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未名新语 | 邴翛淇:不甘平凡,追求卓越

原标题:未名新语 | 邴翛淇:不甘平凡,追求卓越

编者按

邴翛淇

北京市第八中学

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

我酷爱《百年孤独》式的开头:“很多年后,我依然会回忆起坐在闷热的车里打开手机,查出自己成绩的那个下午。”

那算是我想都没想到的成绩了,也让我能去触碰我曾经根本不敢去伸手的目标了。我这个一直认为自己不是天才的孩子,也拿到了努力家能拿到的最好结果了。

一纸通知书,或许是我曾经奋斗收获的最美的果实。但我没有狂喜,没有激动,也没有哭泣。仿佛这一切都是命定,又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尽人事听天命的心态大概就是如此,就像我坐在高考考场上的时候,心里丝毫没有紧张,只有一种终于等到这一天的释然。

那么与燕园机缘巧合又命中注定的相遇,就从几年前说起吧。

我并不是什么书香门第出身。我初中之前甚至都不知道北清的名字,以为北清大概是个公园,对大学的好坏毫无概念。努力依然是努力,但我并不是那种会定下过于长远的目标的人,当时为了高中升学就已尽力,挑灯夜战到万籁俱寂,浑浑噩噩中又是一天,并不会想到将来有什么光辉的人生。

高一时我喜欢化学。我的理想院校是北京化工大学。北大的名字自然也听过,在开学典礼上听优秀毕业生的去向,听老师们说八中多少人考上了北大,也只抱着旁观的心态而已。

有趣的是,第一次走进燕园是因为心理压力过大,去北大附近的咨询机构做焦虑症治疗。漫长的治疗结束,我像个木偶人一样走进北大的校门,在偌大的学校里漫无目的游荡。游人如织熙攘热情,背着书包抱着课本的学子们匆匆走过,天空蔚蓝无云,湖水波光粼粼映进我混沌的头脑里。

后来我就没再想起大学的事情。治疗,学习,竞赛,这些事情把脑子占得满满当当,让我把那蔚蓝天色下的一池春水埋在记忆底层,变成一个恍惚的迷梦。

看书,做笔记,写文章,其实安宁且美好。成绩也依旧因为努力的习惯而一直优异,让我开始慢慢将冻在心里的梦融化苏醒。

——如果我真的能去北大呢?

高三前的暑假到来。有幸能成为北大暑期体验营的一员,再看到那一泓清澈的水,我已很是满足。

在见识这一切后再次归于平凡,我并不甘心。我想,即使是不被神眷顾的孩子,也应当有资格去追求卓越,对着月亮拉满弓弦。

高三生活确实艰苦,并不值得讴歌。但是在最黑暗的日子里,也有美好的光一闪。我有了目标,有了方向。转文后便没有考虑过除了中文以外的别的专业方向,现在只是将它导向一个更加卓越的方向去而已。

于是在大家考虑大学去哪里的时候,我只想奋力一搏,去往燕园。

人多经历一些心态变化并非没有好处。我在高三便再也没有过度焦虑的时候,也没有考前的过度紧张,精力善用,顺其自然,反倒比从前苛求自己更加稳定。也挣扎,也自责,时时感到自己的努力和天分都配不上燕园的博大深厚。我害怕自己不能茁壮地活着也不能清醒地思考,害怕自己不够坚定不够努力,也担心自己这孤注一掷的热望不过是过高的自我期待。

这是每个人都常见的自我怀疑。因为是凡人,是再普通不过的人,即使再怎么期望不平凡,心中亦有千万自我怀疑。即使如此,我知道这一切都急不得慌不得,我能做的只有努力,然后等待,而已。一切该来的都会降临,只要让自己配得上。

所以临近高考,我反倒不再紧张。不被神眷顾的孩子终于有了底气。平静,真正的心如止水,知道自己已经做到了能做的一切。那么接下来剩下的,不过是无数大小考试中的一场而已。

而我成功了。我做到了。

所以这并不是意外之喜,也不是天降福报。这就是其中一种顺其自然的结局而已,我并不激动。

但是我依旧很幸福。因为我,努力了,成功了,做到了以前不敢想的事情,让那个混沌中的迷梦清晰而染上了色彩。

我不是被神眷顾的孩子,没有过人的才智和深刻的思想,我只有努力和一点倔强,可是我也可以去追求不平凡的人生。

于是夏天即将过去。酷暑渐渐消退,像是宣告高中三年青春的结束。

而我曾经一直在迷梦中若隐若现的大学生活也开始了。

来源:北京大学北京招生组

美编:蔡翔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