创作念头,从1987年到1993年他一直都在收集素材做准备工作,一头扎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找资料,1993年正式提笔开始画草稿。

“其实我画得不慢,1995年就已经成品了。”陈坚说,第一篇作品叫《日落》,并没有公开展出发表。当时凭着一股激情和冲劲完成了《日落》,之后,越来越感觉到画作有许多不足。1998年,他再度提笔,花了整整五年时间,重新构图作画,并将作品名字改为《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五年九月九日九时·南京》。

陈坚说,在历史面前,无须用“日落”这样掺杂了感情色彩的词语,用公元年号时间来记录,更显公正、客观、庄严。由此,历时16年,2003年画作面世。

“四处搜寻与之相关的文字记录、老照片和视频,认真考证每个细节,揣摩着那些历史人物在那一瞬间的神情。”陈坚说,画中人物各不相同,所以细节非常重要。他认为,这幅画难度最大就是主要人物的面容和神态,何应钦还好一点,冈村宁次的照片并不好找,而且他画的还是侧面。“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通过对比,找到了身形相似的朋友和同事,让他们做模特。”陈坚说,他就是通过这种“笨办法”最终完成了重要人物的绘画。

细节与史实有区别

“《公元》属历史题材的作品,所表达的内容是极其严肃的重大事件,通过正面的纪实手法来表现这一重大事件,是唯一可取之道。”陈坚说,尽管如此,这与艺术创作并不矛盾。

陈坚指着复制品说,最主要的人物肯定是何应钦和冈村宁次,实际情形是冈村宁次签完投降书后,交由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小林浅三郎把投降书交给何应钦。但在大家的认知中,应该是同等级的冈村宁次来递投降书,所以他在油画里让本来坐着的冈村宁次也参与进来。

“另一个很大的不同是,照片里何应钦是略微弯腰伸手去接投降书的,很多人对这个举动不满意。”陈坚有自己的想法,他模仿照片中何应钦弯腰接物的动作向记者演示:“你看,何应钦面前的桌子由两张宽桌拼成,中间隔了一段距离,小林浅三郎递交投降书时并没有特别弯腰向前,何应钦个子不高,所以就要伸长了手去接,腰自然弯了起来。”因此,陈坚在油画里特意将何应钦的背画得笔直,“应该挺直了脊梁”。

除了人物做了些许改变,油画与史实最大的不同是将日军投降仪式“搬到”了室外。“为了烘托氛围,凸显出礼堂这个地标,签字仪式的地点搬到了室外广场,庄严肃穆的大礼堂成为整个画面背景。”陈坚表示,这样能让场景和构图看起来更开阔,也更好展现人物形象。

下一部作品《远征军》

陈坚认为,《公元》是他的巅峰之作,估计再也难以超越。尽管如此,创作之心依然推动着他继续前行。“正在准备下一部作品,名字初步定为《远征军》”,陈坚说,中国远征军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入缅对日作战部队。

陈坚说,油画中选取的场景是缅甸的原始森林,除了主要的将领不可缺少外,他还选取了大象这样具有当地特色的“运输工具”。按照陈坚的构想,画面中将领在指挥,分散的各个小部队人员则手持缅刀砍树,准备抄后路阻击日军。“一提画笔,就觉得源源不断的动力往手中涌来,心中澎湃万分,或许这就是创作之心不老吧。”

据紫牛新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