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私营经济退场,难道吴小平要自掏腰包给这些地方发计生补助?

原标题:私营经济退场,难道吴小平要自掏腰包给这些地方发计生补助?

◎作者 | 震谷子

国家鼓励生育的态度越来越坚定,鼓励政策近些年一项接一项赶着出台。

最新出台的,是国务院一份关于计划生育家庭补助的通知。

乍一听,这不是老政策吗,都执行好些年?!这一次修订,主要是把中央和地方各自分担的份额具体到了每一个省市自治区。

政策缓解地方财政紧张的意图明显,但同时也是提醒——无论地方财政再紧张,计生补助也要足额发放,别打这笔钱的小九九。

当然,中央也没有富裕到大包大揽,而是把31个省级单位细分为5档,根据不同分档来确定中央负担的多少。

没想到,这一分档,等于变相给中国各省(市、自治区)政府来了个富裕程度官方排名。

毕竟,当前的经济形势下,那些能拿出真金白银、尽可能少给中央添麻烦的地方,才真正体现了一地的发达程度。数字是死的,发展得民众享受得到。

进一步的分析更发现,非公经济的发展水平和各地由计生补助衍生出来的各省发达程度排名,也有正相关性。

最近,“资深金融人士”吴小平的“私营经济离场论”让舆论哗然。

他倒是真敢说。看了本文的数据分析可知,如果私营经济立场,可能会有相当地方没办法足额发放计生补助。不知道,吴小平是否打算自掏腰包,补足差额,营造鼓励生育的良好政策、社会环境?

01

在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通知中,各省所在的第1到第5档,分别对应10%、30%、50%、60%、80%这五个不同的百分比。

1档最低,5档最高。越低档位,地方需要自己负担的份额就越少。以1档为例,中央承担80%,地方只需要承担20%,差不多相当于中央替地方全掏了这笔钱。

如果在国务院的五档列表,添加上各地的GDP和年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一幅真正的中国省市发达程度排行榜就在我们面前缓缓展开。

2017年各省(市、自治区)数据

(来源:各省市统计公报。)

如果以第三档,也就是需要中央补贴50%作为分界线。高档位的,说明地方有能力多承担计生补助,想来小日子也过得不错;而低档位的,说明这些地方可能正在勒紧裤带过日子。

通过上表,中国财政自持有余的地方可谓一目了然,第三档到第五档集中了9个省市,只占全国省(市、自治区)全部的26%。

9个中有8个都属于中国传统的经济强省,地方强,中央就不用太操心。

辽宁的入围略显意外。不知道是因为近年经济有起色,或者总人口少,需要支出的总额不大的缘故?

但从22个省还需要中央大比例投入来看,解决各省贫富差距,仍然任重道远。

这其中有几个省看上去眨眼。

四川省2017年GDP大省,比福建还多,但一般财政收入却明显低得多,再加上人口基数大,8302万,全国排行第四,所以居然沦落到第1档。有一点大而不强的嫌疑。

还有东三省,GDP、财政收入都不亮眼,但在分担计生补助上,中央并没有帮他们多少,这可能映衬了两点:一是过去计划生育政策执行得好,二是人口长期外流,所以计生补助额也不大。

人都跑了,还补助啥子呢?

02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同样都是中央政府的“孩子”,凭什么有的地方能自立,有的地方还要中央扶着。

把民营经济在各地GDP中的占比补上,至少能给出部分解释。

去年十九大上,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冉万祥说,非公有制经济对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可以用“56789”来概括,即税收贡献超过50%,国民生产总值、固定资产投资、对外直接投资均超过60%,高新技术企业占比超过70%,城镇就业超过80%,对新增就业贡献达到90%。

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有21个省民营经济占比超过50%。民营经济的腾飞,明显地推动了各省市的经济增长。

(来源:根据2016年和2017年各省市统计公报以及国家统计局资料。圆圈越大,民营经济贡献值越高,圆圈越小,民营经济贡献值越低。)

2016年各省(市、自治区)数据

来源:根据2016年和2017年各省市统计公报整理;西藏缺数据

2017年各省(市、自治区)数据

来源:根据2016年和2017年各省市统计公报整理;西藏缺数据

(来源:根据2016年和2017年各省市统计公报整理;西藏缺数据)

引入民营经济占比数据后,我们依然能够发现一些正相关关系。

除了北京、上海、天津,其经济具有较强的控制经济的特色,不纳入分析,可以看到民营经济占比不到50%的8个省(市、自治区)都在1、2档,而位于3档以上的6省,福建、浙江、辽宁3省民营经济占比都超过65%。

但由于中国非公经济发展情况实在复杂,各地民营经济发展水平千差万别,既有能成为行业旗舰、能和国际同行扳手腕不落下风的腾讯、华为,更多的则是规模庞大的小微企业、个体户。

各地政府财政富裕程度、各地发达程度,不仅仅取决于当地民营经济的规模,还受制于民营经济的成色。

如果一地的非公经济是由企业数量硬堆出来的,那么很遗憾,民营经济占比一项就无法在计生补助排行档位上建立准确的对应关系。就好比一个华为的纳税,可能就超过千万个中小企业了。

河北和广东的排行反差可能就是因此而产生的。2017年,河北民营企业营收总额超过1000亿的有3家,广东有9家;河北营收总额超过100亿的有34家,广东有52家。河北百强民营企业总营收达到15575亿元,大致相当于广东排名前6的民营企业总营收。

来源:根据公开数据整理;图中的散点表示省市,大致呈正相关。

民营经济越强大,地方财政自由度越高。

所以,那些民营经济占比高却需要从中央拿更多钱的地方,真需要好好思考一下,当地是否真的重视非公经济,地方对民营经济的扶持、鼓励是否真的用对了地方了。

03

现在,让我们回到吴小平先生那个前瞻性的论断。如果他说的是一千年或者一万年以后的事,好吧,那我们无法给出恰当的评价。

如果,他说的就是不远的将来,那么如果非公有制经济离场,三档和四档的省市自治区恐怕会立刻措手不及。中国经济半壁江山都会黯然失色。

这也是为什么“资深金融人士“吴小平的言论引起舆论风暴的原因——我们不是真的准备着非公有制经济离场,而是心底对非公有制经济的重要程度,对民营经济的寒冬处境,缺乏同理心。

在最近的日子里,社保新政和税负新政像黑熊的双爪,成为不少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困扰。

国常会第一时间部署做出回应,以整体性不增加企业负担为准,这才是对非公经济应有的态度。

非公有制经济不能离场,也不会离场。

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