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阿里影业全数退出吴奇隆刘诗诗稻草熊影业,明星资本的时代彻底终结

原标题:阿里影业全数退出吴奇隆刘诗诗稻草熊影业,明星资本的时代彻底终结

作者:梁嘉烈

近日,阿里影业全数退出了江苏稻草熊影业。8月16日,江苏稻草熊影业投资人信息变更,海南阿里巴巴影业文化产业基金合伙企业退出,稻草熊影业投资总额从此前的1176.47万变更为了1000万。

与此同时,另一家明星公司的命运也不尽相似,9月8日,上市公司长城影视终止了对蒋雯丽家族持有的北京首映时代的收购。巧合的是,阿里影业基金入局稻草熊和长城影视开始计划并购首映时代的时间,都在2016年,那时候,影视行业的寒冬还没有到来,明星资本还是市场上的香饽饽。

稻草熊影业和首映时代,从业务实力来看竞争力都不强劲,因为两家公司同属轻资产的明星公司,前者为吴奇隆创立、拥有刘诗诗、赵丽颖等明星股东,而后者拥有蒋雯丽、顾长卫、马思纯等明星股东,明星IP的无形资产,正是阿里影业基金和长城影视最看中的地方。

在2014年-2016年影视行业的野蛮生长期,明星资本在影视市场可谓如鱼得水,但当2017年整个行业告别野蛮生长期后,明星资本泡沫也开始被挤出,走向衰落,阿里影业基金和长城影视选择在此时离场,其实并不意外。

资本撤离的同时,明星也在撤离,日前,赵薇退出了龙薇传媒高管层,而刘诗诗则清空了所持稻草熊科技的股份。当明星资本成为负面话题后,显然很多明星已经不愿意再搅进这趟浑水了。

入股近两年稻草熊仅推出一部作品

阿里影业撤资离场

稻草熊影业的创立人为吴奇隆,但受限于台湾艺人的身份,稻草熊的法人为刘小枫,吴奇隆担任的则是首席内容官。2015年12月,刘诗诗以200万元的成本受让成为稻草熊的第二大股东,持股12%,赵丽颖在《蜀山战纪》后也相继入股,持股1%。同时,稻草熊影业还持有江苏蓝色沸点影视文化51%的股权,剩余49%股权为赵丽颖所有,可见与赵丽颖绑定颇深。

稻草熊影业上一次的股东变更,是在2016年12月26日,阿里影业基金入局,成为稻草熊影业继刘小枫、刘诗诗、赵丽颖之后的第四大股东。股东新增阿里影业基金后,稻草熊影业注册资本新增176万元,由此推算阿里影业持有稻草熊15%的股份。

这被不少媒体误读为阿里影业基金以176万就拿到了稻草熊影业15%的股权,但随即稻草熊便发表了声明,表示阿里影业基金是按照15亿的估值对稻草熊的原注册资本进行了增资,如此来算,阿里拿到15%的股权,投资的金额达到了2.25亿。即便估值达到了15亿,相比此前暴风科技给出的18亿估值,仍是低了3亿。

2016年3月,正在布局泛娱乐的暴风科技宣布计划以10.8亿元购买稻草熊影业60%股权,分别是刘小枫、刘诗诗、赵丽颖所持有的稻草熊影业47.40%、12.00%、0.60%的股权,当时,暴风对稻草熊的估值达到了18亿。

交易如果成功,刘诗诗将直接获得6480万元现金和价值1.51亿元的暴风科技股票,以此计算,刘诗诗的身家将增加了2亿多,相比于200万入股的价格,刘诗诗的财富更是暴涨了100倍。就在媒体铺天报道“刘诗诗10亿嫁妆”时,暴风科技的收购却被证监会否决,原因是稻草熊的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

证监会的否决,与交易的高溢价也难逃关系。在暴风科技提出收购时,稻草熊影业成立尚不到两年时间,仅投资拍摄了《剑侠传奇》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两部电视剧,账面资产为3835万元,评估价值15.2亿,增值率高达38倍。按照2016年不低于1亿的业绩承诺,暴风科技收购稻草熊的溢价超过了15倍。

虽然实力不被证监会看好,但明星光环笼罩下,稻草熊并不缺合作伙伴。在阿里影业尚未正式入股稻草熊之前,吴奇隆就携电影《蜀山战纪》、电视剧《蜀山战纪2》和《歌尽桃花》三部作品参加了阿里影业2016年6月13日的签约仪式。

但距离与阿里达成合作已经过去了两年时间,稻草熊签约的3部作品仅问世1部。《蜀山战纪》电影迟迟未有消息,根据广电总局备案显示,《歌尽桃花》在今年1月才开始拍摄,《蜀山战纪2》虽在今年年初登陆浙江卫视周播剧场,但收视率一直徘徊在0.5%左右,并未掀起热度。

2016年-2018年,稻草熊影业投资占比为100%的剧集有11部,但是落实的项目并没有几部,今年,稻草熊影业播出的剧目仅有《寻秦记》和《蜀山战纪2》,二者反响均不理想。项目储备低、作品市场号召力萎靡,仅依赖明星光环生存的稻草熊,对阿里影业带来的增益并不大,这估计也是阿里影业撤资离场的直接原因。

长城影视终止收购首映时代

蒋雯丽家族公司A股梦碎

稻草熊影业被资本放弃的时候,另一家明星影视公司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9月8日,A股上市公司长城影视公告称,董事会决定终止对蒋雯丽、顾长卫合计持股20.53%的北京首映时代文化传媒的收购。公告中提到,上市公司目前各项业务经营情况正常,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终止,不会对上市公司生产经营等方面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从2016年12月13日开始至今,长城影视收购首映时代的并购重组计划,已经拖了近两年时间。第一次发布收购预案时,长城影视拟收购首映时代100%的股权,预估值和暂定交易价格分别为13.56亿和13.5亿。因高达30倍的溢价,此项收购引起了证监会的问询,随后长城影视便更改了重组方案,拟收购股权减至87.5%,估值下调为12.1亿元,交易对价也下降到了10.6亿。

第二次重组预案公布后,证监会以“首映时代持续盈利能力不确定,且重组完成后上市公司关联交易增加”为由否决了此次收购,但长城影视并未就此放弃。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长城影视公布第二次重组方案之后,股价在第二个交易日内几近跌停,也可见资本市场对此次并购并不看好。

首映时代被外界所关注是从2016年3月顾长卫夫妇等明星股东入股之后才开始的。当时首映时代的主营业务中加入了影视后期制作和艺人经纪业务,业绩因此突飞猛进。长城影视公告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首映时代的净利润分别为18万、368万、4268万,前后翻了237倍。

但2017年,首映时代的业绩并不理想,以双方约定来看,首映时代2017年承诺的业绩不低于9000万,但2017年1-8月,首映时代的净利润仅1660万,估计全年很难完成业绩对赌目标。和稻草熊一样,首映时代成为资本宠儿,同因明星光环,在郑爽转售股份退出之后,首映时代彻底成为了蒋雯丽的家族公司,股东中除了蒋雯丽与顾长卫之外,顾长宁为顾长卫堂兄弟,蒋文娟为蒋雯丽姐妹,而新科影后马思纯则为蒋文娟之女。

长城影视前身为江苏宏宝,是一家以五金为主的上市公司,跨界进入影视行业后,长城影视不断通过并购重组来进行换核,以保持上市公司业绩。从长城影视2018年的半年报来看,公司营业收入5.75亿,但广告和实景娱乐两大业务合计贡献了96.01%的收入,而影视业务营收仅2295千万,占比3.99%。对长城影视来说,显然需要整合一家影视公司来提振影视业务,但是首映时代,并非是最好的选择。

顾长卫虽是知名导演,但其近年的作品并不卖座,集结了章子怡、郭富城的《最爱》票房仅5800万;《一棵心中的许愿树》票房4.4万;虽然也有《微爱之渐入佳境》拿到2.85亿票房,但该影片更像是“向流量低头”的作品,豆瓣仅4.6分。蒋雯丽在近几年主演的电视剧越来越少,完成业绩对赌的希望更多地被压在马思纯身上。

但马思纯近几部作品如《将军在上》《橙红年代》等剧都并非首映时代出品,公司能拿到的仅有艺人经纪的收入,恐难支撑首映时代完成业绩对赌。而首映时代虽曾出品过《红高粱》《阳光灿烂的日子》《康熙微服私访记》等爆款影视剧,但近几年并无爆款作品。

范冰冰、赵薇、刘诗诗相继退场

明星资本走向衰落

不难看出,不管是稻草熊影业之于阿里影业,还是首映时代之于长城影视,最大的价值都在于明星IP,毕竟从实力来看,这两家公司都乏善可陈。不过两家资本选择此时离场,与整个影视行业遇冷、明星资本遇冷不无关系。据《华夏时报》报道,一位长城影视投资者透露:“我们主要觉得现在买这种明星IP公司,实在没看点。”

在影视寒冬到来之前,业内明星IP公司完全就是香饽饽。不止是稻草熊影视和首映时代,文投控股此前计划并购的海润影视和悦凯影视,都是业内知名的明星IP公司,前者明星股东有孙俪、赵丽颖、刘诗诗,后者是杨洋和其经纪人贾士凯离职欢瑞之后创立的公司,还有宋茜和颖儿持股。此外,骅威文化在今年6月计划收购的东阳曼荼罗影视,正是知名导演张纪中的女儿张悦的公司。

五大民营影视公司也钟爱明星IP公司。2015年10月,华谊兄弟以7.56亿元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影视70%的股权,当时这个公司成立仅一天时间,但重要的是,该公司旗下艺人包含李晨、冯绍峰、杨颖、郑恺、杜淳等诸多当红明星。而乐视网在巅峰时期计划并购乐视影业时,当时的乐视影业拥有张艺谋、孙红雷、孙俪、黄晓明、李小璐、郭敬明等在内19位明星股东。

明星与影视公司的合作与绑定越来越深,主要还是利用自身商业价值进行投资,因为双方作为“互惠互利”的存在,明星在与影视公司的合作中往往可以以较低的成本获得股份,最终通过股价增值得到不菲的收益。范冰冰初入唐德影视时投资金额仅85.6万,随着唐德市值走向巅峰,范冰冰的持股价格一度飙升至了13亿以上,翻了1518倍。

对上市影视公司来说,通过引入明星股东或者并购明星持股的公司,一方面可以利用明星商业价值扩展知名度,在资本市场带来更多想象空间,与此同时,也可以利用明星IP获得更好的业内资源。从理论上来说,影视公司绑定明星,二者属于双赢。

但是过度依赖明星资源,并非没有风险,如今的唐德影视,就是最好的负面教材。2015年2月17日,唐德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时,明星股东范冰冰、赵薇的到场,一时让唐德风光无两。得益于与范冰冰的深度捆绑,唐德影视不仅坐拥过808亿的巅峰市值,2014年,仅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就为唐德影视带来了71.51%的营收。

可当唐德正准备将《武媚娘传奇》的成功复制到《巴清传》身上时,噩梦却在一夜之间来临。《巴清传》男主高云翔陷入“性侵”丑闻后,唐德尚可以通过李晨补拍来拯救这部剧集,可当《巴清传》女主兼唐德持股股东范冰冰也深陷“旋涡”之后,唐德的危机已经走向不可控。

几乎与范冰冰出事同步,唐德股价开始跌跌不休,股民也人心惶惶。目前的唐德,市值仅有34.56亿,而今年6月初,唐德的市值还在60亿。如果《巴清传》最终因范冰冰受到牵连,唐德将面临7亿左右的坏账,这对重点押注《巴清传》的唐德来说,打击严重程度可想而知。

越来越多的资本开始绑定明星IP公司,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毕竟随着明星身价的水涨船高,明星公司被收购的溢价幅度一般均能达到几十倍,已经远超市场一般值,这也是证监会多次介入明星IP公司并购案并否决并购的缘由。

高溢价的背后,除了明星IP的无形价值,市场竞争推波助澜也是一大原因。据报道,当初想并购范冰冰持有的爱美神的上市公司并非只有唐德影视一家,另外还有两家上市公司也在争取爱美神。唐德在这场并购中成了最终赢家,但福兮,祸之所倚,明星泡沫破碎如此之快,甚至让唐德猝不及防。

影视公司IPO收严、影视公司并购重组被监管、明星天价片酬被限制、明星税收改革,随着影视行业全方面的监管与整改到来,影视行业寒冬已至,而明星资本,同样成了“烫手山芋”。当明星IP的泡沫开始破碎,当捆绑明星IP带来的弊端已有前车之鉴,反应灵敏的资本已经在迅速撤离,阿里影业基金和长城影视皆是,未来抽身的影视公司只会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不少明星也在退出资本市场。7月底,赵薇退出龙薇传媒高管层,卸任公司法人、总经理、执行董事等诸多职位,与此同时,赵薇持股99%的普霖投资也在清算注销,该公司曾参与过万家文化定增,不过最终并未成为万家文化的股东。

风口上退场的,不止赵薇一人。同在7月,刘诗诗名下的北京稻草熊科技有限公司发生了变更,这是除江苏稻草熊影业外,刘诗诗持股的又一家“稻草熊”公司。刘诗诗与刘小枫清空股份并退出管理层,而稻草熊科技也更名为北京奇视邦科技有限公司,此外,刘诗诗所持海润影视4.38%股份目前也已经减持。

资本的离场,无疑是明星资本已经遇冷,而明星的撤离,也是因为明星资本已经处于风口浪尖,赵薇被证监会处罚、黄晓明涉嫌卷入18亿股票操纵案后在网络成为众矢之的,不过最让人惶恐的,还是消失了三个多月的范冰冰,没有消息,似乎成了最坏的消息。

资本与明星挂钩,已经不再是一场轻易就能赚得盆满钵满的交易了;明星与资本挂钩,一不小心则会招致满盘皆输,大家心里都明白。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ID2:CourserLe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推荐