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碎碎念 | 刘力:我在庾中的日子之感受庾中

原标题:碎碎念 | 刘力:我在庾中的日子之感受庾中

我在庾中的日子:感受庾中

刘力/

(庾中2017年元旦文艺演出)

从县城到庾岭共计37.5公里,这里在我看来该是丹凤最边缘的地方了。

庾岭镇并不大,一个小镇子东扭西扯,划分出很多的小巷子般的街道,人走过去,并不会有太多的人。但一个外来者总会引发很多人的关注。我就在这样的目光中浏览了整个庾岭街道。

庾岭初级中学就位于镇子的东边,山斜过去又延伸过来,如同展开的手掌,把庾中平平稳稳地铺展在脚下。

门卫是一个看起来大约60岁左右的老人,朴实的脸上写满了沧桑。每次进门出门都需要他开门,他就那样缓缓走过来,脸上写满了善意的笑容和问候。

操场是水泥铺就,东边是学生食堂和学生宿舍延伸出来的锅炉房,每天早上学生和教师们就需要拎着水壶去打水,然后在学生有序的排队打饭中,拿着自己的碗去西面的教师灶上吃饭。

因为学生只有不到二百人,学校里显得并不嘈杂,一个人只要大声说话,或者底下操场上有人打篮球,声音便能够立刻传遍整个校园。

教师食堂里,两张桌子围成的地方,每天三顿饭,早上730,中午1200,下午510,准时而有序。一到吃饭时间,老师们就拿着自己的碗筷,走进食堂,自己打饭,然后围坐在一起,每个说话的人可以大声说话,没有人会顾及到旁边的人,而旁边的人也似乎已经习惯,大家谈论的依然是生活,这里没有国家大事,这里有的只是个人的过去、现在,还有将来。

就在今天,饭桌上突然多了一个话题,事关国计但又更贴近个人,贴近所有乡村教师的未来。话头由支教引发。

乡村教师默默无闻,贡献身心,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几十年,待遇却不及那些支教队伍。这就是现实,冷酷的如同庾岭的冬日早晨。这该是那些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的官老爷们,想出来的最最让基层教师寒心的规定。然后就是30年荣誉证书,网上曾经有人戏谑地称其为“对乡村教师的侮辱”,口惠而实不至的一纸证书能说明什么呢?乡村教师常常贡献了青春年华和热血的背后,需要的更是经济,是物质,是环境的改善,是对他们价值的奖励。而这些,绝非一纸证书能够湮没。话题沉重,但走出饭堂,却再也没有人会提起,仿佛这一切都只是他们的一个笑谈。他们不会呻吟着生活,他们只会把自己变得更加坚强。

话题间,来了一个孙老师,据在场很多人讲,孙文喜老师的眼睛已经失明,工伤鉴定为四级残疾。然而他却不得不坚守在这里,不能带课,行动也很不方便,常常需要人牵拉。很多人都难以明白为什么需要如此,但一提到经济,一提到补贴所有的困惑都迎刃而解了。身处县城,家里拖儿带女的老婆无法前来照料,家中更是因为杂事缠身无法久待,孙老师只能孤身一人在这里。这就是乡村老师的困境,让人唏嘘,让人悲悯,又让人痛心。我们常常说重视教育,却总把教育重担担承者的教师置之事外,甚至抛掷脑后,于是我们的教育只会一天天如此沉沦下去。这就是一个国家教育的缩影,更是一个国家教育的最最真实的无奈。

走进庾中操场,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横着的大理石碑,上面该是庾中的校训:韧以恒,韧以行,韧以成。黄色大字衬于红色背景之上,庄严而肃穆,让人肃然起敬。背面是旗杆,每次重大活动的时候,这里总是瞩目的焦点。即使简陋,即使恶劣,庾中的教师和学生们似乎都没有人叫过苦,说过累,当然重要的是苦难不是喊出来的。它需要我们沉淀,需要我们理解,需要我们奋进,更需要我们能够永葆青春与热血。

贴近镇上的是整齐的一溜三层建筑,西面东面都是教师学生宿舍。中间则是学生的学习生活区。一百多人的学生现在已经压缩成了六个班级,分别在一楼和二楼。

早上我去听课的时候,一个教室数下来也只坐了三十二个学生,一排十个,显得后面空荡荡的,老师的声音常常如同漂浮的云朵。学生们却似乎很少有偷懒,他们对待自己的学业都很认真。更值得夸赞的是学生对待老师的态度。每次走过学生身旁,总能听见学生真诚的“老师好”的问候,尽管我知道我自己最终只能是这里的过客,但在孩子的心目中,他们把所有这个学校里的大人都当成了自己的老师。他们需要去用自己的礼貌去表达最真诚的感恩。

庾中不大,会议室也只有一个教室,里面大家形成的那种扁平座位结构并不能准确地区分领导和教师。就如同餐厅里大家都围成圈坐在一起,没有一个人会觉得高人一等,更没人会计较得失。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富有戏剧性,一个人的环境改变常常会让自己的心态发生很大的变化。

每天下午吃完晚饭,镇上以及学校很多人就会三三两两出去,沿着朝向峦庄方向的公路走上几公里,这是这里很多人能选择的唯一娱乐方式,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真正守住电视看节目了。在山村里,黑灯瞎火的,常常需要结伴而行,可以互相聊一些新鲜的或者有趣的事情,也可以指爹骂娘,少有人行的公路能够聆听承载所有的喜怒哀乐。

庾中有车棚,可以容纳车辆以十数;庾中有篮球架、乒乓球案子、羽毛球架子,可以供师生健康娱乐;庾中有梦想,扎根这里的很多老师都能够因为一个问题争辩不休,更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教育学生的良机。尽管有时在我看来很稚嫩,很口号化,但在那些稚嫩的孩子心中只要扎下根,播下希望,总有一天他们也会成长成参天大树。

——2018.9.11

【声明 : 选用图文如侵权,敬请联系处理】

【投稿】403261280@qq.com(原创首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