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文以载道」我所知道的武士敏将军

原标题:「文以载道」我所知道的武士敏将军

文 以 载 道

编者按

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中国的抗战始于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略者发动“九一八事变”起,中国人民毅然奋起,英勇抵抗,也涌现出了无数的抗战英雄,今天我们文章介绍的武士敏就是其中一位。和平年代,我们更应该牢记历史,在对历史的一次次回望中不断汲取前行的力量。今天张垣方志向大家推荐文章《我所知道的武士敏将军》。欢迎您在文章后与我们互动留言。

武士敏将军,字勉之,河北省怀安县柴沟堡人。生长于亦农亦商的家庭里。幼时即秉赋聪颖,入学后成绩优良,甚为邻里器重;稍长,入宣化中学深造,那时宣中进步气氛甚浓,将军深受启迪。有慨于国事纷纭,民不聊生,遂毅然弃文习武,立志报国,入天津法政专门军校学习。毕业后入伍服役。当冯玉祥将军建立国民军时,武将军在国民军第二军孙岳部任骑兵旅长。国民军被逼西撤后,将军在陕西杨虎城领导的西北军内任第七军四十二师冯钦哉部一二四旅旅长,驻守潼关。西安事变发生时,将军正在南京陆军大学学习,故未曾参与。冯钦哉在西安事变中投靠了蒋介石,后蒋提升他为九十八军军长,将一二四旅扩编为一六九师,由武士敏将军担任师长。

七七事变后,九十八军由陕西开赴河北省保定一带参战,刚一接敌,即全线溃退。时黄河铁桥已经破坏,数万蒋军急忙由娘子关拥入山西。在这次转移中,一六九师奉命断后,掩护大军退却。将军身先士卒,往返转战,牵敌于关门之外,使蒋军得以全部退入晋东南。不久,日本侵略军攻陷固关,铁骑直趋太原,晋事自此益困。

蒋军入晋后,大部驻扎于晋东南。蒋军所部一六九师,即布防于祁县子洪口一线。这里是进出晋东南地区的唯一孔道,纵深百余里,尽是层峦叠嶂,形势极为险要。有首民谣说:“南关至北关,十里九道弯,剩下一里没有弯,中间隔着一座山”。这时朱总司令正率领八路军在沁县一带,协同山西省第三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薄一波带领的山西青年抗日决死队第一纵队着手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将军镇守北大门,保卫了根据地的安全。

1938年春,日军对晋东南根据地发起了九路围攻,在彭总亲自指挥下我军奋起抗击,武乡县马庄、长乐之役大获全胜,毙敌数千,缴获无算,残敌被逼退逃。将军负责狙击北路之敌,在沁源县崔家庄附近溃敌一个联队,全歼一个大队,有力地配合了整个战役,粉碎了日军九路围攻的阴谋,帮助八路军进一步巩固了根据地。

1939年夏,日寇以重兵进犯,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日寇控制了子洪口至长治(潞安)一线,将晋东南根据地分割为二,东属太行,西属太岳,子洪口已失去军事意义,将军奉命转进太岳山区之长子、沁水一带与敌周旋。

1940年将军升任九十八军军长,后又参加中条山战役,不幸被敌包围,几经血战,方突围北撤。哪知这时原驻太岳南部的蒋军九十三军刘戡部已闻风丧胆,向陈赓、薄一波驻地太岳区北部借道,潜渡汾河,转入晋西。从此,在太岳根据地的广阔国土上,蒋军就只剩九十八军一个军了。蒋特任命将军为太岳区保安司令。

武将军指挥所部往返袭击,屡挫顽敌。1942年秋,日军由同蒲、白晋两线分头出动向九十八军防地猛力进犯,众寡悬殊,形势危急。陈赓将军侦悉后,急忙布署兵力,配合作战,并向将军建议,应避敌凶锋,化整为零,转出外线,伺机歼敌,不能猛冲死拼,为敌所乘。无奈将军顾忌所部一旦分散,颇难适应,故仍以大兵团移动,不幸在沁水县端氏一带丛山中被敌重兵围困,激战数日,损失惨重,第六纵队全军覆没。一六九师师长王明清身负重伤下落不明,四十二师师长郭辉临阵脱逃,(潜伏河南,被蒋枪毙),其他团队亦伤亡殆尽,溃不成酋。左右劝将军急速转移,均遭怒斥,将军仍正气凛然坚持抵抗。

拂晓,敌以密集炮火,凌励冲击,发起进攻,将军前后仅数十人坚持战斗,忽一机枪手阵亡,将军一跃而前,亲自射击。移时,突然中弹,自鼻部入,穿脑而出,一代抗日名将,为国捐躯!晨曦惨淡,岚雾森阴,血凝白石,魂绕青山,中华儿女,正气参天!

日军蜂涌而上,将将军尸体抢走,抬至山下公路上,用汽车运入潞安(长治)。日酋宣称将军是英雄好汉,衷心钦佩。并驱使僧众鸣钟击鼓,诵经超度。事后建一土堆,草度城隅。

解放后,人民政府除为将军隆重改葬外,并追赠将军为革命烈士,在将军故里河北省怀安县柴沟堡建立专祠,崇慰忠魂,激励后昆。凡为人民做过好事的人,人民都不会忘记他,事实正是如此。

中国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不只战胜了日本侵略军,而且建立了新中国。将军一直和共产党、八路军在敌后并肩作战,与陈赓、薄一波、安子文等诸领导友谊亟深,彼此肝胆相照,置腹推心,不论国内政情如何变幻,从未发生过任何磨擦,为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树立了光辉榜样。苟天假年,肯定为革命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而今追忆,能不感慨系之!

武士廉先生,乃将军之堂弟,一向为将军做军需工作,将军殉国后,他被日军虏入长治。后伺机逃回,现在老家柴沟堡安度晚年。前日登门拜访,蒙亲口介绍如是。1939年我在九十八军政治部工作时,与将军曾有一面之缘。时将军任一六九师师长,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每逢到军部集会,常好抽时到政治部坐坐。一次他又去了,大家请他写一横幅以资策励,将军哈哈大笑说:“啊哟!我哪会这个,这不是赶着鸭子上架吗?尤其在你们这里,哪可真是班门弄斧啊!”最后推辞不过还是写了。其辞曰:“国破山河碎,城荒犬狼行。父老遭涂炭,羞杀带枪人;军民团结紧,合力扫妖魔。抗战必胜利,建国定成功。

将军所部有个刘连长当时无兵可带,临时到军部训练队任中队长,他是地道的关西大汉,外号人称“大洋马”。在周末游艺会上大家让来个节目,他却把当地坏分子污蔑地方部队的顺口溜拿来当“数来宝”演唱。什么“……穿得烂,走得慢,带着两颗手榴弹,这村走,那村转,男女混杂一大串,说的说,玩的玩,唱完歌子要吃饭,跳的跳,扭的扭,蹓蹓跶跶也抗战……”。散会后,将军把“大洋马”叫到总参议段雅亭屋里,对他进行了中肯的开导,晓以抗战大义,不能听信谣言之理。“……咱们对外边的风言风语,可不能跟着瞎嚷嚷,你还记得吧,日本鬼子困得咱咸盐也吃不上,人家地方上一给就是几万斤;棉衣运不来,是人家发动老乡给咱们缝,咱们抗战也不是打三排五一时半晌的事,需要互相帮助的地方很多,不能瞎来……”。大洋马张口结舌,唯唯称是。

又一次,将军在段总参议处叙旧,(段是我表叔)我也在旁,言谈中,将军深感于“兵难带、仗难打、事难办”。他说:“咱们代购粮草,现给法币,分文不欠,老乡也不满意;人家(指八路军)吃得是救国公粮、用的是合理负担,可军民关系也搞得不错”。“缺员增多,后方壮丁来不了,又不准就地补充,补给供应不上,衣、食、武器没一件应手的,虽说有个大后方,我看还不如人家他们方便,咱们也得向人家学习学习……”。从这些点滴小事中,也可以觉察到将军的一些思想境界。

作者简介

焦月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