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写经往事|大唐皇家规制命造《金刚经》

原标题:写经往事|大唐皇家规制命造《金刚经》

总第一二四五期;欢迎关注。

仪凤元年(公元676年)是一个多事之秋,没有人知道武则天为什么那么热衷于改换年号。从显庆、龙朔、麟德、乾封、总章、咸亨、上元,如今又是仪凤,年号成了武则天的个性化签名,在她的率性而为之下不断变化着,让人感觉到她内心正在逐渐生长的欲望与焦灼。

——《出轨的盛唐》

咸亨元年(公元670年),是武则天成为皇后的第16年,也是“二圣”临朝的第7年。在这个李姓天下的国家中,“武后”占有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武则天画像

这一年的八月初二,武则天生母杨氏去世。此时的武氏,基本已掌握了国家资源。已近知非之年,这名“佛陀的虔诚弟子”深知这是最后一次为父母“尽孝”的机会。于是她决定动用国家级的力量为已逝父母追福——命造《金刚经》、《妙法莲华经》各三千部。其中《金刚经》为一卷本,《妙法莲华经》为七卷本,即《金刚经》总数3000卷,《妙法莲华经》总数27000卷。

▲仪凤元年《金刚经》局部

目前我们无从知晓这项浩大的工程是否真的完成,也不能够统计每一卷经的去处,但就目前已知散落在世界各地的50多卷经文可见,这批经卷从用纸、装潢、抄写、校正等都是少有的精致规范,符合皇家标准。

▲为纪念武则天而建造的皇泽寺

舍宅为寺

据经卷上记载的日期所见,这次写经活动历时跨度至少有六年之久。且根据经卷末尾的写经列位推测,这项声势浩大的造经工程当是在一个叫“太原寺”的地方完成的。

“太原寺”是位于长安修祥坊中的杨氏旧宅,即早前的“武后母荣国夫人宅”,武后按旧规将已逝母亲宅邸改为“太原寺”。而于此地进行抄经活动以祭亡母,最合适不过。于是由监官、各地调集的高僧大德、写经手、装潢手等人组织的抄经团队,开始于“太原寺”造经。

▲详阅皆为太原寺的高僧大德

皇家规制

这批经文格式规整统一,结尾题记有抄写时间、用纸数量,书手、初校者、再校者、三校者、详阅者、装潢手、使、判官等人的信息。

“判官”、“使”相当于如今的项目负责人,做组织、协调、物资保障调配等工作。这些皇家写经的监管人、职事官最有名气的当为虞昶(虞世南之子)和阎玄道(阎立本之侄)。任用名臣之后官吏写经,可见朝廷对于此次造经的重视程度。

“书手”均来自秘书省、门下省、弘文馆、左春坊(司经局、崇文馆)和集贤殿书院等政府机构,其书写质量精准,字体飘逸,规整隽秀。而“装潢手”则负责通过打格、上蜡、砑纸、装潢等工作。

▲题记中记载的书手、装潢手与校对人

为保证经的抄写质量,皇家写经是经过严格校对及详阅的,校对工作常由书手之间交替进行或由僧人担任,而最后的“详阅”则由熟读经文的高僧大德负责。

当时写经用纸,因期长时间保存流通,其用料用工皆耗大量人力物力,故稀有贵重,所以官方抄经用纸都是被严格监管的。据传世经卷用纸量计算,《妙法莲华经》为七卷本,《金刚经》为一卷本。《妙法莲华经》七卷共用纸137张,《金刚经》一卷用纸12张,若三千卷全部抄写完成要用纸447000张。这批写经用纸,为专门由宫廷调集或新制一批厚潢砑光麻纸,笔、墨及装潢用料或由皇家供给。

金刚般若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来自印度的初期大乘佛教,般若波罗蜜多是整个佛法的精髓。在般若法会上,释迦牟尼曾宣讲了影响极其深远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即《金刚经》。《金刚经》通篇讨论的是空的智慧,是为尖锐如金刚的智慧,能断一切烦恼执着。

这部经典在南北朝时代传入中国,至今所知共有六个译本,流传最广的当属鸠摩罗什的初译,仪凤元年《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亦是抄写自此版本。

▲仪凤元年《金刚经》片段

这场大唐堪称顶级的造经活动中所造之经,还能为今人所见仅寥寥几十残件。而这其中中国国家图书馆所藏《金刚经》,全卷庄重劲秀,至今仍字迹清晰,纸张完好,实属其中精品。

编号:北新0690(散0656),卷轴,书手刘弘珪(初唐)写。手卷尺寸为457.3 × 25.7 厘米,硬黄纸,有乌丝栏。共残存十纸,每纸长47厘米,高15.7厘米,卷首残存近半纸。每纸31行,行17字,卷尾齐全,有题记。

▲仪凤元年《金刚经》题记

写经题记:

仪凤元年十一月十五日书手 刘弘珪 写

用纸 十二张

装潢手 解集

初校 秘书省书手 萧元信

再校 秘书省书手 萧元信

三校 秘书省书手 萧元信

详阅 太原寺大德 神符

详阅 太原寺大德 嘉尚

详阅 太原寺寺主 惠立

详阅 太原寺上座 道成

判官 司农寺上林署令 李善德

使朝散大夫守尚舍奉御 阎玄道 监

命运多舛

武后为母祈福的这批皇家写经抄好后被下发到各州县,一部分流传至甘肃敦煌,而这部仪凤元年所抄《金刚经》应为当年抄好后即被送至敦煌的寺院中供养。幸得存放于莫高窟藏经洞,保存相对完好。

▲仪凤元年《金刚经》局部

其后经时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的刘廷琛私藏,一直被秘藏数十年。后刘廷琛去世,刘家家道中落,刘氏后人曾委托大藏书家董康帮这批经卷寻找日本买家。游历日本的董康也曾联系收藏李盛铎经卷的羽田亨,幸羽田氏并未出手购买,这部经卷才得以留在国内。后辗转由华北为政府任职的吴瓯买下,于1953年被收缴充公。

1954年,这部经卷连同其他刘廷琛旧藏敦煌遗书,正式被拨交北京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成为国图16500余号敦煌遗书中最重量级和最精彩的收藏之一。

局部赏析

公元676年(仪凤元年),武后之母杨氏逝世的第二个三周年,大唐皇家造《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由书手刘弘珪执笔,判官李善德,使阎玄道监……

无论这是一次利用宗教活动表现母慈子孝的形象工程,或是武后夺位的政治谋略之预备,亦或是对于一个虔诚佛教徒的精神慰藉。至少,它还是承载一个女儿希冀母亲获得彼岸安宁的良好祈愿。而我们也借由这一部1300多年前的手卷经文,打开一扇通往中古写经之门。

編輯/彭澎

鸣谢/“三如堂”原创,授权转载

虔诚写经

|纵意|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