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她唱哭王菲、演哭章子怡,人们却只会吐槽她的长相

原标题:她唱哭王菲、演哭章子怡,人们却只会吐槽她的长相

导演周申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引以为傲的小剧场女王,竟因为好的表演技术被诟病。

《演员的诞生》第二季以《我就是演员》回归,一上来就启用了“生猛”的任素汐。

舞台上,女演员任素汐和左小青再现了电影《1942》中的片段。和原版徐帆饰演的花枝不同,用徐峥的话形容任素汐的表演是嘎嘣脆,能感受到她的急,连带着台词、动作、表情的传达都带着一股劲儿。

当然,急并非是一种批评。在舞台上,任素汐似乎是按下了身体里的快进按钮,想赶紧演完,让大家看到自己的好演技。

至于这股劲儿是什么,一开始还有些云里雾里,直到表演结束后,吴秀波说,“愿上苍有好生之德,戏剧有悲天悯人之心,感恩二位,把命搁在了台上。”

原本板着的任素汐突然松弛了,沮丧、失望与期待在她身上完成了情绪的递进。随后,她说了这么一段话,“我可以演得很好,但是没人找我。”

我可以演的很好这句话,任素汐在台上重复了三遍,双手不由自主地呈抱拳式,拳头捏的很紧,每一次都很用力。

至此,任素汐身上紧绷的、近乎赤裸的“饥饿感”,对荧幕、机会的“饥饿感”,出卖了这个标榜并不渴求名气的焦虑女演员。

针对任素汐与左小青到底谁演的更好的问题,徐峥和吴秀波在台上齐了争执,而争执的起因,是因为任素汐的表演技巧性过强,好得明显让吴秀波并不舒服。

节目结束后,《驴得水》的导演周申迫不及待地的在知乎上写长文辩解,“任素汐的表演是典型的体验派,更多依靠相信、投入、和下意识,而非设计和拿捏。”

当初,任素汐还在出演话剧版《驴得水》,是周申把她带上了大荧幕,接触了与话剧完全不同的影视表演。

任素汐一开始还有顾虑,因为并不出众的相貌,她害怕会因此影响电影票房。可事实上因为她的演技,很多人记住了这个风情万种的角色张一曼。

但这些并不能出说明什么。爆款电影《驴得水》上映三天,任素汐的粉丝数仅从1万涨到了3万,除了客串了一部小成本电影《提着心吊着胆》外,她的成绩为零。

一开始,任素汐还能有选择剧本的机会,但因为她认为剧本不好一个个拒绝后,没戏拍,更没好戏拍是任素汐的写照。

在当下这个流量定夺的社会中,任素汐不红,在小众圈层被人喜欢,在大众圈层近乎透明。

所以这个在28岁说我不着急的任素汐,30岁的时候急了。

她曾公开说,“我不想红,我不要更多人知道我,能藏起来就藏起来“,一度拒绝流量、数据,却在2018年接连参加了《幻乐之城》和《我就是演员》,选择在这类有流量、热度同时也能凸显自身实力的节目中刷存在感。

如果说在《幻乐之城》中,任素汐近乎真实地公开了自己的故事,悲伤的情绪盖过了急迫与焦虑,整个人看上去都是淡淡的,不争不抢,我们以为她就是这样一个安心做好戏的女演员。

实际上,在《我就是演员》中的任素汐,跳出了自己的故事后,站在一群近乎妇孺皆知的演员、导演面前做出了求戏演的举动,近乎恳求的迫切,才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原本的任素汐,渴求得到机会,希望被熟知。

这份近乎赤裸的迫切,难免扎心。

或许想避免被误解,任素汐在节目开播前发了一条微博:

换句话说,她想高调表示,我并不像节目中说得那么惨,我也有戏拍,参加节目不外乎是想借节目的热度,帮助到新电影的宣传。

而就在昨天,这部任素汐参演的新电影《无名之辈》宣布定档11月16日,想要借助一个9月初开播的节目对3个月后上映的电影有所影响,怎么想都并不现实。

更何况,《我就是演员》播出后,任素汐的粉丝也只是从40万涨到了41.8万。

另一种更说得通的解释,是任素汐对自己在节目中的表态后悔了,她想借这条微博“宣战”,对象是当下的影视市场与奇怪的观众,我不会因为你们的选择屈服。

外貌并不出众,十年来靠话剧打磨自己的任素汐,被热爱自己演技的观众、导演鼓励出去见更大的市面,可接触后却发现了原来这么现实。

但她还没撞破头,绷着一股劲儿非要闯,在矛盾与焦虑直接的作用下,才有了任素汐带给观众的急迫感。

节目播出后,任素汐获得了无数的称赞,陈凯歌说她原来这么不简单;编剧史航说任何演员都不会愿意直面她;编剧柏邦妮说她掏心掏肺,动人且真;徐峥说好演员的春天就要来了。

邓超还专门发了条三个字的微博:任素汐。

夸赞任素汐的人,从编剧、同行到制片人、导演,在影视市场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可这些流于表面的夸奖,到底能为任素汐带来什么?

毕竟话题“任素汐太会演了”在热搜上只挂将近两天,就被其余的热点冲散了。

问起当下的年轻观众,“你知道任素汐吗?”得到的也仅是一个模糊的回答。毕竟,很多人都对不上《驴得水》与任素汐这个名字。

《幻乐之城》唱哭王菲,《我就是演员》演哭章子怡,这些噱头很大的标签,并没有给当下的任素汐带来一些实际的反馈。

或许以后会好,但目前任素汐依旧不红是个不争的事实。有这种生存困境的演员,不止任素汐一人。

演员辛芷蕾在32岁被媒体、市场和观众发现,人们说她是把欲望与野心写在脸上的女演员,而她毫不避讳,“红了才拥有更多的权利,去选择好的角色”。

凭借《武林外传》一炮而红的姚晨两度怀孕,39岁正式复工后才发现“中国演员市场已经变天了。”

曾经还能被演技压制的市场,突然一夜之间好像成了流量先行,被资本掌控。

“为什么市场对演员的衡量标准居然可以不是演技,而是流量。”这是姚晨在星空演讲中提到把自己困在原地的问题,也是逼得任素汐耐不住,着急走到最前面来推销自己的原因。

陶虹曾在去年《演员的诞生》中说,好的东西要通过综艺节目表现出来,真是可悲。

而以姚晨、陶虹为代表的一类演员,她们曾经获得过至高荣耀,饰演的角色广为人知,她们经历过好的时代。而眼下,任素汐面临的环境早已风云变换,处境未免尴尬。

因而,在出演《我就是演员》中的众多演员中,任素汐的急迫是最赤裸的,这种“饥饿感”让她直接、大声表达,同台的左小青对此评价说,她真的是一个很强势的人。

不然呢?对任素汐来说,要想闯出一条路,参加综艺不失为好的选择,同时也要在节目中表现的更抢眼。

徐峥在节目中说好演员的春天要到了,这个春天到底是“春寒料峭”还是“大地回春”?我们不得而知,但至少有回暖的迹象。

9月3号,爱奇艺正式宣布关闭显示前台播放量,这意味着告别唯流量时代会成为一种趋势。

更多的评价维度体系的建立,观众与市场的选择将会趋于理性,那些天生就没有爆款面相的作品与演员,多了被选择与选择的机会,这是我们最想看到的。

对任素汐来说,或许等到“回春”的时候,她会少了一份急迫,至少会在状态上有所从容,也才不用靠上综艺节目刷存在感被健忘的市场与观众记住。

文:《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记者 万霁萱

值班编辑:俞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