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一抹轻风的第一次 ——诸城种子研训营杂记

原标题:一抹轻风的第一次 ——诸城种子研训营杂记

新教育萤火虫之夏(2018)暨第九届种子教师研训营

暨第九届种子教师研训营十佳征文

一抹轻风的第一次

——诸城种子研训营杂记

南通高新区小学 唐萍

命运,是一棵开花的树,芳草萋萋,落英缤纷,每一片都是生命的印记,每一片都是上天的恩赐。 ——题记

到家的第二天,“温比亚”登录。此刻的窗外,风声呼啸,雨声滴答,一如灯前的我,心绪起伏。每年的新教育萤火虫之夏暨种子教师研训营我都会参加,我始终觉得,现实太现实,唯有远方,才能带给我力量,让我重新启程。今年也不例外,人文诸城,向我张开了欢迎的臂膀,于是,我去了。这一趟远方,留下了我太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坐卧铺汽车

一直是个路痴,那种在人群中茫然站立,四处回望,找不到方向的感觉实在太糟糕,所以每次出行,我从不选择交通工具,我只看两点:一方便,转乘次数少;二时间合适,曾经凌晨一点半被扔在天津站,然后经历的“冒险”我不想再经历一次。有时候回想每一次独自去远方,不禁还会后怕,庆幸自己每一次都能“遇难成祥”,好人有好报。

一个月前,就开始查询各种到诸城的方式,林林总总,最终确定了汽车,因为它会直接带我到诸城,并且到达诸城的时间大约是晚上七点多,天还没黑。坐十个小时的汽车,我能忍受,况且,我还看到车票上写着“高大卧铺”,在我的想象里,那不就和火车一样吗?

今年的种子研训营很火爆,各个试验区也有很多人报名,我家楼上的季老师学校就去了六个人。当季老师告诉我他们也买了汽车票时,我想,真好!这次终于不再是我一个人的旅程了!

候车室,七个人,有说有笑。虽然我和他们不熟,但是有同伴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心里非常踏实。

爬上汽车第一眼,傻了。这就是卧铺汽车?三排狭小的上下铺,下铺及地,没有座位,黑乎乎的,铺位和铺位之间只能放一双鞋子。铺上的被子被单也不知道是哪年哪月的,泛着黄、带着黑,稍微讲究点的人压根就不敢躺在上面。再加上汽车比较陈旧,斑斑伯伯的,窗帘拉着,光线很暗,一上车就给人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

老板很热情,操着一口山东腔,招呼我们放行李,还告诉我们哪个哪个铺位没有人,凉快点,让我们可以自由选择。其实哪个哪个铺位在我们眼里都是一样脏乱,但我们就好像上了贼船一样,已经下不去了。

战战兢兢找到自己的铺位,坐下来,暂时还不敢躺。伙伴们各显神通,恨不得找个一次性桌布把床包起来。言谈之间,我们忍不住流露出对环境的不满。老板默默地坐在前面,抽起了烟,再也不说话了。也许,我们伤了他。

从没觉得,十个小时的路程这么漫长。中间车子没有下服务区,只是在一个非常破旧的小车站停了二十分钟,司机和老板去吃饭了,我们在一个非常原始的“厕所”解决了问题后,就在车子旁边等了二十分钟。我甚至觉得,是不是我们的言语惹怒了老板,他故意使坏?想起了山东人的彪悍,想起我们可能会被他扔在诸城的任何一个地方,因为这是过路车,并不会把我们送进车站,不禁打了个冷战。幸好身边还有六个伙伴,其中两个还是膀大腰圆的男老师。

终于进诸城了!老板问我们到哪里下来,早就百度好的男老师给出了一个最接近报名酒店的地点。车停下,老板跳下车,帮我们一起取行李。我们正感慨“终于到了,终于不用忍受”的时候,他大声冲我们喊:“过马路注意车!”

那一瞬间,我心里暖了。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容易吧。卧铺汽车作为快被淘汰的东西,它的存在无非就是某些人谋生的手段。这位老板,每天往返于南通和诸城之间,每天的乘客是多少我大致有数,我们这一车,除了七个到诸城的,就只有五六个旅客,平时估计人还没那么多。他为什么不下服务区只上小车站去吃饭?因为便宜。他闲的时候,我看到他在看书,虽然只是手机书,但一个阅读的人总归不会坏到哪里去。

要说隔阂,只是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我的生活,而忘了去理解,去接受另一种生活。虽然我不想再体验卧铺汽车,但我学会了理解,从对方的角度去思考,心,也就变得平和。

第一次成为会务组成员

此次诸城,我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学习者的身份,作为种子计划的项目助理,我第一次成为会务组成员。报到时,会务组成员有专人迎接,有绿色通道,有伙伴们灿烂的笑脸,这是幸福!

因为我到达诸城的时间很晚,所以匆匆忙忙吃过晚餐,我就和超超一起去了“萤火见面会”的现场。大家的到达时间都不一样,所以我们也没法预估会有多少人参加晚上的见面会,只能见机行事了。见面会很简朴,没有话筒没有大屏,大家围坐在桌子旁,聊聊彼此的故事。虽然超超说,她要拉着我去壮胆,其实,她很从容。看着那个站在大家中间,微笑着侃侃而谈的姑娘,我心里不由生出一番感慨。这个姑娘很勤劳,很能干,很多时候她都泡在工作里,她很辛苦,同时,她获得了巨大的成长。付出和收获其实是对等的吧!

萤火见面会一结束,我们就赶回房间,制作明天要用的视频和ppt。完成了我的那部分任务,已经是11点多了,我实在熬不住,先睡了,而超超和燕子貌似还在继续。而之后的几天,11点多,甚至12点成为大家的常态。有时候我们在准备明天的ppt,有时候我们在商量某个流程,有时候我们在讨论今天发生的“小事故”如何能避免……没有走进会务组,就不知道原来在那些笑脸的背后,藏着那么多人的辛苦。而这辛苦,于我而言,是一种全新的经历,亦是一种成长。大家都这么努力,我还有什么资格在混沌里沉沦呢?

从我亲爱的小伙伴身上,我不仅汲取到了前行的力量,还学会了一种态度——淡定从容。

开营第一天,大家瞩目的焦点在颁奖典礼上,然而就在超超想把颁奖典礼ppt拷到会场电脑的时候,她的电脑罢工了。拍呀、打呀、按呀,电脑仿佛睡着了一般,怎么也叫不醒。在我们期待的目光中,会场技术人员把电脑拆了,结果却是“暂时修不好”。我们昨晚完成的所有ppt都在超超电脑里,没有副本,接下来的议程该怎么办?

记得天津那次,“书香电影节”颁奖典礼开始之前突然发现视频有问题,于是我急了,在后台修正视频的时候,心慌慌,头昏昏,手也在抖,旁人和我说话,都被我很急促的打断。燕子温和地对我说:“轻风,要淡定!”是的,问题出现了,着急和埋怨都没有用,解决问题才是关键。淡定从容才是这时候该有的态度。

我的大脑开始飞速旋转。颁奖典礼的ppt是我和超超合作完成的,我做的那部分在我电脑里,所有的原素材也都在,可以用我的电脑重新完成。现在离颁奖还有半小时,足够了。

朱老师开车送我回宾馆拿电脑,一路上他不停安慰我:“轻风,别急啊!”我说我不着急,这话不是敷衍他,是真的。

因为不慌张,因为沉着,我还想到了更省时间的方法,很快就把ppt做好了。颁奖典礼如期进行,虽然还有一些不完美,比如因为没有考虑到会场电脑ppt版本的原因,导致声音出不来,但我们可爱的技术人员手动在后台操作,问题也解决了。

站在舞台旁边,看获奖的小伙伴笑靥如花,想起天津时的手足无措,不由感慨,人,只有经历了,才会长大。我更相信下一次,我们会及时备份,即使电脑坏了,也不会影响议程,而ppt版本的问题也不会再出现。

多考虑一些,想全面些,把所有可能的“坏事”都做好预案,如此,当问题真正来临时,我们才有可能从容不迫。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第一次站上分享的大舞台

做学生那会儿,我最喜欢参加演讲和朗诵比赛,站在舞台上尽情表达自己的感觉真好。那时候的我,没有专家指导,没有章法,有的只是一腔热情,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只勇敢地做我自己。我的好些个同学都对我说,当年的我意气风发,勇往直前,很是令他们佩服。

走上工作岗位之后,我逐渐变得沉默,不愿意在公开场合开口,我更愿意默默地呆在幕后,静静地做自己的事情。有小伙伴对我说:“你做了那么多事,为什么不站出来说说呢?”我只是笑笑:“我所做的,都是我乐意的,也没啥好说的。”彼时我想,大约,我这就是褪去了当初的年少轻狂,正慢慢走向成熟吧。

三年前,参加实验小学的双选,教室里仅仅只有二三十个人,我作一分钟演讲;双选成功,参加实小的暑期培训,大礼堂里坐着几百个教职工,我作读书交流。那种令人窒息的感觉至今仍记得。我的眼神飘过台下的眼睛,在空中游荡,脸上的微笑是挤出来的。我开口,声音像是被大海淹没了一样,自己根本听不清,耳边只有澎湃的潮声。我知道,那就是叫做紧张的东西。它让我犹如一个溺水的人,慌乱的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于是,我知道了。我并不是长大,而是失去了勇气,失去了信心。我用“成熟”来麻痹自己,站在人群之中,我才感到安全,其实我就是怕,怕众目睽睽下说错话,怕被别人笑话。我好像很在乎别人会怎么评价我,原来那个率性而为的我消失在和社会的磨合中。

诸城,我有一个在九百多名老师面前分享的机会,心里是很忐忑的,完成会务工作,也没有心情听讲座,还在琢磨怎么站在那个舞台上,怎么开口。那天吃饭的时候,我鼓足勇气把我的担忧说了出来。喜喜对我说:“你别紧张,这些都是你在做的事情,只要把它讲出来,讲清楚就行了。”

走上舞台,望着台下无数的眼睛,我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紧张,喜喜的话到底还是给了我力量。深深地鞠了一躬,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我开始讲述我和孩子们的阅读故事。

好像,我的语速快了一点,好像,我还没有完全表达出我的情感,好像,我的眼神经常会瞄向发言稿,不过,我总算流畅地讲完了。没有引起轰动,也没有引发听众的厌倦,算是马马虎虎合格了吧。

经由这一次,我看到了自己的能量,依稀有回到当年的冲动。我反复回想喜喜的话,是的,把我做的,把我想的,讲出来,讲清楚就行了。我能在讲台上和孩子们侃侃而谈,面对伙伴们,我在怕什么呢?我给出我的真诚,又何必在乎别人会不会笑话我?我,要和过去告别,我,要找回自己。

从胆怯到勇敢,只需要一个契机,只是一个转身而已!

生命之树苍翠,每一次的种子研训营都是盛开的璀璨,我庆幸当初的遇见,亦珍惜每一轮的花开!感谢阳光,感谢细雨,感谢轻风,感谢这一次又一次的“第一次”!

儿童文学作家 | 教育专家 | 资深公益人 | 童喜喜著

童喜喜十八年教育心声

与童喜喜另一著作《读写之间说为桥》双双荣获

《中国教育报》2017年度“最受教师喜爱的100本书”

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副主席张明舟 独家推荐:“童喜喜和她的伙伴们对教育、对教师、对儿童的深切关爱和超人般的努力和实践,使我阅读期间数次哽咽甚至落泪……”

京东网、当当网有售

童喜喜:作家 | 教育专家 | 资深公益人

中国十大作家奥运火炬手

冰心文学奖、全国优秀畅销书奖得主

全国推动读书十大人物

开创“童喜喜说写课“模式

1999年起资助失学女童

2003年捐稿费成立“童喜喜春蕾班”

漫游教育19年

率队举办公益活动7000余场

个人讲座900余场

只身走遍中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

喜阅同心 我到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