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让家庭第一代大学生活出尊严!

原标题:让家庭第一代大学生活出尊严!

传统教育的好学生,

较少与他人交流和在课上表达意见,

花更多的时间玩电子游戏,

社交圈子小,

没有他人的支持和帮助,

很少参与课外活动。

这些都是第一代大学生的专属语句。

非第一代大学生的同学似乎每一步都走得清晰扎实,出国,实习,就业……而他们却没有人告诉大学应该怎么样,未来该如何规划,更没有人在就业求职时给他任何帮助。

2018年,各大高校迎来第一批“00后”,其中第一代大学生仍是高校学生的主体。如何让第一代大学生在学校顺利转变角色,获得自我成就感和尊严感,并在大学的舞台上创造自己的辉煌呢?这是中外高校都需要面对和回应的新挑战。

2017年,由21世纪教育研究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7)》对60703名家庭第一代大学生的大学前经历、大学期间就读体验及其对学校的评价和教育收获进行了调查分析。其中的《中国家庭第一代大学生学习与发展报告》显示,第一代与非第一代大学生在基础知识(如数学、物理)、综合思维(如批判性思维、量化素养)方面的表现并没有显著差异。

然而,他们的课外表现却出现了巨大的不同。突出表现是,第一代大学生参与拓展性和研究性高影响力教育活动的不足。高影响力教育活动指的是需要学生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积极与师生互动,不断反思,并在实践中应用知识的课外自主性活动。研究表明,参与此类活动能够对学生的学业和全面发展,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其中,在课程以外的语言学习(如参加课外语言辅导或培训课程、辅修第二外语)、海外学习、辅修第二学位等拓展性学习活动上,第一代与非第一代大学生的差距是最大的。

那么如何让第一代大学生群体迅速融入高校环境,在求学过程中提升学业及社交水平,在就业市场上不落人后,并最终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方向呢?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美国高校联盟是如何建立起帮扶第一代大学生的体系。

大数据与精准帮扶

以往美国高校会采取调查问卷及征收家庭税单等方式调查帮扶对象,但这些方法存在一定偏差。近年来,美国大学借助大数据进行预测分析,并在早期采取积极的咨询干预措施。

大学创新联盟是由美国领先的11家公立研究型大学成立的联盟,致力于帮助学生成长,尤其是低收入及第一代大学生。通过高科技的方式共同孵化创新项目、相互借鉴创新模式、开放高校间数据、分享高校资源等形式,减少高校时间及资源的浪费。

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是其中一所带头高校。该校通过系统预测分析的方式来辨别可能需要帮助的大学新生。算法获得了十多年来数万名学生的历史数据,建立起学生学业完成状况的模型。该模型依据14项地域及学术因素进行测量,如居住状况、父母收入、是否为第一代大学生、高中成绩等。

分析帮助学校识别出需要额外学术支持,并能从特定支持计划中获益最多的学生。2013—2014学年,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启动了一项提供奖学金和体验式学习的项目。该项目使用预测分析,识别有学术和经济需求的学生,并帮助他们培养领导技能。学生在日常进行学术发展的同时,还有机会参与社区服务、研讨会及校外实习。

分析结果还可以用来监控大学生的学业完成状况。通过结合学生的背景数据及学业完成状况,帮助学生进行课程探索以及分析所选课程可能对毕业、就业产生的影响。依据每个学生的“进度指示板”,学生顾问们实时了解学生取得学位进度的确切百分比,为学生提供即时反馈,并及时向有问题的学生伸出援手。

通过这些大数据的预测及分析方式,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学生学业按时完成率在四年内由51%提升至60.9%,在校学生的成绩也有了显著提升。目前,佐治亚州立大学及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都采取了类似大数据分析措施,有效地提升了大学生的平均成绩,缩短了其完成学业的时间,并节省了学生的学费,一定程度缓解了第一代大学生和贫困生的经济压力。

资源流通,模式创新

如何让勤奋刻苦且中规中矩的第一代大学生确立创新思维和创新精神,这是检验大学教育教学水准的一个重要标志。

堪萨斯大学也是大学创新联盟的高校之一。该校推出了新兴学者计划,学生作为助教参与教师主导的研究和创意项目工作,学校为学生提供工资。新兴学者班的最大亮点是,参与者是来自全美各个学校及学习不同科目的学生。学生每周工作七个小时,并与导师一起,每周与其他新兴学者在本科生研究中心会面。“新兴学者计划是通过早期的研究工作,为一年级学生在大学中取得成功打下坚实的基础,”本科生研究中心的副教务长德安吉拉•博仁-华莱士说,“其中一些好处包括与教师建立早期联系,并让学生有机会在学习的同时进行实践。”社会学基金会杰出教授塞西莉亚•门继万将一年级学生吉赛尔•阿尔莫多瓦带入她关于移民和移民在媒体中描绘的研究项目。“我对参与这个项目非常兴奋,因为有机会培养我的学生的研究兴趣,”门继万说,“我意识到这也是我捕捉学生兴趣点以及摸索最好的教学方式的契机。该计划提供了结合研究、教学和指导的最佳方式。”

注:申请新兴学者项目的学生需获得联邦勤工助学奖,该奖项主要用于帮助有经济困难的学生,让他们通过工作减轻债务压力。

“我们之前观察到很多不参与研究的学生,因为他们必须通过数小时打工来赚钱。我们很高兴这项计划为学生提供了一个在追求学术兴趣的同时可以赚钱的机会。”本科生研究中心主任约翰•奥古斯托说。

目前大学创新联盟中的其他高校也开始协同推动项目的发展,为学生提供学习及工作机会,推动高校资源流通及学生的共同发展。

树立人生榜样

活出感恩,活出成就,活出尊严,这是第一代大学生心中最为珍惜的精神基因。如何让这精神基因站起来,成为他们奋发进取的新动力,这同样是大学各层面需要全力去做的。

2017年秋天,16500名大学新生进入加州大学体系进行学习。其中,约45%的新生是第一代大学生,较十年前的36%有所提高。在加州大学体系的第一代大学生中,有81%在六年内毕业,远远高于美国所有公立院校的60%及全美院校的11%~50%。多数第一代大学生在调查中表示,他们感受到了校园归属感,并和他们同级的同学一样,对在加州大学体系学习、生活感到满意。

加州大学体系成立了第一代大学生教职工委员会,该项目包含大约900名加州大学体系教职员工和四名加州大学体系大学校长。他们也都是家庭中的第一代大学生,志愿为学生提供指导及学术支持。该项目的策划人之一,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历史学教授安妮塔•卡萨万提斯•布拉德福德提到:

“认可第一代大学生的身份看起来是一件小事,但对我们的学生来说,却并非小事。当我开始在课堂上分享我第一代大学生的故事时,我的办公时间就挤满了来访的学生。他们排队等着见我,并带着一种自豪感说:‘我也是第一代大学生。’作为一名历史学教授,我努力让我的学生们睁开眼睛:不仅要看到历史思维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还要看到过去对我们个人未来的影响,但这并不一定决定我们的未来。通过让他们知道我曾经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我可以改变他们看待自己的方式。通过建立第一代大学生与导师的联系,第一代大学生得到了有亲身经验的导师一对一的帮助。有相同的经历及情感共鸣,能使第一代大学生敞开心扉,说出自己的困扰与顾虑,并能得到最直接、最有效的帮助。”

加州大学体系第一代大学生毕业两年后的收入为28336美元,远远超过仅拥有高中学历的加州居民的收入(27963美元)。在获得学位后六年内,加州大学体系第一代毕业生的平均收入便超过了其家庭总收入。

数据链接:
麦可思数据显示,中国2017届大学毕业生中家庭第一代大学生(本科及高职)的平均月收入为4248元,明显高于城镇居民2017年月均可支配收入(3033元)。

结语

通过观察美国高校联盟对第一代大学生的帮扶方式可以发现,高校不仅需要改善学生的经济状况,更要拓宽他们的学术及生活边界,让他们努力探索未知。最重要的是,高校应对学生进行精神激励,让他们树立克服困难的勇气及取得成功的信心。美国高校联盟通过整合相关资源,实现信息互通,为学生提供了更丰 富的学习资源和更广阔的实践平台。诚然,中外高校都面临着激烈的竞争,但如何在竞争和合作间找到平衡点,实现高校及学生的共赢,这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主要参考文献:

[1] 张华峰,郭菲,史静寰.中国家庭第一代大学生学习与发展报告[M].//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7).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230.

[2] "Collaborative Project Goal Predictive Analytics."University Innovation Alliance.

[3] Bradford,Anita Casavantes."One of the Biggest Lessons I Teach My Classe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Medium."Medium,Augmenting Humanity,17 Oct.2016.

[4] "Data Driving UT Austin's Increase in Graduation Rates."Office of the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and Provost,2 June 2017.

[5] 加州大学、堪萨斯大学网站

声明: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