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匮乏与丰盈并存,高贵与低贱同行”,上海租界的真实状态是怎样的?

原标题:“匮乏与丰盈并存,高贵与低贱同行”,上海租界的真实状态是怎样的?

邵雍

邵雍,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季我努学社顾问,兼任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特约研究员,上海市毛泽东思想研究会副秘书长,上海市宋庆龄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中山学社、党史学会、宗教学会、新四军研究会、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理事等。著作有《中国近代社会史》、《辛亥革命与中国社会》、《抗日战争与中国社会》、《秘密社会与中国革命》等20余种。

《纽约时报》不得不承认在殖民主义资本主义掌控下的上海租界在近代化进程中存在着严重的黑暗面,正如纽约的历史一样,“总是表现为匮乏与丰盈并存,高贵与低贱同行”“赌博、卖淫及酗酒闹事仍是最常见的犯罪”。

公共租界的福州路,俗称四马路,拉黄包车的人力车夫随处可见

在上海租界有苦力:即使在外滩,人们也可以看到“两个脏兮兮的苦力抬着一顶轿子,……在街对面,还有好多独轮的手推车,当地人称为江北小车”,“排成一排,一些是给当地人坐的,另一些则装载着货物。”江北独轮小车,又称羊角车,以车夫多来自苏北乡村而得名。它是咸丰同治年间上海盛行的客货运输交通工具,结构轻巧简便,行驶灵活。光绪初年开始被从日本引进的黄包车所取代。

187 7年1 2月2 4日该报发表的《火轮信使——一个美国人的游记》较早地记录了这一历史信息:游记写道,“从日本传过来的那种人力车,是新近从长崎流传过来的。虽然它没有日本当地那样清洁和舒适,但十分方便,而且价格不贵。这种人力车雇一辆的价格是每小时1 0美分,如包租一天,是5 0美分。”

188 6年8月7日该报又报道说:“川流不息的人潮中,还有最常见到的东洋车穿梭其间,这是一种从日本引进的交通工具”。“在上海,即使在洋人的会馆里,也到处充斥着清国人的身影和声音。大街上到处是扛着包的苦力。如果离开汽轮上岸,你会发现有许多这样的行李搬运工都在等待着一个可以挣点钱的差事。码头上还有一种独轮的手推车,坐这种手推车的乘客几乎都是清国人。刚到上海的那个傍晚,我与一个朋友在街上闲逛时,提议去坐一回手推车,他同意了。一眨眼工夫,我俩就爬上了一辆,把自己完全托付给了推车的苦力。车轮下的街道,新近刚用碎石铺就,而这种车没有安装减震的弹簧,坐在上面真不舒服,刚走过几个街区就足以让我们领教了。”

上海永安公司门口的骚乱(1925)

有骚乱和刑事犯罪:1906年1 1月1 8日钱皮·S安德鲁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会审公廨—一个美国律师的观察》称“上海去年1 2月1 8日的骚乱,使人联想起街头逃命的狂跑,还有那些被烧毁的房屋。骚乱起源于清国人在会审公廨内残存的那么一点儿主权遭到了侵犯。”

安德鲁接着报道说,法庭内“接下来的指控是叛逆、偷窃、卖妻为奴、绑架,甚至还有盗窃军火罪,以及如‘私通会党’、‘持照人力车晚九时在芝罘路揽客’等稀奇古怪的罪名,让西方人听来一头雾水。”这说明殖民主义、资本主义列强控制下的租界同样充满了社会矛盾,不是一方纯净土,也不是绝对的安定绿洲。因此过分美化租界治安的说法如称个人财产“受到了良好的保护,人们没有失窃和失火之苦”云云是有问题的。

上海公共租界巡捕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