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影视公司洗牌后Top30排名 华谊兄弟市值跌出前八

原标题:影视公司洗牌后Top30排名 华谊兄弟市值跌出前八

今年的影视行业,发生了并且正在发生很多广为人知的大事儿,其中的影视公司的影响力、市值、座次,也发生了新一轮的洗牌。

昔日的明星公司,华谊兄弟、唐德影视、乐视影业(现更名为乐创文娱),市值都大幅跌落了。而一些新起的公司,比如专注于出品喜剧屡战屡胜的开心麻花,以杨幂为主心骨经纪业务和影视业务突飞猛进的嘉行传媒,净利润和估值都非常可观。而像一直停牌装死的万达电影,卖身腾讯阅文的新丽传媒,在当下整体市场环境下,虽然排名前列,但市值都有些水分。

崔永元一人干残华谊、唐德两家上市公司

曾经属于行业领头羊的华谊兄弟,因为崔永元撕《手机2》和曝光“阴阳合同”事件,股价一路狂跌,较最高时的32.13元(前复权)跌去83%。市值目前已跌到150亿,跟曾经并肩的光线传媒差了78.4亿。在一众影视公司中,已经排不进前八。

同样受崔永元曝光“阴阳合同”事件影响的范冰冰概念股唐德影视,也遭遇了暴跌。股价较最高时的40.24元(前复权)跌了近80%,市值缩水至35.5亿。曾经拥有赵薇、范冰冰、张丰毅等股东,股价一路高歌猛进的明星股,如今沦落到市值在主流影视公司中远远垫底。

如果没有崔永元,华谊兄弟和唐德影视也会随着整个A股走熊趋势,以及影视大盘下跌趋势,往下走,但跌幅应该不会这么大。崔永元对影视行业的去水起了催化剂的作用,华谊正好成了靶子,唐德因为范冰冰受到了“牵连”。

至今,因为影视行业税收政策的调整,阴阳合同调查结果的未公布,范冰冰的“消失”,崔永元的不时出击,这两家公司,还处在风险中。

贾跃亭让乐视影业估值从98亿跌到30亿

以一己之力干残两家影视公司的崔永元之前,还有一个名人贾跃亭,也干残了一家影视公司——乐视影业。不过,这个公司本来是他自己控股的,属于糟践家产。

在融创孙宏斌接盘后,经过辗转腾挪,最终乐视影业和债务缠身的贾跃亭脱离关系,独立了出去,更名为乐创文娱,意为改头换面,重新来过。掌舵人还是原来的影业CEO张昭。

当初贾跃亭意欲把乐视影业装入上市公司乐视网的时候,乐视影业的估值是98亿。但是经过这一场折磨,乐创文娱的估值已经降到了30亿,一夜回到解放前都不如(2014年9月,乐视影业完成B轮融资时的估值就已经达到过48亿)。

今年六月上海电影节期间,乐创文娱集中发布了28个系列电影项目,包括郭敬明的《爵迹》系列、徐克的《神雕侠侣》系列、陈嘉上的《东陵兽》系列等。还宣布与中文在线成立合资公司乐创在线,首批合作项目包括《修罗武神》、《从龙记》、《斩龙》、《穿越者》、《太玄战纪》。还与作家朱大可联合研发《华夏上古神系》系列电影。另外,还与融创文旅成立合资公司乐创文景要做影旅联营。总之,饼画的很大。

张昭也透露,乐创文娱新一轮融资正在谈判中,“估值不止涨了一点点”,但就当下的影视大环境来看,要高也不那么容易。原本的电影行业新玩家,能挤进前六大的选手,如今需要重新靠战绩和稳定性再一次自我证明。

“喜剧之王”开心麻花:市值从3亿飙到50亿

有公司跌落,就有公司晋升。跟遭遇了熊市的A股上市公司比,几家新三板挂牌的影视公司,市值就显得非常亮眼了。

比如这几年很红的开心麻花,市值50多亿,是华谊兄弟的三分之一,跟老牌的集团公司上海电影相当。

开心麻花虽然业务比较简单,就舞台剧演出、电影、艺人经纪三大块,但这几年因为连续出了《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四部主控的电影,以及参投了《妖铃铃》、《绝世高手》两部电影,毛利率非常高。而旗下艺人沈腾、艾伦、马丽、常远等又越来越红,片约不断,片酬大涨,因此电影和艺人经纪这两块业绩增长都非常明显。

2013年8月,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以600万的价格,受让开心麻花2%的股份,公司估值3亿。那时候,开心麻花的年利润在3500万-4000万。

开始做电影以后,一下就不一样了。2015年,因为《夏洛特烦恼》,开心麻花的净利润飙到1.31亿。挂牌新三板后两轮定增,估值飙升至51.8亿。

2016-2017年,开心麻花的净利润分别是0.72亿、3.89亿。2018年,有票房超过25亿的《西虹市首富》(片方分账超过9亿,开心麻花占投资比约27%),以及国庆档热度很高的《李茶的姑妈》,估计净利润又要创新高。

电影行业两大龙头华谊兄弟、光线传媒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8.28亿、8.15亿,开心麻花3.89亿,是其约一半,市值是其约三分之一、四分之一,所以,估值并不算高。而且,就成长性来看,未来几年,存了很多喜剧IP资源的开心麻花都是非常可期的。

2017年初,开心麻花启动创业板IPO,但因为证券市场大环境的变化,以及监管的趋严,到2018年3月,开心麻花公告主动撤回创业板IPO申请。

“经纪之王”嘉行传媒:杨幂当家,市值50亿

另一家挂牌新三板,又从新三板摘牌的嘉行传媒,这几年的表现也非常突出。

嘉行传媒背靠杨幂这个“摇钱树”起来,杨幂持股。目前有三十多位签约艺人,包括刘恺威、迪丽热巴,张云龙、张彬彬、高伟光、李溪芮等。艺人经纪和影视投资两大块业务赚钱。

2015年,嘉行借壳西安同大挂牌新三板。根据当时的转让价,西安同大的整个价值也就2700多万。借壳成功后,嘉行传媒就在2015年10月发起了第一轮融资,估值15亿。尚世影业注资3亿购入20%股权。

2017年3月,嘉行又发起了第二轮融资,估值升到50亿。游戏巨头完美世界注资5亿入股,取得10%股份。

几年来,嘉行传媒的业绩一直在飞升。2015-2017年净利润分别是0.81亿、1.29亿、1.94亿,年增长率分别达到60%和50%。根据其2017年财报,影视收入占总营收的49.57%,艺人经纪收入占47.19%,基本是对半开。

影视版块这几年贡献营收的作品基本都是旗下艺人出演,包括《我是证人》、《怦然心动》、《亲爱的翻译官》、《漂亮的李慧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谈判官》、《烈火如歌》、《趁我们还年轻》、《傲娇与偏见》《逆时营救》《绣春刀2》等。

2018年第一季度,嘉行传媒营收4.68亿,同比增950%。净利润1.21亿,同比增344%。

对比业务类似的新三板公司唐人影视(签有胡歌、刘诗诗、古力娜扎等),唐人没公布2018年一季度财报,上半年财报净利润4300万。再对比同样有艺人经纪业务的北京文化(签有白百何、陈道明、郭京飞等),其一季度净利润不到1300万,上半年净利润4400万。唐人影视和北京文化的市值分别是29亿和73亿。

这么好的业绩和前景,在资本之路上应该很好走。但嘉行传媒却宣布自今年5月30日起,终止挂牌新三板。暂时也没有听说A股IPO的动作。

停牌装死的万达电影:并入资产无期,市值虚高

说完了跌落的和崛起的。再说说虚高的。

影视公司中排在第一的万达电影,市值高达608.8亿。

但要知道,这是一年多前的市值。因为要把万达影视资产并入万达院线(也即万达电影),万达电影2017年7月3日宣布停牌,至今仍在推进中。而这一年多时间,A股整体大熊,影视类股票都狂跌了几十个点。

这期间,王健林还遇到了很多事儿,卖了很多资产。而多位高管从万达文化板块出走,包括原万达文化集团副总裁叶宁、原五洲发行总经理李宁、原万达院线副总裁许承宁、原万达影视总经理赵方、原传奇影业CEO高群耀、原万达影视新任总经理蒋德富、原万达影视副总经理贾燕江、原五洲发行新任总经理阙文雄、原美国院线公司AMC董事会主席张霖等。部分离职高管流向了华谊兄弟、新丽电影、华纳兄弟等。

万达电影2018年上半年的净利润9亿,同比涨幅只有1.46%。做个对比,中国电影同期的净利润是6.67亿,市值237亿。捷成股份同期的净利润是5.71亿,市值151亿。这样看,万达电影也就值240-320亿。

即使最后装入资产成功,万达影视的估值按100亿算,总计市值最高也就值400多亿。

万达电影一直拖着装死不出来,能躲过这轮熊市直接到牛市吗?

高价卖身的新丽传媒:IPO无望,不如傍个大款

在其他公司估值都下跌的时候。新丽传媒倒是意外地卖了一个好价钱。

2013年10月,光线传媒以8.29亿从新丽传媒原CEO王子文处获得27.64%的股份。新丽传媒的估值为30亿元。

2018年3月,光线把手上全部的股份又以33.17亿卖给了腾讯,后者成为新丽传媒的第二大股东。新丽估值涨了4倍达到120亿。

然后没半年时间,腾讯又转手加撮合把新丽100%卖给了港股上市公司阅文集团,阅文集团本来就是腾讯旗下的公司,等于是自己倒腾。这一倒腾,新丽传媒的估值增到了155亿。这样的估值,跟老牌的华策影视、华谊兄弟到了一个量级。

2014-2017年,新丽传媒的净利润分别为1.31亿、1.16亿、1.56亿、3.49亿,并且利润大部分来自于政府补助。2014-2016年,政府补助分别为5370万、4020万、3515万。

华策影视2014-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9亿、4.75亿、4.78亿、6.34亿,华谊兄弟分别为8.97亿、9.76亿、8.08亿、8.28亿。

这样一比,新丽传媒的估值虚高了太多。

并购公告后4个交易日,阅文集团市值蒸发近200亿港元。

新丽传媒给阅文集团的业绩承诺是2018-2020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亿、7亿、9亿。从过往的业绩看,实现的难度不小。

新丽传媒出品过《如懿传》、《我的前半生》、《白鹿原》、《女医明妃传》、《虎妈猫爸》、《一仆二主》、《辣妈正传》、《沉浮》、《北京爱情故事》等剧,《悟空传》、《情圣》、《羞羞的铁拳》、《妖猫传》、《夏洛特烦恼》、《煎饼侠》、《道士下山》、《失恋三十三天》等电影,拥有陈凯歌、张嘉译、胡军、海清、李光洁、宋佳等明星股东。

早在2012年,就进入过IPO初审,2014年1月终止。2014年7月,再度申请IPO,又再度终止。2017年6月,第三次向证监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 依然没有进展。

不过,最终,傍了一个大款,卖了一个好价钱,也算不错的归宿。

(哈麦/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