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CEO马斯克在公众面前向以“大嘴”的形象示人,最近,这张“大嘴”又惹事了,不过这次并不是马斯克又任性的和媒体说了什么,而是更过分的在电视节目上公开抽起了大麻。

9月6日,马斯克在加州参加喜剧演员Joe Rogan的网络直播节目《The Joe Rogan Experience》时,一边大饮威士忌酒,并公开抽着混合大麻和烟草的雪茄,一边感叹“让一家汽车公司活下去非常艰难。”虽然吸食大麻在美国加州是合法的,但在特斯拉公司的商业行为和道德准则中有明确规定:“员工应在不受非法毒品或酒精影响的情况下上班。公司不容忍在工作场所使用非法药物。”马斯克此番公开吸食大麻明显违反了特斯拉公司的规定。

据了解,这已经不是马斯克第一次陷入药物/毒品药物丑闻了。《纽约时报》曾报道马斯克承认自己经常靠吃安眠药安必恩(Ambien)帮助缓解失眠,甚至有特斯拉董事爆料称马斯克有时会服用制造愉悦感的娱乐性药物。而本次马斯克在公众场合吸食大麻,大饮威士忌,也颇有几分“借酒浇愁”的感觉,因为最近特斯拉的烦心事着实不少。

在“吸食大麻”事件不久前,特斯拉公司首席会计官戴夫·莫顿(Dave Morton)向马斯克提交了辞呈,并于9月4日正式离职,从就任到辞职,莫顿只在特斯拉工作了一个月,而造成莫顿离职的根本原因是“公众对公司的关注程度过高”。

“自从我于8月6日加入特斯拉以来,公众对公司的关注程度以及公司内部的发展速度都超过了我的预期。”莫顿表示:“ 因此,我不得不重新考虑我的未来。我想明确一点,我坚信特斯拉的使命和未来前景,我对特斯拉的领导层和财务报告也没有异议。”

受马斯克不检点公众行为和特斯拉高管离职双重影响,特斯拉股价迎来新一轮暴跌。据了解,周五盘中特斯拉股价一度跌逾10%,至收盘时,特斯拉股价下跌6.3%,报收于263.24美元,与8月初相比,特斯拉股价已经下跌了近三分之一。

而莫顿所言的“高关注度”其实有大部分是由在媒体和公众面前向来“大嘴”的特斯拉CEO马斯克带来的。8月7日,莫顿开始在特斯拉工作的第二天马斯克便在个人推特中表示,将以将以每股420美元收购特斯拉,并宣称资金已就绪。

此外据知情人士透露,莫顿在得知马斯克在推特上发表的“私有化宣言”后第一时间便开始与其讨论了各种细节,比如股权变更控制条款,以及与新控股股东相关的特斯拉债务价值可能出现的上涨等,并建议马斯克采用除私有化以外的其他方式来实现公司的资本化。但或许因为马斯克及公司其他高管只是想借“私有化”言论搞一波噱头,所以对于莫顿的建议并不关心,莫顿认为在公司内部没人愿意倾听自己的声音,所以产生了离开的念头。

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私有化”这种重要事件应该先由公司内部讨论,达成共识后由官方渠道正式宣布消息。而马斯克却没跟董事会成员商量,自顾自的在推特上发布了上述言论,而且发布时间正逢股票交易时段,导致股价急速飙升,空头损失惨重。马斯克这种“任性”的行为不仅让董事会成员愤怒无比,也招来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调查。

而在美国公众心中,马斯克发布的“420美元每股私有化”推特明显是“抽嗨了”后胡乱发出的,因为420正是美国大麻的编码,4月20日也是美国所谓的“大麻日”。为此,马斯克还特别接受了媒体专访并澄清:“我没有抽大麻。大麻对工作没有好处。”并详细解释了420美元的价格由来——特斯拉当时股价溢价20%是419美元,“完美主义”的马斯克又为了“凑整”所以说成了420美元。

一直以来,马斯克都被外界冠以“钢铁侠”的外号,这不仅因为马斯克和那位漫威英雄一样对科技有着狂热的追求,同时也因为马斯克的心也像钢铁一般“坚硬”,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据马斯克自己表示,他从2001年至今从未再休过超过一周时间,而2001年之所以破例是因为他去南非出差而患上了疟疾,不得不住院治疗。

可正是这位一贯以坚毅著称的“钢铁侠”近期却不断向公众展示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据《纽约时报》报道,马斯克在接受采访时曾因工作压力过大而“崩溃痛哭”,这也就怪不得马斯克会做出“借大麻消愁”这种自我毁式事件了。

那么究竟什么事能让这位“钢铁侠”崩溃呢?特斯拉内部的压力到底有多大?

1.MODEL 3产能&质量问题

特斯拉一直对MODEL 3寄予厚望,因为这款符合大众消费水平的车型有助于特斯拉进一步扩大规模,甚至有机会扭亏为盈,但是自上市起,产能就成了围绕MODEL 3的“噩梦”。去年第三季度,MODEL 3仅生产了260辆,仅达到官方计划中的17.3%。

此后,马斯克和特斯拉高管们绞尽脑汁想解决特斯拉产能问题,在他们的努力下,MODEL 3产能于2018年第一季度末开始有了突破性进展,6月底,特斯拉终于解决了自己的产能问题,而马斯克也在七月初激动的发了一篇“7天,7,000辆车”的推特,宣称MODEL 3实现了既定产能目标——每周5000辆。

不过这条推特立马受到了嘲讽,福特汽车全球传播副总裁马克特鲁比嘲讽的表示特斯拉为提升Model 3产能,而把新生产线设在一个“临时帐篷”里。对手的嘲讽并不是凭空捏造,为了在6月底之前实现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的目标,马斯克的确加州佛利蒙特工厂的外部,架起了一座巨型帐篷,而据统计在6月最后一周生产的5000辆Model 3中,“临时帐篷”贡献的产能达到20%。

而且为了迅速攀升产能,马斯克开始了“拔苗助长”,据外媒报道,为了实现Model3的产能,特斯拉跳过了一项名为“brake-and-roll”的标准刹车测试,此外,为了加快生产速度,特斯拉还调整了其它一些流程。例如把Model 3的薄弱部分焊接点减少了300个,比例约为6%。

生产速度虽然上去了,但是特斯拉工厂工人超负荷的运转,也让MODEL 3的产品质量开始不稳定。据外媒报道,由于质量问题,特斯拉不得不对6最后一周生产的5000辆车中的4300辆进行返工;此外,从4月份起,加州职业安全与健康部门(Division of 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已经就特斯拉“临时帐篷”工厂的生产安全问题发起了三次调查。

质量问题和安全问题让特斯拉的生产速度再次慢了下来,据报道,在8月的最后一周特斯拉只生产了4300辆Model 3,低于6月最后一周产量。

2.财务状况不佳

8月18日,马斯克在接受了《纽约时报》采访时曾崩溃痛哭,他表示2018年一年是他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年,特斯拉财务状况不佳,不少投资者想要做空特斯拉。“做空者给我带来了至少几个月的极度折磨,这些人极力推行自己的理念,而那有可能最终导致特斯拉的覆灭。”马斯克悲观的表示:“我之所以痛苦是因为这些做空者不是傻子,而是‘极度聪明的人’。”

而仅仅几个月前,这位“钢铁侠”还在推特上自信满满的向做空者“宣战”,要烧光他们。

财务状况的不佳让马斯克痛苦无比,在没有药物的帮助下,马斯克甚至不能入睡。在本次采访中马斯克流露出的脆弱给了投资者一种“不成熟、情绪化、难以自控”的印象,在采访曝光后当日,特斯拉盘中最低跌破303.53美元,跌幅最大达到9.5%,最终收跌8.93%,报305.5美元。此前马斯克宣布私有化带来的股价涨幅此役全部付之一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