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正文

16岁女孩的遗书:爸,我死后别火化了,太花钱……

原标题:16岁女孩的遗书:爸,我死后别火化了,太花钱……

9月的佳木斯已经有了些许凉意,年仅16岁的孙文秀侧卧在病床上,静静的凝视着窗外。她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自己因为化疗的副作用彻夜未眠,默默等着第一缕曦光的到来。已经开学了,同龄的孩子迎来了新奇又多彩的生活,而她……只能静待死亡。

枕头下那封遗书被她捏了又捏,漫长而痛苦的化疗像是无尽的潮水,一波接一波的企图淹没她瘦小的身躯。她看看靠在床边和衣而睡的父亲,再看看日渐憔悴的继母,她突然想起那年在同江市读小学,继母瞒着父亲去看她,并偷偷塞给她一把零花钱。

孙文秀知道家里的条件并不好,不然母亲也不会在她3岁时就吵着与父亲离了婚。继母是2011年左右进的家门,她把孙文秀当亲生闺女一样疼爱。她还知道,是继母和父亲建议,以后都不要再生孩子,只要她一个。

孙文秀想爷爷奶奶了,自从去年被医院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后,她就再也没有离开这间小小的病房。期间二叔来看望过她,一米八几的汉子红着眼眶拽着她的手,一字一句的跟她保证,会想尽一切办法救她。事后二叔掏空了家底,现在还在四处借债,只希望让她多活几天。

这是第五次化疗,孙文秀在心里默默的数着。父亲答应过她,做完这个疗程就带她回家。那么多次的腰穿和骨穿,大人都熬不住的疼痛,她生生的受了下来,并且倔强的一声不吭。她的内心只有一个念头:回家。她对自己说,即使真的活不成了,她也一定要在家里。这间小而苍白的病房曾无数次的出现在她的梦魇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太阳终于露出了自己的“脸庞”,在感受到阳光温度的那一刻,孙文秀的眼泪掉了下来。她的病情在今年八月再度复发,如果再不换骨髓,她熬不过今年。虽然父亲和继母百般遮掩,但没人比她更清楚:留给她和家人的时间不多了。

她想起7月生日那天,父亲为了完成她的心愿,带着她绕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做了最后一次“旅行”。她想用自己的方式,和爱她的人们、城市、世界告别。是的,她并没有怨恨,她只是太累了……那天和父亲玩的很开心,即使他们只是在某处花坛边摘了一朵不知名的小花,接着就回了医院。

也是那次,她像大人似的握住父亲的手,认真的恳求道:“爸,我死以后就别火化了,太花钱。家里为了我背了这么多的债,您跟我妈要继续生活。还有,和我妈再生一个吧,好歹有个盼头……”她没能说完,因为父亲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瞬间湿透了她的手掌。

孙文秀也很想哭,她很害怕。特别是知道那么多不认识的好心人们在默默的关爱她,她就更害怕。她怕自己即使拥有了这么多的爱也活不长,她更怕自己稍微松懈一下就会被这异常凶悍的病痛击垮。没有人知道,她在断断续续写下遗书的夜晚,流过多少泪,幻想过多少种可能。

死亡像是一只噬人的野兽,时刻觊觎着孙文秀的生命。她舍不得爸妈,舍不得世界,舍不得人生万千种可能。但是她明白,自己除了提早与这个世界告别,再无更好的办法。她只希望: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她想说的这些话能让父母好过一些;还有,如果有来生……她还是希望再做父母的女儿。

在国家驻村工作队员的帮助下,孙文秀发起了爱心需求,希望能够得到社会爱心力量的帮助。希望看到的爱心人士能够转发这条信息,让爱心得以传递。

作者|刘颜格

责编|吕超

编辑|张达

校对|丁哲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