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打5元麻将被拘5日,不合情理的法规该换脸了

原标题:打5元麻将被拘5日,不合情理的法规该换脸了

文丨欧阳晨雨

又是一起不服打麻将行政处罚引发的争议。

据红星新闻报道,8月23日晚,广州市民肖先生和几个朋友在一家餐馆打5元赌注的麻将时,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现场共查获赌资420元,台费30元。第二天,肖先生和他的朋友因赌博行为,被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处以行政拘留5日。9月7日,肖先生一纸诉状,将增城分局告上法庭,要求撤销行政处罚。目前,肖先生尚未收到法院的正式立案通知书。

表面上看,当地公安机关的处罚,并没有什么不妥。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70条,“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者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5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罚款”。肖先生和朋友们打的是5元麻将,赌资420元,台费30元,如果认定“有营利目的”,视为“参与赌博赌资较大”,被行政拘留5日,虽然是顶格处罚,也算于法有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问题是,从人们的一般认知看,朋友之间的聚众娱乐,图的就是一个乐子,区区5元麻将,不到500元的赌资,就要被处以5日的行政处罚,限制人身自由,有过重之嫌。肖先生之所以不满,最后依法诉诸法院,主要原因也是,“我与朋友之间打麻将,并未以营利为目的,纯属娱乐,且数额较小,不属于赌博行为。”但是,究竟是不是“有营利目的”,是不是“参与赌博赌资较大”,肖先生说了还不算,依据有关规定,这是公安机关的自由裁量范围。

根据公安部《关于办理赌博违法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参与者“不满10人”,“不以营利为目的,亲属之间进行带有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予处罚”,“亲属之外的其他人之间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打麻将、玩扑克等娱乐活动,不予处罚”。虽说规定为赌博处罚明确了参与人数、亲属范围等门槛,但令人遗憾的是,这里的“少量财物”,并没有具体的标准。

从各地的做法看,大都出台了细化规定。比如,根据河北省规定,“赌资较大”是指个人赌资在200元以上,深圳市则限定在了500元以上。之前,全国首例“麻将政协提案”,并获武汉市公安局的回复,“人均赌资不满1000元的,属于‘麻将娱乐’,不予处罚”,“人均赌资1000以上不满3000元的,处500元以下罚款”,“人均赌资3000以上不满5000元的,处5日以下拘留”,“人均赌资5000元以上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500元以上3000元以下罚款”。如果按照深圳市、武汉市的标准,肖先生和朋友的“麻将娱乐”就没有处罚必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问题是,根据广东省《禁止赌博条例》,“参与赌博,个人参赌的财物在五千元以下的”,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处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单处或者并处三千元以下罚款”。但是,在多少数额以上才进行处罚,该条例也没有作出明确规定。而且,这部条例修订已逾20年,翻看条文,字里行间还不乏“劳动教养”等滞后名词。法规上的真空和落伍,为执法机关提供了自由发挥的空间,而肖先生和朋友的人身自由,也就系于对方的一念之间,的确难言合理公平。

一个统一的法治国家,执法标准五花八门,是否处罚随心而欲,并不能彰显公平正义。近年来,因为“小赌被拘留”“亲友打牌被拘留”的案例屡见报端。不久前,四川打5元麻将“血战到底”的某女士,被行拘15日上诉最高法,引发公众关注。当事人憋着一口气,为此耗费近7年找说法,经历了一二审,申诉、再审,最终撤销了错误的处罚。广州“打5元麻将被拘5日”,当事人再次诉诸于法律,同样凸显了法规的不近情理之处,有关部门不能再无动于衷了。

立法是社会的稳压器。要釜底抽薪,就要从建章立制的高度,对有关“违法标准”作出更加科学的规范。根据赌资占个人收入比等条件,来认定“少量财物”“赌资较大”等。不限于一时一隅,尽可能统一执法尺度,最大程度限制执法者的自由空间,才能回应公众的不解与疑惑,让类似问题成为绝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