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吴题香港行之——初涉花花世界

原标题:吴题香港行之——初涉花花世界

中国中学生“恒源祥文学之星”创作行系列活动

吴题香港行之——初涉花花世界

本文作者吴题

行李箱摆放在门口,车票早已预定。这是一场期待了很久的旅行。

“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落下的。走吧。”我动身了。

车站的进站口分隔开了我和妈妈。“进去吧。”妈妈含笑说。我也笑着,用力挥挥手。拖着笨重的箱子检票站定,我又返过身,朝着妈妈挥手。安检后,就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次没有监护人在身边的旅行。一进到候车室,我就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告诉妈妈:我们到候车室了。妈妈嘱咐的永远是那些:保管好证件、手机,注意听广播……我的回复也永远是:嗯嗯。

车来了。同行的同学已经过去了,我拖着大箱子站在检票口旁,眼睁睁地看着人们一个个挤出去,想着:哎,让一让吧。同学在外面喊:“吴题,挤一下!”“我……哎!”我苦笑。人太多,我也不可能等人家过完才走吧。终于心一横,钻了个空子挤出去了。这是个无关紧要的细节,但它也许正是我与外面的世界关系的写照。

我是妈妈的跟屁虫。然而现在,我不再是。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拿出数学作业。我努力把那些奇奇怪怪的符号塞进脑子里,却还是不知所云。是激动,还是忐忑?我也不知道哪个占上风。

此次香港行,我最亲密的伙伴是罗焕霞同学。因为我们同是湖南人,住在一个房间。除她之外,我与其他同学交流不多,甚至连有些同学的人和名字都对不上号。我很抱歉,但我知道,凡事有个开始。同行的同学和老师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吴涵彧同学和黄学明老师。说到吴涵彧同学,我的脑中就浮现出两个字:气质。她的气质,就是我心中文艺的气质。一颦一笑,都能让人融化。黄学明老师则是幽默的气质。但幽默中,又有长者的关心和包容。

其实这次香港行,我有很深的愧疚感——我总是添麻烦。所以在这儿我要特别感谢老师同学以及导游们的包容、帮助。

香港在我心中,是一位摩登女王,同时又有着“古惑仔”、Beyond这样的怀旧气息。

满目的高楼大厦。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香港的小街小巷——最美人间烟火气。

这次香港行,没有去香港街头逛逛,是一大遗憾。

紧迫的行程中,我觉得最有意思也最有意义的是参观凤凰卫视和中联办。

在这之前,我对凤凰卫视没有什么了解,这次开眼界了!现在,关于凤凰卫视,我脑中总萦绕着这些词:文化、专业、温暖。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媒体,文化底蕴和专业水准肯定是要非常厚重的。同时,我觉得凤凰卫视是一个有情怀的企业。我想如果我是凤凰卫视的一员,我会为此感到自豪。

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们的办公桌。每个人的办公桌都是自己独具个性的小空间,一大堆书、花花草草、小玩具……我想,在这种氛围下工作,是一件辛苦但幸福的事吧。

中联办是香港行几天来最让我感到严肃紧张的一个地方,也是我学到最多东西的地方。中联办全称“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教育科技部刘部长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待了我们。刘部长简单向我们介绍了何为中联办以及中联办的工作、教育科技部的工作、香港的经济、教育上的情况,接下来是同学们的提问时间。

我最感兴趣的,是香港的教育的情况。我觉得香港与内地相比,最大的优势就在于课程丰富多样、课外活动多,学校的自治程度很高,这让学生可以更大限度地发展个性,没有像内地很多学生一样容易被分数绑架,动手能力、团结协作的能力也会得到培养。这是我粗浅的印象,也许并不那么客观。

提问环节,有同学提了一些较犀利的问题,比如:香港中学生对大陆的态度?刘部长说了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在公共场合,香港公民的整体素质要比大陆公民相对高一些。我觉得这点我们值得反思。

我印象很深的还有,香港人对土地的态度。香港现已开发利用的土地占总面积的30%,其中用于房屋的仅占7%,而且,香港人愿意保留土地。住房是香港政府现在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房价高至几十万一平,五六十平方的住房在香港已经不错了。但即便如此,他们却更愿意建一些郊野公园,而非盲目开发商业用途。这一点,我觉得是十分值得学习的。

这次香港行,让我有了一个新理想:考上香港中文大学。我想像科学园里的精英们一样自信,像凤凰卫视的李慧老师和其他工作人员一样在办公室有着自己的一番小天地,并为自己的工作感到快乐与自豪,可以大声说:“我是凤凰人。”

我还希望自己可以更大胆,可以和他人侃侃而谈。

这是我的初次香港行,也是我理想之旅的热身。身已动,心随行,期待人生路上更美的风景。

附一首小诗:

动身

吴题&吴题妈妈

早预定的8月11日晚23点35分

K950列车向南行

赴一场约会

赏一路风景

十三岁的姑娘

拖着她的行李箱

启程

米兔的浪潮在涌动

姑娘的妈妈叮嘱她提防陌生人

对面铺位是个慈祥的老太太

姑娘抱着包于是睡得深沉

咳香港

谁说见了你不再稀罕天堂

一头扎进去

捞不到你几片鳞爪

语言在你面前已匮乏

梦里是一地瑰丽的浪花

同行的人们

缘来是萍水相逢

却又是命中注定

反刍的时候

惊鸿一瞥

是谁的一笑一颦

世界突然在姑娘面前那么大

大得她几乎应接不暇

世界突然在姑娘面前那么小

小得她可以四海为家

姑娘说“我现在去哪都不再怕”

这句话吓坏了她的妈妈

十三岁的姑娘啊

突然驶上了成长的快车道

妈妈手中的线

不是太平山上的缆车绳啦

原来

这不是一次短期的旅行

是一生远行的

动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