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最近整个汽车市场都有些丧,但昨天晚上蔚来在美国纽交所的上市,还是让整个行业沸腾了——无论是看好和唱衰,作为中国造车新势力和新能源汽车第一股,蔚来上市都极具象征意义。

作为一个汽车媒体人,见证了李斌这么多年不断挑战自我、不断从一个成功走向另一个成功的过程。李斌其人,低调、温和、直爽、勤奋、内心坚定、睿智,这些并非溢美之词,从其强大的朋友圈和投资圈不难看出,这是一个情商、智商、逆商和财商都极高的人。

整个晚上,朋友圈被李斌和蔚来的小伙伴们刷了屏,特别是12位蔚来车主敲钟的小视频,更是被高频转发。李斌说,时隔8年,再次来到纽交所,有些激动。“蔚来期待成为用户满意度最高的企业,打造以车为起点,分享欢乐、共同成长的社区。我们一起让很多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我们有理由为自己骄傲。”

今天一早,李斌许久未更新的朋友圈发了一条很长很长的“感谢信”,感谢了投资人、合作伙伴、用户和团队成员。其中关于投资人的部分写道:“要支持一家

新创汽车公司,需要远见卓识和勇气,谢谢对我们的信任。”

的确,尽管目前新创造车企业众多,但盲目冒进已经让这个群体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目前整体经济不景气,资本开始收缩,很多品牌面临产品还没面世就要过冬甚至断粮的局面。

因此,对于蔚来美国上市,与祝福声相伴的,也有诸多质疑。毕竟,无论是蔚来,还是其他新创企业,离成功都还有太远的路要走。而愈发严峻的汽车市场,并不会给与太多试错的时间和空间。

就连积淀深厚的一些主流车企,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市场寒冬面前,都有些狼狈不堪。而对于身处其中的人来说,颇有种魔幻现实主义的虚幻感。

“过山车”式的股价,预示前路依然坎坷

北京时间9月12日21时30分,蔚来汽车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证券代码“NIO”,首次公开募股发行价为6.26美元,发行1.6亿股ADS,募集资金约10亿美元,估值64亿美元。

过去的这一天,对李斌而言,除了激动、欣喜,应该也有紧张和焦虑。刚刚见证了敲钟这历史性的一刻,就遭遇了股价破发,直线下跌到5.35美元,跌幅高达14%。好在很快翻红,最终上市首日股价上涨5.43%,报收于6.60美元,市值67.7亿美元。

昨天,蔚来股价更是一路飙涨,一度突破12美元,最后收于11.6美元。

“过山车”式的股价走势,其实是在意料之内:一方面,中概股在美国一直不太被看好,包括之前的京东、小米等企业,也没有太好的表现;另一方面,根据蔚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F-1招股书文件,从成立到正式完成IPO上市前,总共亏损了109.2亿元人民币。另外,截至8月28日,蔚来一共生产出2200辆ES8,已交付1381辆,还有1.5万辆订单待交付。从这两个维度看,上市都稍显仓促。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目前对于新创造车企业的未来,普遍出现一种悲观情绪。毕竟,就连新创造车企业的“鼻祖”特斯拉也还没摆脱困境。上周,马斯克抽着大麻感慨造车不易,让人很是感概——造车到底有多不易,以至于让“钢铁侠”多次落泪:“过去一年是我整个职业生涯中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年。”

特斯拉况且如此,更何况中国数百家的新创造车企业。有人说,蔚来着急上市,一方面是资金缺口巨大,迫切需要新的资金注入;另一方面,也是抢个先机,今后其他新创企业要走这条路恐怕会更难。

正如李斌所说,上市仅仅是开始,接下来,产品品质问题、交付问题、资金问题依然是悬在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稍有不慎,就会让之前所有的心血付诸东流。正如李斌此前所说,创业本来就非常不易,造车的创业更是难上加难,比“九死一生”困难多了。

但无论如何,我们祝福李斌和蔚来,祝福在这样一个艰难的时代,勇于探索和创新的人们。尽管他们之中,注定很多会像流星一样划过天际,留下绚烂的身影。

销量下滑,但至暗时刻还远未到来

“活下去,才是硬道理。”有着多年主机厂营销一把手工作经验的陈斌波如是说。

在他看来,7月,整体车市同比下降5.5%;8月,终端零售同比下滑7%已是确定数据,活下去,不易。但只有活下去,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天才刚刚黑,就像现在的季节,还是初秋,还有漫长的冬夜要苦苦煎熬。

和他一样,宝沃汽车集团总裁杨嵩对于市场的判断也非常悲观。在《致宝沃营销公司全员的一封信》中,他写道:“中国车市今年下半年将继续下行,明年可能更为糟糕,而且这种萧条将成为未来至少三年左右的‘新常态’。因此,一定要抛弃幻想和摒弃侥幸心态,要对汽车大势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杨嵩认为,比销量下滑更可怕的,是终端成交价的暴跌。因为销量下滑还可以想办法,但终端成交价的暴跌将很难再拉起来,这意味着经销商以及主机厂的“销售毛利”急剧蒸发,中长期利润损失才是中国车市的最大挑战,也是经济学博弈论里面最经典也最常见的“囚徒困境”。

悲观的情绪在整个行业中快速蔓延。特别是前两天,中汽协和乘用车联席会的数据双双发布后,更是哀鸿一片。继铃木彻底退出中国市场后,北汽银翔也基本“停摆”了。上周,银翔重庆总部遭大量员工围堵,集体讨薪。有消息称,银翔资金链断裂,从某种程度上说已经处于破产边缘。

兔死狐悲。北汽银翔不是第一家,也不会是最后一家。重庆众多整车生产企业,除了长安外,目前多数发展都不太乐观。比如斯威,这个原计划今年产销10万辆的汽车企业,上半年仅销售了两万辆,主力车型X7从月销5000辆一路下滑至2000辆。今年前7个月,X7的总销量为1.7万辆,与去年同期的5.4万辆相比,下滑高达70%。

斯威X7的单月销量已腰斩

可以说,包括斯威、力帆等小企业,都将面临与银翔同样的问题。在未来几年里,汽车行业必然会出现残酷的优胜劣汰,至暗时刻还远未到来。今年,一些厂家和经销商的日子不太好过,但大规模的倒闭潮还未到来。中国市场上依然有数百家汽车企业,这在任何一个成熟的汽车市场上都不可能出现。

当记者问马斯克是否会选择放弃时,他说:“决不。我不知道什么叫放弃,除非我被困住或者死去。”

天,才刚刚黑。你准备好走夜路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