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岚董洁:一个富察,两种命运

原标题:秦岚董洁:一个富察,两种命运

真是戏如人生了。秦岚版富察,皇帝的白月光。秦岚也一朝圈粉。董洁版富察,皇帝不爱太后嫌弃,还被几个妃子耍得团团转。跟董洁现在尴尬的境遇有几分相似。

戏中最后:得宠的,怀着对自由的追怀自杀;失宠的,在宫斗中带着皇帝的憎恶死去。一个富察,两种表达,两种命运。

但无论如何有一点是一样的。在故事一开始,富察也好,秦岚、董洁也罢,总是充满勃勃生机的。

那是1981年的沈阳,秦岚出生生活在重工业基地的秦家人,人人都从事相关行业。叔叔是煤气厂工程师,爸爸在飞机机械厂造零件。

按照父母的设想,秦岚会跟妈妈一样,做一名会计。稳稳当当,朝九晚五。20岁之前,她听从父母的一切安排。

比她大半岁的董洁,生活在四百公里外的大连。父母是普通职工,没想过女儿长大可以干嘛。她喜欢跳舞就送去学舞。

十岁那年,董洁被招入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专业学习民族舞。日子乏味又苦。唯一的幸福是每周接到妈妈来电。

电话在队长宿舍,七楼。一听队长叫自己名字,董洁总是疯了一样跑上去。她太想家了。

都是漂亮女孩,董洁在日复一日的压腿中度过青春。秦岚呢,后面跟一串爱慕她的男同学,收情书收到手软。

但秦爸爸管得严,听到楼下有男生大喊女儿的名字,气得,把秦岚骂到哭。少女秦岚的最大苦恼大概是追求者太多。

少女董洁已经上春晚舞台露脸。潘长江的《过河》,赵丽蓉的《打工奇遇记》,她是其中的人肉背景。

名声大噪是2000年,“新新人类”谢霆锋牵着她唱《今生共相伴》。她没有任何表演,就是笑,偶尔和谢霆锋对望。画面梦幻得像一场真正的婚礼。

下台后,谢霆锋向董洁道谢,“谢谢你。”董洁就笑笑。她不太懂跟陌生人打交道。但不代表这姑娘娇养柔弱。

婚礼秀之后,一次饭局,董洁跟张艺谋坐一桌。张艺谋正为电影《幸福时光》选女主角。董洁毛遂自荐。张艺谋婉拒,“角色只有16岁。”两个月后再见,张艺谋还是拒绝,理由变成,“你胖了些。”

20多天后,第三次见面,张艺谋吓呆了。董洁瘦到皮包骨。

电影宣传会上,记者问董洁,怎么做到20天就瘦那么多。她直言不讳,“我本来就瘦,之前只是导演不想选我的托辞吧。”张艺谋坐旁边只能干笑。

有报道说,当时拍戏,董洁跟张艺谋起了矛盾,直接摔门走人。

在董洁成为“谋女郎”的那年,秦岚瞒着家里,报名了一个新人比赛。唱歌跳舞都不会,她比什么呢? 只好选模特组,上台走两步,难度不大。就这么从初赛走到了全国总决赛。走去了北京。

这是秦岚干过最叛逆的事。后来她回忆,“偷穿妈妈的高跟鞋练习,那一刻,我全身的毛孔被打开。”

谢娜也参加过这个比赛,因为普通话不标准,初赛就被淘汰。秦岚一路顺遂。很快签约了湖南卫视。“电视台是国企。”秦家人这才安了心。

其实,要不是中学被妈妈阻拦,秦岚可能成名更早。秦岚参加达芙妮女鞋的广告甄选,广告商没看上她,倒是成功引起任贤齐的注意。

任的经纪人约她去上海拍戏,聊到一半,妈妈冲出来,拖着女儿就走。那部没拍成的戏叫《笑傲江湖》,给秦岚的角色岳灵珊,后来由陈德容出演。陈德容是二代“琼女郎”,秦岚晚她好几年。

琼瑶很喜欢秦岚,说她,“秦岚一滴泪,天上一颗星。”

但起初,秦岚不会演戏,试小燕子,不合适,试慕沙,还不合适,直到试知画。现在秦岚批知画是绿茶婊,但当时,能演绿茶婊,她开心死了。

五年后,琼瑶拍《又见一帘幽梦》,秦岚想演绿萍,琼瑶没答应,觉得她太柔不适合。她录了一段和陶剑波的对手戏寄给琼瑶,琼瑶惊了,没料到她爆发起来像换了一个人。

东北姑娘秦岚、董洁,脸似江南女子,骨子里可不服软。

秦岚当年和陆川分手就很有意思。

传出分手在2013年10月。问陆川,他回答,“我们很好,只是各自在忙,联系少了一些。”问秦岚,答案完全不同,“现在不方便,过段时间会说明。”

男方肯定没分,女方委婉表示,确实出现了问题。

到2014年3月,陆川才扭捏承认,“我们失去了联系。”

分手理由,很多人猜是,陆川想结婚秦岚不婚。秦岚的不婚言论贯穿整段恋爱。2009年曝光恋情,秦岚说,跟陆川在一起很舒服,但没想过结婚。2012年《王的盛宴》上映,秦岚被媒体催婚,她说,“结婚对他是种奢侈,我就不添堵了。”

隔年,网上盛传,秦岚陆川已经结婚。秦岚的回应就强硬了,“井儿是不婚族不是隐婚族。”井儿是她在《非缘勿扰》里的角色,大龄剩女,跟男人只谈情不谈婚。

“谈恋爱是奔结婚去的,这点,我比较传统。”分手后,陆川聊爱情观时这么说。

而分手后的秦岚,该吃吃该喝喝。记者向她呆过的剧组《四川填》打探情况,剧组回复,“挺开心的,杀青宴上跟每个人敬酒。”跟拍她回北京,一回来,跟闺蜜们在三里屯酒吧狂嗨到半夜。

《四川填》在重庆拍。据说,陆川曾追到剧组挽回感情。还说他分手后仍去探望秦岚的母亲。

但终归姿态是好看的。陆川结婚,秦岚祝福。陆川晒儿子,网友喊话秦岚,陆川这么回复,“希望她幸福,祝福她。”

处理这种微妙的人际,秦岚很拿手。

跟陆川那段,有传张静初插足。两年后,秦岚、张静初合作拍戏,演一对闺蜜。秦岚上《非常静距离》过生日,“泰迪姐妹团”罕见地集齐全员,给她传来一段祝福VCR。杨幂还叫她“大姐”。

姐妹团也有真情。比如秦岚和刘芸,秦岚和应采儿,秦岚和甘薇。秦岚是双箭头最多的一个。

董洁的双箭头只有陈坤。离婚后资源最佳的两部作品,《虎妈猫爸》和《如懿传》,都能和陈坤扯上关系。赵薇是陈坤老同学,周迅是陈坤老朋友。

陈坤上《金星秀》说过,“和董洁,我们是死党。任何时候她需要我,我都是她哥。”冷清秋和金燕西的番外是纯甜纯甜的。

可惜正片和现实,都令人唏嘘。

董洁有冷清秋那种,看似平静外表下的倔强与暗涌。潘粤明则像金燕西,北京孩子,养尊处优惯了,老跟长不大似的。两口子,一个在心里气八百回了,一个还傻乐呵全不当回事。

比如2010年,董洁、潘粤明结婚两周年,去录《天下女人》。董洁提出对潘粤明的唯一不满,“从来不送我花。”潘粤明操一口京腔,满不在乎,“我从没买过花,自己也不过生,我就这样一人。”

最后讲两周年感言,潘粤明这么说,“我不愿意夸她,但是,能把这么好的女朋友变成老婆,是很幸福的事。”

明明只保留“但是”后面的内容就挺好。傲娇这东西,在偶像剧男主身上是苏,放婚姻里,久了,没有姚木兰对曾荪亚的包容,不离婚也是一场死局。

很少有妻子可以成为姚木兰。

所以到结婚三周年,潘粤明感动于“时时刻刻滋润在我们心间的日子”,董洁却想“痒一痒”。已经是同床不同梦。

贾宝玉评价女人,“未出嫁时,是颗无价珠宝。出了嫁,虽是珠子,却没有光彩。再老了,连珠子都不是,是鱼眼睛了。”

37岁的秦岚,性格好,不会吵架,跟吴谨言一帮小孩也能玩一块儿。真人秀上跳舞,只得了两分,她高举剪刀手说,“这是耶的意思。”

38岁的董洁,仍然好看,演技也在,但潘粤明和王大治是两座大山,压她一辈子。复出拍戏,要靠小三角色搏出位。录亲子真人秀,罪状再加一条,“卖好妈妈人设”。

两位女演员,最后倒成了,“琼女郎”远远胜过“谋女郎”,走成了与起点不同的AB路。可人生不就是宫斗,有人得宠就有人失宠。至少,在入宫那一天,每个人都曾是一颗闪光的无价珠宝。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