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正文

韩国童星养成记:造星低龄化,13岁前是童星黄金期

原标题:韩国童星养成记:造星低龄化,13岁前是童星黄金期

韩国造星链解析 独家专访顶级偶像幕后推手

文|高佳 图|牛格

编辑|王珊

一个普通的周四下午,五点钟,十几个年轻妈妈围在一块无声电视屏幕前,几乎把狭窄的走廊占满,她们说笑着,等待自己的孩子出现在屏幕中。

几个稚嫩的面孔陆续出现,妈妈们慌忙举起手机拍照。屏幕上的孩子,有的坐在板凳上,根据老师的指令,做出动作,有的呆呆站着,神情迷茫。一个三四岁的男孩捏住自己的鼻子,屏幕前的妈妈们一阵欢笑,“真可爱啊!”

11岁的馨缘也在屏幕中,听到老师简短的要求后,她说了一句韩语台词,不到5秒钟,大颗大颗的眼泪就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结束了,谢谢。”老师说。整段表演不到一分钟。馨缘用手背擦了擦眼泪,走出教室后,又恢复了一个爱笑女孩的样子。

不远处看着女儿的馨缘妈妈刘青萍,对女儿的演技已经感到稀松平常,“馨缘很会哭,她想到在外面打工、不常见面的爸爸,就能哭出来。”

类似这样的演艺考核,每三个月在韩国首尔市江南区“티아이演艺学院”举行一次,分数最高的前三名能够被举荐到韩国三大电视台KBS、MBC、SBS,获得电视台制作的剧集中的儿童角色。

韩国拥有相对成熟的一套造星模式,巨头娱乐公司往往在艺人出道前就对其投资巨大,为艺人制定详细的发展计划。近年来,造星呈现出低龄化趋势。不少娱乐公司创办了儿童演艺培训部门,以供应影视剧中源源不断的儿童角色需求。

由于培训价格适中,许多韩国家长被吸引,在他们看来,报名演员培训班就像参加兴趣班一样平常,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不少华裔家庭。此前据媒体报道,首尔一个为期5天的儿童偶像训练营里挤满了从中国80多个城市海选出来的40名孩子,年龄最小的只有4岁,最大的14岁。

一些家庭希望借此改变孩子的命运。“其实在韩国,学习表演的大多都是普通家庭。真正有钱的学习高尔夫、马术,人家是不学这个的。”刘青萍说。

(考核中,馨缘不到5秒就按照老师的要求哭了出来。)

幸运的

刘青萍是吉林人,二十年前来到韩国打工,女儿馨缘今年11岁,出生在韩国安山,一个新兴工业城市,距离首尔50公里。

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刘青萍就一直喜欢明星,喜欢演员。她在手机上下载了新闻软件,时刻关注着中国和韩国明星的动态,范冰冰、赵丽颖、谢霆锋、张柏芝,“我最喜欢韩佳人!”提到这个韩国女演员的名字,她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兴奋。

馨缘眼睛明亮,嘴角有好看的向上的弧度。六岁时,一次生病住院,碰见了一位“星探”,“星探”告诉刘青萍,你女儿长得漂亮,应该让她学演戏。

靠近演员这件她曾经梦想而又遥远的事,此刻开始向她的女儿招手。

馨缘八岁,开始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刘青萍把她送到一家儿童演艺培训机构,周末学习表演课程。陆续地,馨缘接到一些平面杂志广告的拍摄,也有了在韩国各地公演的机会。但因为所在的机构掌握的影视资源不够,她一直没有机会在电视上露面。

一年半之后,刘青萍带着馨缘来到了在儿童演艺培训方面享有很高声誉的“티아이”。“去到剧组片场,看到许多艺人。”刘青萍曾经无数次在心中暗想过的场景,成为了现实。

在这里,馨缘也认识了新朋友佳煊。佳煊和馨缘同岁,也是华裔,出生在首尔。摄影师镜头前,刚刚结束钢琴课的佳煊,端坐在家中的沙发上,回忆起最初想成为演员时的场景,“是在八岁的时候,看见电视里的人,我就想,我也想当那样的人,我也想表演。”

她眨了眨眼睛,说那是自己开始拥有梦想的时刻,“以前是没有梦想的。”

学习表演之前,佳煊还报名参加了钢琴班和小提琴班,“虽然弹钢琴和拉小提琴也有到舞台上演出的机会,但和表演还是不一样,表演能从电视上出来,能让更多人看到。”

佳煊的妈妈秦紫兰在一旁忍不住笑起来,“她特别有野心。”

知道女儿想学习表演之后,秦紫兰立马去找儿童演艺培训机构咨询,她也注意到티아이,两三年前,首尔只有这么一家特别出名的(儿童演艺培训)机构。”她向工作人员询问了培训费用,每月38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280元)。

(馨缘和佳煊的手机屏保都是她们自己的照片)

“向着梦!向着未来!”在티아이的官方网站上,有这样一行醒目的蓝色字体。“티아이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选角代理机构,为MBS、KBS、SBS三大电视放送公司选角,电视放送选角市场占有率约88%。”公司介绍中这样写道。

在父母眼中,开设表演培训班并掌握三大电视放送公司角色资源的티아이,成了孩子和童星之间的桥梁。

티아이每三个月有一次内部考核,自愿参加,考核中表现优异,获得前三名的孩子,会被直接推荐给广告、电视剧和电影剧组。季度考核之外,剧组拍摄需要儿童演员时,也会通知티아이组织孩子们参加试镜。

李贤京在티아이担任经纪人,有试镜机会时,由她带着孩子们来到现场。试镜的场面经历多了,李贤京总结出影视公司选角的规律:“电影的话,不需要(小朋友)太好看,要比较亲切,像平常人一样,或者有个性一些。电视剧的话,会更偏向要样貌好看的。”

“但最重要的还是要符合导演和编剧对角色的设置。”李贤京说。

国内媒体曾有报道:“边写边拍边播是韩国电视剧制作的主要特征,因此编剧是整个流程的灵魂,也拥有最大的权力。”因此,在争取角色的过程当中,孩子们获得了某种意义上的公平——出身背景、家庭条件不再关键,更重要的是符合编剧创造出来的剧中角色。

“佳煊班里有个胖胖的孩子,很普通,但有个剧本角色就是设定成胖胖的,她一下就被选上了。”秦紫兰说。

这个月,佳煊接到一个电视剧中的角色,饰演孤儿。她总结自己入选的原因:“这次我很幸运,表演都需要幸运。”

(馨缘和佳煊 )

“跟女孩妈妈好不起来”

티아이位于首尔江南区渡口路,一个外观极平常的八层建筑中,和有“艺术街”之称的新沙洞林荫道相隔一个街区。

坐在二层办公室中,说起티아이培养出的童星,理事朴永植语速很快,语气中满是自信:“在韩国,90%以上的儿童明星都是从티아이走出去的。”近期热播的韩剧《金秘书为何这样》中,饰演儿时男主角的演员文佑镇就来自这里。

朴永植曾经独自创办了一家专门培养儿童演员的公司,后来又和两位在MBC和SBS工作的朋友共同创建了这家统合培养儿童演员、青少年演员和成人演员的娱乐公司。

他十分看重儿童演员培养,认为偶像养成从幼儿抓起是今后的趋势,“受文化传统的影响,韩国的影视剧本很多都以家族为单位,在这样的剧本中,‘孩子’的角色一定会出现,所以我们一直需要儿童演员。”这与中国的独生子女家庭截然不同。

尽管报名参加表演培训班时,老师也会提醒:“来티아이学习并不意味着一定能成为明星,家长们最好抱着锻炼孩子的心态来报名,培养孩子的自信心和表达能力,教给他们如何把自己表达清楚。”但티아이所宣传的其在儿童选角市场中的高占有率,还是让家长心动。

刘青萍经常找人给馨缘算命,“在中国也算,在韩国也算,就想知道我们馨缘能不能好(出名)。”

馨缘在티아이已经学习了一年多的时间,获得的角色从不露脸的群众演员,露脸的群众演员,逐渐升到有台词的小配角。

刘青萍随时都在关注网络上发布的拍摄机会。馨缘的爸爸在韩国另一个城市打工,家里基本都靠她打理,周末,她还要带馨缘去片场,实在无法抽身时,就花钱雇人陪着女儿。

秦紫兰原本只想让孩子多个特长,但看到别的家长都努力为孩子争取机会,她感觉:“在这种环境中,自己也是被推着走。”最近,她上网搜索了关于艺考的信息,向朋友打听如何回中国参加艺考,要达到怎样的标准才能报考中央戏剧学院。

由于都是华裔,刘青萍和秦紫兰两人关系相对亲近一些,她们和表演培训班的其他韩国家长几乎没打过交道。韩国妈妈们了解到的拍摄信息不会和她们分享。“上次有个在美国举办的关于灰姑娘的比赛,来韩国选人,叫了三个女孩过去,这信息我们都没听说,后来看见她们刷屏,我可羡慕了。”秦紫兰说。

“我都是跟男孩妈妈好,因为有冲突,跟女孩妈妈好不起来。”刘青萍说得很直接。

身为经纪人的李贤京,更能感受到家长之间这种微妙的关系:“父母之间比孩子之间的竞争关系还要强,孩子很单纯,只管做好自己的功课,但家长更有好奇心,他就想知道这个角色到底被谁拿走了。”

成人世界里的关系看起来还没有太多地影响到孩子。佳煊和馨缘是同龄女生,属于竞争关系,但每周周末两个孩子见面,都像橡皮糖一样粘在一起,吃完披萨,佳煊赶紧向妈妈请示:“可不可以和馨缘去公园玩一会儿?”最近,她们一同入选了某部电视剧的拍摄。

2017年初,佳煊曾遇到过低谷期,那时她已经学习表演一年半了,可将近半年时间都没接到拍摄。秦紫兰当时想:“(她)好像真的没有天分。”和女儿商量之后,替她暂停了演艺课程。

那时,馨缘才刚来到티아이没多久,接到的拍摄都没有露脸的镜头,刘青萍也动摇了。为了带女儿外拍,她一年365天,几乎从不休息,表演培训价格并不很贵,但这样持续的投资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也不免是个负担。

她劝女儿:“咱们别学了,妈妈也怪累的,这根本就没有答案。”

“为什么妈妈在自己喜欢时让我学,这会儿又像下命令一样不让我学,这对我不公平,我也喜欢表演。”馨缘说。

(티아이公司里,等待季度考核的小朋友们)

“想等变成大明星的时候再被他们看到”

在티아이休学半年后,佳煊觉得自己仍然喜欢表演,秦紫兰就又替她重新报名参加了培训班。

“在学院参加过课程又决定留下来的孩子,大部分是对表演产生了兴趣的。”티아이的表演课老师金贤珠说。

这个月,佳煊和馨缘一同被选中在金贤重出演的电视剧中饰演孤儿的角色,拍摄那天,她们凌晨五点就到了片场,一直待到晚上九点。

在片场待的时间久了,11岁的佳煊已经感受到不同角色拥有不同的待遇,“有时候,主角让我们在大热天等三四个小时,然后他就坐在那,电风扇都围着他。”

她也想成为主角,所以参加季度考核之前如临大敌,像准备学校的期末考试一样,“使劲地、用功地复习。”她让妈妈做自己的第一个观众,表演完一段台词之后,让妈妈挑瑕疵。更多时候,她对着镜子,观察自己的表情,“我能感觉到我说的好还是不好,伤心还是不伤心。”

作为一个小演员,她已经开始注意自己的形象。妈妈喜欢摄影师拍的一张照片,佳煊倚在沙发上,下午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但佳煊不喜欢,她觉得自己的头仰着,显得脖子不好看。

虽然有了出镜的机会,佳煊却不愿让同学看到她拍摄过的视频。有一回,小学的老师在给同学们放映动画片时,正好跳出了有她出演的广告。“我当时看到我自己,觉得真不好意思,吃完饭就跑了。”

这些视频被佳煊视为默默练习阶段的成果,她不想让它们被熟人看到。“他们还以为我是明星、主人公那样的,那他们看到这个就会失望,我想等变成大明星的时候再被他们看到。”她语气严肃。

“你觉得自己以后是不是一定能出名?”

“嗯。”她一连点了几下头。

馨缘同样努力,自己在家时,经常找视频来看,观察演员们的演技。“在片场,有时候等的时间长了,别的小孩都昏昏欲睡,她还是瞧着周围,就为了让人看到自己是准备好的状态,她一直等着片场偶尔突然出现的拍摄机会。”刘青萍说。

年幼的馨缘已经能体谅妈妈的辛苦,她在家包揽了做饭、拖地等家务,她曾告诉刘青萍:“妈妈你放心,就算我以后成不了演员,我也会嫁个演员。”

刘青萍一时语塞。她知道,平常女儿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最喜欢的是画画,也试着这样问她:“你是因为妈妈喜欢演员才想演戏,还是你自己喜欢演戏?”

“我喜欢。”

馨缘没有抬头,迅速接了话。

(馨缘和佳煊坐在门口聊天,佳煊往脸上涂了一些防晒霜。)

在忐忑中期待

在同班同学中,馨缘和佳煊已经属于比较出色的那一批。

曾经和馨缘一起参加表演培训的另外一名华裔女生西西,半年之后就选择放弃。西西当时不满五岁,对年纪小的孩子来说,长久地对一件事情保持兴趣不太容易。

为平面杂志拍了几组照片之后,西西的好奇心也不再像刚开始那么强烈,她告诉妈妈李贤华:“表演班里的男孩子太吵了,吵得我耳朵疼。”

李贤华觉得放弃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本来也不是抱着一定要成名的想法,试过之后发现我们孩子确实没有天赋,就权当是报了兴趣班,体验了一下。”

有人要退出,也总有人想要进来。“可能这个月有40个人不学了,但同时又有41个人进来了。”朴永植说。

对于童星来说,黄金期非常短暂,13岁之后,他们就要进入初中,经历发育,学业重了,身体也开始变化,儿童戏越来越难接。

佳煊和馨缘现在已经11岁,只剩下最后两年“黄金时间”。身在“造星之城”中的刘青萍和秦紫兰,都想抓住最后两年的时光,争取一举成名的机会。

“现在剧组喜欢用年纪大,但看上去长得小的演员,他们形象符合角色,领悟能力也会比较强。”刘青萍说。

有时看到身材矮小的小演员身边跟着体型高大的父母,她会怀疑:“这是故意没让孩子吃饱吗?”她告诉自己:“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因为演戏控制缘缘饮食的。”

除了身体上的发育让孩子不再适合演儿童角色,秦紫兰还考虑:“等到了13岁,上了初中之后,佳煊要把重心放在学业上,韩国是注重高学历的国家,如果演戏会耽误学习,那就一定要放弃。”

“韩国演艺圈竞争激烈,当真说要火起来,还是很难。”秦紫兰认为,如果女儿有向这个行业发展的兴趣,那这些表演的积累并不无意义,可以为她以后顺利迈入这个行业增加优势。

刘青萍觉得,如果演员的路实在走不下去,馨缘可以做些和这个行业相关的幕后工作。在未知的前途面前,她开始考虑退路。

只是每当表演班里的其他孩子接到好角色时,她们心中仍有止不住的羡慕和重新燃起的希望。

“缘缘班里有个小男孩学了六年了,什么都没有。就因为长得像车太贤,现在在戏里当了车太贤的外甥。”刘青萍脸上满是羡慕,秦紫兰在一旁补充:“这是大配角了。”

男孩的妈妈这样安慰刘青萍:“缘缘妈妈,你看我前六年不也什么都没有?别着急,等!”

就这样,刘青萍继续带着馨缘从距离首尔50公里远的安山,坐一个半小时地铁来到江南。碰上外拍,两人要坐八个小时的车,往返于拍摄地和家之间。

馨缘曾和妈妈抱怨:“屁股都坐痛了。”

“累吗?”别人问她。

“不累。”

她答得干脆,嘴角笑出好看的弧度,就像妈妈手机相册里存的定妆照那样。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青萍、秦紫兰、金贤珠、西西、李贤华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