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九州缥缈录》预告片曝光:梦醒花犹存,铁甲依然在

原标题:《九州缥缈录》预告片曝光:梦醒花犹存,铁甲依然在

江南的《九州缥缈录》称得上是一代人的回忆,这部经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最近发布了首支预告片,让原著粉沸腾到不行。这部作品背后的“九州系列”,也代表了中国最浪漫的一批青年才子为梦想聚集在一起,又最终在现实面前分崩离析的故事。

前不久,作为很多人心目中“九州系列”扛鼎之作的《九州缥缈录》,发布了电视剧版的第一支预告片。

预告片戳这里

看过之后,不少人直呼那个瑰丽玄奇的世界终于现世,满屏弹幕都沸腾到不行:

除了对张丰毅张嘉译许晴等一众老戏骨的加盟备感期待外,刘昊然宋祖儿等几位年轻演员的演技也可圈可点。

而对原著粉来说,预告片里配合画面闪回的台词,每一句都是一记暴击:

“寡人希望有一个能手握刀剑的人,

只不过如今,他还沉睡在摇篮里。”

“我拿刀,是想救人。”

“最终能成就英雄的,

是他的那颗心。”

当然,还有那句象征天驱不死的经典口号:

“铁甲依然在。”

无论如何,作为最后一部“老九州”的电视剧改编,《九州缥缈录》或许是九州系列影视化的最后一搏。

之前几部九州系列的影视作品,在宣传期吊足了胃口,但是上线后的反响却不如人意。电视剧有《九州天空城》(2016年)《九州·海上牧云记》2017年,电影有《鲛珠传》2017年,不是特效粗糙,人设尴空,就是空有一副好皮囊。

对于定档明年播出的《九州缥缈录》,很多人不无担心地表示:这终究不是自己心目中的阿苏勒(《九州缥缈录》男主角,那个“一起偷花打枣跳板子”的人只能存活在记忆里。

毕竟,从预告片来看,贵为天驱圣物的苍云古齿剑,竟被改得只剩一个土味的“斩铁”之名。

之所以有这样的担心,因为这部作品背后的“九州系列”,也代表了中国最浪漫的一批青年才子为梦想聚集在一起,又最终在现实面前分崩离析的故事。

2002年到2003年,对于中国的玄幻小说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

就在这一年,《诛仙》开始在幻剑书盟上连载,从此中国玄幻小说时代的序幕被拉开了,它的生命力、爆发力、创造力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一年后,唐家三少的第一本小说《光之子》也开始在网络上连载,书中充满了一个少年的狡黠和憧憬,彼时的他还不知道,将来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中国玄幻小说的第一人。

同样是在这一年,清韵的天马行空论坛上,出现了一个邀人同写一个故事的帖子,帖子的发起者没有想到,这最终变成了一次宇宙大爆发的开始。

厦大毕业的今何在,清华毕业的大角,上海交大毕业的遥控,清韵匪帮老大、《南方体育》专栏作家多事,以及斩鞍水泡,哦,对了,还有当时刚刚从美国归来,已经在文坛小有名气的北大高材生江南,因为同一个梦想聚集到了一起,开启了中国奇幻小说史上的一段传奇。

从左至右依次为江南,今何在,潘海天,水泡

这些现在看起来一个个位列众神殿的名字,在当时也不过是一群满腔抱负的中二文学青年。

在《九州幻想》创刊号的卷首语里,他们写到:

身为作者,总有一种宏愿,有生之年,要书绘一幅庞大的画卷。但凭一人之力,穷尽百年,又如何写得完心中无尽想象。于是,我们终于找到了一种方式:创造世界

要有何等的气魄和勇气,何等的雄心和热血,才能把这句话放到自己杂志的卷首语里!

面对西方已经成体系的“龙与地下城”幻想世界,为了东方玄幻的尊严,中国奇幻小说界的第一批作家决心创造出自己的奇幻世界。相信每一个热爱文学的青年,每一个曾在夜里仰望星空的少年,看到这句话都会热泪盈眶。

因为一句话,他们聚集在一起,没日没夜地讨论这个世界的人应该是黄皮肤还是白皮肤,天空中应该有几个月亮,一个月有几天,羽人的翅膀有多长,河洛火炉里的火焰温度有多少,翰州的骏马能不能赶上风的速度,铁浮屠的重甲有多重,天启的城墙又有多高;

因为一句话,他们创造了八大王朝、六大种族、三陆九州、十二主星,创造了自己的创世神话,订立了天驱和辰月争斗几千年的教义;

因为一句话,他们写出了三十余本长篇小说,包括《九州·羽传说》、《九州·海上牧云记》、《九州·铁浮图》、《九州.旅人.怀人》、《九州·戏中人》、《九州·天空城》、《九州·逆旅》、《九州羽传说》,以及103万字的《九州·缥缈录》

《九州幻想》中的奇幻架空世界

为什么奇幻小说往往是少年们的珍贵记忆?

因为奇幻小说可以带来一种超脱于现实的代入感。而这种代入感,又通常是由接近现实的人物塑造带来的。

仅仅拿《九州缥缈录》一本书来说,我们就能说出几十个个性鲜明的人物:北陆有懦弱、善良、悲伤的吕归尘,大智若愚百般无奈的吕嵩,凶狠野蛮却有一片柔情的钦达翰王;

羽族有古灵精怪的羽然,绝代强者翼天瞻;

人族有少年意气又固执桀骜的姬野,霸气的嬴无翳,运筹帷幄的谢子侯,年少成名的古月衣……

提到这些名字,我们往往会想起他们背后的故事,仿佛回到了那个纷争的乱世,顿时一股热血涌上心头。也正是这些名字,才让我们一遍遍去回忆那个野花盛开的季节。

这样的一个世界,怎么就在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迅速销声匿迹了呢?除了“九州门”里涉及的金钱和创作理念之争,以今天的眼光看,更多的还是这个世界先天有所不足。

比如,在设定上有些种族明显有西方的影子,河洛像地精,羽人像精灵,而一些有明显中国特色的种族,却没有太大的表现空间,像是源于中国神话的夸父、魅族,更多时候担任的是故事的配角;

从故事上看,虽然九州有一段几千年的历史,但实际上故事集中于贲、胤、燮三朝,另外的几个朝代更多存活在设定集里;

从书的具体内容看,除了江南的《九州缥缈录》有扎实的103万字之外,其他的几部小说多在十万字左右,更多是起到一个补充的作用(甚至在一些人眼里是番外),这就导致“九州”系列的主线实际上是靠着江南一个人撑起来的,这也就为后来他们的分裂埋下了伏笔。

更加严重的是,“九州”的设定极其复杂,历史设定非常详细,甚至连一些具体人物的生平都是有简短的设定。这就导致在“九州”的中后期,新人如果想加入进来,就需要先把前面所有的作品都看一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横向对比来看,西方的《魔戒》《哈利波特》《冰与火之歌》虽然从设定上都有很宏伟的历史背景,但实际上笔墨却聚焦在很短的一个时间切口里。另外的部分,仅仅用很少的笔墨去触及,而留下来大量的空白等待读者自己去脑补。

《权力的游戏》里的世界

而“九州系列”却试图把几千年的历史都写在纸上,这的的确确是创造一个世界,但也的的确确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有人说今天的玄幻小说正处在盛世,但事实上,这盛世背景下的玄幻小说,已经显露出疲态。

一方面,在这个时代,极少一部分顶级写手牢牢把握着流量,新的作家难以出头。

我们熟悉的一些作家,像猫腻(代表作《庆余年》《间客》《将夜》)唐家三少(代表作《斗罗大陆》)我吃西红柿(代表作《盘龙》《星辰变》)辰东(代表作《神墓》《完美世界》)烟雨江南(代表作《亵渎》《尘缘》)等都是十几年前便进入文坛的,到今天我们看的还是他们。

另一方面,题材单一重复,内容空洞乏味,一窝蜂式地追逐热点,写作水平原地踏步这些老大难问题依然在困扰着玄幻书界。

我们今天回顾“九州”,不是为了批判金钱对人心的腐蚀,不是为了感慨漫天星雨的散落。而是在这个小白文盛行,小说注水的年代里,还能记得十几年前那段不平凡的故事——中国还有那么一大批人,仅仅因为一腔热血,就愿意把自己的青春与时光付诸于文字,用扎实的笔墨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创造一个属于我们中国人的奇幻世界。

由此来看,九州无疑是中国奇幻文学界最宝贵的一笔财富。

有人说,九州是中国玄幻小说史上最美丽的一个泡沫,它看似精美,实则危险。

尽管当年的那些人今天已经一个个远离我们的视野,或者在这个浮躁的盛世里迷失了自己。但是作为读者,我们真的感到很幸运。

梦想不就是像一个泡沫吗?轻盈,美丽,在阳光下会折射出炫目的光彩。

你是因为什么入了“九州”的坑?

—FIN—

转 载 须 知

本文由文化咖原创

本文作者 | 尘陌@文化咖孵化工场成员

转载请回复后台“转载”查看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