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无商业化的寺院,但收入却很高,仅两天门票收入超300万元

原标题:中国无商业化的寺院,但收入却很高,仅两天门票收入超300万元

在中国文化传承、发扬与改善的三者结合下,让发源于古印度的佛教已经成为中国特色的国学了。尤其是密宗方面更加明显,我国有一位仅次于释迦牟尼的宗喀巴大师出生中国青海西宁,被誉为佛门第二佛祖。宗喀巴大师的故乡青海西宁却有一座始建于明朝的寺院塔尔寺,这座寺院与国内其他寺院比较商业化不是那么的明显,但是这座寺院的门票收入却很高,在今年的2月15和16号两天仅门票收入就达到315万元,成为青海甚至大西北地区门票收入最高的景区了。

关于塔尔寺不得不先了解一下宗喀巴大师了。宗喀巴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也就是黄教的创始人,是一位将大悲观世音菩萨、大智文殊菩萨和大力大势至菩萨三位菩萨的大手印合三位一体成就了最高的大圆满法门,在佛法界有第二佛祖的赞誉,是仅次于释迦牟尼佛之后的第二尊佛祖了。可想而知,宗喀巴的影响力了。而对于学习佛法是否有慧根的验证方法就是是不是看得懂两部佛经,一部是《妙吉祥真实名经》而另外一部则是《宗喀巴菩提道次第广论》。而这座塔尔寺是把宗喀巴大师的圆满舍利安放在这塔尔寺,并且其八位最有影响力的弟子也就是藏地最有成就的八大活佛的金身均设在塔尔寺了。宗喀巴有八位成就最大的弟子,其中包括第一世班禅克珠杰、第一世达赖喇嘛格敦朱巴。在宗喀巴师徒的努力下,格鲁派影响遍及西藏、青海、四川、云南及蒙古族地区。黄教从明朝初年就一直受到历代中央政权的大力支持,位居藏传佛教各派之首,影响至今不衰。可以说布达拉宫是历史与影响力大于塔尔寺,而塔尔寺的佛教意义大于布达拉宫。

整个塔尔寺是按照藏地佛教建筑艺术来构造而成,庞大的寺院与不同功能区域的有机组合,形成了非常专业而独立的藏地佛教文化研究地与传播地。寺院分为游客观赏区域与非游客观赏区域,在密经院、辩经堂以及朝拜的地方都是不允许拍照的,这个务必要牢记了。这不仅仅是对藏地文化的尊重更是对自己人格的考验。

塔尔寺是整个佛教文化重要的发源地与传播地。始建于明朝洪武皇帝1377年,这个时候出现了一名在藏地佛教跨世纪的得道高僧——宗喀巴大师。一方面是宗喀巴大师在这里学习过佛法,另外一方面后来为了纪念宗喀巴大师就把塔尔寺辟为宗喀巴的道场了。

在宗喀巴师徒的努力下,格鲁派影响遍及西藏、青海、四川、云南及蒙古族地区。黄教从明朝初年就一直受到历代中央政权的大力支持,位居藏传佛教各派之首,影响至今不衰。可以说布达拉宫是历史与影响力大于塔尔寺,而塔尔寺的佛教意义大于布达拉宫。在寺院内的每个大门都注入了很多藏地文化的色彩与元素。

青海的塔尔寺坐落于西宁市湟中县境内,之所以要把塔尔寺作为青海第一站不仅仅是交通便利性的便捷性了,更为重要的原因就是山野君对于塔尔寺历史很感兴趣,也许这仅仅是在藏地流行而出名的寺院。

塔尔寺里面的转经筒,不亚于西藏著名的寺院里的氛围。转经筒一般都是刻有观世音菩萨的根本咒子,这个咒子的母本就是“唵、嘛、呢、叭、咪、吽”这六字真言,读音为:ong 、ma 、ni、ba、mi和hong 。据说佛家最为基本的咒语,也是观音菩萨方便法门,经常转经筒的时候读诵此咒语可以消灾解难,获得一切福德!

塔尔寺闻其名就知道塔是很出名的了,确实如此。由于佛家把佛塔作为供奉佛祖的最高的象征性建筑物,塔的佛教意义深厚悠远。而塔尔寺供奉的除了第二佛祖的宗喀巴大师之外,还有宗喀巴大师的八位得道弟子也就是西藏地区最为出名的八位转世活佛。因为,我们进来就能看到的这白塔有八座了。

关于塔尔寺不得不先了解一下宗喀巴大师了。宗喀巴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也就是黄教的创始人,是一位将大悲观世音菩萨、大智文殊菩萨和大力大势至菩萨三位菩萨的大手印合三位一体成就了最高的大圆满法门,在佛法界有第二佛祖的赞誉,是仅次于释迦牟尼佛之后的第二尊佛祖了。

对于佛教而言,绕塔三匝,其功德无量。因为绕着佛塔可以对佛祖最为尊敬的,而已经灭度的佛祖的守护神的金刚都会为绕塔者的累世冤亲债主进行超拔,所以能够带来业障的消灭,福德的增加。同时还能够增加绕塔者的恭敬心。

整个塔尔寺是按照藏地佛教建筑艺术来构造而成,庞大的寺院与不同功能区域的有机组合,行程了非常专业而独立的藏地佛教文化研究地与传播地。

寺院分为游客观赏区域与非游客观赏区域,在密经院、辩经堂以及朝拜的地方都是不允许拍照的,这个务必要牢记了。这不仅仅是对藏地文化的尊重更是对自己人格的考验。

青海塔尔寺有自己独立的印经院,主要出版的以宗喀巴大师为核心的经典,还有藏地密宗文化的科普知识。包括藏地养生、大圆满以及藏藏医学等主要部分。塔尔寺印经院对于整个藏地佛学文化的传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如果是有对藏地文化感兴趣的佛子们或驴友们可以在此结缘。

在这座印经院的门头顶上,能看到颇有一番悟性的鸽子在此停留,仿佛在这里去寻求自己的解脱六道轮回的法门。

山野君所在的这座塔尔寺的院子上便是有辩经与佛法论证的地方,辩经作为藏地原始佛法最为重要的部分。讲究的是世人对佛法的科普性的论证而不是一味的、盲目的信仰。所以,藏地的辩经的沿袭才出现了藏地出了很多佛法的真正的高僧,才有很多佛经的论集。这些论集在《乾隆大藏经》原译本、《乾隆大藏经》嘉兴译本以及《续藏集》里都能找得到,从这些佛法的真正研究者来解读佛祖给我人世间真正的解脱法门而不是盲目信仰的精神寄托的虚假现状。

细心的人可以看得出这里的寺院大同小异,甚至有人觉得每个禅院都是一样的,其实呢,每个院子却有不同的门头的颜色,有黄色的、有绿色还有这红色的。在藏传佛教里面,颜色是不同菩萨与佛祖的法力。所以,不同颜色门头的院子,供奉的是不通的佛祖、菩萨或者度母。

这座寺院与国内其他寺院比较商业化不是那么的明显,但是这座寺院的门票收入却很高,在今年的2月15和16号两天仅门票收入就达到315万元,成为青海甚至大西北地区门票收入最高的景区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