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团块世代 : 你69岁了,可能还在赚钱养家还债 | 观影

原标题:团块世代 : 你69岁了,可能还在赚钱养家还债 | 观影

原创

者:张詠晴

转载请联系微信isocialor

编辑:

阿九

作为上六下二的一代,

我们该怎么办?

69岁还要赚钱养家,

这会是我们的未来吗?

根据日本总务省统计局2017年提供的数据,日本总人口数比上一年减少了0.18%,已经持续减少了7年。而65岁以上的老年人则占了总数的27.7%接近联合国规定的国家人口老龄化标准的4,刷新历史新高。

在东京,也常会看到头发花白的老人家还穿着工作服,和年轻人一起,拖着疲惫的身躯,穿梭在这座繁忙的城市中。

是因为他们还想证明自己的社会价值,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图片来源:见水印)

根据20173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2016年日本共有21321人自杀。男性自杀人数约是女性的2.3倍。尽管自杀人数连续8年下降,平均每天依然有近60人亲手结束自己的生命。从年龄分部上看,4069岁的自杀者占到了50%

本该是陪伴子女成长,乐享天伦的年纪,是什么原因迫使已经走过奋斗期的中年人,选择自我了断?

20165月,NHK纪录片《团块世代悄然迫近的老年破产》,为我们展示了推动日本战后社会发展的一个群体——“团块世代”,揭露了埋藏在腾飞的日本经济之下的残酷现实。

优越的“团块世代”变成命苦的“夹心层”

团块世代,指19471949年日本二战后婴儿潮出生的人口,约1000万人。他们中80%属于工薪阶层,是支撑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脊梁骨。目前,被称为“团块世代”的人们正处于65岁到69岁之间,迈入老年人的行列。

当年,团块世代的大多数年轻人都从地方前往东京、名古屋、琦玉等大城市参加集体工作,收入可观。然而90年代初,经济泡沫破裂,日本经济出现大倒退,此后进入了平成大萧条时期,至今仍未恢复。彼时,他们约在40岁左右,此后工资便一路下滑。

内阁府分析委员藤森克彦在采访中表示:虽然他们中部分人群拥有2000万日元(约122万人民币)以上的存款,同时也有大部分人存款不足100万日元(约6万人民币)。

6年前妻子过世之后,68岁的青山政司便独自照顾91岁的母亲千代。此前一共攒下的2000万日元的存款,现已花掉400万。年轻时,做个体户生意的青山夫妇因缴不起政府的年金保险费,所以退休之后没有年金。

团块世代的父辈约50%是农民或者小生意人,很多人年金很少或是没有年金。

筑起日本全民中产时代的团块世代,总被认为是经济富足的一代。可实际上,进入晚年的他们还面临着上有老下有小、生活拮据的困境。

“现在全家都要靠爷爷的工资吃饭”

新美先生已经67岁,退休之后却仍在工作。他和妻子惠子的年金加起来共22万日元,加上他的工资,每月有37万日元(约2万人民币)的收入。当时处于日本工薪阶层的两人,周末还能开着私家车四处旅游。之后出生的两个儿子,也很快组成了各自的家庭。

儿孙绕膝的快乐,却在2年前出现了意外。儿媳去世之后,36岁的儿子司带着两个孙子搬回了老家。惠子89岁的母亲患有心脏病和老年痴呆症,三年前开始和他们住在一起。家务事里里外外,都由奶奶惠子为他们操持着,而司则打着零工,收入微薄。

这家人最大的经济负担,是扩建住房的贷款。每月还款额为99千日元(约6000元人民币),还要连续还贷13年。一家六口无论怎么节省,每月都要支出47万日元,多出的10万日元(6120元人民币)赤字则需要靠存款补齐。

原以为能依靠年轻时积累的财富度过一个安稳幸福的晚年,却遇上了日本最长寿的一代和饱受经济衰退之苦的青壮年一代,团块世代的美好愿景碎成生活的一地鸡毛。

有年金有收入未来依然迷惘

69岁的河口晃目前独居,97岁的母亲在外地的老人院生活,39岁的儿子生活在东京。年轻时从老家福冈来到东京工作,当时他年收入就高达1000万日元(约61万人民币),根本没有想过老年之后会生活困难。

存款渐少,年金又不足以支撑生活,65岁的时候,河口找了一份新工作——医院的驾驶员,时薪1000日元(约61元人民币)。每月去横滨探望母亲的5000日元(约306元人民币)花费,对他而言都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根据2012的一项调查,团块世代的67%的人因为仅靠年金无法生活,只能继续工作。

当看到河口先生带着微笑静静地坐在母亲身边,看着母亲享用着他买来的小零食和饮料时,心里却难免悲伤。两位老人加起来已经166岁,脸上皆是沟壑纵横,写满了岁月的不易。而69岁的河口还必须担心,这份工作只能再做一年。此后他要靠什么活下去,还是一个未知数。

团块世代正面临着无法逆转的绝望:他们的年纪已不允许他们去外面拼搏,但除了他们自己,也没有人可以依赖,更甚的是,他们的父辈、孩子,都要靠他们才能活下去。

中国“团块世代”是否会来临?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在2015年达到高峰后开始下降,传统人口红利逐步消失,人口老龄化加速,形成“未富先老”的局面。

而失业人口方面,20102016年全国城镇登记失业人数不断增加,到2016年共有982万城镇失业人口,比2010年增长了65万人。与此同时,我国劳动力人数正处于稳步增长阶段,2017年高校毕业生共有795万,达到历史高峰。

这样的错位,与日本第二代婴儿潮的就业问题高度相似。

美国彭博社简报(Bloomberg Brief)早在2013年便预测,中国在2030年的人口结构将与日本非常相像,并指出“人口增长速度远跟不上经济发展速度的中国,在未来很可能面临和日本同样的社会问题。”

针对团块世代的问题,NHK采访了两位专家。放送大学的宫本理子教授认为,当前的负面连锁效应,会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下一代。瑞穗情报主任藤森克彦指出,社会性救助设施的完善与保险的推行是缓解团块世代经济压力的关键。

在这方面,我国已在不断推进:根据《2017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7年年末的基本养老保险参与人数为91548万人,比上年年末增加了2771万人。医疗、失业、工商、生育保险参保人数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

严峻的社会问题不能只靠市场的自我调节。无论经济多么困难,团块世代们都没有抛弃自己的家人。拯救面临老年破产的团块世代,也是在拯救家庭关系中无比珍贵的亲情,拯救每个家庭最后的堡垒。

参考文献: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au/demographics-china-2030-vs-japan-2013-2013-11?r=US&IR=T

http://www.askci.com/news/chanye/20171026/153345110548_2.shtml

国家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2018. 2017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

国家统计局统计科学研究所.2015.2015.04:上海经济发展阶段特征及“十三五”经济增长动力研究

1

你可能会喜欢:

“如果明早我没有拉开窗帘,请麻烦来帮我收尸”

未富先老,中国人未来养老靠市场还是靠政府?

社会学了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