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铁影 | 再见,义县回转线——锦承铁路运转记其一

原标题:铁影 | 再见,义县回转线——锦承铁路运转记其一

锦承铁路,起于锦州站,终到承德站,全长437公里。1933年,已占据东三省的日本侵略者为进攻华北,修筑锦州至古北口铁路。1938年通车,称“锦古铁路”。因仓促施工,质量极差,加之战乱频仍,古北口至承德区段很快废弃。锦州至承德区段于建国后进行整修,并改称“锦承铁路”。目前,锦承线为单线非电气化铁路。

时光拾忆

2000年,笔者刚上小学一年级,暑假随亲人回老家义县探亲,第一次坐火车。年龄尚小,并未留意车次,只记得在下午时分,一辆“有五个大红轮子的蒸汽机车”,牵引一列“能开窗户的绿皮火车”,把笔者从义县带到了锦州,再换乘丹东黄海城际大巴,折腾了整整一个下午,晚上才到达葫芦岛。现在想一想,那个时间段,又是从义县不能直达葫芦岛的列车,应该就是现在2066次的前身吧。毕竟,锦承线的线路时刻,十多年来几乎一直未变。作为在“大动脉”沈山线旁长大的人,第一次坐火车居然是在“支线”锦承线,也是很有意思的。

2006年的N184次车票(拍摄:陈亮)

当年引领笔者走上车迷之路的“大前进”,车号自然更是无从回忆了。只知道,三年之后,锦州机务段的蒸汽机车全部下线,不少被封存在机务段的扇形车库旁,一搁就近十年,再之后,又全被送到了大安北站的封存场......

锦州机务段封存的蒸汽机车(拍摄:罗昊琛

而在义县,给笔者印象更深刻的一个奇特场景,却是在开车前,一列东风4C牵引的货车从义县站北咽喉车头向南进站后,却一下子消失了。只能听到内燃机的轰鸣声由近及远,又由远及近。突然,列车又出现在南咽喉,却是车头朝北,莫非是列车穿过了哆啦A梦的“随意门”?

修建缘起

1956年,为优化京沈第二通道,新京承铁路开工,锦承铁路也在原有的锦古铁路(锦州至古北口)的基础上扩能。义县是此时辽西地区最大的县,解放战争中,国民党军曾有“欲保东北,必守锦州;欲保锦州,必守义县”的说法。义县站也是锦承线上最大的中间站之一,为增强阜新至叶柏寿方向列车的通过能力,又兼顾义县站的“小枢纽”地位,当时的锦州铁路局为义县站修建了灯泡型的回转线。这样,阜新至朝阳方向经过义县的列车,可以经由回转线调向,省去换挂的过程。

义县灯泡线示意图(制图:季云柯)

义县站及义县回转线全貌(拍摄:韩旭

义县回转线,俗称“灯泡线”,全长2409米,在实际行车中发挥了巨大作用。从朝阳、叶柏寿方向前来的列车,先上回转线,再进义县站停车办客;而阜新方向前来的列车,先进义县站停车办客,经义县站南咽喉上回转线,转一圈后,开往阜新方向。

义县站北咽喉,由锦承线驶来的客车正在驶入回转线。此图由南向北拍摄,摄于2006年(拍摄:陈亮)

上图中的客车驶下回转线,进义县站二站台办客。此图由北向南拍摄,摄于2006年(拍摄:陈亮)

客车办客完毕后出站,驶上新义线。此图由南向北拍摄,摄于2006年(拍摄:陈亮)

2009年,传出了锦承线将要进行复线电气化改造的消息,笔者又一次来到义县。彼时的义县站,依然是旧时模样。全开放的站场、古旧的站房、横越铁路的上车方式,站台上推车卖货的大妈,以及吆喝着让乘客快点上车的客运员,这一切,都让人仿佛回到十多年前。

义县站站场全貌,摄于2006年,如今右侧的货场已因为锦承新线的修建被拆除(拍摄:陈亮)

义县站站房,摄于2006年(拍摄:陈亮)

义县站的站牌。摄于2006年(拍摄:陈亮)

2006年的义县站,2485号“橘子”牵引N184次进站(拍摄:陈亮)

2009年的义县站,2443号“橘子”牵引N184次进站(拍摄:罗昊琛)

义县站站房,据考证建于1921年,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拍摄:罗昊琛)

站房题字为繁体,据称为时任义县县长题写(拍摄:罗昊琛)

义县站站房内部,很有年代感。(拍摄:孙秀峰)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安检口之类的安全设施一样不少(拍摄:孙秀峰)

义县站附近的水塔,尽管已经用水泥抹了面,但依然是一个古董(拍摄:罗昊琛)

如今义县站的站牌,没有写上下行车站站名(拍摄:孙秀峰)

2016年起,锦承线薛家至义县段扩能改造工程步伐加快。由于原线路质量差、标准低、通过能力差,线路在义县附近采取垫高路基、立体交叉的方式。改造后的新义县站站房在老义县站南侧500米,包括货场,设计3台23线。在北侧桃园村建设三角联络线,在锦承线上设义县西站,义县回转线则会废弃。2018年8月18日,在义县西站即将启用,回转线濒临废弃之际,笔者随海子铁路网东北区几位资深车迷,“抢救性拍摄”义县回转线。

义县站门口的“停运通告”(拍摄:陈亮)

俯瞰义县站,站内一列货车待发,图中可以看到义县石油公司专用线遗址(拍摄:韩旭)

俯瞰义县站。原货场已被淹没在锦承新线的高路基下面(拍摄:孙秀峰)

义县回转线0km至1km曲线半径为290米,该段曲线地处高路堑地段(拍摄:罗昊琛)

行驶在高路堑区段的客车(拍摄:孙秀峰)

或许是由于即将废弃,疏于维护,可见钢轨磨损的非常厉害(拍摄:罗昊琛)

驶出0km至1km曲线上的货车。由于和货运的大方向不同,回转线上的货车每天只有6对(拍摄:孙旭峰)

准备驶入驶出0km至1km曲线的客车(拍摄:孙旭峰)

回转线1km里程标(拍摄:罗昊琛)

行驶在回转线直线区段的货车,远处的塔即为义县的标志性建筑——广胜寺宝塔(拍摄:罗昊琛)

义县回转线上唯一的道口——宋家屯道口,位于1km+995m处(拍摄:罗昊琛)

行驶在回转线上的K7328次列车(拍摄:罗昊琛)

K7329次列车行驶在回转线直线区段(拍摄:孙旭峰)

行驶在回转线上的K7561次列车(拍摄:韩旭)

K7561次列车(拍摄:罗昊琛)

义县站南咽喉,一列货车开出义县回转线,站内停车待发的是一列五千吨“焦龙”(拍摄:罗昊琛)

一列货车驶过回转线即将被填埋区间(拍摄:罗昊琛)

义县回转线上的机车多是“老虎”和“花老虎”(拍摄:孙旭峰)

义县回转线的历史,最终定格在2018年8月20日5时整,随着K7517次列车驶过,灯泡线彻底废弃。而阜新至朝阳间的列车,将改停义县西站或经义县联络线通过,不再进义县站。同日,义县西站正式投用,由于宣传力度较大,加之开行了公交车,客流尚可。8月24日,义县回转线被拆除。

如今的义县站北咽喉,联络线已投入使用。从路基的位置可以看出,曲线半径更大了(拍摄:孙旭峰

驶出义县站的2068次列车,本务机车是锦州机务段的模型车3071号“花老虎”,右侧义县站新站房主体结构已经完工拍摄:罗昊琛

回转线的最后一天,图中左侧的线路将被路基土覆盖,推土机已经蓄势待发(拍摄:罗昊琛

图中可以看到锦承新线的路基高度(拍摄:韩旭

“焦龙”驶过义县道口,这个道口将在锦承新线启用后转为涵洞,彻底消失(拍摄:罗昊琛

已经投入使用的义县西站(拍摄:宋梓原

义县西站尚未完工,但已经预留了双线电气化(拍摄:宋梓原

义县西站内部,就是一个普通新火车站的样子了(拍摄:宋梓原)

运转后,大家共同食用锦州烧烤(拍摄:董晓炜)

独特的车次

众所周知,车次是奇数还是偶数是由上、下行决定的。有段时间,北京至丹东的列车,时刻表上标注的车次是2251/2/3/4/5/6/7/8,竟用了8个车次!北京至承德段为下行,车次2251;承德至平泉段为下行,车次2253;平泉至义县段为上行,车次2256;义县至丹东段为下行,车次2257。为什么北京至平泉段均为下行,却要在承德变换车次呢?

这是独特的历史原因造成的,1938年,锦承线的前身,锦古线建成通车,当时列车从承德至锦州,为从支线锦承线进入主线京奉线(即现在的京哈线北京至沈阳段),同时可是进京方向,为上行。反之,锦州至承德为下行。1960年,京承线建成通车并与锦承线连接,锦州至北京的铁路全线贯通,锦州至承德区段也随之由下行变成了上行方向。北京和沈阳两个铁路局以平泉为局界,京局坚持离京为下行,即承德至锦州为下行;沈局则主张保持当时的原状况,锦州至承德虽为进京方向,但仍保持下行,所以就以平泉为界,各自规定了上、下行方向,便有了同一对客车8个车次的奇观。反映到义县回转线上,则是在进站办客发车后,方变换车次。

2015年,新的《铁路行车组织规则》颁布,所有折返区段无需复车次。反映到2258次列车,前后对比情况如下:

修改之前:丹东至义县,2258次;义县至平泉,2255次;平泉至承德,2254次,承德至北京,2252次。

修改之后:丹东至义县,2258次;义县至平泉,2255次;平泉至承德,2258次,承德至北京2258次。

义县回转线走进了历史,但锦承线的故事仍将继续!

(感谢陈亮、韩旭、董晓炜、孙旭峰、罗昊琛、梁道宁、岳磊、张亦航为本文做出的贡献!)

2018年9月3日于义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