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正文

亚运人物 | 黄成辉:坚忍的中国力量

原标题:亚运人物 | 黄成辉:坚忍的中国力量

黄成辉在郴市读中专的时候,运气好时,他能赶上直达下面村落的客车,回家只需要一个小时而运气不好的时候,他需要倒5次车,花几倍的时间。大部分时候,他只是赶上哪趟坐哪趟。

成为职业选手之前,黄成辉是出生在郴州农村的一个普通男孩。和当地的很多孩子一样,家人不太注重他的学业。初中毕业后,黄成辉选择在一所中专院校就读,学的是广告设计专业,却成为了深圳市市郊一个工厂里的流水线工人。

也和当地的很多孩子一样,黄成辉从父母、身边长辈身上继承了坚韧。凭借此,他成为了观众口中的“力量哥”,并用这份力量创造了独属于自己的奇迹。

跌入谷底

8月25日,雅加达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赛的第二天。前一天《王者荣耀海外版(AoV)》首金带来的兴奋还没有褪去,中国观众期待着中国团队将第二块金牌收入囊中。黄成辉参加的《皇室战争》项目被认为是本届电子体育表演赛中最有希望夺冠的项目。加上黄成辉积极阳光的气质,在前一天的开幕式中,张宇辰(ID:老帅)、简自豪(ID:Uzi)等明星选手没有出现在舞台上,黄成辉为中国团队的旗手和Faker一起站上了开幕式的舞台。

黄成辉赛前曾表示自己差不多有八成的概率夺冠,只是担心会被一些冷门卡组针对。

一语成谶。

首轮比赛,黄成辉对阵来自印度尼西亚的BenZerRidle。除了坐拥主场优势,Ben因为东道主选手的身份获得了直接进入正赛的特权。这让Ben的一切都变得神秘——没有人知道他实力几何,打法特点如何,擅长什么样的卡组。直到比赛前一天,黄成辉和教练组才刚刚得知Ben的天梯排名。

在竞技体育的赛场上,不了解对手往往是失败的预兆。

盲打并没有困扰到经常在天梯和陌生对手对战的黄成辉,但耳机突如其来的干扰却无形中帮助了对手。在耳机故障的情况下,尽管申请重赛让黄成辉扳回一城,但更换硬件后的隐忧和被分散的注意力让黄成辉再难找回熟悉的感觉。

1:3,黄成辉成为了第一个跌入败者组的种子选手。

就像前面提到的赶车经历一样,如果他赶上了直达车,就能很顺利地到达学校。但是如果他没有,就要反复转车:从村里到车站,从车站到县里,从县里到镇里,从镇里到乡里,从乡里到城里,历经五次周折。

如果战胜Ben,他在接下来的两轮将会遇上自己在NOVA战队的队友——来自中国香港的Aaron和来自越南的Legend,鉴于队内练习的情况和实力上的优势,他也许能更轻松地闯进决赛,搭上直通车。

但黄成辉输给了Ben。接下来,想走到最终的决赛,要经过老挝,香港,印度,越南,和最后胜者组冠军Ben的“第一条命”,一共五次鏖战。

很不幸,这一次黄成辉看见了直通车,但没能赶上。

他的手机屏幕上,一个浓眉毛、戴着王冠的卡通男人泪流成河。黄成辉皱着眉,一言不发地回到了休息室。

蛰伏

在黄成辉刚上初中的那一年,整个华南地区经历了百年一遇的冰灾,他的家乡更是重中之重的灾区。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湖南人硬是从寒冷、黑暗甚至是饥饿中熬了过来。

为了毕业后能被安排一份工作,黄成辉上了郴市里的一所中专。一年半后,一辆大巴车开了8个小时,将他和同学们带到深圳,也将黄成辉从校园带到了社会中。

虽然黄成辉学的是广告设计专业,但却被分配到了中兴通讯下面一家电子产品供应商做流水线工人。黄成辉没有如同很多年轻人一样,企图找到一份与广告相关的职业。“能去哪里找呢?有的做就很好了。”他这样想着。

黄成辉的生活从往返于家和学校变成了往返于工厂和宿舍。早班从早上8点半到晚上5点半,晚班从晚上9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一个月只休息一天。其他只有节日偶尔才能放一天假,哪怕是过年,也只能休息四五天。甚至有一年,黄成辉因为要加班都没有回家过年。繁重的工作没能带来丰厚的报酬,黄成辉拿着3000多块钱的月薪每天对着一成不变的零件发呆。

两点一线的生活让他没有太多的物质消费。在刚上班的大半年里,他用积攒下来的钱在宿舍置办了一台电脑、一台iPhone6,给家里寄了18000块钱。在下班或是休息的日子里,黄成辉要么背对着电扇、要么裹着被子在宿舍里玩电脑。

上中专之前,黄成辉在网吧里接触到了电脑游戏。和每一个孩子一样,黄成辉每次都顶着被抓挨打的恐惧和对游戏的向往偷偷地跑到网吧。上中专之后,黄成辉得到了自由。他把大把时间花在了那些免费游戏上——比如《魔兽争霸Ⅲ》、《英雄联盟》。他曾经在电一打到过超凡大师的段位——当时这个段位算是半职业选手的起点。但上班后,越来越频繁的加班让他的水平大不如前。

一年过后,黄成辉开始厌倦了这种单调的生活。他曾形容当时的自己是“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当对社会的陌生变为熟悉后,一起和黄成辉来到工厂的同学开始陆续辞职,同时,他的岗位从流水线工人变成了仓库管理员,负责的工作从组装产品变成了看管仓库,入库发货。

相比之前,黄成辉闲了下来,手机代替电脑成了他消磨时间的主要工具。有一天,一位工友拿着手机玩游戏,黄成辉凑了过去。然后他的iPhone6里多了这个图标是一个有着浓浓眉毛、张着嘴大喊的戴王冠卡通男人的游戏——《皇室战争》。

刚接触《皇室战争》的时候,黄成辉并没有像其他选手一样沉迷其中。相反,《皇室战争》只是上班时只能玩手机的选择,下班后黄成辉还是选择打开电脑,玩几把《英雄联盟》。但即便如此,他的工友们还是发现无论自己如何充钱或者组牌都很难赢过黄成辉。

霸得蛮

黄成辉做梦也想不到这个浓眉嘶吼的戴王冠的卡通男人会一步步把他带到世界赛场。此时此刻他也无暇去想这些,他甚至快忘了这一天是自己23岁的生日——他满脑子都是接下来要进行的败者组第一场比赛。他甚至无法静下来思考自己要准备什么样的卡组,脑子里好像不断有一个声音在说:“如果再输我就会回家,我就完不成使命,我就会辜负很多人对我的期望……”

随行的两位教练在午休时间不断和黄成辉讨论卡组和战术,试图让他忘记首场比赛失利带给他的影响,减弱到场的粉丝和国家荣誉为他带来的包袱,让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比赛上。甚至他们还试图用自拍的方式让黄成辉放轻松一点,但他的眼睛始终盯着休息室里的电视屏幕,上面播放着该项目正在进行的比赛。

教练金光感到一向习惯将局势掌握在自己手里的黄成辉突然失去了把握,他只得不断让黄成辉相信,他的实力是在对手之上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两位教练仔细看了黄成辉第一场输给Ben的比赛。无论是操作还是反应速度,黄成辉都不落下风。在第一局耳机故障的情况下,尽管卡组被Ben克制,黄成辉在场面上也没有落后太多,甚至只要比赛时间再多上零点几秒,黄成辉就能赢下比赛。这意味着只要稳定发挥,黄成辉依然有冲击冠军的可能。

黄成辉眉头紧皱,甚至不经意间还会抓扯自己的头发。他感到什么东西在撩拨的心脏。他想要抓住什么,去让失控的场面停下来,他想要像最开始遇到这个游戏时一样猜透对手的心理,掌控局势。他闭上眼睛。曾经严酷的寒冬,曾经反复颠簸的车程,曾经枯燥乏味的流水线,曾经苦中作乐的生活,他都挺过来了。坚持住,他告诉自己。

一场在另外两名选手之间进行的比赛结束,黄成辉睁开眼睛,他看到画面里那个浓浓眉毛、戴着王冠的卡通男人冲着他大笑。

双刃剑

亚运会败者组的比赛在主舞台上进行。长方形的对站台像是学生时代老师用的讲台,一左一右立在舞台上,高度齐腰。

选手们需要站立着进行比赛。尽管已经有了不少参赛经验,但黄成辉还是第一次遇到需要站着打的比赛。从早上他的第一场比赛开始,他已经在赛场4个多小时。等待着他的,则是更加严酷的局面。想要进入决赛,就要站着连续打赢5个BO5。

败者组第一轮对阵老挝选手,黄成辉半弯着腰,双肘平支在桌面上,双手握着手机。这并不是他所习惯的姿势。

一个入耳式的耳机直接连接手机,为他播放游戏声音,另一个罩耳式的耳机帮助降噪,为他隔绝现场的解说声和加油声。这也不是他所习惯的外设。

黄成辉眉头紧皱、鼓着嘴。这似乎在说明,局势又没有在他的掌控之中。排兵布阵上,黄成辉出现了巨大失误。5分钟后,比分变成了0:1。

黄成辉直立起来。眼前就是高举“中国力量”横幅为他加油的中国观众。他听不见他们的嘶吼,打在脸上的灯光让他也无法看清台下的人。教练来到他身边,和他讨论着什么。黄成辉一言不发,只有紧皱的眉头让人些微察觉到,也许他又被推到了悬崖边。他正在设法拉住什么,来稳住自己。那个浓眉毛的卡通男人,就在那里对他呐喊。

那就进攻吧!这是自己最擅长的事。再次排兵布阵,黄成辉决定放手一搏。“你的实力比他们都强!”教练的话回响在脑海里。

连下三城,黄成辉一把摘掉耳机。这一次,他真切地听到了来自台下的疯狂呼喊。蓦地,黄成辉红了眼眶。

攀登

2016年10月,在做了一年多流水线工人,两年仓库管理员之后,黄成辉终于离开了工厂。在此之前,黄成辉已经在游戏里开始展露头角,也收到越来越多来自朋友们的参赛邀请。黄成辉第一次参加的比赛是一个玩家举办的线上赛,几十元的奖金并没有让他意识到太多。

他没想到,手中小小的手机连接到的不光是另一端的玩家,更是移动时代的大千世界。在那个世界里,移动电竞如雨后春笋一般,在互联网浪潮的滋养下悄然而飞速地生长。黄成辉像是在竹笋顶端的新芽,又像是沿着浪潮前行的小船。

回到老家的黄成辉先是在朋友开的售楼公司工作了一个月。这是一次挫败的经历。天性内向的他曾努力把自己变成一个面对客户能够口吐莲花的好销售,但内心逐渐积累起的厌恶终于还是让他放弃了这条路。

赋闲在家的他将越来越多的时间花在《皇室战争》上。2017年7月,全球性的单人大型赛事。CCGS(皇室战争皇冠锦标赛)开打。他没在游戏里充过一分钱,却在游戏中以不丢一个小分的战绩晋级到线下比赛中。此时的黄成辉对于职业电竞的认知是空白的。

通过QQ上主动加他的赛事管理人员,黄成辉知道自己可以前往上海打比赛,赢了就有奖金。为此,他不顾家人的担忧踏上了赴上海的火车。到了上海后,他没事的时候窝在酒店里打游戏,偶尔配合着工作人员拍一些宣传片——他在来时的火车上得知这个消息,没多想什么就答应了。

CCGS(皇室战争皇冠锦标赛)的规则是通过八周的对决计算积分,领先者晋级到后面的比赛中。黄成辉在第二周里输掉了比赛,但一个半月后,他又踏上了赴上海的火车,生日的前一天,拿下了第七周的周冠军。带着周冠军5000块钱的奖励,和晋级中国区总决赛的喜悦,黄成辉第二天高高兴兴地从上海基地回家庆祝“生日”了。

两个月后,黄成辉再次回到上海。这一次,家人没有过多阻拦他。频繁的往来以及周冠军的奖励让家人相信黄成辉找到了赚钱的方法。尽管他们也不明白,什么是电子竞技,什么是职业选手。

接下来的比赛里,诺克发的力量(黄成辉的游戏ID)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熟知。这个男孩总是在敌人最薄弱的时期指挥着千军万马进攻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刚成立的NOVA俱乐部的两位教练注意到了这个总是绷着脸打比赛的小伙子。

黄成辉晋级8强的时候,教练张寅来到了黄成辉在酒店的房间。两个小时的深谈并没有让这位前职业选手收获这名爱将,反而是黄成辉一连串的疑问让他想起了自己刚打职业时的样子。

接下来的日子里,在微信上,黄成辉不断向张寅抛出自己的疑问。而随着比赛的进行,最终进入到决赛的黄成辉让张寅更加坚信了自己的看法。总决赛前,张寅带着合同再一次来到了黄成辉酒店的房间,“打完比赛再签。”留下这一句,黄成辉绷着脸上场了。

最终,黄成辉以2:3惜败来自广州的16岁少年Little Chen。第二天,张寅再一次带着合同来到了黄成辉的房间。这一次,黄成辉没有拒绝。

2017年的最后一天,队员们外出跨年。第二天既是新的一年,也是《皇室战争》天梯系统月度结算的日子,黄成辉习惯性地拿出手机打开《皇室战争》。23:55分,他发现自己是天梯第二名。这是最后的机会。犹豫了一下,黄成辉点下了开始。

与对手的一番纠缠后,黄成辉看到自己这边的那个浓眉毛、带着王冠的卡通男人咧着嘴冲着他笑。

中国《皇室战争》玩家/选手首次登顶全球天梯第一。诺克发的力量开始为世界所熟知。中国“力量”正在席卷全球。

涅槃

赢下败者组第一场后,黄成辉又连着赢下2个BO5。他紧皱的眉头逐渐地舒展开,他甚至在第三场败者组比赛结束后仰起头喝了一大口水,然后扫视了一眼观众。这是他今天第一次敢看台下的支持者。

在败者组的决赛上,黄成辉遇到了自己的队友,来自越南的名将Legend。尽管平时的练习中黄成辉占据明显的优势,但对于金牌的渴望还是让他一度陷入了僵局,最终,再次皱起眉头的黄成辉跨过了队友,和一路高歌猛进的印尼选手Ben会师决赛。

黄成辉的教练金光说过,黄成辉是少有的可以记住对手的牌并以此推算接下来局面的选手。在他看来,黄成辉可以达到80%甚至90%的准确率。但黄成辉却不这么觉得,他依靠的是一种感觉,或者说是一种本能。

接下来,他要面临职业生涯截至目前为止最大的挑战:曾经3:1轻取自己的印尼选手。

而且在双败赛制中,决赛的第一个BO5,胜者组冠军拥有输掉它而不算彻底失败的权利。Ben仍然比黄成辉“多一条命”。黄成辉能依靠的只有他口中的本能和连胜带来的掌控比赛的感觉。他皱着眉进入了游戏。台下的观众也鸦雀无声。第一个BO5开始了。

1:0。黄成辉先下一城。

2:0。尽管台下印尼观众的声浪威势不减,但力量哥粉丝的加油声已经迎头赶上。

3:0!让人吃惊地,Ben以0:3迅速落败。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黄成辉第一场的落败只是一个意外。力量哥仍然掌握着强大的力量,强大到能踏平挡在冠军路上的所有敌人。而教练指导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他们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力量哥,这时候,把比赛交给他的本能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黄成辉曾经说过,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带给他最大的变化就是脱离了浑浑噩噩的日子,他拥有了追逐冠军的梦想。尽管第一个BO5每一局几乎都是艰难取胜,但这一次,他终于再一次和Ben站回到了同一起跑线。

一边是中国观众竭力的呐喊,一边是本土观众为Ben高唱的助威歌,场馆里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扑进黄成辉的鼓膜。比赛间隙,教练为他锤了锤已经僵直的腰。他似乎没有在意。教练不停地在嘱咐着他一些什么。他似乎也没有在意。

几分钟后,他低下头选择了他认为获胜概率最高的一套卡组,然后戴好耳机,进入最后一场比赛。

黄成辉选的那套完善的地面卡组只要运营得当,几乎难以失手。而意料之外却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发生了。黄成辉作为职业选手,开放的资料被对面研究得极其透彻,他这套近乎完美的高胜率卡组恰恰遇到对面针对般的天空流卡组——黄成辉遭到了完克。

”(那局比赛的卡组)不可能赢的。”

那一局比赛成为了关键的转折点。之后黄成辉偏激进的打法暴露出的漏洞被Ben死死抓住,擅长逐渐克制的Ben把黄成辉一步步引入自己的圈套里。黄成辉再一次丧失了对节奏的掌控,而这一次失手也成为了最致命的打击。

0:3。最终,黄成辉没能把比赛的局势和金牌掌控在手里。

8月27日的马哈卡广场,在印度尼西亚的国歌声平息之后,即将进入午夜的场馆内只剩下不太多的观众。

这时,场馆忽然响起了《生日快乐歌》。

被粉丝簇拥在中间,黄成辉捧着为他精心准备的蛋糕,胸前挂着的一枚沉甸甸的奖牌闪耀着银光,肩上则是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他还是没有笑,甚至举手间还透出一丝疲惫,但脸上却充满着轻松和释然。

坚忍一直是炎黄子孙性格里强烈的标志,无论是严酷的自然环境,还是凶悍的外族侵袭,我们骨血里的坚忍和不屈,让文明得以在几千年里延续不断,也成就人类历史上的许多奇迹。看不出张扬和爆发,也没有诡谲与狠辣,就是一步一个脚印,不怯懦地向前直到穷尽最后一份力量。

黄成辉已经持续在赛场鏖战了十二个小时,凭借自己坚韧的意志力站到现在。他值得这一切。

中国力量

黄成辉的“中国力量”再一次证明,拥有这些超凡毅力、坚忍不屈的人往往不是天赋异禀的人中龙凤,而是贫瘠土地上孕育出的普通中国老百姓。也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更愿意把这样的坚忍和卓绝视为灌注了民族精神的“中国力量”。这样的力量在生产上是面对不可抗力的不懈,在生活里是迎接不可预知的不亢,而在运动赛场上是绝境之下的不动如山。

总有人说千禧之后的中国年轻人失去了精神的坚忍,中华民族的精神正在被淡忘。总有人说电子游戏是影响中国下一代的毒药,可是在亚运会赛场上每一位运动员都是中国坚忍精神的代表,我们的男篮在亚运会决赛场落后伊朗队16分的开局之下,每一次攻防都在搏杀,哪怕没有对手那般的天赋依旧寸土不让。

同样是在亚运会赛场,同样是中国团队的成员,同样是喜欢玩游戏的年轻人,虽然最终黄成辉没能像中国男篮一样完成大反击,但经历了超过十二个小时的拼杀,从艳阳高照一直战至月上枝头,看上去不算健硕的身影,却将属于中国的力量诠释得淋漓尽致,让在现场和守在海外直播平台上的观众都为之动容。

在得知自己入选亚运会选手名单的时候,黄成辉曾经告诉了父母和哥哥这个好消息。尽管他们并不知道亚运会是什么,但是在他们看来,能够代表国家出征还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最终,承载着这份期盼,黄成辉很好地完成了任务。

回国后,他会告诉父母自己获得了银牌,或许他还会讲自己曾经举着国旗代表中国站在了舞台的最中间。但也许他的父母更希望听到儿子在赛场上顶着疲惫和不适连续鏖战十二个小时的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