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台湾小学生放学后怎么安排?“课照社团”受热捧

原标题:台湾小学生放学后怎么安排?“课照社团”受热捧

▲除了参加学校的“课照班”外,台湾年轻父母开始流行“拼养”育儿方式

▲上安亲班的孩子真辛苦

台海网9月11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许巧娜/文 资料图)对于双薪家庭而言,如果家里没有老人帮带的话,小朋友放学后到自己下班前的这段时间确实“很尴尬”。为此,厦门小学和幼儿园从本月开始试点课后延时服务,大大方便了家长们。

其实在台湾,双薪家庭比例也已逼近五成,孩子下午4点就放学,父母却得忙到六七点,同样面临孩子放学后无处安放的窘境。那么在台湾,小学生们放学后去哪里呢?

方式1

参加学校课后社团

上“课照班”,安全便宜收获多

台湾公立小学低年级的孩子,几乎都只上半天课。为了照顾双薪家庭的孩子们,台湾教育部门2014年出台《儿童课后照顾服务班与中心设立及管理办法》,鼓励各县市政府推动儿童照顾服务,让下课后还未能回家的学生,留校参与课后才艺班与课后社团。

基于学校给人的信赖感,加上各县市教育主管机关补助,学校社团收费比坊间安亲班、才艺班便宜,又没有接送风险,因此校内课后照顾与社团获得不少家长青睐。在新北市一所小学上四年级的彭铭方,就选择参加学校课后照顾服务班(简称“课照班”)。

彭铭方的课照班一班15人左右,下午5点半到7点开一班,方便家长下班接小孩。在课照班上课的时候,老师会细心纠正错别字、帮忙盯作业。彭铭方妈妈告诉导报记者,台湾的课照班主要是指导作业、生活照顾为主,按照规定不得进行有关教学活动,不能做超越学科的指导。

据台媒报道,台湾小学的课照班,可自行招聘师资,也可提供校内场地、设备,委托民间团体办理。收费有一定标准,低年级每月2000元(新台币,下同)、中高年级每月1500元左右;各县市对低收入、身心障及原住民学生等弱势家庭都有减免政策。在大都会地区如台北市,因为财力比较雄厚,2010 年开始就扩大办理课照班,只要家长有需求,学校保证开班,不存在人数不足无法开班的问题。

苗栗县更是全台唯一免费提供公立小学课后照顾的县市。由于苗栗县有许多单亲弱势家庭或隔代教养家庭,为减轻学童家庭经济压力,凡县内公立小学学生的课后照顾,不分年级一律免费。单是2011学年度的课后照顾预算,苗栗县政府就编列了1.3亿元,参加校内安亲方案的学童比例高达50%。

至于课照班的时间,全台各县市各校有不同做法:有些学校可延至晚上7点才下课,也有的下午5点就得请家长将孩子接走。

除课业指导外,不少小学还提供课后社团,供孩子们利用课后时间培养才艺兴趣,这些社团每次至多2小时,每周一至两天。相较校外的才艺班,台湾小学社团活动最大优势当然是便宜,几乎只有校外的一半,也因此经常“爆班”,甚至出现用抽签“秒杀”的情况。

彭铭方妈妈介绍,在台湾小学,类似网球、机器人等都是比较热门的社团。

方式2

早出晚归的辅导班模式

上安亲班 家长花钱孩子累

比起彭铭方,上小学三年级的台湾小学生林凡盛的课后生活,就悲惨得多了。“每天7点半出门,晚上7点回家,真的是没得选择。”林爸爸在台湾竹科园区上班,属轮班制,下班超过晚上7点,学校的课后辅导班早就下班了,又不敢放下工作在家带小孩,因此林凡盛一放学只能由安亲班的老师接送到教室,继续自己的英文、语文、数学课。

安亲班的费用一个月原本只需要6000元,但林爸爸担心儿子上成“发呆班”,只好继续在安亲班里报了一个英文课程,一个月下来费用破万。他接受导报记者采访时直呼,“在台湾养个小孩好贵”。

林凡盛不是特例。在台湾,双薪家庭的家长同样会面对“孩子放学爸妈还没下班”的尴尬情况,多数家长也只能选择这种方式。

根据台湾儿童福利联盟调查,台湾小学生高达8成课后安排在安亲、补习、课后班,其中近6成几乎天天到辅导班报到,近5成学童还得在辅导班接受额外考试。

相对于学校课照班便宜且有统一标准,安亲班收费则各地不一,且南北差距颇大。北部月费从数千元至上万元都有,有些更在学期初加收数千至万元不等的注册费;南部偏向不收注册费,月费在五千元上下。台媒报道,台湾平均每个孩子每年花在补习上的费用高达6万元。“台湾的学生基本是补习班式教育,各种考试如果不去补习,感觉都跟不上同学。”林爸爸告诉导报记者,自己的孩子曾经有一次,“一个下午写了7张考卷,还是双面的”,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对此,老师表示是为了提高小朋友的考试成绩,最后想想也还是接受了。

方式3

“亲子共学团”丰富课后活动

一起拼养 家长轮流当老师

“为什么猩猩会变成人类?”放学后,吴嘉珩和五六位同班同学围坐在一起,向老师积极地举手提问,老师正是自己的爸爸吴建兴。这个名为“长颈鹿寻秘园”的亲子共学团,代表的正是近年来在台湾悄悄流行的一种年轻父母育儿方式——拼养。

“我们认为,不该让孩子一下课就上课,所以几个家长商量之后,定下了这个共学计划。”吴建兴告诉导报记者,小学阶段的小朋友在成长工程中,需要一个很长的磨合期,家长、老师、孩子都在学习,进步是很缓慢的,但家长要意识到,“学习”是孩子的责任,不能丢给老师,自己也不能置身事外,正是因为这样,他和几个儿子同学的家长一起,轮流在课后给孩子们当起了老师。

周一是每周运动时间,活动包括骑自行车、篮球、羽毛球、足球、直排轮等;周二安排孩子到图书馆看书;周三固定户外教学日,利用身边公共资源来合理安排教学;周四让孩子自定义上课题目并准备内容分享;周五让孩子们做做小实验,将课堂的东西转化为实际操作,或者安排小朋友们参加小区的跳蚤市场、义工活动,让小朋友们学习当小老板,学会计算成本、制定海报以及售货、结算……

“长颈鹿寻秘园”的这份课程表,可说是“很丰富了”,不仅如此,家长们还给孩子制定了奖惩机制,表现优良可以加圈,每月结算圈数,可以跟家长兑换等值的奖品。但吴建兴告诉导报记者,“拼养”需要父母的深度参与,对于忙碌工作的父母而言是一项负担。但他认为,每个家长只需要抽出其中一天来参与,收获是非常惊人的。

“我的孩子从一开始到图书馆动个不停,到安静看书,主动将书籍归位,进步很多。他们学会了提前做功课,以及课后做延伸的感想,这些都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意外收获。”吴建兴告诉导报记者,班上越来越多的学生想要加入“长颈鹿寻秘园”。

除了家长参与之外,家长们也会共同出资请老师,放学后的时光尊重孩子的意愿,让孩子们享受除了课业外更多需要学习的课题,“孩子童年留下的是笑容或是压力,就要看爸妈能不能给他们成长的空间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