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今日简史》让人细思极恐

原标题:《今日简史》让人细思极恐

以色列青年怪才尤瓦尔·赫拉利实在高产!四年前,他的《人类简史》横空出世,颠覆了我们关于人类进化的认知;2016年,他的《未来简史》再度惊艳四座,刷新了我们对未来的想象。他宏阔的史观和“大历史”架构能力,丰富的知识储备,对历史和未来的大胆判断,让他的叙述触动了亿万读者的神经。

转眼才两年功夫,尤瓦尔·赫拉利的新书《今日简史》又来了,这一回,他将目光聚焦到当下,直面今天关乎我们每个人命运的问题和挑战。

比如在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结合、形成人类历史上最大挑战的情况下,我们的理想、就业、教育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当自由和平等价值观遇到威胁,人类将面对怎样的宗教、民族主义等政治难题……他以庖丁解牛般的手法,完整地展现了赫拉利眼中的21世纪人类社会图景。

在尤瓦尔·赫拉利看来,21世纪的的一个核心主题是:大数据将彻底颠覆人类的生活方式。掌握了数据的人,也同时掌握了一种“数据霸权”。“国家”这一身份认同已不足以应对今天的挑战,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独立解决全球性问题。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正在颠覆原有的社会结构和分配方式,数据成为最重要的资源。当数据巨头比我们更了解自己,当“在线”成为一种生存方式,如何规范数据的所有权?赫拉利认为,“数据霸权”和“数字独裁”很有可能会到来。而它一旦到来,恐怕像你我这样的普通人,已很难从中逃脱。

细思极恐,想想我们日益赖以生存的互联网、使用越来越普遍频繁的移动支付,在我们享受互联网便利的同时,是否有深思过背后的大数据“霸权”呢?

21世纪可能会产生历史上最不平等的社会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全球都以为人类将迈向人人平等,而全球化和新技术则会让我们走得更快。但实际上,21世纪可能会产生历史上最不平等的社会。

20世纪的历史有一大部分时间是在缩小阶级、种族和性别之间的不平等程度。虽然2000年的世界还有等级之分,但已经比1900年的世界平等许多。在21世纪的头几年,人们预期推动平等的进程还会持续,甚至加速,特别是希望全球化将会把繁荣带到世界各地,使印度人和埃及人也能享受与芬兰人和加拿大人同等的机会和特权。整整一代人都听着这个承诺长大。

现在看来,这项承诺大概不会有实现的一天。全球化确实让许多人受益,但有迹象显示,社会之间和社会内部的不平等日益加剧,少数人逐渐垄断了全球化的成果,而其他数十亿人则被弃之不顾。现在,最富有的1%人群已经拥有全球一半的财富。更令人警醒的是,最富有的100人所拥有的财富,已经超越了最贫穷的40亿人。

事情还可能更为恶化。人工智能兴起可能会让大多数人类不再握有经济价值和政治力量。同时,生物技术的进步则可能将经济上的不平等转化为生物上的不平等。那些超级富豪终于要看到值得砸下手中大把财富的目标了。迄今为止,能用钱买到的顶多就是地位的象征,但很快就有可能买到生命本身。等到出现了延长生命、让身体和认知能力再升级的全新疗法,而这一切的代价又极度昂贵,可能就是人类整体分裂出生物种姓的时刻。

在人类历史上,富人和贵族总是认为自己是在某些技能上高人一等,才让他们大权在握。但就我们所知,事实不然。平均来说,公爵并不比农民更具天赋,之所以有地位高下之别,只是不公平的法律和经济歧视所致。但到了2100年,富人就可能真的比贫民更有天赋、更具创意、更为聪明。等到贫富之间出现真正的能力差异,要再拉近几乎不再可能。

如果富人运用优秀的能力进一步强化自己,而且拥有更多的钱就能买到更强的身体和大脑,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差异只会越来越大。到了2100年,最富有的1%人群可能不仅拥有全世界大部分的财富,更拥有全世界大部分的美丽、创意与健康。

因此,在生物工程与人工智能兴起之后,人类可能会分裂成两个群体:一小群超人类,以及绝大多数位于下层而且毫无用途的智人。

这样一来,全球化非但没有让全球统一,还可能造成“种化”(speciation):人类分化成不同的生物种姓,甚至直接成为不同的物种。全球化会让世界横向统一、消除国界,但也让人类纵向分化成不同族群。就算是在美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执政的少数精英也可能决定携手合作,共同应对大批平凡的智人。

谁拥有了数据,谁就拥有了未来

在古代,土地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资产,政治斗争是为了控制土地,而一旦太多的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社会就分裂成贵族和平民。到了现代,机器和工厂的重要性超过土地,政治斗争便转为争夺这些重要生产工具的控制权。等到太多机器集中在少数人手中,社会就分裂成资本家和无产阶级。但到了21世纪,数据的重要性又会超越土地和机器,于是政治斗争就是要争夺数据流的控制权。等到太多数据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人类就会分裂成不同的物种。

争夺数据的比赛已经开始,目前是以谷歌、脸书等数据巨头为首。到目前为止,这些巨头多半采用“注意力商人”的商业模式:靠提供免费信息、服务和娱乐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再把我们的注意力转卖给广告主。然而,这些数据巨头真正的目标其实远超以往的注意力商人,它们真正的业务不是销售广告,而是靠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取得了关于我们的大量数据,这些数据远比任何广告收入更有价值。我们不是他们的顾客,而是产品。

而就长期来看,只要取得足够的数据和运算能力,数据巨头就能破解生命最深层的秘密,不仅能为我们做选择或操纵我们,甚至可能重新设计生物或无机的生命形式。

一般人会发现很难抗拒这种过程。至少在目前,人们都还很乐于放弃自己最宝贵的资产(他们的个人信息),以换取免费的电子邮件服务和可爱的猫咪影片。这有点儿像非洲和美洲的原住民部落,不经意间就把整个国家卖给了欧洲某国,换来各种颜色的珠子和廉价饰品。如果大众未来想要阻止数据外流,可能会发现难度越来越大,特别是几乎所有决定都得依赖网络,甚至医疗保健和生命延续也不例外。

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通过生物传感器从身体和大脑流向智能的机器,企业和政府将更容易了解你、操纵你、为你作出决定。更重要的是,它们还可能破译所有人身体和大脑背后的深层机制,拥有打造生命的力量。如果我们想要阻止一小群精英分子垄断这种神一般的权力,如果我们想要避免人类分裂成不同的物种,关键的问题就是:该由谁拥有数据?关于我的DNA、我的大脑和我的生命,这些数据到底是属于我、属于政府、属于企业,还是属于全体人类?授权让政府把这些数据国有化,或许能够对大企业发挥抑制作用,但也可能导致令人毛骨悚然的数字独裁。

未来,我们很可能每十年就要换个工作

人类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各种变革,所有旧故事分崩离析,至今也还没有新故事足以代替。那么,不论是我们自己或下一代,到底该做哪些准备,才能迎向各种前所未见的转变?今天出生的婴儿,在2050年刚30出头。如果一切顺利,这个婴儿能到了2100年仍然活着,甚至22世纪还是个积极公民。我们到底该教这个婴儿什么,才能帮助他在未来的世界里存活、甚至大展身手?他需要什么样的技能才能找到工作、了解周遭的一切、走出生命的迷宫?

我们对于中国或世界其他地方到了2050年会是什么样子,实在一无所知。我们不知道到时候人类如何谋生,不知道军队或政府会如何运作,也不知道两性关系会是什么模样。有些人到时候的寿命可能会比今天长得多,而且因为有了生物工程和直接的脑机接口,就连人体本身也可能有前所未见的改变。所以,现在孩子学的各种科目技能,绝大多数到了2050年可能再也没有用途。

在21世纪,“稳定”会是个我们无福消受的奢侈品。如果还想死守着稳定的身份、工作或世界观,世界只会咻地一声超越你,把你远远抛在后方。而因为人类的预期寿命应该会更长,你有可能有几十年的时间,只能活得像一个无知的化石一样。想让自己在这个世界还有点用,就需要能够不断学习、重塑自己;而且到时候,50岁可能还算年轻。等到改变成为常态,无论是个人或人类整体过去的经历,参考价值都只会慢慢降低。无论是个人或整体,人类将愈来愈必须面对以前从未遇到的事物,像是超高智能机器、基因工程打造的身体、能够精确操纵自己情绪的算法、急速袭来的人工气候灾难,以及每过十年就得换个工作。面对前所未有的局面,到底该怎么做才正确?现在被大量信息淹没,绝无可能全部吸收和分析,该如何响应?如果“不确定性”已经不再是例外、而是常态,又要怎么过下去?

想在这样的世界过得顺风顺水,需要心态非常灵活、情感极度平衡。人类将不得不一再放弃某些自己最熟悉的事物,并学会与未知和平相处。但麻烦的是,要教孩子拥抱未知、维持心理平衡,要比教他们物理方程式或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起因来得困难许多。人的韧性不是光靠着读书听课就能培养出来。而且因为现在的教师多半也是旧教育系统下的产物,通常连他们自己的心态也还不够灵活。

(综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